中药惨遭毒手——瘦肉精种养,硫磺美容,硫酸镁增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0 14:06:29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中药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可能隐藏着风险和肮脏的东西,瘦肉精种养硫磺美容硫酸镁增重,如此等等,竟然能一路过关,进入患者的口中。中药不能治病,看来已经是好的了,中药还会致病呢!!!
这一招,真的是抄了中医的后路。没有合格的重要,中医岂不是束手无策了吗?
幸亏中医还有针灸、推拿、按摩、气功,饮食养生、运动养生。
有人要亡中医,天不亡中医啊
中医,本来就不是靠中药起家的。
让毒中药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中医,返璞归真的时候就要到了
中药材当归的每一个毛孔都可能隐藏着风险。生长周期本为5年,使用生长素1年即可长成。生长时为抵抗虫害,剧毒农药反复喷洒,长成后为防虫防霉,使用硫磺反复熏蒸。这就是中国当归第一县甘肃岷县的现实写照。
来自四方的村民和收购商逢双赶集,在中国当归城内进行现场交易。黄色是熏过硫的,价高而且畅销,而扎着柳条的就是无硫的当归,每公斤价格则低了5到10元。 (南方周末记者 吕明合/图)
中国最地道的岷县当归正陷于硫磺的阴影笼罩中。
作为最重要的补血药材,当归素有中医学“妇科人参”之称,而因其补血功能,更被人们作为食补药材广泛使用。号称“岷县当归甲中华”的“岷归”,因其地道、优质,在一千多年前就被列为贡品,享誉中外。
而这美誉或有消失之虞。3月初,有网民在微博上爆料甘肃岷县的当归含毒之后,引发网络舆论对中药材安全的恐慌。南方周末记者前往岷县调查发现,岷县的当归从培育、生长到加工环节,都隐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硫磺上色
熏棚外、院子里、街道上,刺鼻的硫磺气味无处不在。3月11日,南方周末记者从岷县县城前往秦许乡采访的路上,空气中弥漫的硫磺气味几乎令人窒息。
路边两旁的药农院子中,几根竹竿、一片塑料薄膜搭起的熏硫棚随处可见。上百斤的当归扎成几捆直接搁在棚子里,经过高温蒸发的硫磺,混合着水蒸气,氤氲四溢,吞噬着帐篷的每一个角落。
这种名为“熏硫”的加工工艺在当地非常流行。“在(当归)出售之前,每过几天就要熏上一遍。”南方周末记者到达岷县秦许乡下河阳村时,村民武富平告诉南方周末。
下河阳村的情况并非孤例,在更靠近岷县城郊的岷阳镇南川村等地,缺少耕地的农民几乎家家户户都安装了熏硫的帐篷。和武富平相似,他们每户只有一到两亩地,加工当归(熏硫)正是他们的主要生计。
在人均年收入仅为2238元的岷县,熏硫的收入不菲。武富平说,每公斤当归加工费约为一元,他们一年熏出十几吨当归,这是笔不小的收入。
每年10月当归收获后,武富平就开始向种植的药农收购药材——它们先被种植的药农清理晾干,然后运到武家的院子里,其中的一些再经过初步熏硫、轧扁、切片后,被运往安徽亳州等地的药材市场散至各地,最终抵达喜爱煲汤的粤闽等地人民口中;而另一些则待价而沽,经过反复熏硫后存在家中,等待每年四五月缺货时高价售出。
无论是已售出还是待售的当归,“主要的问题就是二氧化硫超标”。岷县最大的中成药企业甘肃岷海制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硫磺在熏蒸过程中会与氧结合,产生二氧化硫,直接影响药材的品质。
甘肃农业大学农学院药用植物系主任陈垣教授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称,微量的古法熏硫自古就有,本无太大危害。但如今中药材“过度、超量、多次的熏硫”,已直接威胁中药材的安全。
过度熏硫,主要是有利销售。多位受访业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经过熏硫后的当归切片后表皮泛白,外观好看,是粤港地区最受欢迎的产品。“熏硫同时也能杀灭虫卵、防止霉变、方便储存。”张峰说,当归含糖高达40%,岷县平均5.7℃的低温环境正宜储存,但即使在这样的优良条件下,无硫当归的储藏也就六七个月。 “过了四五月份,想找到无硫的就很难了。”而在温度稍高的其它地方,当归更容易产生霉变,“如果在安徽亳州保存的话,就要门窗全部封死,不断熏硫。”
更出人意料的是,过度熏硫还成了增加当归重量的方法。一些不法商贩把药材打湿后熏,最高时能使水分增加至近70%,大大增加了药材的重量。
打湿熏硫危害极大。陈垣介绍,熏硫产生的二氧化硫和水分结合,就是亚硫酸。
这对人体有极大危害。根据医学知识,二氧化硫,长期接触将可致黏膜细胞产生变异,对人体的呼吸道黏膜、消化道黏膜有严重的损害作用,对肝肾功能也有直接影响;最严重可因喉、支气管的痉挛、水肿、炎症、化学性肺炎、肺水肿致死。
因此,从2005年版的中国药典开始,中国就禁止一切中成药的硫磺熏蒸,而2010年版中国药典,更专门增加了药材的二氧化硫含量的检测
陈垣说,微量熏蒸的当归的亚硫酸含量一般为20个ppm(百万分比浓度),问题不大,但此前,他检测过量熏蒸的药材时,甚至测出了3000到4000ppm的含量,令人震惊。
而令人担心的,由于熏硫高效低成本的优势,在没有有效的替代方法前,很难完全禁绝。
熏硫前后当归对比 (南方周末记者 吕明合/图)
生长素催熟
地处青藏高原东麓与陇南山地接壤地带的岷县,是典型的农业县。高寒、贫瘠的黄土地造就了无污染的环境,也造就了普遍性的贫穷。
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当归种植业已成为农民脱贫的支柱产业。岷县药材局局长后顺心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9年岷县中药材的人均收入就接近1000元,几乎占到居民人均收入一半。而25万亩的药材种植面积中,当归就高达10万亩,几乎占了一半。
受益于低温高海拔的特殊地理环境,岷县当归素被奉为当归中的圣品。但1985年以前,受限于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体制,岷县药材种植面积一直徘徊在一两万亩之间。
1985年,甘肃省领导在岷县召开经济发展会,提出扶持岷县“发挥药材优势”,岷县中药材种植面积因之一路攀升,至1995年扩充至5万亩左右。1995年是岷县药材扩充的起点。后顺心说,此后,由于中国药材市场开始发育,种植面积一路飞奔。
“千年岷归”发展至今,10万亩的种植面积已居全国第一。后顺心说,而每年2万吨的产量,也接近全国的四分之一,由此奠定中国当归市场的老大地位。而当归价格也一路攀升,2007年更被炒至最高的每公斤140元。
药材市场的兴旺带动了农民开荒的热潮,但荒地毕竟有限,为了增产,农民开始将目光投向另一个市场。
后顺心介绍说,当归的正常生育周期为三年:第一年育苗、第二年移栽、第三年收种,过程需要八百多天。而为保护土壤肥力,过去也多实行轮作制度。但当归价格一路高企之下,农民只能抓住时机,不间断耕作。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研究所所长王峥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由于周期性的供不应求,在经济利益的指引下,药农开始大量使用生长素催熟,“原来需要种五年的,现在用一二年就能催出来”。
为了缩短生产周期、增加产量,一种名叫“壮根灵”的激素类产品因此在药农中广泛使用。3月10日,岷县岷阳镇一名南川村村民向南方周末记者承认,“壮根灵” 已成为其栽培当归必不可少的东西。而在移栽时用“壮根灵”浸泡苗根更成重要工序。因为使用了“壮根灵”,他一亩当归因此收获了四百多公斤。
“壮根灵”迅速行销全国,但几乎没有专家知道“壮根灵”的组成成分。3月8日,“壮根灵”生产商甘肃义顺莲花山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秉庆拒绝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虽然张在电话中否认其有任何危害,但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的许多药材专家和官员依然对“壮根灵”表示了担忧。
“‘壮根灵’就是药材中的‘瘦肉精’,它虽然缩短了生长周期,却大大降低了有效含量”,《中国现代中药》杂志主编赵润怀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壮根灵对农业和道地药材的破坏作用是毁灭性的。
而糟糕的是,依照现有手段,“这些(经壮根灵)催熟的药材,有时有效含量测定也能过关。”王峥涛说。这正是现在的中医药方常常失灵的原因之一。“以前方剂写的三钱、五钱”,但一旦使用了“壮根灵”催熟的药材,“再这么多就不一定有用了”。
张峰和后顺心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此前,曾有出口至台湾的当归因为使用了壮根灵,被检出激素超标而遭通报。
农药残留超标
大规模、连续性种植当归的危害正浮出水面。研究人员发现,由于单一化种植,当归的病虫害开始迅速蔓延。
更可怕的是,由于产业化带来的全国性引种,各地的病虫害开始交叉感染,最终集中到一起。而植物防疫的失效,最终威胁到了药农的正常种植。
“麻口病”是其中最主要的威胁——潜藏在土壤中的线虫先是咬破当归根部的表皮组织,细菌侵入后根部开始腐烂,当归因之减产甚至绝产。
为了杀灭害虫,农民不得不大量喷施农药。武富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防治当归的麻口病,他在栽培过程至少要喷洒农药“3911”两次,“移苗一次,5月份长叶子时再喷一次”。
这种学名“甲拌磷”的农药,虽然效果不错,对病虫“具有触杀、胃毒、熏蒸作用”,但同时亦是被严格限用的高毒杀虫剂。长期以来,这种对人、畜剧毒的有机磷农药,只被准许用于棉花、甜菜、小麦的种子处理。而人在使用其拌种时甚至要做好防护,不准用手直接接触药剂。
“3911”残留期长,直接威胁药品安全。而更可怕的,长期使用甲拌磷,还会令害虫会产生抗药性,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药农不得不一次次加大剂量。
“一看绝收了,就只能使劲打。”赵润怀说,贫困的农民只关心经济效益。
在漳县草滩乡高山村,帮助当地农民发展当归种植的NGO人员发现,由于教育水平的落后,许多农民根本分不清农药之间的分别。一旦缺乏农技人员的指导,就很难禁绝农药的滥用。
岷县官员一度进行了生物农药的推广。但后顺心承认,生物农药的价格劣势,令问题很难解决。以“线虫杀剂”、“线虫杀星”两种农药为例,它们的价格往往是普通农药的三至四倍。“农民会算大账。能省则省。”
“不让用化肥、农药,产量自然低,而产品价格跟市场一个样,(不用农药)根本没有竞争力。”陇西中天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王骥说。
一种名为GAP(“良好农业规范”)的规范化种植模式因此被引入岷县。从2005年11月,岷县西寨镇一个三百多亩的基地首次通过GAP认证以来,标准化种植的推广一直被县里视为解决此问题的方法,“2005年到现在,每年都建设一个基地。”而参考GAP的技术进行的标准化基地,至今则已发展置至2万多亩。但后顺心承认,这样的比例依然偏少。
按照GAP的要求,中药材生产中,从生态环境、种植、采收到运输、包装,每一个环节都要处在严格的控制之下,既不允许土壤有重金属污染,更严禁使用高毒高残农药,以确保“安全有效稳定可控”的质量要求。
高要求自然要高成本,而这恰成为阻碍其推广的主要原因。史小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果普通种植的成本为每亩两千元,GAP种植则要高达1万元。
王骥说,普遍性的亏损正迫使许多已通过GAP认证的经营者从中退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中成药厂家,生产原料必须从GAP基地进,但为节约成本,除了象征性进一些外,甚至从市场收购大量不规范的药材。“劣币驱逐良币,最终越来越差。”
问题已然出现。2008年由甘肃省发改委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研组发表的《甘肃省中药材产业发展调研报告》沮丧地承认,过多使用高残留农药、化肥和一些类激素类产品如“壮根灵”等,已经使土壤结构受到破坏,令微生物和化学污染加重,导致药材品质下降,安全水平降低。
“虽然近年来进行了大量研究,也制定了系统的规范化栽培,但问题依然严峻。”中天药业一份递交给官方的《定西市中药产业存在的问题》调研报告显示的情况亦不容乐观。
报告称,高度高残留农药大量使用、重金属和农药残留超标,已成重要威胁。而“壮根灵”等激素类的使用虽然增加了产量,但通过此方法得到的药材,“质地轻泡、干后中间空心”,已很难被视为合格药材。
 
“劣”迹斑斑中药材
 
品种退化、农残超标、管理混乱、以次充好,岷县当归是中国药典收录4615种中药材的缩影。
图中的熏硫棚在岷县乡间随处可见。 (南方周末记者 吕明合/图)
种植失范
在蔬菜、水产品、加工食品问题频现的今天,中药材也不再独善其身。这其中既有历史欠债,也有新时期急功近利导致的种植失范。
屡屡被查出重金属含量和农残超标的长白山人参,便是历史留给我们的教训之一。
二三十年前为消灭长白山上的松毛虫,政府曾组织飞机在林区大范围撒下六六六等剧毒农药。由于难以降解,迄今仍不时在长白山区的人参中被检出。黑龙江省为此一度开辟新产区,栽培无公害、低残留的人参。而吉林、辽宁的人参污染问题却一直无法解决。
种植环节的两大问题已成为困扰中药材发展的全国性问题:一方面由于中药品种混杂,药农在引种时不认识,造成药材品种和质量因混杂而逐渐退化;另一方面,品种的重茬的连续耕作方式,则令病虫害交叉感染、土地退化。
由于农业技术集中于几种主要作物的研究以及药材的多样性,使得每一品种的研究人员都显得稀缺,更难获得有效成果。与基础农业相比,药材的种植技术因此远远落后得多。
以黄芪、当归、党参等药材中常见的麻口病为例,曾有不少科研人员进行了大量研究。但针对其研发的产品,实用性很弱,农民最后只能使用高毒高残农药。
不规范的农药施用同时亦归因于农技指导系统的失灵。在中国的广大乡村中,农技站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只卖化肥不指导的经营企业。
农民无法正确使用农药的后果严重。药材中农药残留超标的真相足以令人震惊:
在受检的12批次西洋参中,样品全部检出有机氯农药残留,仅有3批符合进出口标准。其中PCNB(五氯硝基苯)含量最高的超过标准30倍;7批白参中,只有一批符合进出口标准,其中一批PCNB超标7倍;7批三七中,仅有四批符合进出口标准。
银花进行农残测定。结果有3个批次检出敌敌畏,4个批次检出甲拌磷。
对6种中药进行9种有机氯农药残留量检测,结果,菊花、紫菀、薄荷、薏米均检出有机氯农药DDT。
检测市售的白术、麦冬、黄芪、西洋参和当归样品中多种有机磷及氨基甲酸酯类农药残留量,结果,白术、麦冬、黄芪、西洋参和当归中均检出氨基甲酸酯类农药速灭威残留,另外还检出其他农药,其中,白术可检出氨基甲酸酯类、有机磷类农药7种,麦冬为3种,黄芪为4种,西洋参为6种,当归为5种。
药典过期?
指导药典的长期落后是中药材行业乱象的另一个根源。
2005版的中国药典,当时只列了七八种药材需要检测,很多只查灰分、浸出物,即使在2010新出版的中国药典中,对农药残留也并无太多国家标准
由于药材原理的科学研究普遍性落后,对中药材有效含量的研究也迟迟跟不上产业发展的脚步。以党参中的炔苷和当归中的阿魏酸为例,在各种含量比例间何种有效,还很难解决。
市场化大潮已然改变了中药材的格局。优等药材供出口,去日韩不是出口吗?中等药材进医院、进药厂,这早是众人皆知的事实。
产业化造成的周期性供不应求,一度影响到了药材的品质。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研究所所长王峥涛回忆说,他读博士时,药材收购站还实行统购统销,当时大小、颜色、年份不对,不符合的一律不收。而现在,如此做的企业几乎凤毛麟角。
一个例子是,中天集团的一份调查发现,甘草、大黄三年生以上质量才能达标,但大部分药农为了提高经济效益,遇到价好的年份把二年生药材采收入药。而这些产品,都被视为正常药材,最后进入到药材市场。
虽然争议中的“壮根灵”一直让学者们耿耿于怀,但人们不得不承认,中药产业化后造成的供应危机,无疑将迫使他们更为重视激素类生长调节剂。
而农民和商户,并不认为使用它有什么危害。由于中药材有效含量的研究和国家标准仍停在较低水平,人们根本无法通过检测评估它的危险,更遑论说服他人。
监管失灵
加工流程和市场流通监管的双重失灵,则加剧了药材的安全危机。
以中药饮片为例,在药材市场上,许多加工饮片的人缺乏资质早已是不争的事实。由于缺乏经验,一些饮片加工者,将药材或泡或浸,一方面使有效成分被稀释甚至被浸出;另一方面,一些流通中过剩后霉变的饮片,也可以通过一家一户的再加工重新流入市场。
专业市场的监管失灵加剧了局势的恶化。“药材专业市场是造假专业户,”这几乎已成公开的秘密,2003年柴胡价格暴涨时,许多药商就开始挑选形态相近的产品,以次充好。
在全国17个专业批发市场,掺假、再加工的情况十分严重。由于独活、欧当归的掺入,岷县当归经过千里跋涉,在安徽亳州切片损耗后,竟比原产地的价格还低。而甘草由于品种多元,也遭鱼目混珠,直接影响到品质。
有时原料是25元的当归,切成片后价格往往变成十七八元,而这样的掺假行为,老百姓几乎无法辨别。
另一种行为更为恶劣,在山东、河南的金银花中,硫酸镁等加重粉,就被广泛使用,可加重五六倍。而装小童草的大麻包,在加重后甚至能从10公斤变成40公斤。而在中成药进货环节,药企的采购员为吃回扣,对这样以次充好、掺进杂物的行为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有在中成药的市场,人们才能找回一点珍贵的安全感。为了保证产品安全,中成药药企往往被要求自建种植基地,在加工过程中多次检验,实行严苛的流程控制体系——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中成药的生产与化学性的西药更为相似而已。

TAG: 中药 瘦肉精种养 硫磺美容 硫酸镁增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