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看世界制药50强企业有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26 15:24:33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世界第一制药企业辉瑞一个产品:阿伐他汀的销售收入就相当于中国所有企业销售收入的总和了;与我们隔海相望的小日本,与我们有着生死仇恨的小日本在世界50强企业占有11个席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我不由想起一位老总的一句话(原文忘了)大概是这样的:中国生产全世界都需要的衣服鞋子,可是没有利润!是的,“中国制造”这样的字眼也许遍布了全世界,但这并不代表中国生产的产品怎么好,反而是一个劣质产品的代名词。是的,科技,中国落后了。现在我们生产的都是低附加值的产品,都是由廉价劳动力制造出来的,成本低(因中国人多),但利润更惨!

  我们不说美国,只说说那小日本吧,同样是一个在二战打的稀难的国家,为什么几十年的时间就崛起了呢?他们聪明吗?可为什么世界所有的人都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呢?是的,团结,民族力与凝聚力!

  我想我并不是抱怨国民素质如何低下,但眼前,国人真的只在乎眼前利益,为了一点点的利益,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人格甚至国格,我敢说,如果在发生象二战这样的事情,中国的汉奸同样会层出不穷!

  中国习惯了做假,比如GMP,所有的人都知道在中国GMP是假的,现在我也一样的在企业做着假,可心很痛,可我真的要生存、生活,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是有限的。可是为什么国家还要让这样的假继续下去了?并且愈来愈烈呢?

  同样的,中国新药申报注册,其实现在大部分企业申报的都是一些低附加值的仿制品,毫无科技含量的产品的恶性竞争,导致价格竞争,于是企业濒临破产。并且在申报注册的那些处方,制造方法大部分都是假的,在大生产中根本无法出产出产品,在实际大生产中,生产工艺与申报资料上的生产工艺完全是二码事,可生产批文同样能拿到。我不由的想起了,美国1992年通过的一部法《通用名药品强制法》,就是因为一家通用名药品公司的经理贿赂FDA的新药审评人员,向 FDA递交的资料不是对自己产品的检测结果,而是对商标名药品的检测结果。结果涉案人员最终被清除出制药业,禁止在此行业工作。中国也有同样的法律,可是我到现在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如此严格的处罚(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反正我现在是没有听说过),尽管我们都在做着假。

  也许你们会说我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但是我同样为这个国家不停的流泪!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世界制药五十强里有中国的一席,那我将多么的骄傲,因为我也是制药人呀!但我选择了制药,我就不后悔,永不回头。(呜咽的大笑,)

  如果制药行业能有多一些这样的感慨,中国的制药工业或许会快些进入世界前列。 其实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如果你看医药产品在世界版图上的分配就会注意到,不到3亿人口的美国的药品年销售额达到1千九百亿美元,占整个世界药品销售额的50%; 在欧盟销售达到八百八十亿美元,占世界药品销售额的23%;日本占14%,而亚洲其他国家加上澳洲和非洲才占8%。可以想象在中国的药品销售额只占世界市场很小一部分。虽然中国的医药消费在快速增长,但总量仍然很小。如果中国的制药行业无法在世界范围销售其产品就很难成为制药领域的强手。 现在普药在国内占据了90%的销售额, 显然这些产品无法占据国际市场。

  另外说到对短期利益的追求,其实各个公司都是一样的。国外制药公司要对股东们负责,目的就是利益最大化,如果他们能够追求到短期利益,他们肯定不会放弃的。问题在于剧烈的竞争和严格的产品控制使得他们不得不把对长线品种的研发作为追求利益的有效手段。很多年前,医药行业在医生,药剂师和其他科学家的领导下时,病人的利益还是处于高尚的位置,如今的医药行业是在律师,会计师。

  另外我想利益目标的长短和公司的规模由很大的关系,中国的医药公司和国外的相比规模较小,很难在现阶段去追求国外公司那样的长期利益目标。大概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所谓打造制药行业的航空母舰就想能够有一些在世界范围竞争的医药集团公司,去年华源的大规模兼并是不是就是打基础?这只是我的推测。(creativepharm,)

  眼前利益当然是有的,没有眼前的利益,公司是无法生存的,但公司在眼前生存的条件下,能不能想到明天,或者明天的明天呢。企业者在创办企业的时候是不是想到,要让自己的企业存在至少一百年呢?我看到金利来创史人的一句话:我要努力让我的企业存在至少一百一十年!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他已经是深度的尿毒症患者了,他仍在努力。他的品牌怎么来的?金利来打进香港的第三年就将所有的国外领带行业扫地出门,金利来统占了香港市场!再说说海尔,张瑞敏的创业的故事大家都已经知道:拿起铁锤砸劣质冰箱!

  可是我们制药企业不知道有多少劣质药,真的!我以前是在国企,感觉不到。因为国企尽管每年亏损,但处方仍是法定处方投药。后来我到了一家私企,我是学中药的,但我的心寒了,真的,我当时就下预言:中药永远也不可能走出国门!投药只投要检验的那些成分,有的处方本来有十多味药,但检验的可能只有四五种药,那生产的时候就只投这几种药,好点的时候,处方中再加些药渣。

  当然,造成这种状况,我国科技落后是一重要原因,因为不能控制,不能以一种检验的方法来控制企业必须所有的药都必须按处方投!因此科技水平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所有领域都是。但现在中国制药企业,新药不多,主要是科研投入过少造成的,国外企业科研投入占当年的销售收入的20%以上,而中国能占到2%的企业已经很少了!!中国制药界生产的药大部分是仿制品,有几个新药大部分也是国外的,我们拿来改一下呀,没有知识自主权。就如我们公司的化学药二类新药,就是一个博士,到国外看到了篇文献,抄回来,研制而成的。

  而中国打造制药航母,华源兼并的确,但我想起了哈药集团,这么大的一个知名企业,在03年还是那一年,报道一下子缩水5个亿,也就是5个亿的国有资产流失了。所以造成这一原因的关键,国民的思想占一重要位置。(呜咽的大笑,)

  最近的一篇报道说,因为VIOXX事件,merck因此需要支付的诉讼和赔偿费预计将达到150亿到380亿美元之间, 我想这个数字大概远远超过了这个药的研发费用。因为一个药品的副作用而支付相当于上千亿人民币的财富,对一个公司意味着什么?如果说几百亿美元对MERCK这种规模的公司还可以忍受,其股票价格从46美元跌到28美元,你说其资产缩水了多少?这还只是表面上的经济损失,这次Merck落选‘受人尊敬的公司’的称号,意味着大众对其失去信赖,一个医药公司如果失去公众的信赖,那损失将会是不可估量的。

  我想对国内医药行业来说,建立公众信赖应该是未来发展的基石。用劣质药品谋求眼前利益,只能在法律和监督机制不健全的的时期残延一时,但问题在于处于目前的社会转型时期,快速暴富心理弥漫在空气中,每个人都想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原始积累,资本的原始积累在任何时候都是血淋淋的,必将充满强权,欺诈和不公。如何平安度过这一时期,对公众,社会和政府都是一个考验。

  话题扯远了,回到制药行业上来。我们知道印度准备今年开始承认药用化合物专利,这比我们中国要晚了好多年,但为什么印度这几年在医药领域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研发体系,一些私有制药公司开始向发达国家的制药公司一样建立了研发管线;而中国真正进行一类药研发的公司少之又少? 印度的API出口占世界 API出口的很大比例,这样不仅为其锻炼了过渡到NCE研发所需的人才,而且使其完成了FDA和欧盟体系的认证。我们当时嘲笑印度是为人做嫁,现在看他们还是有一定的眼光的。近两年开始,一些大型制药公司开始在印度建立研发中心或者将项目外包到印度,又近一步起到了人才富集作用。如果中国的制药行业还不能尽快找到自己的特点,摒弃那些蝇头小利,做出长远的规划,很快将会被印度的医药公司抛在后面。

  前两天在这个版转贴了一篇2005年医药行业投资分析的文章,那上面说因为化学药品生产的利润率远低于中药和生物药品,甚至还不如饮片行业,提请人们投资更加关注中药和生物制药板块。但试想中药和生物药品在世界范围很难成为医药的主流,起码在可预见的未来是这样。

  另外还有一点我分析,美国日本在世界医药销售市场所占的高比例可能不仅仅是人均GDP高,和医药消费的支付体系有很大关系。由于保险公司支付医药费,研发的高成本实际上通过消费者转嫁到保险公司头上。而欧盟大多数国家是国民保险医疗,纳税人分享医药帐单,政府为了不提税,只好想办法降低医药消费,比如多用通用名药物等。 谁能为我们中国的百姓付医药费呢?(creativepharm,)

  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以及儒家思想!但儒家文化一至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即使是在今天!当我们看到:即便我们的首相不去参拜靖国神社,韩国人也不会买我们的东西;就是我们首相天天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还是会买我们的东西。(大意是这样的,抱歉记不太清楚)。这也是因为我们几千年的文化造成的吗?

  现在广岛仍然保持着当年的废墟并且详细的雕刻着那场战争的死者的名字,精确到个位;中国南京,我们已经找不到当年的任何点滴了,并且那场大屠杀中死了那么多人,但记录有名字的只有区区2000个名字!这一切都能用几千年的文化底蕴与儒家思想来解释吗?

  这就和信仰一样。大家都信这套“做假的东西的时候”,你这个较真的人就会格格不入。我们的民族真的这么悲哀了,竟然都信做假的东西了!!那我只能说:我们的民族真的是一个悲哀的民族。在我们大力提倡兴国的今天,我们在信着“假东西”!假东西可以兴国?可以让我们中华民族强大?

  我们是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更注重眼前利益,但他们的制药企业为何会有那么多的投入呢?也许他们更知道发展的、创新的东西才会是最长久的东西!(呜咽的大笑,)

  我把上述原因归为文化底蕴实际上是想说明在这样的文化环境的熏陶下,国人想法和做法无不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你若是仔细研究一下历史你也许会和我有同感也许得出相反的结论。我也只是表明一下我个人的感受而已。而上面所说的那些不同完全几千年的文化底蕴与儒家思想来解释,一点都不困难。而我也就不想展开来讨论。

  问题是这样:一个企业的兴衰在目前的社会的大环境下实在有很多因素。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我们国内企业的最高领导层的对人对事对企业发展的态度,在我们所处的小环境中需要按命令行事,所谓上行下效。可想带头人人的在企业中所起的作用是何等的强大。这和国外还有些不同。这里我也不想展开说多少不同。对制药行业来说也是如此,关键在于是人们用什么心态去为人处事。

  中国的强大不在与我们发发牢骚拍拍砖一泻愤青之激昂,而在于国民意识的觉醒,和国民素质的提高。到中山陵孙中山纪念堂去看看,理解一下孙先生的胸怀和思想。品位一下三民主义的内涵。到三味书屋中看看,领略一下鲁迅先生的卓越的见识和深邃的目光。你会发现原来前人早就看透了这个社会的运行的本质。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运行,依然是那样蜿蜒曲折,做为沧海一粟的我们又能怎样呢?干干净净做人,实实在在做药。从我们自身做起吧。(哈药,)

  印度软件和制药有美国扶持,美有扶印抑中之嫌,印度化学比中国略好一点,印度基本上是仿制,也没有一个原创的NME,美在知识产权上对中国紧咬不放,对印度起码放了几马。高端产品都在美欧日手里。 (qianminsharp,)

  印度的发展对我国的确有很大的影响.但印度人难道不知道要自立自强吗?美国人也不是傻子,印度洋的控制对美国一直是心病。即使美国有意扶印抑中,他们之间也注定是在相互利用,"没有永恒的敌人和朋友" 印度本身在电脑软件的研发和销售方面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的强国。印度的仿制药已直接威胁到老美的制药行业,在对抗美国的专利药方面也很有一套,印度已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新药研发以应对2005专利法实施带来的冲击。海外收购也使印度拥有了足够的财力和实力与跨国制药公司抗衡。美国佬不会那么笨去培养一个对手来危胁自己的IT产业和医药产业。况且一两个产业的强大根本不足以提高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我们被美国压制是我们难以估计的强大的综合潜力在威胁他们。

  有篇帖子说得好,帮助你成长的是你的敌人,有了像印度这样的潜在对手是好事,可以让我们的国人看清形势,有危机感,就像在你的家门口蹲着一只别人家的狗,你没有办法不注意他的动作,直到有机会把他干掉。

  目前的社会转型时期,快速暴富心理弥漫在空气中,每个人都想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原始积累,资本的原始积累在任何时候都是血淋淋的,必将充满强权,欺诈和不公。如何平安度过这一时期,我认为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自己!一味地怨天忧人是没用的,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起做出一点点改变呢?也许在我们这一代甚至下一代成效都不太明显,但一味地患得患失是不是有点太狭隘呢?(jude,)

  中国要出世界50强药厂还需要很多年, 也许光凭并购和商业销售,出一两个大企业也许会更快一些,但这不是长远之计。制药企业做大做强的动力在创新和研发!

  中国要出世界50强药厂,必须从观念上有大的突破,比如要把创新研发放在重要地位,政府必须从免税和投入方面给予政策扶植。按老套路,搞抢仿,低水平重复,价格竞争,只关注短期收益,广告和回扣,不敢在研究开发上加大投资,引进人才和技术,永远做不大做不强,中国汽车工业已吃尽没有技术和品牌的苦头。

  日本的新药研究开发也是从无到有,渐渐提升其自主研发的地位和价值,每年几乎都有新产品开发和与国际大药厂合作,连仿制中国的传统中药,也融入了不少新的技术和改进,加上专利和品牌保护意识,硬是抢去中国药厂的很多国外生意,我们许多同胞对此恨恨不平,这没用,民族主义感慨救不了中国药业的困境。

  再从国际化运作角度看,中国企业和政府叫得多,做得少,(象三九、华源等雷声响、雨点小,业绩平平),许多方面远不及印度,印度药业的国际化已冲击欧美仿制药市场,印度的制剂打入美国市场已有近百个产品,未来将达200-300个,占据10以上的仿制药市场,印度药厂的DMF申报在美国以外是数一数二的,FDA为应对日益频繁的现场考核,已在印度设立办公室,印度凭什么打入国际市场?人才、信息和对国际市场,专利和游戏规则的充分了解和准备。

  当中国药厂还只是满足于在国内挑战外国药厂专利,为使其辉瑞和GSK的专利无效而举杯时(暂且不论,专利无效后的国内药厂内斗),印度药厂已在美国专利法庭挑战美国药厂获胜好几桩,在近百个产品上赚得春风得意。印度的大药厂已在全球60几个国家设点,原料与制剂同时并进,中国的药厂在制剂出口西方国家还需要有零的突破,至今原料出口是有利润和业绩可言,但为此付出的环境生态代价是巨大的,原料药出口的利润远不如中间商,更难与制剂厂攀比。

  印度的创新药也不示弱,两家美国上市公司已申请多项国际专利,并有多项产品进入临床试验,除了DDS等新药外,也有不少是NCE,至今印度药厂转让给国外大药厂的案例已有数起成功案例,转让金额少则几千万美元,高则1-2亿美元,这些成就不是靠叫喊出来,而是靠实干出来,当然在药政管理方面,如 GMP,和新药临床试验方面印度于国际接轨比中国好,印度在进军国际市场方面,更多的依赖和引进印度的海外高层次人才。

  举例上述情况无意抬高印日,打压国内药厂积极性,主要是提醒有关部门和药厂老总们,不要满足现状,不要忘乎所以,更不要看不起印度和其它国家,中国药业在加入WTO之后,正面临严峻考验,不能按老路走了,该是放弃幻想,找出弊病,扎扎实实改变面貌和被动局面的时候了。(mackinley,)

  中国已是制药大国,但绝非制药强国,在中国,如同证劵市场的上市公司,科技教育界界和行业主管部门内的造假和***(corruption)现象丛生, 几乎已到了法不责众, 任之泛滥的地步, 制药界的造假行为和药监局的少数官员的***(FUBAI)行为已危及整个制药行业的声誉和产品质量, 乃至病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这并非骇人听闻!食品行业的违法违规更是触目惊心!

  中国要出世界50强药厂, 除了创新和研发外,还必须从整个医药行业内, SFDA, 药厂和新药开发公司到咨询顾问公司进行全面整顿, 惩治corurption, 杜绝做假。如果我们的制剂药品生产达不到真正国内和国际GMP水平,药品稳定性,生物利用度以及生物等效性不符合药品说明书或药典标准,我们的制剂药品哪有机会可进入国际市场?哪里会有机会树立品牌,哪有机会改变“低价恶性竞争的局面?

  美国的仿制药工业曾经也是相当不规范和***(FUBAI)的, 但在重典治理和积极正面鼓励以及政策倾斜下,美国的仿制药已摆脱过去的耻辱,重新赢得百姓信任,逐渐增大市场份额。如今的仿制药已得到美国FDA的公开促销:Generic, same quality, same standard, but cheaper!

  要从行业内惩治***,杜绝造假,涉及面如此之广,一定会面临巨大阻力和痛苦,花费巨大代价,侵害既得利益者,但长痛不如短痛,不下决心,不化大力气和代价,不严格执法(我们许多法律是形同虚设)中国药业永远是处在第三世界,永远处于被动挨打受挤压。进入世界50 强永远只是个梦。

  美国FDA在惩罚***杜绝造假方面有它非常严厉的套路,除了立法,最关键还是执法,值得借鉴。以下只是其中的几例真实的案例,可以看出国外药品监督管理的严厉之处,药品质量事关人命, 造假和受贿是要坐牢的,难怪有人说:FDA现场考核官,连厂家招待的咖啡都不喝,赠送的钢笔都不拿,怕涉嫌吃拿别人的,被告诫和惩罚。中国有听说过诸多官员和药厂人员被送进监狱吗?上市公司倒是有,但也是抓小放大而已,漏网多多。(jinwsapa,)

  入50强需要改体制,非得以民营、私营为主体的生产、流通、研发等实体不可,清末的洋务运动曾探索国家为主体办实业,事实证明不行,紧随其后的上海地区民族工业很成功,他们以私营为主,苏南的乡镇企模式的式微和以温州民营私营引领的浙江模式活力四射,再次以事实加以证明。

  理思路,确立主流药即以西药为突破口。融入全球,参与全球竞争。重视创新研发,包括人才的引近和培养,一般人才国内不缺,却的是药物设计、药代、新释药技术之人才。提高GMP水平,提高效率,提高管理水平。

  融入全球,参与全球竞争:瑞士乃一撮尔小国,但她的精密仪器享誉全球,如梅特勒的卡氏水份仪、电位滴定仪是全球第一品牌,如果瑞士的仪器仅销国内,根本不能成为全球品牌。全球化要求生产在成本最低的地区,销售在利润最大的地区。全球化使资源在全球范围配置,生产在售全球范围内协调。

  中国(旧中国)是关贸总协定(GATT)的原始缔约国,现升格为WTO,WTO的宗旨是去除关税和非关税壁垒让全世界各国的劳动和产品充分交换,避免浪费,非WTO成员国会的产品贸易和服务贸易会受到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双重制约,非关税壁垒有进口许可证等。中国经过10多年马拉松式的谈判,终于成为WTO 的成员国,日本历经30年才入WTO。加入WTO,成员国要按各自所承诺的时间表减至某一辐度(甚至零关税)。加入WTO为中国产品进入世界提供良好机遇,几年前中国的进出口总额3千亿美元的水,现突破万亿美元,不能不说是加入WTO带来的好处的。

  即便是WTO成员国,在运作具体某类产品出口,并不容易,因为已是WTO成员国,关税必须兑现承诺,还有国民待遇,非岐视原则等。所以在关税上很难设卡(提高关税),但是一国为了维护或平衡相关利益,往往设置如“绿色/技术壁垒”,如欧盟对舟山的对虾要球氯霉素的残留小于10亿份之一,简直是苛求,但对消费者来说,更安全了,消费者是上帝,对上帝要全心呵护。

  我国企业现出口的主要是原料,赚的是辛苦钱,环境受损换取外汇,如果出口制剂,赚头就大了。我在S市某药企时做过几但出口非洲的定单,非洲市场由欧洲人控制着,我们贴牌,贴英国Green大药房,我们做的是100ml盐酸土霉素水(油)注射液,每瓶约赚5-10元钱,每次要货约50-100万瓶,赚大头的是英国佬,英国佬不用生产,靠品牌,每次来还得上希尔顿请他们吃饭,还要翻译一大堆技术资料,不过现在用软件朗道5.0或典译通点击MOUSE即可,现在好软件太多了,不学外语也行。

  我国原料药出口是大国,卡托普利等,单品种每年要超过100吨,这也很了不起,但原料药出口,终究不如制剂出口赚钱多,一个是半成品,另一个是制成品。据说制剂不能出口,主要源于不合美国的cGMP,这方面我知之不多。

  研发的差距:在研发人力资源的差距,美制药企业研发人员占20%,据《中国医药政策发展研究》一书中提到,中国大型企业研发人员占0.2%,中型企业占2%,小型企业少到可忽略。在研发投入方面更不用比,美制药企业投入研发占其销售的15-20%。

  标准的差距:中国的GMP水准、新药评价水准较发达国家落后一大截,这反而制约企业走出国门。

  我在1985年观看日本美优制药公司的GMP观摩片,直到现在,我看现在京、沪、深、石、济都无这样水准的企业(厂房硬件和管理水准),该厂房二层搂,似乎连窗户也无,四周全草坪,除了这建筑外,无传达室等其他建筑,附近无较大的路(避免灰尘和震动),无围墙,所有管道都埋在地下,食堂在地下室。就餐不用出来。整个建筑全空调层流净化,空气向一个方向流动,整个建筑只有一个出入口(门),进入大门,先换鞋,进第二道门,洗浴换衣,入第3道们等等。还有按现有中国的新药评价要求,搞出来的原创一类新药化学新药难以被国际认可。

  环保水准,美环保水准很高,我们一总工程师在参观美一年产5万吨的吡啶厂,竟闻不到一点臭味。可见环保之好,S室6厂几年前,车间的盐酸气往外排,问之,答曰,无人管,像盐酸气,用碱液吸收就可,装置也不特别复杂。

  提高效率:美国的药企仅20多万员工。中国多少?FDA全国各地分支机构全体加起来9千多人,不是每个州都有分支机构,中国药政药监5-10万,中国实际上可以几个省共用一个药检机构,如江浙沪共用一个足够。当然中国不能完全这样搞,否则,就业是个大问题。

  美国是二级政府,即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县以下由行业协会自治。省了多少钱,政府很便宜。有南方一考察团在美考察,途中,到一州政府方便,根本无门卫阻拦,工作人员十分热情,州长就在一楼大门进入最旁边一间, 州长是位女士,问之,回答是方便与纳税人交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全方位差距:几年前,我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上有位美国学者认为中国比美国差100多年,这观点几天前在新浪网上也发现。

  我们那位总工在美期间,特意去了国会,国会也随便进,白宫不能进,国会里面门前有一盛牛奶的大缸,旁边是很多一次性杯子,每个老百姓可以随意饮用,美国牛奶太多了,跟水一样。希拉里竞选参议员时,穿破了17条马裤,穿破是不可能,穿一次就扔了,都是亚洲产品,便宜,美国人买衣服一下拿5、6件,看都不看,像我们买件衣服,货比3家,还要一个劲的砍价。几年前的元旦,在深圳的电视(珠三角能收到香港主要电台),我看到香港特首董建华先生等官员向无家可归者,分发毛毯。又香港居民看病只需自掏20多港员,其余全部政府买单。

  上述例子说明我国还是一发展中国家。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区差距巨大。在深圳的爱国路上,你感觉是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第一次看到特拉维夫是在被伊拉克的“飞毛腿”导弹袭击,电视上的特拉维夫真漂亮,丝毫不比欧美逊色。(qianminsharp,)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