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国外几位生物信息学家(5)~~Michael Waterman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23 23:27:05 / 个人分类:生物信息学家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Michael Waterman, 1942年生于美国Oregon,现任Unib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捐值副主席(Endowed Associate Chair)。他在Oregon State University的数学系获得学士学位,在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获统计学和概率论的博士学位,1995年获得Guggenheim 奖金。2001年被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2002年获得了Gairdner Foundation奖金。他是生物信息学的创始之父之一,他对该领域的基础贡献可以追溯到七十年代,他在Los Alamas National Laboratories的工作。Waterman说:

  “我的家庭从1911年就居住在Oregon西部的牧场,我进入大学是为了逃离我认为是枯燥无味的在牧场养家畜的生活。我的目标是在我期盼找工作的时候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的工作,这样我就能够不做那些牧场运营和砍伐木头的工作,而这些工作是我在大学暑假一直做的工作。研究和教学看起来对我是不可能的,想也不敢想,我考上博士的工作,只是因为我想要的工作没有出现。

  “在Michigan州的研究院,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的导师——John Kinney, 他是我学习遍历和信息论的老师。John给了我一个数论分支来作为我研究的博士论文题。我们在它成为一时流行的焦点前,我们研究了那些确定性函数迭代的统计特性。我开始用计算机来研究这些迭代,这使我的某些教授们感到困惑,他们认为我浪费了可以用来证明定理的时间。在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在Iduho的规模很小的学校中找到了一个非研究类的工作,我在对函数迭代的工作导致了我能在暑假期间对Los Alamas国家实验室的访问。而后在1971年,我认识了Temple Smith, 开始进行生物学问题的研究。正如后来在我的新墨西哥短文中我写到的:

  ‘直到1974年夏天,我还是一个无知的数学家,从那时以后,我认识了Temple Ferris Smith, 在Los Alamas国家实验室与他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了两个月。这个经历改变了我的研究方式,我的生活,甚至我的头脑。我们见面后不久,他拿出一个小黑板,开始给我讲生物学:什么是生物学?为什么它重要?将来它会怎样?有些地方也暗示了我们将要做什么,而事实上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对这些,我非常困惑:氨基酸,核酸,β折叠......它们是什么?这里数学在哪?’

  “我根本不知道现代生物学,但是研究联配和进化非常地吸引了我。最大的有趣之处是来构想问题。按照我的观点在我们这个学科中这一点仍然是最重要的:Temple和我化了几天甚至是几个星期来弄清我们要做的是什么。一个在刚开始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中重要的生物学家Charles Delisi, 当时正在实验室的T10研究室(理论生物学),当他看到我们在联配问题中的进展,就来找我说有一个其它的题目可能使我感兴趣:RNA折叠问题,这个没有接触过的问题。Tinoco已经发表了一些用序列碱基配对矩阵的想法来处理这个问题。在1974年的秋天,我看到了联配和折叠问题之间很好的联系,在接下来的暑假里,我写了一个长的手稿来定义这个研究问题,确定了它们的一些性质,阐明了折叠的基本问题(包含了所有结构单元的自由能),最终给出了解决问题的算法。我以前也构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发现,而它是非常令人满意的。但是整个的过程象是探索而不是象我预期的那样是创造来的巨大成功。事实上,我总是想当一个探索者,很遗憾美国有边界;在这个新的RNA的地图上的漫游非常令人振奋,只是象我的想象一样,作为一个孩童通过白日梦的方式走出自己的家园,而到新的、未开垦的土地上的一次探险。”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