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临床药学顶尖人物的交流和思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29 11:22:57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背景:前些天由于上午没课,我坐公共汽车去南京地区一家全国一流的综合性大型部队医院,很幸运,我见到了该院全国著名临床药学教授兼主任。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本以为他会简单的应付我几句,就叫我走人,没想到,他看我对临床药学特别热情,而且有医院工作经验,居然让我在他办公室呆了1个多小时,真让我感动流涕,受益匪浅!以下我我和他的一些对话(回顾性的):

  YY:主任你好,我是xxx省人民医院的,现在中国药科大学临床药学读研究 生(出示我的研究生证),我有几个问题想咨询您一下,不知可不可以?

  主任:请坐(放下手中的工作,好像在批改什么论文或者学生的作业),你现在在药科大学?你的导师是谁?

  YY: XX老师

  主任:喔,那边招临床药学的研究生?他们不是一直在做一些基础性研究吗?你学临床药学,准备做什么专题?

  YY:对,今年是第一次招临床药学的研究生,但没有定点医院,我现在的专题还没有定下来。(我一直还没有机会提问)

  主任:没有医院怎么搞临床药学?

  YY:对,我今天过来就是想看看这边能否在我们做专题方面给予一定的帮助,(终于可以提问了),X主任,我早就听说这里临床药学搞得比较好,你们现在有药师下临床吗?

  主任:原来有一位药师下去过,现在没干了。

  YY:为什么?

  主任:人家临床不接受,临床药师不属于临床任何科室,我们这里临床药理科和药剂科是两个独立的科室,融入不到他们中去,而且去了不产生效益,连药剂科的人都不高兴。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这是体制问题,现在医院收入50%来自药品收入,你临床药师插手进去,药品收入少1%也是很大的数字,院长没有更多的钱发给大家,他也很被动,临床医师,护士收入少了,也不喜欢你,我不是给你泼冷水,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责任问题,病人听你的还是医师的,你能负起这个责任吗,你的观点和医师不同,还不能当着病人说,万一病人有什么反映,又听你说医师怎么怎么不对,那些纠纷你能解决?(我觉得反差太大,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YY:那您觉得以后我们怎样去开展工作呢?

  主任:我觉得临床药师想一步登天,和美国的临床药师有相同的地位,那是不可能的,必须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做一点可行的事,比如搞点处方分析,用药咨询,以及为临床提供新药信息等这些基础性工作,等你的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国家医药卫生体制适合搞临床药学的时候,你能出来担当此重任,也不错!

  YY:。。。(不知说什么)点了一下头。

  主任:你想临床药学在中国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一个学科20多年没有一点发展,肯定是有问题的,上次上海XX医院药剂科主任带了上海10多家医院20多人来我这里参观,我和他们说的话和今天给你说的差不多!

  YY:以后我可不可以到这边来做课题?

  主任:看你做什么,如果和我们这边相关的,导师叫你们导师过来说一下,也行!

  我们还谈了一些关于临床药理基地、他们现在正在做的课题以及我们医院的一些情况在这里我就不在详谈。

  通过和主任的谈话,让我激情彭湃的心稍微有点冷静,但隐隐约约我似乎找到了自己方向,并以此献给热爱临床药学事业,并为之孜孜不倦的朋友。

  做临床药学的现状固然是不受重视,但不能说它自己就没有地位。事实上国外临床药学的发展已经验证了这一点,中国目前忽视临床药学的作用,缺乏相关的鼓励扶持体系,总有一天会付出点代价。我想某一天一定会有这样的后果,那就是凭靠医生自己的感觉和医药代表的“工作”,临床用药出现了严重不良后果。

  记得我学临床药学的时侯,娄雅琴教授说懂得“药”的医生才是真正的优秀医生,懂得医的药师才是真正的好药师。临床药学工作者一定会在将来体现出自己默默贡献的价值。 (epeng,)

  我也是军队总医院临床药理科的,也就是所谓临床药学的,的确诚如楼上的某位同学说的,临床药理包括南京总医院临床药理科,在全军甚至全国都是最早提出临床药学的,但在医院中的地位很不高,那位李主任说的基本是实话,但我个人认为前途也并不是如此的无望,医生还是非常欢迎临床药师的帮助的,只看是在什么时候。也许在平时,没有体现出临床药师的重要性,但在关键的会诊时,如果有名符其实的临床药师,能够提出自己的观点,包括选择药物、药物剂量、尤其是 ADR方面,医生还是很感谢的,我们科室今年参加院内会诊近200次,一般情况下,全院会诊时都会请我们临床药师参加,甚至在一些紧急情况下的用药,均需临床药师把关。但我同时也感到,作一名合格的临床药师实在不容易,临床药学也确不是挂在嘴上说说的,同学们继续吧。(yarfwy,)

  我曾经在医院药剂科工作5年,一直就在临床药学研究室工作,还去过华西医科大学专门进修临床药学,学习时确实很有收获,但是工作起来不一样。我觉得,有几个问题,首先最重要的是我们临床药师和大夫不好交流,学科差别挺大,我去华西学了病理学,诊断学,药动药代更不用讲了,但是和大夫说起来,还是不行,我下过临床,陪着查房,不敢发表什么意见的,担不起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专业知识没信心,要知道,大夫对自己专科的药品知道的不比我们少,我觉得更多。

  第二,那位主任说得很对,但是我想他没有说,就是临床科室的排斥,我下临床的时候,很多临床的大夫会认为我是药剂科或医院派过来监视医药代表的,利益呀,我都是谨言慎行的,以免嫌疑。三,就是没人欢迎临床药师,也是那位主任的话,没有收益,还浪费人力,我下过一阵临床后,就不去了,没人在乎你在不在,去不去。我们那里最实际的临床药学的工作大概就是血药浓度监测,TDX,但没什么意思,就像检验科一样。四,我自己确实也觉得临床药学的学科内容也不够好,统计不合理处方,整理药学资料等我都觉得不是很有创意,也可能是我自己创造性不够,总之我觉得临床药学的学科发展内容需要好好想想。

  但有一点我觉得医院很适合发展临床药学,就是药剂科有钱(搞临床药学的人没钱),药剂科不在乎你们去浪费时间,钱,尤其是大医院,他也想搞学术又有钱,很好。我们研究室当时是基本不产生效益的,但没关系,我们作血药浓度监测的总收入也不一定够我们几个人的工资,而且TDx的维护费用也很贵。所以其实很有时间和费用搞这个学科。但我还是撤了,在那里很闲,搞不出什么,而且临床药学不挣钱收入也就不会高,我就考了药理的研究生,作基础了,希望有些发展。(xknr,)

  临床药理的初衷是很好,但像临床血药监测实际做起来很困难,流于形式或者干脆就是做假,总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现在上研也经常帮老板做一些临床药理的实验,给我的感觉就是想办法让这种药尽快上市,或者能写出来更好的疗效。有在医药公司上班的同学代药厂做临床药理,就是跑到一些边远地区的小医院,根本不具备需要的条件,但花钱比较少,具体的操作就更不好说了。总体感觉临床药理只是个挣钱的途径,实际意义不大,对自己的学术、技术等专业知识的帮助远远不如基础药理。(vic9852206,)

  “我认为‘合理用药、临床药学、临床药理’都程度不同地‘病了’。临床药学近10年来一病不起,合理用药更是病入膏肓。我不明白临床药学、合理用药问题一大堆,为什么一些人却视而不见,围在那里唱赞歌,高谈阔论:合理用药是什么?……什么叫合理用药?

  试问有谁能够从理论到实践给大家一个完整的临床药学、合理用药体系并有一个规范的标准的试验田,能够让徒儿们依葫芦画瓢,免得儿孙们在黑暗中摸索。前辈们应该反省、反省,找一下结症所在,或者请人会诊。我想大概一些宣讲临床药学、合理用药的人实际是不做任何具体工作的人,他们从理论到理论,从书本到书本,把他们各自依据自身对合理用药的理解加以诠释,然后反绉给后人。以为给药学界指出一条光明大道,可我们看到的却是毕加索的抽象派”。

  此外,很多药学人员逢学术会必讲“临床药学”,可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药师和患者的距离还是很远很远。这一点就连药学人士也不否认。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于星在《“临床药学现象”之断想》一文中,就将我们的临床药学时代自嘲为“口号药学时代”:“临床药学从来都没有占据过主体地位,充其量不过是一碟‘爽口’的小菜。” “临床药师就像一盘‘特色菜’,只是‘主人’在‘宴请宾客’时才端上桌供人欣赏。” (反冲力,)

  临床药学人才的培养关系到以后临床药学工作的具体开展和临床药学事业的发展。从2004年起,中国药科大学在著名心血管药理、临床药理教授戴德哉的努力和倡导下开始招收临床药学专业研究生,学生有来自医院药房、药学院药学专业和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05年四川大学药学院的蒋学华教授也开始招收临床药学专业研究生,上海瑞金医院蔡卫民教授也招到临床药理研究生。但对于怎样培养,各个学校,各个老师不尽相同,应该说还未真正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培养体系,很多方法还在摸索之中。有的注重实验室药理研究,有的从生物药剂学入手,有的结合临床从遗传药理学入手。这些都无可厚非,本人认为,临床药学研究生教育应分为研究型和临床实用型两类区别培养,学生入校时可以与导师沟通,或者导师根据学生情况对学生进行专业方向定位。研究型方向则主要注重实验室研究,而临床实用型方向则主要把课题放在医院,让学生首先对某一专科有比较深入的理解,用一年左右完成科研课题,第三年按住院医师培养方案参加医院轮科实习,使学生对医院临床工作有一个全面的理解。 这样的培养方式适合中国国情,但具体效果如何,还有待检验。

  中国药科大学具体的专业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临床药学这个专业,我不会劝谁来,也不会鼓励谁不来这里,我们作为第一届药大的临床药学研究生,除了单纯听老师的外,也要思考我们具体做了些什么,具体应该怎么做,说实话,药大现在培养临床药师的土壤还不够肥沃,在这样一个新兴的领域,需要大家的浇灌。

  从内心讲,我是希望报考临床药学的同学是真正喜欢这个专业,但为了好的工作的出发点也不错,工作好了,也有利于创造力的发挥,同时如果以后临床药学专业毕业可以有好的工作环境,受人尊重的职业,其本身也是对临床药学工作的肯定。(yyxpower,)

  我是药科大第一届临床药学毕业生,对于临床药学还是有点了解。在校时的情况:当时听戴教授介绍的情况还是很激动,我喜欢新鲜的东西所以就选了这个方向。当时药学专业三个方向,其中药物分析120人,药理40人,临床药学20人。临床药学的课程跟药理几乎一样,还少了两门课,《实验药理学》、《药理学进展》,多的一门课是去医院参观,当时去的是临近的中大医院。对我来说,除了见识了一些新鲜东西,其实收获甚微。我有时候也想问自己,学得到底是不是临床药学?迷迷糊糊当中只知道将来工所去医院的可能性挺大的,具体会做什么仍然很迷茫。大四上学期的岁末,学校开了招聘会,临床药学专业的找工作还是不错的,除了几个人考上药理研究生的(还是做回了本行),其他人的工作还算不错,有的去了医院,有的去了公司。比隔壁的生物制药专业还是要好些。实习的时候也没有干临床药学的事情,被分到生理教研室,做的是基础药理的课题。回想想真是很可笑,挂着临床药学的牌子,却实在没有底气承认自己学的是这个专业。实习期间,跟南京军区总医院打交道比较多(送检实验标本)。某一次好奇心驱使我也去了一趟临床药理科室,某主任也跟我说了上面类似的话。心里有一种悲凉感,到底是生不逢时。如今两年多过去了,不知道药大还是不是有这个专业。

  我对临床药学的一些看法:那位主任说的没错,的确是体制问题!那么怎么改变呢?一直就让那些”天价药费事件“连绵不断的出现吗?道德的约束力量实在有限!国家有了一些医药分家改革的尝试,可是临床药学该何去何从?

  我认为,临床药师不应该纳入医院编制,以县级行政区域为单位,建立独立药师委员会。药师在医院工作,薪水由药师委员会发,薪水水平可以高于当地生活水平的75%,药师直接参与监管医院用药,医院如果阻挠药师,当班药师可以投诉到药师委员会,药师委员会有权对该医院进行处罚,处罚标准可以详细制成相关法律文献。罚金由医院承担,医院无力承担可以由主管的卫生监管部门承担。一定分清责任和处罚机制。罚金统一由国家药师委员会管理,加上国家补贴的经费,这些经费用于奖励业绩突出的药师。药师的薪水有保证,自然能安心工作。

  药师资格的认证和评价:1)相关专业的限制。2)考试制度完善。3)考试的纪律要向高考一样严格,舞弊行为者十年内取消报考资格。4)药师业务水平的定期考核,所有注册药师都放入专门的数据库内,跟踪调查。

  药师委员会采取完全的民主制度,领导成员选举产生,任期有限。同时成立监管部门(类似公司的董事会)。选举不看资历背景,能者居之,避免人为因素的干扰。国家加大对临床药学领域的研究投入,什么973计划的都要重点资助,一方面是技术研究,一方面是制度研究。以上只是笔者的个人想法,很不成熟。药学院校的对临床药学人才的培养。课程设计、实验内容、培养计划等等都应该规范,全国统一。以医疗改革为契机,药师制度改革可以同步进行。

  我对中国药科大学开办临床药学专业的几点看法:药科大开办临床药学专业有它的必要性。临床药学的确是药学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支。据我所知药科大是第一个开办临床药学的学校,这也体现药大领导的前詹性。可是开一个专业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不能当作儿戏。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已然成了”牺牲品“,可是不愿意更多的人成为牺牲品!

  药大开临床药学专业有其优势:1)药学研究氛围足,容易形成药学领域的交叉合作。2)基础药理诸多老师还是很有经验的,其中不少老师是医学院校毕业的。3)药代搞得很好,能否从动物拓展到人?能否进行校内资源的整合?

  我认为药大不足的地方:1)刚才前面网友提到,各位老师各自为战,更谈不上学科交叉。领导们该如何协调?2)临床药学专业有了,可是连一个临床药理的专门研究机构都没有,这不正常!3)无附属医院,当然这个可以与其他医院签订合作协议搞定。4)这是我最关注的一点:药物毒理学方向很差。北京的军事医学院科学院、协和药物所、上海药物所都有专门的药物安全性评价中心。药大却没有。药物安全性评价虽然分临床前和临床,但是这也为临床药学的发展研究奠定了基础。药大努力建立自己的药物安评中心(获得国家认可,可以对外服务)还是很有必要的,再整合药代资源,临床药学可以大有作为的。5)缺乏学习合作的精神,临近的安徽医科大学的临床药理搞得不错,可以向人家学习嘛。同时是不是可以考虑与南京医科大学,东大医学院合作开办临床药学专业!各取所长,共同进步。(mullergw,)

  我在去年底也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还和我的同道讨论良久,这个问题实际上关系到临床药师去临床的目的或者说临床药师与临床医生的关系问题。如果独立出来,从体制上具备对临床医生的处方行为专业上的强有力监督作用,相对来说对临床的协助作用会减弱;如果不独立出来,在医院和医生一起工作,由于都在医院拿钱,在专业上的监督作用会减弱,而协助作用相对会强一些,而我们的根本目的是监督医生用好药,还是协助医生把药用好还不明确,所以,我们当时讨论的时候,没有结论。

  不过,到现在,我一边做课题,一边参加卫生部临床药师培训,我开始进入临床,了解临床,逐步也尊重临床医生了,正如我们这个培训点药剂科主任,一位国内临床药学界知名的专家说的那样“我们到临床上去,不是去挑医生的毛病,而是去协助医生解决病人治疗中的问题,医生是想尽快把病人治好,这是主流,不要把医生都想成吃回扣、拿红包和乱开处方的人。”临床药师进入临床,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临床药师的作用是什么:达到合理用药的目的,减少或避免不良反应和并发症的发生,医生的用药是否达到最佳治疗效果,与临床医师用药习惯相结合,做到既合作又起到监督作用,达到医药桥梁作用,既医药结合,以自己在药物方面的知识服务于临床,与临床医生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从而达到理解-建议-纠正医生的不良用药习惯这样一个目的。

  通过这样的实践,我的概念也逐步在改变,临床医生在用药方面实际上是很需要协助的,如果我们能和医生共同把药也好,最终受益的是病人,我想,让病人受益,这才是我们的目的。但临床药师以哪种方式干预临床能让病人最大受益,还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只是我现在比较倾向于不独立出来,与临床医生一道,成为病人治疗团队中的一员。

  另外,我很同意你关于药大与医院和医学院联合办学的想法,没有临床实践,即使读到博士,到临床上去还是的从头开始,如果能让学生的课题与临床结合,让学生做课题的同时,参与临床实践,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好用。(yyxpower,)

  在这一年里对临床药学、临床药师的理解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我3年的研究生学习过程中,我接受了药大1年的专业理论课学习,接受了卫生部首期临床药师培训,并在培训过程中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在自己即将研究生毕业的时候,重新回到这里,看看以前和大家一起讨论临床药学这个主题的时候,心里感触颇多,并有了以下几点看法:停止争论“药师该不该去临床”,而是应该讨论我们药师怎样学好本领参与到临床中去。即总结一套比较完整的学习方法,让每位同仁根据本单位实际,有针对性地学习,少走弯路,逐步开展临床药学工作。我们药师在临床应该做些什么?怎么去做?怎样体现临床药师的自身价值?因此应该讨论一套比较适合现阶段国内具体情况的临床药师工作模式。临床药师既然作为一个专业,就应该有专业责任和权利,同时应该有一套比较完善的评价体系。

  现在应该说是我国临床药学发展的最好时机,随着药品价格的调整,特别是医院药品加价的调整,药师的价值的体现将在药师提供专业服务方面体现,卫生部 2007年医院管理年细则里已经明确把临床药师的培养作为考核目标之一,可以理解上层官员的出发点,即没有一批合格的临床药师,什么临床药师政策都没有用,毕竟政策是需要人去贯彻的。(yyxpower,)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