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成名的小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21 18:03:37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美国脱口秀主持人科南·奥布莱恩、澳大利亚歌手凯莉·米洛、美国滑板巨星托尼·霍克、前英籍足球队员保罗·加斯科因、诺基亚前副总裁安西·万约基,如果想知道这些带有层层光环的名字有何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们都公开表示迷恋同样一款游戏——“愤怒的小鸟”(AngryBirds)。

即便团队的最新数字已增至27人,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小公司Rovio的办公室依然看上去绰绰有余,办公桌松散地排列在一侧,除了角落里堆着的几只奖杯和玩偶向来访者暗示着他们的工作内容,所有的一切都显得稀松平常。

不过可别小瞧了他们,在短短一年间,Rovio这间位于赫尔辛基的小公司所创造出的产品“愤怒的小鸟”,不仅俘获了如上诸多明星的关注,更一跃成为苹果程序商店中最畅销的一款游戏。这只没有翅膀、没有腿的小鸟,上演了最新版本“以小博大”的故事。

截止到目前,这款售价99美分的游戏“愤怒的小鸟”已拥有超过700万的下载量,即便庞大的在线多用户角色扮演类游戏《魔兽世界》在问世近4年后,也才拿下1100万活跃玩家。由于苹果公司从中收取三成,这款游戏目前为Rovio公司带来超过500万美元的收益,仅仅发布两个月就获得赢利,而Rovio并没有为此投入一分钱广告。

必须承认,游戏业的规则正在被这些一系列貌不惊人的小游戏所改写,这个名单上还包括如今声名大噪的《植物大战僵尸》,它们一改大型游戏追求制作速度最快、内容最血腥、画面最华丽的游戏战略,用简单撼动复杂。

“即使你在好莱坞投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也很难获得这种成功”,Rovio公司北美市场部总监PeterVesterbacka也惊讶于 “愤怒的小鸟”竟如此流行——当他走进咖啡馆将“小鸟”的毛绒玩具掏出来的时候,就会有人走上前来问,“这是‘愤怒的小鸟’吗,你从哪里搞到的”?

大道至简

和多数程序员并无二致,这个长着大鼻子、娃娃脸的芬兰年轻人JaakkoIisalo看上去甚至有些木讷,“最初是我设计了小鸟的形象,大家都叫我‘鸟人’设计师”。

这个介绍的确太朴实了,在这位设计师的眼中,“大型游戏太复杂了,小游戏则不需要花太多时间来研究,更方便人们来‘杀时间’(killtime)”。事实上,“愤怒的小鸟”的确吸引了全新的玩家群体,“从2岁小孩到99岁的老人,都会对它感兴趣”。

“最基本的故事要非常简单,保证在任何地方、任何语言下都会流行”。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的NiklasHed还曾试着将这款游戏拿她母亲玩,当他发现母亲完全沉浸其中,甚至连家里来了客人也无暇接待的时候,他明白这款游戏成功了。

Niklas Hed的叔叔、后被引入公司成为CEO的Mikael Hed一语道破这其中的法则,“一个古老的智慧启发了我们,游戏一定要容易入门,但难于被完全掌握”。

2003年,从赫尔辛基毕业的三个大学生Niklas Hed、Jarno Vakevainen和Kim Dikert赢得了由诺基亚和惠普赞助的创业竞赛,并用赞助创立了这间公司。最初它被称作Relude,两年后获得首轮融资后更名为Rovio。

7年来,这间公司做过超过50款游戏,一直籍籍无名,而且大量都是外包。但另一方面也证明,Rovio对这个行业的沉淀不可谓不深厚。因此Peter Vesterbacka表示,“‘愤怒的小鸟’令我们一夜成名,但并非偶然,融入了很多此前研发游戏的智慧”。

2009年12月,“愤怒的小鸟”正式推出,次日下载量便在芬兰的苹果程序商店排名第一。在征服芬兰之后,它又走向近邻瑞典。当它出现在英国的苹果程序商店后被迅速得到推荐,在随后长达六个月中稳居排行榜首位,在美国的排行榜中也停留长达5月之久,并随之风靡世界。

在各个平台登场

“愤怒的小鸟”正式进入公司的研发进程之时,市面上已经有很多智能手机,iPhone也非常流行,数不清的开发者为它做应用。

PeterVesterbacka回忆,“当时我们也在考虑自己的下一步,苹果程序商店太过拥挤了,竞争异常激烈,但换个角度想,如果你可以在苹果店成功,那么你就可以在任何平台上获得成功”。

于是进入苹果程序商店成为了关键的第一步。与此同时,身处芬兰的Rovio自然不会忽略诺基亚的存在,它尝试利用诺基亚和iPhone两个平台左右开弓,在诺基亚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旗舰店中,新品海报上还绘有“愤怒的小鸟”的形象。

但“愤怒的小鸟”的诞生并不称奇,最初,它不过来源于设计师JaakkoIisalo的一张截图,当时Mikael Hed希望减少公司的外包业务,更多致力于自主研发。“愤怒的小鸟”甚至一度被放了几个月才得到关注,即便真正着手研发,也只是在外包的间歇时间见缝插针。

当然,如今Rovio的团队早已将多数精力投入到“愤怒的小鸟”的更新当中,以维系其在苹果程序商店的优势地位。这款游戏平均每三到四周就会更新,而超过80%的玩家都会选择相应来更新级别。

游戏并不需要终结,而恰恰需要懂得在必要的时候改变它,创新用户的体验。除去苹果商店及其他平台的层出不穷的更新版本之外,它还新近推出了一种程序内的赢利模式——通过一款名为MightyEagle的游戏内置功能,来帮助用户顺利过关,当然,这就和游戏点卡一样,需要付费购买。

不单如此,Peter Vesterbacka对记者描述,Rovio目前正着力尝试“组合策略”,“我们希望这款游戏可以在现有的各种平台中登场,包括游戏机Xbox、Wii,智能手机Palm等,甚至PC”。就在几周前,Rovio发布了“愤怒的小鸟”的Android的测试版,两周内就有上百万的下载量。

“我们下一个里程碑就是在未来12个月内,所有平台累计实现过亿的下载量”,Peter Vesterbacka说道。

不只是游戏

多数游戏厂商在推出一款成功游戏后,都会积极转向下一款游戏的制作,但这并非是Rovio的选择。Peter Vesterbacka表示,从一开始,“愤怒的小鸟”就没有被简单设计为一款游戏,而是一个娱乐形象——Hello Kitty这只没有嘴的小猫所赢取的巨大商业成功,才是“愤怒的小鸟”所真正期待的方向。

的确,如果想要维系持久的市场生存能力,需要懂得从技术化过度到商业化的思维。在PeterVesterbacka看来,Rovio需要善于经营这个品牌。“我们当然也会考虑新游戏,但并没有尽快推出新产品的压力,而是将‘愤怒的小鸟’更充分的商业化”。

的确,这款游戏一经诞生就是以角色和故事为载体,Peter Vesterbacka冲记者晃了晃手里的毛绒“小鸟”,“人们会很好奇,小鸟为什么生气,绿猪为什么要偷蛋,小鸟为什么要打它,这些吸引他们到游戏中。这看似是一款视频游戏,但非常社交化,它成为了人们彼此间的话题”。Peter Vesterbacka显然希望 “愤怒的小鸟”可以终有一日像玛丽奥(Mario,任天堂中的主人公)一样家喻户晓,尽管它已经赢得了重要的开局。“我们不仅仅是要做一款‘伟大’的游戏,当然这一点已经很难,更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能给玩家带来什么样的体验。”

好莱坞也敲响了Rovio的大门,包括Pixar等公司都在与其商谈之中,或许在不久,人们就可以看到以“愤怒的小鸟”为主角的电影或电视剧集,而Rovio公司同时也在考虑用卡通漫画讲述这一故事。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小游戏的幕后推手

PopCap(宝开):这间来自美国西雅图的公司曾先后开发出 “祖玛”(Zuma)、泡泡龙、宝石迷阵系列等诸多著名游戏,其最新产品《植物大战僵尸》在iPhone上销售仅9天就为公司带来百万美元的收益。

Zynga:作为Facebook平台最大的社交游戏开发商及继Twitter之后硅谷最为炙手可热的公司,旗下著名游戏包括农场类游戏《Far-mVile》、扑克类游戏《ZyngaPok-er》、《黑帮战争》和《FrontierVile》等。活跃用户可达2.5亿,占Facebook总用户的一半。根据Inside Networks的资料,今年收入可能达到5亿美元。 


TAG:

放羊的星星 引用 删除 放羊的星星   /   2010-11-01 15:56:16
像是成功的神话一样,但也不是偶然的!
鹭星星 引用 删除 鹭星星   /   2010-11-01 15:35:21
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加油“小鸟”!
鹭星星 引用 删除 鹭星星   /   2010-11-01 15:34:14
-3
miracle 引用 删除 miracle   /   2010-10-25 13:32:37
我想到了一本书《引爆点》
★◆◆功夫熊猫◆◆★ 引用 删除 snwxf   /   2010-10-22 15:10:09
随时都有神奇的事情发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