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移植处研究阶段仍遭滥用 背后现盈利链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21 15:08:45 / 个人分类:干细胞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干细胞移植目前仍处于临床研究的阶段,而在我国,正有 越来越多的医院将这种技术应用于临床治疗。患者趋之若鹜却往往事与愿违。业内人士称,干细胞治疗已经从细胞的来源、制备到对病人的营销、治疗,都已形成了 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而在这其中,每一个环节都是盈利的。2011年4月17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干细胞“神奇疗效”调查》,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今天我们关注干细胞移植。提起糖尿病、脑 瘫、重症肌无力等等这些疾病,大家都知道这是医学界的难题,目前还没有一种治疗办法可以让患者彻底康复。如果说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有效治疗,相信很多患者 家庭愿意倾尽所有,来给病人进行治疗。最近有一些医院,不断宣传干细胞移植能有这样的治疗效果。那么,干细胞移植真的有那么神奇吗?记者进行了调查。
 
最近一段时间,张翔的心情特别灰暗。去年5月,为医治糖尿病,满怀希望的他来到上海某医院,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
 
张翔 湖北患者
 
张翔:孙主任说,就是有90%的把握能把我们治好。
 
记者:那现在感觉效果怎么样呢?
 
张翔:我觉得没什么变化。
 
记者:你怎么知道没什么变化呢?
 
张翔: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张翔的希望化成了泡影,11万多元的治疗费也很快打了水漂, 为尽快还上因治病而欠下的巨额债务,现在的他只好坚持带病上班。
 
张翔: 我工作单位不知道,因为我是隐瞒下去的,因为有这种病的话,哪家公司敢要你上班。
 
记者: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呢,现在?
 
张翔:最多两千多块钱。
 
记者:这两千块钱对你很重要,是吧?
 
张翔:等于说就是救命的钱。
 
但张翔的的经历还不是最糟的。在浙江金华的界首村,记者见到了洪淳的父亲洪耿授,谈起儿子洪淳在上海那家医院治疗脑梗的经历,洪耿授的眼里满是泪水:
 
洪耿授 浙江金华农民
 
洪耿授:我这个儿子,走出去就是相貌堂堂,人缘很好的,他这个人就是···
 
洪淳是洪耿授老人的小儿子,身患脑梗已有多年,为治疗好那个病,2010年7月5日,他也到上海这家医院做了干细胞移植手术。没承想手术次日,他就出现了头晕和恶心的症状,7月9日晚,便因脑组织大面积死亡而去世,死因至今成谜。
 
洪耿授:拿我自己这条命去换他不是很好的吗,对不对,我60岁无所谓了,已经无所谓了,作为他30岁,这条路还很长,对不对。
 
然而尽管如此,目前在中国,仍有越来越多的疑难杂症患者,对干细胞移植治疗趋之若骛,有的甚至不惜为之倾家荡产、举债求治。然而结果更多的却是事与愿违。
 
张若讯 湖北患者
 
记者:你这个治疗花了多少钱一共?
 
张若讯:我一共花了7万多块钱。
 
记者:你觉得你的治疗效果怎么样啊?
 
张若讯:一点效果也没有。
 
记者:一共花了多少钱?
 
苏丹萍 苏州患者之女
 
苏丹萍:前前后后8万不到一点。
 
记者:现在效果怎么样?
 
苏丹萍:现在就是不行啊,没有去之前那个腿倒还有点力气,还好动动,医院看了之后,是一点都不能动了。
 
那什么是干细胞移植治疗呢?所谓干细胞,是指那种未充分分化、尚不成熟的细胞,它具有再 生为各种组织器官和人体细胞的潜在功能。为此,医学界设想,可利用干细胞移植,来治疗人体的相关疾病。但在采访中,作为我国干细胞研究的奠基人,中国科学 院院士吴祖泽明确告诉记者,目前,这种疗法除被证明仅对白血病、烧伤以及骨头修复等非常少的疾病有效外,它还仅处于临床研究阶段。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细胞治疗的临床应用就包括了细胞治疗技术的临床应用,也包括了细胞治疗药品的临床应用。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内现在还属于细胞治疗研究阶段,也就是说我们还处于临床前的研究,或在临床研究的阶段。
 
然而现实却是,在我国,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医院将这种干细胞移植技术应用于临床治疗。
 
记者:关于干细胞治疗糖尿病的咱们这边能不能治啊?
 
北京某医院:可以,我们这边就是也可以有干细胞移植。
 
记者:干细胞移植效果怎么样?
 
北京某医院:效果肯定是不错,因为我们这里是糖尿病的专科医院,经常做这些手术的。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记者:咱们这里说,一共是目前通过干细胞移植一共接待了多少病人?
 
中心主任:就是那这个,比如说他这个I型糖尿病,100多个。
 
将还仅处于临床研究阶段的干细胞移植技术,直接应用于临床治疗,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政协常委韩忠朝为此警告:如果没有通过严格的临床试验审查,没有在严格监管下被恰当运用,那种所谓的技术跨越,就很难保证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韩忠朝 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韩忠朝:干细胞一袋有好多种,还有来源就有好多种,还有你置备技术就有很多种,你如果没有一个技术标准,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去认定,如果大家不按照这个标准去做,那肯定做出来的东西就不好,它肯定效果就不好,或者产生毒副作用,这都是可能的。
 
在一份由国家卫生部于2009年3月颁布实施的《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上,记者看 到:干细胞技术被归入“第三类医疗技术”,指其“涉及重大伦理问题,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并明确要求,若用于临床治疗, 须经卫生部审批。否则将依法追究医疗机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责任。但据记者了解,迄今为止,除造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病,全国尚未有任何一家医疗机构的 干细胞治疗得到受理和审评。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细胞治疗的临床应用是要经过医疗卫生部门批准的。按道理讲,应该在得到他们批准以后,才能够正式进入到临床应用。
 
然而现实却是,全国开展干细胞治疗的医疗机构却越来越多,从部队到地方,从公立到民营,从大城市到小地方,全国各地几乎到处都能看到干细胞治疗的影子,上门求治的患者更是越来越多:其中从2009年至今,在北京,仅那家医院利用该技术收治的患者就已多达1000多位。
 
治疗患者 北京某医院干细胞治疗患者
 
治疗患者:每次来的好像房间都是满满的。
 
记者:都是做干细胞治疗的吗?
 
治疗患者:这一层楼,那边五楼还有一层,全部都是满满的。
 
面对中国如此火爆的干细胞治疗现象,记者不禁感到疑惑,他们又是怎样越过监管的门槛而生存的呢?
 
主持人:采访中我们了解到,目前干细胞移植仅仅处于临床研究阶段。离真正的临床应用还有 很长的路要走。2009年5月,卫生部发布《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第一次把干细胞治疗技术归为第三类医疗技术范围。所谓第三类医疗技术,指具有高 风险、涉及重大伦理问题,安全性、有效性尚需规范的医疗技术,2009年10月31日前没有提出审核申请或没通过审核的机构停止临床应用。那么那些宣称干 细胞治疗已经进入临床应用的医疗机构,是否拿到了国家合法的审批手续呢?
 
作为接受干细胞治疗患者的亲属,采访中,一位来自上海的患者母亲告诉记者,那些医院说的话太让人动心了。
 
刘女士 上海患者之母亲
 
刘女士:他说,他这个情况肯定能治好,这个成功率很高很高的,如果你孩子这种情况也治不好的话,这只能说是意外了,就是说。
 
记者在互联网上用中文输入“干细胞治疗”等关键词,屏幕上马上就闪现出设立在不同医院 的,名目众多的“干细胞治疗中心”, 它们宣称:均能通过干细胞移植,医治疗糖尿病、肝病、脑萎缩、脑瘫等多种令医学界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并且疗效显著。而上海那家医院更是将自己标榜成是 “干细胞移植治疗糖尿病最好的医院”。作为一名来自湖北的糖尿病患者,当初的张翔就是被那些文字吸引而去的。
 
张翔 湖北患者
 
张翔:我爸爸也在当场,还有我后妈都在那里,他说80%多能治好。
 
苏丹萍 苏州患者之女
 
苏丹萍:医生跟我们保证能看好,肯定有效果,到时候能让她扶着站起来走着。
 
为一探究竟,记者随即跟随张翔到了上海那家医院,在他们的干细胞移植中心,记者发现:为 以示权威,无论室内还是室外,那里到处都标注着“国家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医学转化基地”的字样,韩忠朝、吴祖泽等多位国内外知名干细胞研究专家的照片 也被他们作为该转化基地的专家委员会成员贴在了墙上。面对此等宣传阵势,采访中,洪耿授老人说,看到那些以后,当时他儿子洪淳就像走火入魔一样,坚持要去 那里治疗。


洪耿授 浙江金华农民
 
洪耿授:你说,这个东西说得天花乱坠以后,他希望在那里好像捞救命稻草一样的。
 
然而实际情形又是怎样的呢?采访中,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表示:先前,他的 确曾和上海那家医院签定过临床转化方面的协议,但由于那家医院不按合同规范运作,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曾多次发函要求他们整改,但对方都没有实质性的改 进。为此,韩忠朝说,双方的合作其实早就终止。
 
韩忠朝 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韩忠朝:我们又写了信,律师函,很多信,希望马上终止这个合同,而且希望他赶快整改,但是最后他们还是一直以各种理由在拖,拖呢,所以他们这个照片挂我们的都是我们原来就声明不允许的。
 
韩忠朝如此,吴祖泽更不例外,采访时,他对记者表示:他除了去参加当时的“转化基地”揭牌议式外,对于自己是如何成为上海那家医院“干细胞医学转化基地专家委员会成员的,更是一无所知。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我们是去参加它的揭牌仪式,支持干细胞的事业,支持干细胞的临床转化。至于我是不是专家委员会成员,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开过会。
 
记者:也就是说只是为了启动揭牌仪式去的?
 
吴祖泽:是的,这两年来,我们再也没有接触了,至于它是用什么一个样子模式在运转,不清楚,至于它有什么商业上的操作模式,我们更不了解。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采访中,记者发现,那些所谓开展干细胞临床治疗的医院其实都是在以 “干细胞临床研究”的名义在开展治疗,目的就是为了绕开国家对干细胞技术临床治疗的严格监管,然而为了吸引病人,他们在实际操作和宣传中,却又从不向患者 提“研究”或“试验”二字。为了彻底治愈自身的疾病,于是各地患者便纷至沓来。
 
施先生 上海患者之父
 
记者:假设当时你知道这项技术还处在试验和研究阶段,你还会让你孩子到这儿来治病吗?
 
施先生:绝对不会,我不可能把孩子做个小白鼠去做试验,做小白鼠的话,这个是对孩子不负责任。
 
老施家住上海,2007年孩子得了糖尿病,半年后,他带孩子来到上海那家医院接受干细胞 移植治疗,咨询中,那里的医生告诉他说:用干细胞移植技术治疗糖尿病在全球都是一项成熟的治疗技术,其中在美国就已开展七八年了,疗效非常好,为此,老施 说:他才下决心用它来治疗孩子的糖尿病。
 
施先生:他说那个治愈率达到80%左右吧,就是成功率很高,而且目前是成熟的治疗方式了,不是研究的。
 
然而让老施没有想到的是,在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孩子的糖尿病不光没看好,反而胰岛素越打越多,病情也越来越重,孩子的身心受到很大的打击。
 
记者:原来是多少?
 
施先生:原来大概30多,30、40个,现在要50个左右。
 
记者:一天打几次?
 
施先生:一天打4次。
 
记者:那天天都得打?
 
施先生:天天打,缺少这个胰岛素就不能生活了。
 
其实,同样受此蒙蔽的还有一位姓刘的母亲,在听信了医生相关的承诺之后,她也带孩子来到了上海那家医院,然而没想到孩子在接受那个所谓的成熟的干细胞移植临床治疗手术之后,病情也是越来越重。
 
刘女士 上海患者的母亲
 
刘女士: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个是一个临床的研究的过程。
 
记者:假如说这要跟你说了,你还会让孩子去看病吗?
 
刘女士:肯定不会的。
 
记者:为什么?
 
刘女士:那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做试验,你这么没有把握,我怎么可能还花费这么多钱,自己出了钱,让小孩去做试验,你说会有这种事吗?
 
为了验证那种说法,在上海那家医院的干细胞移植中心,记者假扮患者见到了那个中心的主任,面对记者的追问,那位主任一再向记者强调,他们所做的就是干细胞移植技术的临床治疗,而不是临床研究,并且他告诉记者:他们早已获得了国家相关部门的资质审批。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记者:它是一个什么资质?
 
中心主任:批准做糖尿病,干细胞移植治疗糖尿病嘛。
 
记者:就是说治疗是临床研究还是临床治疗?
 
中心主任:那肯定是批准了,准入了。
 
记者:就是说是临床治疗还是临床研究?
 
中心主任:那肯定是临床治疗了,研究的话,它不会批资质的。
 
记者:就是说批给咱们是临床治疗的?
 
中心主任:那当然了,那肯定是有这个资质才能做的。
 
记者:咱这里有这个资质吗吗?我看一看。
 
中心主任:在咱医院里面呢!我这里怎么能有呢?
 
他们真的会有那个资质审批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见到了主管那个中心的实际负责人,面对记者的要求,那位负责人说,过去也曾有好多患者要看这个资质审批,他都没给。但本人作为记者,他表示可以给看。
 
负责人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实际负责人
 
负责人:我不给他看,你到我的上级单位你去找,你去告,没关系 对我来讲无所谓的,我又不怕你什么东西。
 
然而,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摆在记者面前的那两份国家相关部门,给他们所做的有关干细胞移 植技术治疗某些疾病的批复,竟然只是允许他们进行临床实验研究的,而不是允许他们用于临床治疗的。更何况他们获得那个批复的时间是在今年的3月3日,而早 在2年多之前,他们就已开展相关的治疗了,并且治疗的患者也已大大超过那两个批复上所规定的数字。
 
施先生:他们这种行为已经真正地侵害公民的权利了,把老百姓当实验品,而且收取非法的暴利。我们向社会呼吁,不要再去上当了。
 
面对上海那家医院干细胞移植治疗的如此情形,记者不由得想起了该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所说的一番话。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中心主任:有什么说什么,没什么我绝对不多讲一句,因为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做医生做了这么多年,肯定是一个道义,就是道德,医生的道德最重要。
 
主持人:对于干细胞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们都还在探索当中。虽然我国 对于干细胞研究持鼓励态度,但目前所有试验仅限于研究范围,至今未对除造血干细胞之外的其他干细胞治疗的临床应用发放通行证。但是现在,一些医院打着干细 胞应用的旗号进行治疗的事例日益增多。如何治理干细胞治疗的危险和乱象?
 
主持人:干细胞治疗简单来说就是让健康的干细胞移植到病患身体内,刺激并修复人体内受损 细胞,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在这样的理论之下,一些现有医疗水平无法治愈的疾病都将被人类攻克。这样的消息对任何一位身患绝境的病人来说都像是一根值 得抓住的救命稻草。但事实上,目前干细胞治疗在世界范围内都处在研究阶段,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因为存在伦理风险而不提倡研究。那么我国现在的干细胞移植究竟 何去何从?
 
采访中,吴祖泽院士告诉记者:事实上,临床研究和临床治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根据国 际惯例,一项新的医疗技术在开展大规模临床治疗之前,至少需要经过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两个阶段。只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其优于既有的疗法,且在安全性、有效性 和医学伦理上都无问题之后,新疗法才能应用。为此,吴祖泽院士强调说。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这个步骤是不可缺少的。之所以不可缺少就是为了保护病人的安全,如果我们没有按照这个程序走,就会在不同程度上面给病人带来不安全的因素。
 
然而现实却是,目前在中国,对于诸如干细胞移植等医疗新技术的临床研究,国家尚未制定明确的监管规范和细则,面对这一监管空白,干细胞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医院滥用、乱用。
 
比如按照国际惯例,一项医疗新技术要进行临床研究,最起码要在研究前告知风险,研究中严 密监控,研究后定期随访,然而在实际操作中,这些必不可少的环节却被很多医院省略了。为此,专家指出:浙江患者洪淳,如果能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手术之后,被 留院观察几天,其死亡的悲剧也许就可避免。
 
洪耿授 浙江金华农民
 
洪耿授:我叫孙医生我要求住院,我合作医疗有70%,住院也好报销,门诊的话,这个门诊发表,门诊的话一分钱报不了的,他说,没事的,六个小时就可以走,不需要住院的。
 
但上海那家医院的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却不同意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是患者洪淳为了省钱,主动不要求住院的,事实真相如何,我们暂不去探究,但最终的现实却是:患者洪淳并没有住院。
 
中心主任 上海某医院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
 
中心主任:当时这个事情我也有责任,我是心软了一软,我真的是,我软了一软,我们必须要住院,她又不想住院,后来看看她比较那个(可怜),那么就(同意了),这个事情就是我做的不对。
 
除此之外,更有患者表示,有的医院甚至连跟踪回访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去做。
 
刘女士 上海患者之母
 
刘女士:像我们出院以后,他从来没有跟踪调查过。你没回访过,你怎么知道这个成功率是怎么回事。
 
于是,在患者们看来,那些提供干细胞治疗的医院更看重的是金钱,而不是治疗,因为按照国 际惯例,临床研究不但不能收取患者费用,甚至还要向患者支付报酬。但与此相反,他们非但不给患者制服报酬,反而还要以治疗的名义收取大笔的费用,少则5万 元,多则10多万元,有的甚至还更高。
 
刘女士:就是觉得我们被骗了,我们当试验品了,他们很不道德的,还叫我们花这么多的费用,这个太坑人了,太残酷了吧。
 
高昂的费用背后便是高昂的利润。采访中,曾对国内干细胞治疗进行过多次调研的上海“生物 谷”网站董事长张发宝说:截止到目前,在中国,所谓的干细胞治疗已经从细胞的来源、制备到对病人的营销、治疗,都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而在这其中, 每一个环节都是盈利的,特别是利用脐带血干细胞来进行治疗,其利润就更是可观。前面我们所说的这家上海医院采用的大多就是这种脐带血干细胞。
 
张发宝 上海生物谷网站董事长 生物学博士
 
张发宝:从那个患者采集那个脐带血,在医院里面一般价格大概在300元左右,但是体外经 过一系列的培养这个过程,到用到病人身上可能是四万甚至八万,这中间确实是也要消耗一些费用,一些人工的成本,一些实际的成本,但是这个成本相对来说,和 这个最终用到患者身上四万到八万成本来说,还是很低很低的,也就是说,这个中间的利润是相当高。
 
于是,监管空白的存在,中间利润的高昂,客观上鼓励着众多医院纷纷进行干细胞临床治疗的 “大胆尝试”。 干细胞临床治疗技术在中国全面开花。面对中国干细胞临床治疗的这种乱象,采访中,相关专家纷纷呼吁,政府必须要想办法来弥补相关的监管空白,否则将会影响 中国整个干细胞技术的发展。
 
韩忠朝 国家干细胞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韩忠朝:现在我们国内还没有形成这个规范的管理审批的一个制度,连谁去审批也没有落实。所以就是说你想走,一步一步走还找不到门路走,所以后面的管理要跟上,促进跟监管要并进。
 
吴祖泽 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祖泽:社会上有些医院,有过渡的商业炒作,不实事求是地来反映一种治疗方案,它的有效 的程度,给人一个模糊的感觉,似乎干细胞治疗可以治百病,这是一种错觉,这是误导。那么在这些方面我们都应该加以规范, 使得我们细胞治疗走上一个健康的发展的道路,希望我们未来的细胞治疗成为一个很好的产业。
 
主持人:干细胞治疗作为生物医学的尖端技术,一直备受世界各国的关注。在美国,直到 2009年才放开干细胞研究,在欧洲,欧盟法院于上周宣布禁止干细胞研究进入专利申请程序,干细胞研究在欧洲将变得更加艰难。而在中国,干细胞的研究一直 处于高歌猛进的状态。而在这高歌猛进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营销和治疗的盈利链条。因为按照国际惯例,临床研究不但不能收取患者费用,甚至还要向患者支付报 酬。但在中国,医院非但不给患者支付报酬,反而还要以治疗的名义收取大笔的费用。当医疗事故出现之后,我们又看到了监管体系的空白。诚然对于干细胞治疗的 前景被描绘得令人神往,但是我们也应该警醒天使和魔鬼只相差一步。在干细胞研究这个问题上,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对目前的治疗乱象 进行规范和监管,只有这样才能使神奇的干细胞治疗成为人类的福音。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TAG: 干细胞移植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