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学位论文究竟什么时候写比较合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5 11:26:49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一位博友写了篇文章,提到现在有的老师已经叫进校不到一年的研究生确定学位论文选题了。这实在有点早了。不禁使我联想到学生的早恋问题。正常的一个人,恋爱、结婚、成家、立业,本来是有规可寻的。可是,现在的一些老师眼里全是可以量化的成果,太急于求成了。硕士研究生与博士研究生两个阶段对于论文的要求应该有明显的不同。对于硕士研究生,我觉得还是重在课程学习为好。中国的硕士研究生一般都是三年或两年半。在国外,特别是英国,一年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了。但是,实事求是地讲,人家的博士学位含金量比我们高。这与国家水平、学校水平、导师水平与培养条件有很大关系。正像中国足球不行首先是因为教练不行一样,中国教练应该反省自己的培养水平。学术研究与论文写作应该是一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事情。

  学术研究与青年恋爱婚姻一样,太早与太晚都不是一件好事。个人觉得,硕士研究生二年级下学期考虑比较好,博士研究生二年级上学期考虑为好。硕士的重心在于课程学习,需要多多积累。特别是中国特色,使得我们的公共英语、公共政治理论课等占用了大量的时间。此外,党课、活动等也一样占用时间。甚至让研究生无奈,因为不听话的研究生可能要在就业、公务员考试方面遭遇“潜规则”,大学里面总有一些不怀善意的坏东西客观存在着,例证不胜枚举。

  合格的博士论文是获得博士学位论文的重要条件和必要保证。太早,知识储备不足,可能容易力不从心。太晚,影响毕业和就业,也得不偿失。建议还是把研究生培养计划弄明白,大处着眼,小处着手,胸有成竹,心中有数。一切从个人实际和学校实际出发,有的放矢为好。毕竟,有什么水平的老师、学校,就有什么样的学术研究水平和论文写作水平。不然,也不会有误人子弟之说。另一方面,受益的学生则直接称他们的老师为恩师。老师要有自知之明,学生心中自然有杆秤。过于亲密的师生关系与僵化的师生关系早就被新闻媒体捕风捉影了。

  学术研究不神秘,师生关系不神秘,我们需要返璞归真。事实上,学术委员会应该理直气壮地将学术的事务管理起来。教学与科研只能遵寻而不应违背教学和科研规律。个人一直认为,学位论文不应该与研究生毕业挂钩。发表是学术期刊的事情,它承担着学术文化的传承价值,具有相对独立性。学习与科研则是学生可以自己决定的事情。怎么能够将学生不能控制、主宰的事情要求学生去做呢?换句话,学生的论文有没有到达毕业与获得学位的要求,正是专家学者应该鉴定的工作。难道专家只是划圈和盖章的吗?难道只是换身服装出席仪式与典礼的吗?

  大学理应老老实实培养学生,而不应该怀着其他目的绑架学生。凡是学生跳楼的学校,背后都有管理与制度的问题。大学,回到你的本来面目。老师,多花点功夫培养教育学生;学生,好好珍惜宝贵大学时光;管理者们,特别是研究生教育的管理者们,别把自己当成什么所谓干部,别自我感觉太好,不过是服务导师、服务研究生的钟点工而已。少数人本来就是学者,身兼多职固然有奉献学界的正面意义,但也不排斥参与分享红利的实际效果。正像食堂旁边总会客观上饲养老鼠、流浪猫一样,研究生教育也会饲养着一些老鼠、流浪猫!吃饱的公猫温文儒雅、憨态可掬,俨然文学专家,没有吃饱的母猫发作起来便活脱脱一个癔病患者。累死的累死,闲死的闲死,无聊的无聊死,荒唐的荒唐死,此即当代大学写生画。没有老师与学生,所谓的管理者值几个钱?一文不值!大学,需要清醒认识自己,千万别太聪明了!

  学术“早恋”,或一见钟情,或青梅竹马,一旦坠入爱河,由于社会支持因素、心理成熟因素、家庭文化因素等原因,未必白头偕老,甚至会咽下苦果。反之,学术的“大女”,一旦错过选择的黄金期,容易变成“剩女”。学人成“家”正如姑娘嫁人,平时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关键时刻才能相濡以沫。当然,也有一些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随遇而安,一样过得逍遥自在。有些人抱着死后那管它洪水滔天的态度,照样通过抄袭剽窃活得滋润着呢,几乎每所大学都有这样的人。出事前的铁道部长不比谁都风光,更遑论落马后的前北京、上海市委书记。这一切都印证着一句老话:得势的狸猫猛如虎,背时的凤凰不如鸡啊。

  学术同样需要“优生优育”,需要科学合理安排。寻找“最佳”生产年龄,医学需要,学术同样需要。让他们自然结识,让他们培养感情,让他们两厢情愿,让他们情投意合,让他们“沙暖睡鸳鸯”。还是自然分娩为好,还是母乳喂养为好。在中国,生孩子,只生一个好,学术成果只生一个肯定不好。最风光的学者大都“妻妾成群”,在现有体制下,发表就是成果,刊物就是品牌。现在的学术成果已经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管理科学化没有错,需要可操作性也没有什么错,错就错在将复杂的可操作性理解为简单的量化。管理问题的可操作性,应该理解为复杂的变量关系正确处理,而非千人一面的单一公式。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与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一样,都是打着科学的旗号明目张胆反科学,这是郑人买履的现代版本。真理逾越半步便成为谬误。说千道万,都是量化惹得祸!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