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分子遗传学家黄翠芬院士逝世 享年91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15 14:39:48 / 个人分类:人生百态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2011年8月9日7时许,解放军总医院南楼病房里,一位91岁高龄的老人——我军科研战线上的一代宗师,与世长辞。

  这位静静逝去的老人,就是人们熟悉的著名分子遗传学家、我国生物工程奠基人、中国工程院院士,1984年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命令授予“模范科学工作者”荣誉称号的黄翠芬。

  1921年3月6日,黄翠芬出生于广东。1940年,她被岭南大学化学系录取,因广州被日军占领,学校暂借香港大学的校舍上课,可不久香港也沦陷了。此后她逃出香港,途经澳门,躲过日军的上十次搜查,终于跋涉至粤北坪石,借读于避难于此的中山大学理学院。

  大学毕业后,黄翠芬来到重庆,在中央卫生实验院流行病微生物研究所工作。研究所由美国顾问当家,所有的研究成果都要拿到美国检验。1945年重庆霍乱大流行,城里遍地尸体来不及掩埋。可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束手无策。在绝望中,她通过未婚夫周廷冲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计苏华。

  当时,这对年轻人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奔赴延安,二是考奖学金出国。他们选择了前者。然而 ,党中央希望能够为新中国储备人才,因此,计苏华劝他们出国留学,并说这是周恩来的意见。于是,他们听从安排,在海外攻读博士、硕士学位。

  毛泽东在开国大典上的声音传到了美国,黄翠芬和丈夫周廷冲立即从波士顿赶到旧金山,准备回国,却遭到移民局百般刁难。尽管诸多亲朋好友都在美国,尽管签证无望,但夫妇俩毅然决然选择了“偷渡”。一艘货船船长收了他俩1000美元,但有言在先,如被查,概不负责。如此这般,他们冒险登上了这艘货船,在海上飘泊了56天,终至天津大沽口外。

  1954年,因为国防建设需要,黄翠芬调入军事医学科学院。从抗美援朝战争的卫勤总结中,她看到气性坏疽是造成伤员截肢和死亡的重要原因,亟待研究免疫措施,便选择了这个课题。气性坏疽是由伤口感染了破伤风菌、脓毒菌、水肿菌、产气荚膜菌引起的,前三种国内已有可作免疫预防用的类毒素,而产气荚膜菌的免疫难题尚未攻克。黄翠芬与庄汉澜、王明道等经过4年努力,搞出了产气荚膜菌疫苗,为过渡到生产工艺打下了坚实基础。研究室因此荣立集体二等功,她本人第一次荣立三等功。

  1984年国庆大阅兵,黄翠芬登上了观礼台。这一次,她是作为中央军委授予的“模范科技工作者”被邀请的。63岁的她献给祖国的礼物是一面医学防护盾牌,3年后获得了国家级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这面医学防护盾牌,是在远离首都的一条山沟沟里完成的。生活条件差,更差的是精神环境:丈夫周廷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被发配到西北放羊,黄翠芬也因“海外关系复杂”受到审查,一家六口天各一方……然而,战友们从未听到黄翠芬一句怨言。

  1982年,比利时著名的生物化学科学家香川教授来黄翠芬的实验室参观,看到的是一座破旧的小楼,恒温室设在楼梯底下的狭小空间里,隔热层用的一道道棉帘。他惊呆了,但更让他吃惊的是:“想不到国际上最先进的技术,能在如此简陋的实验室开展。”他不知道的是,这座楼已经“超期服役”,成了危楼,是幼儿园乔迁后留下的。黄翠芬的实验室刚成立,没编制,没编制就没房子,她等不及,说服领导,把危楼改成实验室。后来获得的两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一个二等奖,最基本的研究成果,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1996年,长期从事国防保密科研工作的黄翠芬,因为卓越的成就和学术地位而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可就在这一年,丈夫周廷冲却突然离去,年逾古稀的黄翠芬化悲痛为力量,继续战斗在科研一线。

  此后十多年里,黄翠芬两次被确诊为恶性肠癌、肺癌晚期,亲人、朋友、学生无不感到悲伤绝望,唯独她看得特别淡定,坚持同病魔斗争,还精神抖擞地登上了60周年大阅兵的观礼台。88岁的黄翠芬更加激动,也更加自豪,因为这次献给祖国的生日礼物,是自己晚年亲手领导组建的一个战斗在“后基因时代”的科研团队,其中有973首席科学家、有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家”,有院士候选人。他们各领风骚,又团结如一,整个团队正如日中天。

  作为我军唯一的夫妻院士,黄翠芬和周廷冲院士曾是国防战线上一对最亮丽的“科学奇葩”、最耀眼的“双子星座”。黄翠芬留下最后的愿望,把自己和丈夫在上世纪80年代获得的数十万奖金拿出来,设立一个支持青年人的科研基金,让她的孩子和更多关心科学的人们共同成为滋养花草的春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