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之忙一点感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2-29 14:23:01 / 个人分类:研究生之忙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现代社会的快节奏,逼迫着人们为生存而奔波的压力不断累积,缺少休息和闲暇成为共识。忙越来越成为一种生活常态。越是年轻人,好像越忙:总有加不完的班、做不完的工作、完不成的业绩。初入职场者如是,研究生群体亦然。

  学生觉得很忙,老师自认也没闲着。学生私下非议导师布置的科研任务繁重,老师则公开抱怨学生不求上进、不思进取、工作拖拉影响了项目进度。学生暗自怪罪导师不体恤下情,只知极尽压迫之能事,把学生当做“包身工”;而导师则指责学生表面忙碌暗地却偷得浮生半日闲,做事未曾尽心尽力。那么,研究生群体究竟有多忙?如果忙是研究生生活的主弦律,为什么导师还在不停埋怨?是导师缺少仁慈之心?还是另有他因?

  忙,等同于每天大量的时间耗费在办公场所,少有空闲时间由自己支配。将研究生每天忙的时间加以区分,会有几种不同类型:

  一是瞎忙。瞎忙是指工作绩效与工作投入的比值很低,此类学生勤奋刻苦,接受任务时怨言极少,但要么限于能力不足,要么囿于方法不对,其产出投入比较低。这种情况大多出现在低年级学生身上。解决之道在于:导师在新生入学后,须集中讲授学术研究方法、学术规范、科研道德等从事科学研究必备的基本知识。例如,指导学生如何从一篇有价值的文献中提炼出好观点;告知学生学术交流对科研共同体的重要性;定期召开学术讨论会等等。导师在这方面无所作为,学生瞎忙的时间自然增多。导师想偷懒,学生没长进,最后吃亏的还是导师自己。

  二是装忙。学生装忙的原因有很多:一是力求在导师处挣个好形象,但又不愿意多干活;二是导师在任务安排上秉承“能者多劳”理念,学生承受不了持续的工作压力自然会放慢成果的产出速度;三是学生能力不足无法在规定时间提交研究成果,装忙成为学生管用的挡箭牌,以此证明非自身能力不够而是导师任务安排不妥导致绩效低下,很多工作拖拉的学生存在此类心态;四是学生需要处理的自家事务太多,又不敢轻易拒绝导师,只好先下手为强显得忙忙碌碌,以逼迫导师打消安排工作的念头。学生装忙,事出无奈。导师若发现学生有此倾向,更当反求诸己,省察教育方式上存在哪些不足,多关注学生需要哪些帮助和扶持,否则学生被迫去琢磨怎么糊弄导师。

  三是穷忙。穷忙和瞎忙,字面意思相近,但本质不同。瞎忙是指投入大量工作时间产生不了多少成果,而穷忙是指学生无事可做,无人指导,找不到正确的学习目标却又不甘于沉沦,于是自行安排学习任务开展自我教育。此类学生大多求上进,但遭遇“放羊式”培养,无奈之下不得已采用此法。多参与社会实践也许是一个替代的好方案,多听名家大师的讲座、多学国外名校的开放课程,也是自我救赎的好方法。

  四是真忙。真忙的学生,工作效率高,工作目标明确,往往是导师的得力干将。真忙的学生最累,导师的信任和重托,其实是极大的压力。有一件工作完成得不好,就可能背上“辜负了导师的期望”的黑锅;每一件工作都完成得很好,自己又不是三头六臂,显然不太现实。导师对学生的使用,往往存在“路径依赖”。一旦觉得某个学生可堪重用,就容易出现“过度使用”的危险。很多学生的抱怨,源自于此。如何更好地发挥学术团队的作用,减轻个别核心成员的工作压力,导师应当在这方面多思考。

  五是闲忙。闲忙之人,日子悠闲却事务繁忙,只是其事务大多与科研工作和学习无关。此类学生的导师大多不注重科学研究之实而重硕士生导师之名,故对学生不闻不问。学生成天泡在办公室玩游戏、聊QQ、看大片、发微博,毕业论文大多东拼西凑而成,看似轻松无比,悠闲自在,其实心累。

  可见,研究生的忙,需要进行聚类分析,看看忙是以何种形式体现出来。用一个统一指标加以衡量,即:研究生从事科研的当量时间。像上述各种不同类型的忙,折算成科研当量时间,其折算系数大小各异。为师者,应当在折算系数大的领域,多引导学生;而学生也应当对自己负责,尽量增加真正从事科学研究的时间,而不是一混了之,这样三年的学习时间才不会虚掷。

  当然,当量时间的计算,只是评价研究生获得科研锻炼的一个侧面,更重要的是,在当量时间内,研究生的工作必须与学术创新相联系,而不是仅仅从事简单重复劳动。对此类事件,不管研究生花费了多少时间,因其对学生创造力培养的贡献不大,所以难以激发研究生的成就感。如果导师只知安排学生反复完成此类工作,哪怕学生再忙,也是对学生的一种戕害。反之,如果学生只心甘情愿做此类不太动脑筋的工作,恐怕也很难说是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