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激素”的是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11 10:17:26 / 个人分类:其它色谱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编者按:本文并不是分析圣元事件说的“疑似性激素”,而是重点介绍介绍一下牛奶产业的“牛生长激素”的真实面貌,松鼠正在加班加点的撰写对圣元事件的解读,大家稍待。

 

说 起现在的牛奶,很多人会脱口而出“现在的牛奶都是激素催出来的,味道营养都不行……”。所谓的“牛奶激素”其实是牛的生长激素,实际上,目前在多数国家都 不允许使用。美国在1993年批准了它的使用,也是至今与“国际主流”背道而驰的国家。为什么其他国家要禁用,而美国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牛奶激素”的作用

生长激素是动物脑中分泌的一种蛋白质,用于促进动物的生长。牛的生长激素自然就叫“牛生长激素”了,简称bGH。好几十年前,人们就发现把bGH注 射到母牛体内可以促进产奶。不过,这一发现在当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时候,bGH只能从死牛的脑袋中提取,其成本会大大超过增加的奶量。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生物技术的发展让bGH的应用成为可能。把控制合成bGH的基因转到细菌中,通过培养细菌就可以合成出同样的蛋白质来。这样得到的牛生长激素被称为“重组牛生长激素”,简称为rbGH,有时候也用另一个简称rbST。

跟社会上各种关于“牛奶激素”的传说不同,rbGH并不能让奶牛平白无故地产奶。在奶牛生小牛之后,其产奶量会逐渐增加,通常到70天 达到最多,然后逐渐下降。如果在到达这个最大量之前给奶牛注射rbGH,那么产奶量的下降就会变得缓慢。这样,奶农就可以获得更多的牛奶。平均而言,使用 了“牛奶激素”之后,产奶量可以增加百分之十几。

“牛奶激素”对人体有害吗

对于多数人来说,关心的还是这样使用了激素的牛奶是否有害健康。这种“可能的危害”来自于两方面,一是激素本身是否有害健康,二是使用了激素的牛奶是否含有其他有害健康的成分。

“牛奶激素”,不管是天然的bGH还是“人工”的rbGH,都是蛋白质。一般而言,蛋白质被吃之后,都会被消化成氨基酸碎片才能被吸收。但是从逻辑 上,我们不能排除蛋白质整体或者大片段被吸收的可能。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就有可能对人体产生其他影响,就需要进行长期的检测来确定是否有害健康了。否 则,如果它被分解成了单个氨基酸,那么就跟其他的食物蛋白质一样,不足为虑了。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不用进行更长期的实验来验证它对健康的影响。

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要求进行了大剂量的短期动物实验。在连续28天中,老鼠被喂以大剂量rbGH——剂量高达为奶牛注射剂量的100 倍,没有观察到老鼠各项生理指标的异常。因此,FDA认为,食物中的rbGH不会被吸收,因而不必进行长期的安全性试验就可以做出安全的结论。

不过,加拿大食品管理部门不同意美国FDA的结论。他们认为FDA的评估中遗漏了一项研究结果。那项研究是欧洲要求的rbGH安全性研究的一部分, 实验是用不同剂量的rbGH喂养老鼠,检测老鼠体内的抗体反应。结果发现:剂量为每天每公斤体重0.5毫克的老鼠没有异常,但是剂量为5毫克的老鼠中就有 一部分产生了抗体反应,而剂量为50毫克的老鼠中发生抗体反应的就更多。加拿大方面认为这说明rbGH能够被吸收,因而FDA的决定不严谨。

FDA重新对rbGH能否被吸收进行了评估审查,尤其是对遗漏的这项研究结果。他们认为,这项研究并不改变此前的结论。因为动物的抗体细胞遍布全身,在肠道的那些抗体细胞产生的抗体可以被运输到身体其他部位,所以这项结果并不能说明rbGH能被直接吸收。

不过这样的一个解释显然只能说明观察到的抗体“不一定”是由吸收的rbGH产生,但是并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FDA认为rbGH不会带来安全问题的 另外两条理由是:即使是产生了抗体,其含量也非常低,不足以对人体产生任何影响;人体能够从牛奶中摄入的最大rbGH剂量——比如一个10公斤的孩子每天 喝1.5公斤高浓度rbGH的牛奶,其剂量也只有每公斤体重0.0075毫克,远远低于实验中不会导致抗体反应的 “安全剂量” ——0.5毫克。

FDA的这个结论得到了另一项研究的支持。198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如果对老鼠注射剂量为每公斤体重0.15毫克的rbGH,9天就能观察到体 重增加以及血液中出现rbGH抗体。而在食物中加入每天每公斤体重40毫克剂量的rbGH,也没有变化。这可以证明食物中的rbGH不会被直接吸收,因而 不会对健康产生影响。

“牛奶激素”催生的牛奶中会有其他有害物质吗

在现代分析技术之下,可以对任何食物的组成进行相当精细的分析。加拿大对牛奶的分析报告认为,rbGH的使用增加了牛奶中IGF-1的含量。 IGF-1全称叫做“类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它是广泛存在于包括人体中的一种具有重要生理作用的蛋白质。有一些流行病学的调查显示,IGF-1似乎与前 列腺癌等癌症有一定关系。如果是这样,使用了rbGH的牛奶就有了潜在的健康风险。

FDA认为IGF-1与癌症的关系只是一种多因素的相关性,迄今为止并没有证据说明IGF-1是致癌的原因。另外,rbGH导致的IGF-1增加幅 度很小,小于牛奶中IGF-1的正常波动。也就是说,一头奶牛使用rbGH之后,所产的奶中IGF-1的含量会有微弱上升,但是上升之后的含量可能还是会 低于许多不使用rbGH的牛奶。人体内本身含有IGF-1,不管所喝的牛奶是否使用过rbGH,所获得的IGF-1跟人体内本身含有的相比都微不足道。另 外,经过加热、消化、吸收之后,IGF-1在人体内也不再具有生物学活性。

在这个问题上,FDA的结论与JECFA相一致。JECFA是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是一个独立于商业利益之外 的国际机构。总结起来,他们和FDA的态度就是: rbGH对牛奶中IGF-1不构成实质上的影响;牛奶中的IGF-1不构成健康隐患。此外,JECFA对食物中的rbGH产生抗体那项研究的看法也与 FDA一致。

“牛奶激素”对牛有害吗

对于使用了rbGH的牛奶是否有害健康的疑虑还有一些,不过都没有生物学理论或者实验结果的支持,更多地只是一些逻辑上的“可能”。加拿大食品管理 部门的专家评估结论也是“没有证据表明经过rbGH处理的牛奶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但是他们最终还是否决了rbGH的使用申请。原因是,动物福利的问 题浮出了水面。

加拿大和欧盟的相关专业委员会审查了rbGH对奶牛健康的影响,结论是其使用对奶牛的健康造成了损害。最普遍的损害是乳腺炎发生率的增加,其次还有 奶牛生育能力、腿脚等部位也有不利变化。注射了rbGH的奶牛,其总体健康状况也不如未经注射的奶牛。乳腺炎的发生,可能导致抗生素使用的增加。这又增加 了人们从牛奶中摄取抗生素的可能性,从而带来新的健康隐患。不过,JECFA的评估结论认为这一“可能性”在目前牛奶行业康生素的使用规范之下不会增加人 们的健康风险。

实际上,欧盟和加拿大都没有对使用了rbGH的牛奶在安全性上提出异议,但是他们认为rbGH的使用损害了奶牛的健康,因此主要是基于动物福利的考虑否决了rbGH的使用申请。

牛奶标注,并非文字游戏

在美国,自从rbGH得到FDA批准以来,得到了广泛使用。不过,rbGH是孟山都独家生产的。这个生物巨头在消费者中的口碑一直不太好,人们对“激素”产品的疑虑加上对生产者的不信任相交织,美国社会对rbGH的非议也一直不断。

天然的牛奶中含有牛生长激素(bGH),没有任何技术可以把它与人工合成的“rbGH”区别开来。同时,rbGH的使用不会带来安全方面的风险。按照FDA的惯例,在这样的情况下,rbGH的使用不需要做任何标注。也就是说,公众将无法知道买到的牛奶是否使用了rbGH。

因为公众的疑虑,有的牛奶生产厂家打出了“不含激素”的标签,被FDA所禁止。因为牛奶中天然含有激素,“不含激素”的牛奶是不存在的,这样的标注与事实不符。

有一家牛奶生产厂家打出了“不含rbGH”的标注。从实质上说,这样的一条标注所表达的事实可以是真实存在。但是这一标注受到了孟山都的起诉,理由 是这样的标注暗示了rbGH“有问题”,从而导致了对消费者的误导。这一案件最终没有开庭审理,而以双方的和解告终。结果是,牛奶厂家在“不含rbGH” 的标注之下,用小字说明“FDA认定:使用或者不使用rbGH的牛奶没有实际上的差异”。

FDA推荐这样的一个标注,但是不强制要求。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样的一个标注最大程度地在赞成和反对rbGH的双方中达成了妥协,而传达了尽量客观的信息。不过,反对rbGH的人士依然认为这一标注是“不正确”的,FDA也收到过不少禁用rbGH的要求。     分析化学  仪器分析  红外光谱


TAG: 牛奶激素

hongjingzi 引用 删除 hongjingzi   /   2010-08-12 13:09:1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