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来交流!

激素注射在溃败的监管链条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09 15:30:29 / 个人分类:新闻报道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有什么是比伤害咿呀学语、不能出声抗议的婴孩,更可恨更卑劣的呢?又有什么是比在孩子奶粉里“投毒”,更无耻更下作的呢?奶粉!奶粉!当“伤心的奶粉”的悲情,一季季延续之后,年轻的父母们的愤怒,真不知该往哪发泄;生产商和监管者的脸更不知该往哪放——假如他们还有起码的道德底线、廉耻心和责任感。      一个能把国人送上太空的民族,怎会一再在一包奶粉前狼狈不堪?整个成人社会,都该羞惭万分。一个对不起孩子的社会,任何成年人都难辞其咎。奶粉应是无毒的,至少该是无害的,这是凝聚社会信心最基本的常识。    但,可悲的是三聚氰胺冠名的奶业风波,还未完全消散,舆论漩涡中又隐现一座“激素门”:武汉三名女婴因一直食用同一品牌奶粉,身体出现性早熟特征。受害儿童家长曾想把奶粉送检,却深陷“检测无门”的窘境。质量监督检测机构婉言拒绝了家长们的个人申请,权威部门称检测指标中无激素一项。     “控诉无方、检测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是继孩子遭受不明伤害后,不幸的家庭遭受的“次生伤害”。若说前者还有着“点背”等偶然因素,那求助政府权威检测机构却被拒之门外,则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可视作卸责的表现。这对公众情感的戕害,比几包毒奶粉为祸更烈。    因为质检、药监部门,本应是食品药品安全的把关人。它们受雇于民,纳税人购买了相应的公共服务,尽全力满足公众安全诉求,就是其不可推卸的职责。以“个人申请”不合规范,“激素检测”不在指标之列来搪塞推诿,没有任何的正当性。    此类消极论调,公众并不陌生,因为几乎每起此类事件中,检测部门最先弹奏的准是这种“标准滞后,××不在检测之列”“设备老化检验不出××超标”等“技术有限论”。这话看似有理,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检测指标滞后、设备老化,非但不是监管部门堂皇的借口,反而应该被其引以为咎。     这侧面表明,时下监管是存在漏洞的,至少不是与时俱进的。继而问一句:还有多少“检测空白”,等着公众用身体和健康来试验——甚至是用不会说话只会喊疼的婴幼儿之躯——公众被迫成为检测化学添加剂和各种激素的小白鼠,这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更让人沮丧的是,即便因身体不适怀疑某种食(药)品存在这方面缺陷,在这些引起争议的食(药)品安全事件中,你可能还不得不先面对质检部门的消极表态。直到最后越来越多的案例和证据浮出水面,舆论大哗政府介入时,监管方才紧张起来。但也多是运动式执法。毒瘤是否从根子上拔出了,公众也存在犹疑。毕竟三聚氰胺一再登场,就说明存在链条式溃败的监管环节,并未得到彻底修复。     奶粉有毒,就算通过运动执法能得到肃清,毒奶粉背后企业精神以及监管上的“三聚氰胺”,却可能悄然潜伏,伺机再出。所以如果不能明晰企业的责任与道德、完善健全食品安全监管,那么即便现在关上了“激素门”,谁能保证此后就再无别的什么“门”呢?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