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不再是我失落的梦想”的人,你真的不懂北大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0-20 17:30:08 / 个人分类:师生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昨天,《南方周末》记者方可成的一篇微博成了网上热点,乃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作词、民乐演奏、学生合唱的《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方氏简评曰:不伦不类,天雷滚滚,斯文扫地。

  我点开视频看了一下,是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声乐演出,并且是截的中央台的录象片断。歌么,确实很雷人,尤其是歌词,确是天雷震震。“化学究竟是什么,化学就是你!化学究竟为什么,化学为了我!”就算放在科普作品中,这也是等而下之的词儿。“父母生下的你我,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你我的消化系统,是化学过程的场所”。”并不比“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高级。“化学,原来你如此给力。化学,难怪你不能不火。更是滥用网络语言,让人着实感到别扭。

  昨天,《南方周末》记者方可成的一篇微博成了网上热点,乃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作词、民乐演奏、学生合唱的《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方氏简评曰:不伦不类,天雷滚滚,斯文扫地。我点开视频看了一下,是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声乐演出,并且是截的中央台的录象片断。歌么,确实很雷人,尤其是歌词,确是天雷震震。“化学究竟是什么,化学就是你!化学究竟为什么,化学为了我!”就算放在科普作品中,这也是等而下之的词儿。“父母生下的你我,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你我的消化系统,是化学过程的场所”。”并不比“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高级。“化学,原来你如此给力。化学,难怪你不能不火。更是滥用网络语言,让人着实感到别扭。如果词作者不是北大校长,演唱者不是北大学生,那关注度一定不会这么高,或者说,回贴中的骂声不会这么多。北大是中国精神的像征,多少人把北大当成自己的精神家园,虽然或许他们根本不知道北大精神是什么。就像有的回贴者叫嚣“这个校长也是胡适之流”——他完全不知道胡适先生在学术上的成就、在校史上的地位和对中国的影响。于是乎,北大校长“现眼”引爆了网络上对北大的谩骂和讽刺狂潮,就像上次清华校长念不出生僻字一样。网民们“忽然发现”自己的精神家园倒塌了,中国的最高学府堕落了;就像他们在看到车压女童无人救助的新闻时“忽然发现”中国已经道德沦丧了,于是都像末世一样,狂乱不已。假如说老人摔倒没人扶,或大学校长念错字,或官员贪污腐化就代表了民族道德的沦丧、精神的朽败、学术的衰微,那中国早就没救了,不待今日。多少北大校友看到这条微博,或沉默不语,或“情何以堪”,不过跳出来大叫“母校沦落”的终归是少数,或者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应该都知道,大概是胡适之说过,大学由三方组成:校长(意即校方)、教授、学生,校长是最难做的,因为往往教授和学生都会对其不满意并联合起来反对之。所以,一所大学的精神,尤其是早已经过了草创阶段的成熟大学,主要应由教授的水平及学生的学风所支撑,校长的政策,往往与固有的精神相背而为教授和学生共同反对。说句时髦又好懂一点儿的话,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不是每任校长都是邓不利多。但谁当北大校长,并不是教授和学生说了算的。北大之所以伟大,除了光辉的历史之外,还在于各个学科取得的非凡成绩,但因北大精神更为世人所重,精神云尔,已经只是文科范畴,看客们能举出的北大学

  如果词作者不是北大校长,演唱者不是北大学生,那关注度一定不会这么高,或者说,回贴中的骂声不会这么多。北大是中国精神的像征,多少人把北大当成自己的精神家园,虽然或许他们根本不知道北大精神是什么。就像有的回贴者叫嚣“这个校长也是胡适之流”——他完全不知道胡适先生在学术上的成就、在校史上的地位和对中国的影响。

  人,也多为文科巨匠,所以,北大校长理所当然地应该也是文科巨匠,最起码,不应只能写出“化学是你化学是我”这种水平的歌词。近几任北大的校长,都是理工科出身,也都在本学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们的人文素养如何,我们并不清楚。我在校时的陈佳洱院士和许志宏院士给人的感觉都是谦谦君子,想必不差。但小子大胆品评一句,他们中文、历史的修为,恐怕远不及当年的钱学森、李四光诸前辈。我上中学时,高二分到文科班,物理卷子上有一道题目,叙述了某酸的定义,问是哪种酸。老师叫起三个人,分别答曰:盐酸、硝酸、硫酸。老师无奈地说:“以后咱们文科班的同学都成科盲啦。”我们在下边不服气地嘀咕:“理科班的早成文盲了。”似乎是个笑话,但从几十年前文理分科时的教育就是这样,还能对知识份子尤其是高级知识份子的通识有什么希望?一篇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的新闻《乐以学,学以成——观北京大学中乐学社献演2011国际化学年专庆音乐会》中写道:“……第三个节目是晚会的一个高潮。演出的是专庆音乐会主题歌《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歌词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为节庆创作的应征作品,作曲北大中乐学社驻团作曲家方岽清,是80后新锐作曲家、亚洲爱乐乐团常任作曲家,此次应邀为周其凤校长创写的歌词谱曲。虽说是被学生‘逼’出来的‘抛砖引玉’之作,周其凤表示有更大的‘野心’: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并因此喜欢上化学;还希望这首歌能走进化学课本,传唱下去。周其凤的‘私心’引发一阵又一阵掌声和笑声。” 虽然起因如此简单,立意如此良好,但这首歌还没走进化学课本,先变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问我:这歌词到底差在哪里?我给他回复:不是大白话就能当歌词的,歌就是诗,“我今天早上起床然后吃早点然后上厕所”这句话没错,但不能是歌词。况且还有一个堂堂北大校长对网络文化的低俗阿附,什么“如此给力”之类。某“著名学者”评论道:北大校长,拜托有一点自爱好不好?北大学生,请你有一点自尊行不行?我给他回复:搞科研的人当校长确实让北大人文缺失,但学生们怎么就没自尊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粪青,真丢人。北大的学生社团活动非常丰富且水平甚高,这也是北大学生的幸福之处。《化学》这首歌虽然词不足取,曲也一般,但演奏和演唱水平均佳。(就算再难听的曲子,也能听出表演者的功力,这事儿要再提出不同意见,那干脆不配看我这篇小文儿。)表演这首神曲的北大中乐

  于是乎,北大校长“现眼”引爆了网络上对北大的谩骂和讽刺狂潮,就像上次清华校长念不出生僻字一样。网民们“忽然发现”自己的精神家园倒塌了,中国的最高学府堕落了;就像他们在看到车压女童无人救助的新闻时“忽然发现”中国已经道德沦丧了,于是都像末世一样,狂乱不已。

  假如说老人摔倒没人扶,或大学校长念错字,或官员贪污腐化就代表了民族道德的沦丧、精神的朽败、学术的衰微,那中国早就没救了,不待今日。

  多少北大校友看到这条微博,或沉默不语,或“情何以堪”,不过跳出来大叫“母校沦落”的终归是少数,或者没有。

  上过大学的人应该都知道,大概是胡适之说过,大学由三方组成:校长(意即校方)、教授、学生,校长是最难做的,因为往往教授和学生都会对其不满意并联合起来反对之。所以,一所大学的精神,尤其是早已经过了草创阶段的成熟大学,主要应由教授的水平及学生的学风所支撑,校长的政策,往往与固有的精神相背而为教授和学生共同反对。说句时髦又好懂一点儿的话,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不是每任校长都是邓不利多。

  学社,网上其简介是:中乐学社,简称中乐学社,2010年6月由笛箫学社正式更名。曾获得北京大学“最具创意社团活动”“优秀社团”“十佳社团”等荣誉称号,周其凤校长专为学社提名。学社民族管弦乐团均由北大学生构成,涵盖吹管、拉弦、弹拨、打击等乐种。秉持开放、进步、创新之北大人文精神,与众多高校、音乐专业学校交流技艺,资源共享,齐心促进中国音乐发展,于校内外举行多场音乐会,获得良好的社会反响。简言之,只是学生的课余练习,达到这么高的水平,已经说明北大学生的素质和广泛涉猎的学风——就算其中有艺术特长生,也无损于此。一个ID评论道:合唱团的学生居然不抵制演唱,还唱的挺投入,从这个角度说,北大学生不是没自尊就是没文化。我给他回复:孩子,你没过16吧?现在教育这么屎,你居然没抵制上学,还考得挺带劲,从这个角度说,你爸妈不但没自尊而且没文化。我很不厚道地提及了他(她)的爸妈,显得有点儿没风度,但这不是风度的问题,确是上一代甚至上两代的低素质造就了现在年轻人的低素质。难道“不堪其辱愤而退学”就是你们理想中的北大学生了?张嘴就妄言北大学生拍马屁的人,先想想你们自己。还有说“北大不再是我失落的梦想”的人,你真的不懂北大。如果校长能够代表北大,那官员就能代表中国。

  但谁当北大校长,并不是教授和学生说了算的。

  人,也多为文科巨匠,所以,北大校长理所当然地应该也是文科巨匠,最起码,不应只能写出“化学是你化学是我”这种水平的歌词。近几任北大的校长,都是理工科出身,也都在本学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们的人文素养如何,我们并不清楚。我在校时的陈佳洱院士和许志宏院士给人的感觉都是谦谦君子,想必不差。但小子大胆品评一句,他们中文、历史的修为,恐怕远不及当年的钱学森、李四光诸前辈。我上中学时,高二分到文科班,物理卷子上有一道题目,叙述了某酸的定义,问是哪种酸。老师叫起三个人,分别答曰:盐酸、硝酸、硫酸。老师无奈地说:“以后咱们文科班的同学都成科盲啦。”我们在下边不服气地嘀咕:“理科班的早成文盲了。”似乎是个笑话,但从几十年前文理分科时的教育就是这样,还能对知识份子尤其是高级知识份子的通识有什么希望?一篇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的新闻《乐以学,学以成——观北京大学中乐学社献演2011国际化学年专庆音乐会》中写道:“……第三个节目是晚会的一个高潮。演出的是专庆音乐会主题歌《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歌词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为节庆创作的应征作品,作曲北大中乐学社驻团作曲家方岽清,是80后新锐作曲家、亚洲爱乐乐团常任作曲家,此次应邀为周其凤校长创写的歌词谱曲。虽说是被学生‘逼’出来的‘抛砖引玉’之作,周其凤表示有更大的‘野心’: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并因此喜欢上化学;还希望这首歌能走进化学课本,传唱下去。周其凤的‘私心’引发一阵又一阵掌声和笑声。” 虽然起因如此简单,立意如此良好,但这首歌还没走进化学课本,先变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问我:这歌词到底差在哪里?我给他回复:不是大白话就能当歌词的,歌就是诗,“我今天早上起床然后吃早点然后上厕所”这句话没错,但不能是歌词。况且还有一个堂堂北大校长对网络文化的低俗阿附,什么“如此给力”之类。某“著名学者”评论道:北大校长,拜托有一点自爱好不好?北大学生,请你有一点自尊行不行?我给他回复:搞科研的人当校长确实让北大人文缺失,但学生们怎么就没自尊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粪青,真丢人。北大的学生社团活动非常丰富且水平甚高,这也是北大学生的幸福之处。《化学》这首歌虽然词不足取,曲也一般,但演奏和演唱水平均佳。(就算再难听的曲子,也能听出表演者的功力,这事儿要再提出不同意见,那干脆不配看我这篇小文儿。)表演这首神曲的北大中乐

  北大之所以伟大,除了光辉的历史之外,还在于各个学科取得的非凡成绩,但因北大精神更为世人所重,精神云尔,已经只是文科范畴,看客们能举出的北大学人,也多为文科巨匠,所以,北大校长理所当然地应该也是文科巨匠,最起码,不应只能写出“化学是你化学是我”这种水平的歌词。

  近几任北大的校长,都是理工科出身,也都在本学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们的人文素养如何,我们并不清楚。我在校时的陈佳洱院士和许志宏院士给人的感觉都是谦谦君子,想必不差。但小子大胆品评一句,他们中文、历史的修为,恐怕远不及当年的钱学森、李四光诸前辈。

  人,也多为文科巨匠,所以,北大校长理所当然地应该也是文科巨匠,最起码,不应只能写出“化学是你化学是我”这种水平的歌词。近几任北大的校长,都是理工科出身,也都在本学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们的人文素养如何,我们并不清楚。我在校时的陈佳洱院士和许志宏院士给人的感觉都是谦谦君子,想必不差。但小子大胆品评一句,他们中文、历史的修为,恐怕远不及当年的钱学森、李四光诸前辈。我上中学时,高二分到文科班,物理卷子上有一道题目,叙述了某酸的定义,问是哪种酸。老师叫起三个人,分别答曰:盐酸、硝酸、硫酸。老师无奈地说:“以后咱们文科班的同学都成科盲啦。”我们在下边不服气地嘀咕:“理科班的早成文盲了。”似乎是个笑话,但从几十年前文理分科时的教育就是这样,还能对知识份子尤其是高级知识份子的通识有什么希望?一篇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的新闻《乐以学,学以成——观北京大学中乐学社献演2011国际化学年专庆音乐会》中写道:“……第三个节目是晚会的一个高潮。演出的是专庆音乐会主题歌《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歌词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为节庆创作的应征作品,作曲北大中乐学社驻团作曲家方岽清,是80后新锐作曲家、亚洲爱乐乐团常任作曲家,此次应邀为周其凤校长创写的歌词谱曲。虽说是被学生‘逼’出来的‘抛砖引玉’之作,周其凤表示有更大的‘野心’: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并因此喜欢上化学;还希望这首歌能走进化学课本,传唱下去。周其凤的‘私心’引发一阵又一阵掌声和笑声。” 虽然起因如此简单,立意如此良好,但这首歌还没走进化学课本,先变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问我:这歌词到底差在哪里?我给他回复:不是大白话就能当歌词的,歌就是诗,“我今天早上起床然后吃早点然后上厕所”这句话没错,但不能是歌词。况且还有一个堂堂北大校长对网络文化的低俗阿附,什么“如此给力”之类。某“著名学者”评论道:北大校长,拜托有一点自爱好不好?北大学生,请你有一点自尊行不行?我给他回复:搞科研的人当校长确实让北大人文缺失,但学生们怎么就没自尊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粪青,真丢人。北大的学生社团活动非常丰富且水平甚高,这也是北大学生的幸福之处。《化学》这首歌虽然词不足取,曲也一般,但演奏和演唱水平均佳。(就算再难听的曲子,也能听出表演者的功力,这事儿要再提出不同意见,那干脆不配看我这篇小文儿。)表演这首神曲的北大中乐

  我上中学时,高二分到文科班,物理卷子上有一道题目,叙述了某酸的定义,问是哪种酸。老师叫起三个人,分别答曰:盐酸、硝酸、硫酸。老师无奈地说:“以后咱们文科班的同学都成科盲啦。”我们在下边不服气地嘀咕:“理科班的早成文盲了。”似乎是个笑话,但从几十年前文理分科时的教育就是这样,还能对知识份子尤其是高级知识份子的通识有什么希望?

  一篇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的新闻《乐以学,学以成——观北京大学中乐学社献演2011国际化学年专庆音乐会》中写道:“……第三个节目是晚会的一个高潮。演出的是专庆音乐会主题歌《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歌词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为节庆创作的应征作品,作曲北大中乐学社驻团作曲家方岽清,是80后新锐作曲家、亚洲爱乐乐团常任作曲家,此次应邀为周其凤校长创写的歌词谱曲。虽说是被学生‘逼’出来的‘抛砖引玉’之作,周其凤表示有更大的‘野心’: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并因此喜欢上化学;还希望这首歌能走进化学课本,传唱下去。周其凤的‘私心’引发一阵又一阵掌声和笑声。”

  虽然起因如此简单,立意如此良好,但这首歌还没走进化学课本,先变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问我:这歌词到底差在哪里?

  我给他回复:不是大白话就能当歌词的,歌就是诗,“我今天早上起床然后吃早点然后上厕所”这句话没错,但不能是歌词。况且还有一个堂堂北大校长对网络文化的低俗阿附,什么“如此给力”之类。

  学社,网上其简介是:中乐学社,简称中乐学社,2010年6月由笛箫学社正式更名。曾获得北京大学“最具创意社团活动”“优秀社团”“十佳社团”等荣誉称号,周其凤校长专为学社提名。学社民族管弦乐团均由北大学生构成,涵盖吹管、拉弦、弹拨、打击等乐种。秉持开放、进步、创新之北大人文精神,与众多高校、音乐专业学校交流技艺,资源共享,齐心促进中国音乐发展,于校内外举行多场音乐会,获得良好的社会反响。简言之,只是学生的课余练习,达到这么高的水平,已经说明北大学生的素质和广泛涉猎的学风——就算其中有艺术特长生,也无损于此。一个ID评论道:合唱团的学生居然不抵制演唱,还唱的挺投入,从这个角度说,北大学生不是没自尊就是没文化。我给他回复:孩子,你没过16吧?现在教育这么屎,你居然没抵制上学,还考得挺带劲,从这个角度说,你爸妈不但没自尊而且没文化。我很不厚道地提及了他(她)的爸妈,显得有点儿没风度,但这不是风度的问题,确是上一代甚至上两代的低素质造就了现在年轻人的低素质。难道“不堪其辱愤而退学”就是你们理想中的北大学生了?张嘴就妄言北大学生拍马屁的人,先想想你们自己。还有说“北大不再是我失落的梦想”的人,你真的不懂北大。如果校长能够代表北大,那官员就能代表中国。

  某“著名学者”评论道:北大校长,拜托有一点自爱好不好?北大学生,请你有一点自尊行不行?

  我给他回复:搞科研的人当校长确实让北大人文缺失,但学生们怎么就没自尊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粪青,真丢人。

  北大的学生社团活动非常丰富且水平甚高,这也是北大学生的幸福之处。《化学》这首歌虽然词不足取,曲也一般,但演奏和演唱水平均佳。(就算再难听的曲子,也能听出表演者的功力,这事儿要再提出不同意见,那干脆不配看我这篇小文儿。)表演这首神曲的北大中乐学社,网上其简介是:中乐学社,简称中乐学社,2010年6月由笛箫学社正式更名。曾获得北京大学“最具创意社团活动”“优秀社团”“十佳社团”等荣誉称号,周其凤校长专为学社提名。学社民族管弦乐团均由北大学生构成,涵盖吹管、拉弦、弹拨、打击等乐种。秉持开放、进步、创新之北大人文精神,与众多高校、音乐专业学校交流技艺,资源共享,齐心促进中国音乐发展,于校内外举行多场音乐会,获得良好的社会反响。

  简言之,只是学生的课余练习,达到这么高的水平,已经说明北大学生的素质和广泛涉猎的学风——就算其中有艺术特长生,也无损于此。

  一个ID评论道:合唱团的学生居然不抵制演唱,还唱的挺投入,从这个角度说,北大学生不是没自尊就是没文化。

  学社,网上其简介是:中乐学社,简称中乐学社,2010年6月由笛箫学社正式更名。曾获得北京大学“最具创意社团活动”“优秀社团”“十佳社团”等荣誉称号,周其凤校长专为学社提名。学社民族管弦乐团均由北大学生构成,涵盖吹管、拉弦、弹拨、打击等乐种。秉持开放、进步、创新之北大人文精神,与众多高校、音乐专业学校交流技艺,资源共享,齐心促进中国音乐发展,于校内外举行多场音乐会,获得良好的社会反响。简言之,只是学生的课余练习,达到这么高的水平,已经说明北大学生的素质和广泛涉猎的学风——就算其中有艺术特长生,也无损于此。一个ID评论道:合唱团的学生居然不抵制演唱,还唱的挺投入,从这个角度说,北大学生不是没自尊就是没文化。我给他回复:孩子,你没过16吧?现在教育这么屎,你居然没抵制上学,还考得挺带劲,从这个角度说,你爸妈不但没自尊而且没文化。我很不厚道地提及了他(她)的爸妈,显得有点儿没风度,但这不是风度的问题,确是上一代甚至上两代的低素质造就了现在年轻人的低素质。难道“不堪其辱愤而退学”就是你们理想中的北大学生了?张嘴就妄言北大学生拍马屁的人,先想想你们自己。还有说“北大不再是我失落的梦想”的人,你真的不懂北大。如果校长能够代表北大,那官员就能代表中国。

  我给他回复:孩子,你没过16吧?现在教育这么屎,你居然没抵制上学,还考得挺带劲,从这个角度说,你爸妈不但没自尊而且没文化。

  人,也多为文科巨匠,所以,北大校长理所当然地应该也是文科巨匠,最起码,不应只能写出“化学是你化学是我”这种水平的歌词。近几任北大的校长,都是理工科出身,也都在本学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们的人文素养如何,我们并不清楚。我在校时的陈佳洱院士和许志宏院士给人的感觉都是谦谦君子,想必不差。但小子大胆品评一句,他们中文、历史的修为,恐怕远不及当年的钱学森、李四光诸前辈。我上中学时,高二分到文科班,物理卷子上有一道题目,叙述了某酸的定义,问是哪种酸。老师叫起三个人,分别答曰:盐酸、硝酸、硫酸。老师无奈地说:“以后咱们文科班的同学都成科盲啦。”我们在下边不服气地嘀咕:“理科班的早成文盲了。”似乎是个笑话,但从几十年前文理分科时的教育就是这样,还能对知识份子尤其是高级知识份子的通识有什么希望?一篇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的新闻《乐以学,学以成——观北京大学中乐学社献演2011国际化学年专庆音乐会》中写道:“……第三个节目是晚会的一个高潮。演出的是专庆音乐会主题歌《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歌词是北大校长周其凤为节庆创作的应征作品,作曲北大中乐学社驻团作曲家方岽清,是80后新锐作曲家、亚洲爱乐乐团常任作曲家,此次应邀为周其凤校长创写的歌词谱曲。虽说是被学生‘逼’出来的‘抛砖引玉’之作,周其凤表示有更大的‘野心’: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并因此喜欢上化学;还希望这首歌能走进化学课本,传唱下去。周其凤的‘私心’引发一阵又一阵掌声和笑声。” 虽然起因如此简单,立意如此良好,但这首歌还没走进化学课本,先变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问我:这歌词到底差在哪里?我给他回复:不是大白话就能当歌词的,歌就是诗,“我今天早上起床然后吃早点然后上厕所”这句话没错,但不能是歌词。况且还有一个堂堂北大校长对网络文化的低俗阿附,什么“如此给力”之类。某“著名学者”评论道:北大校长,拜托有一点自爱好不好?北大学生,请你有一点自尊行不行?我给他回复:搞科研的人当校长确实让北大人文缺失,但学生们怎么就没自尊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粪青,真丢人。北大的学生社团活动非常丰富且水平甚高,这也是北大学生的幸福之处。《化学》这首歌虽然词不足取,曲也一般,但演奏和演唱水平均佳。(就算再难听的曲子,也能听出表演者的功力,这事儿要再提出不同意见,那干脆不配看我这篇小文儿。)表演这首神曲的北大中乐

  我很不厚道地提及了他(她)的爸妈,显得有点儿没风度,但这不是风度的问题,确是上一代甚至上两代的低素质造就了现在年轻人的低素质。难道“不堪其辱愤而退学”就是你们理想中的北大学生了?张嘴就妄言北大学生拍马屁的人,先想想你们自己。还有说“北大不再是我失落的梦想”的人,你真的不懂北大。

  如果校长能够代表北大,那官员就能代表中国。


TAG:

引用 删除 zhchyin   /   2012-02-17 15:05:25
核磁共振图谱解析的好资料,怎么下载不了?还有嘛?发我一份好吗?谢谢。908764828@qq.com
Fuluoyi887 引用 删除 Fuluoyi887   /   2012-02-04 13:17:06
1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