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留学生活的小事来看如何建立完善的科研管理体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19 16:22:32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从留学生活的小事来看如何建立完善的科研管理体系

  看到饶毅,施一公,王鸿飞等有关国内科研管理的深刻讨论,作为刚回国两个月的研究人员,我觉得有些感触。

  近来我们国家在引进人才上面花了很大力气,比如“千人”计划,“百人”计划等等,都是从国外引进高层次的领军人才,期望国内的科研能够有质的变化。在基金管理体制上面,也是学习了不少国外的做法,事先编预算还有专家论证,买东西要投标,中期有考核,后面有结题,还有很多大项目等等,跟美国的至少形式上很接近,都是挺折腾人得。

  但是,如果多数人还没有准备好,那么移过来的一些游戏规则和领军人物,可能水土不服,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这里我想举一个简单的我留学生活中的例子。

  我读博士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大概是2001-2004)负责逻格斯大学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的邮件列表服务,算是当时大家交流的一个最有效的平台。由于经常有人在上面买卖东西,有时候还有一些政治上的争论或者人身攻击等等,以致很多时候一些重要的通知都给淹没在一般的邮件里面。同时很多同学因为不想看到这么多不感兴趣的邮件,退出了这个邮件列表,影响了使用这个邮件列表作为大家即时沟通重要信息的目的。我和几个学生会的同学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改变,所有送到这个邮件列表的邮件由我们先分类,如果是买卖东西的,合成一个邮件,每天只发一次,后来是要求发到论坛上由程序自动每天生成一封邮件。如果是争论的人身攻击的就建议到论坛上去而不要发给大家。这样一些重要活动的通知等等就不会被淹没了。就是这样一个明显对大多数人有益的改动,却有很多人不满,他们希望自己的帖子很快让最大多数人看到,而不在意这会影响到他人。最后闹得挺不愉快,不过也算是大家练习了一下民主地争论,也促使学生会认真规范一些章程(bylaw),算是一种很有益的学习经历吧。看看后来一个学生在争论时怎么拿我做反例的:

  … Previously, one moderator (Wei Jian) forced all the members post ads in the forum, and many people opposed that (actually, I personally support Wei Jian), the former president Ms. Zhuang finally apologized to the subscribers. …

  … Let me remind you regarding the ads issue. Actually, the discussion about ads was through the email list, at that time, almost all the protests and comments and explaination were through the email list, but not the forum, although many people didn't care it at all. The moderator at that time couldn't force everybody accept his suggestion, and raised many discontent because he didn't investigate. …

  举这么个例子,是想说明,作为管理者而言,就算是出发点是好的,大家的想法很可能跟你不一样。一些从国外移植过来一些科学管理的方法,一些同行评议交流的模式,如果大家普遍还不够了解,那么就需要多培训和解释,多听大家意见,尽量缓解矛盾,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不然,大家被管理的,会觉得没有发言的机会,自己的意见不被重视,产生敌对情绪。其实人都是社会性的动物,没有得到别人的承认,没有发言权,就觉的自己是P民,这样其实不利于大家的身心健康。毕竟我们不能够总是靠简单的拿来主义从国外引进人才,而需要靠自己不断发展完善,这就需要有一个好的反馈机制。

  周立波脱口秀里面好像说过,现在的年青人是被社会玩,意思应该就是感受不到社会对他们的承认和重视,没有自豪感或者说当家作主的感觉。其实允许年青人有更多反馈的权利,应该有利于增强对社会的认同感,以及对社会的责任感,而不只是为了成为大款或者在北京拥有一套房子而奋斗。在美国看电视,新闻都是在说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这可以算是一个积极的反馈机制,有助于防止小事变成大事,而且很多年青人也会投身其中去解决问题。国内的新闻就经常是说我们成功的做了什么,就是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来报到,这样其实对决策人员来说并不好,因为看不到问题所在;对年青人来说,觉得什么问题都有领导来指挥,自己只是一看客。

  当然,说是这么说,反馈做起来肯定不容易,大家思想都有定势了。上次我在北大五四游泳馆,跟门口卖票的女孩说,能不能要求在更衣室装一个甩干机,这样可以把泳衣弄干(国外好像都有),不用湿的就放包里,结果那个女孩认为我是在拿她开玩笑,只好不了了之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