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生物基本实验技术、细胞生物学、微生物、植物学、遗传学等相关实验操作、仪器使用、试剂、注意事项等等。请大家多多指点,记得给我评论哦!

生命伦理学家邱仁宗:人与动物的区别不那么截然分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04 14:43:30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近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了该国科学在过去3年间,在一些实验室里制造出150多例人类和动物的杂交胚胎。至此,是否会出现人兽杂交怪物的讨论又出现在一些媒体上。据悉,虽然人与动物混合胚胎遭到了很多英国人的反对,但在英国,这种实验有法可依。

  8月2日,本报记者就该话题电话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生命伦理学家邱仁宗。

  “兽”是过时的概念

  邱仁宗首先纠正了媒体在报道中使用的“人兽胚胎”提法:“兽”是过时的概念,更准确的提法应该是“人与非人混合胚胎”或“人与动物混合胚胎”。

  另外,2003年8月中国《细胞研究》发表了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教授盛慧珍等人撰写的一篇论文,报告他们成功地将人类皮肤细胞核转移入新西兰兔子的去核卵内,创造了400个人/动物胚胎,即杂合体胚胎,其中100个存活若干天。而这次英国媒体报道该国科学家在3年仅制造出150例杂交胚胎,邱仁宗认为,这本身就是“小题大做”,有炒作的意味。

  在谈到是否应该允许或禁止杂合体和嵌合体研究之前,邱仁宗首先明确了杂合体和嵌合体的概念。

  杂合体是由不同物种的配子结合成的机体,其每一个细胞核内都有两个物种的遗传物质。在农业上很早就实现了物种的跨越。而骡子是驴与马的杂合体,是公驴的精子和母马的卵子相结合的产物。

  如果将人的配子与动物(这里所说的“动物”指与人相对的“非人动物”)的配子交配产生的胚胎或机体,就是人—动物杂合体,这种杂合体的每一个细胞的核内都有人和动物两个物种的遗传物质,所以又称真正的杂合体。

  邱仁宗介绍说,盛慧珍所做的工作是将人的体细胞核转移到去核的动物卵内形成的胚胎,这种胚胎也是每个细胞含有两个物种的遗传物质,但其细胞核内是一个物种的遗传物质,而在细胞质的线粒体内是另一个物种的遗传物质,在盛教授所创造的杂合体胚胎内,细胞核的遗传物质是人的,而细胞质线粒体内的遗传物质是兔子的。这种杂合体称为细胞质杂合体。也有可能将动物的体细胞核转移到人的去核卵内形成另一种细胞质杂合体,目前未见有人做报道。

  嵌合体是由两个同种的受精卵发育而来的细胞或两个不同物种的细胞组成的机体,也就是说,在嵌合体内,有两类细胞或组织,一类细胞和组织来自某一受精卵或某一物种,另一类细胞和组织则来自另一个受精卵或另一物种。在人和动物中可产生自然的嵌合体。在早期胚胎阶段,两个受精卵有可能融合,融合后的胚胎是由两个受精卵的遗传物质组成,即由两个卵和两个精子的染色体组成。生出的嵌合体可能肝有一组染色体,肾有另一组染色体,可有两群红细胞,来源于不同的受精卵,形成“马赛克”机体。这两个融合的受精卵往往是异性,既有卵巢又有精囊,形成真性雌雄同体性。

  邱仁宗指出,近几年来,研究中创造的嵌合体多有报道:1984年,美国科学家用一个山羊和一个绵羊胚胎结合在一起产生嵌合体。200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创造了具有人类神经元的小鼠。人类神经元在这只小鼠脑中占1%。2007年,美国内华达大学创造了一只有15%人细胞的绵羊。

  依据嵌合体概念,移植了猪心瓣膜的人也应该是嵌合体,这是治疗的产物。如果将来异种移植获得成功,例如器官衰竭的病人移植了一个猪的器官,移植后病人也应该是嵌合体。

  失去法律约束的科研是非常危险的

  在谈到科学研究到底有没有底线的问题时,邱仁宗认为,目前,在科学研究中不能完全依靠科学家的自律,现在的科研常常注入经济利益,在利益的驱动下,科学研究会出现不端行为。尤其在这方面的研究,我国还没有制定相应的法律,失去法律约束的科研是非常危险的。

  评判杂合体和嵌合体研究应该允许还是应该禁止,邱仁宗指出,其研究行动的伦理框架应该是生命伦理学的基本原则,即不伤害、有益,尊重,公正的基本原则。不伤害、有益原则要求我们有义务避免、减少对他人的伤害,使这种伤害最小化,并有义务使他人受益,使受益最大化。公正原则要求我们公平对待人,防止、反对各种歧视。

  因此,尊严问题可能出现在人类细胞占大多数,因而有可能是“人化”、具有“人性”的嵌合体机体,如果将有关杂合体的研究限于胚胎阶段,则不存在尊严问题。另外,如果我们从另一方向来看,“人化”的或具有人性的嵌合体可能不是对人的贬低,而是对动物的提升;它们可提醒我们,人与动物的区别不是那么截然分明的;也可帮助我们理解动物的生活和精神。

  谈到公众如何看待新技术新成果的出现,邱仁宗向记者介绍了他曾经参加过的英国科学促进会年会。在英国,每年一度的年会就像盛大节日,政府部门的官员以及科学家与公众展开互动,向民众作科普,因此,新技术在英国民众当中深入人心。谈到我国,邱仁宗建议政府部门要多与公众交流讨论,让大家了解科学新进展。当千奇百怪、纷繁复杂的新事物、新技术出现时,不要引起百姓恐慌。政府有责任以规范的形式将科学普及到大众层面,在这方面,科协尤其应该发挥宣传大众的作用,摒弃形式主义的会议,少些官腔、少些形式。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