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污染门”是一台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15 09:43:37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近日,媒体曝光了全国最大的金矿企业、已在香港上市的紫金矿业旗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本月3日发生渗漏,造成汀江流域局部污染。其间泄漏污水9100立方米,仅流域附近鱼类死亡就达到378万斤。(新华社7月12日)

位于汀江河下游的棉花滩库区边散落着因水质污染致死的河鱼。

肇事厂一处污水处理点外挂着警示牌。

  在各类污染事件频发的今天,紫金矿业此次导致的危害其实并非最为严重的,但它是一台难得的“大戏”,其中粉墨登场的那些角色,个中脸谱耐人寻味。

  先来看看当地政府。据官方消息称,3日渗漏事故被发现后,政府及时介入并进行了有效管控。4日下午2点半渗漏被控制,新的污水渗漏停止。而几天后的8日,汀江流域监测信息表明受影响水域的水质据说已经达到国家三类地表水的标准。如果上述信息属实,当地政府的处置即使不说是高效有力,也算是及时有效,然而这份成绩却极为反常地在事发九天后的12日才向社会大众以及媒体公布,难免让人疑窦丛生。当然,强调一下,根据2009年制定的《福建省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何时公布以至于是否公布环境事件,那都是政府的权力,旁人无缘置喙。不过正是在这九天当中,似乎与政府相关的一切问题都已被彻底摆平,譬如渗漏问题、水质监测问题、污染治理问题等等。至于泄漏的废水,官方鉴定称之为含铜的酸性废水,不含剧毒物质,同时却“粗心”地忘记了公布那些难以降解的重金属铜是否还留存在汀江流域的河水中,而河水里又是否含有其他的非“剧毒”?

  接下来看一看企业。就像我们不能指望福建当地政府在事件发生一周后就宣布为“国家灾难”,也不能指望紫金矿业的董事长会像美国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的BP掌门人海沃德那样,一面在美国国会被骂得狗血淋头,一面还得向受害民众赔礼赔钱,最后还得大出血设立一个巨额的、包括公共生态环境与私人生活在内的赔偿基金。可以说紫金矿业的管理层简直“幸福”得令人发指——不但用“会引起恐慌”这种理由来为其早有前科的隐瞒重大信息问题诡辩,而且事发至今也没有看到该公司任何一个高层站出来对当地居民说声抱歉。至于公司所承诺的金钱赔偿,目前看来似乎也很难在一个透明公开的程序下进行,更不用说对公共环境的赔偿了。

  再来看一看媒体的表现。从新华社披露此事开始,几天来似乎不少报道此事的媒体都把它看作是一个上市公司欺骗股东,未能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新闻,好像事件只影响了投资者的知情权,而与沿江百姓的起居饮食,渔民们的生计无甚关系!

  还有一个我们绝对不能忘掉的角色,就是那些最直接的受害公众,那些受污染流域的客家居民和以打鱼为生的渔民们。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美国沿海的居民们或抗议或提起集体诉讼,为自己的生活生产权利争取赔偿讨要说法。这些景象在汀江污染事件中却变得不可想象。

  这就是紫金“污染门”的意义:也许,上述一张张脸谱背后的因素,才是比矿厂渗漏流毒更深、危害更巨的污染。


TAG: 紫金矿业 污染门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6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7
  • 日志数: 8
  • 文件数: 2
  • 建立时间: 2009-10-16
  • 更新时间: 2010-08-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