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员工看摩托罗拉裂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15 10:03:11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如同流行病一般,一阵感伤的情绪在望京科技园内肆虐。去年是6号选手遭殃,今年是1号选手分裂。

北京东北角的望京科技园聚集着一大批国际通信巨头,园区内,望京东路1号是摩托罗拉高耸的塔楼,而隔着一大片空地相望的就是6号、北电那方盒子一般的楼群。

一年前,陈飞和同事们亲眼看着对面楼上北电的logo消失了。由于北电进入了破产程序,楼主迫不及待地将主楼又租给了施奈德。那时候,陈飞感慨万分,又带点幸灾乐祸的心情谈论着一家百年老店的倒下。

北电的员工也一批批散去,只留下了少数龟缩在原大楼的一个角落里,体会着秋扇见弃的悲凉。

然而一年后,陈飞还没有忘记北电的忧伤,就轮到他自己头上了:1月4日,摩托罗拉正式分家,从技术上讲,那个原来的摩托罗拉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新的、名字里带着摩托罗拉字样的企业。

他所栖身的那座高大的塔楼虽然仍然挂着摩托罗拉的logo,却已经分成了三家:一家叫做MSI(解决方案公司),一家叫MMI(移动公司控股),除了上面两家之外,最后一部分则是卖出去的网络业务。而令人感到噎得慌的是,买主诺基亚西门子并没有把这部分员工从北京摩托罗拉大楼里迁走,他们还在就地办公。这群已经换了爹娘的孩子仍然在楼里晃荡,吃饭时抬头不见低头见,如同不肯离窝的啃老族,显得很别扭。

但毕竟,这次的感伤和不舒服都只是心理上的,毕竟,摩托罗拉在分裂的同时还在恢复着元气,毕竟这次没有裁员。

与此同时,在全国的各个地方,摩托罗拉众多的员工们也都和陈飞一样体会着离情别意,他们由于工作的不同,被分到了三家公司之中,命运赋予他们一个新的雇主和新的命运,共同见证着这个曾经庞然大物的新生。

中国式分家

拆伙的程序并非从现在开始。

虽然1月4日,摩托罗拉的两家公司才从股市上正式分开,但实际上,陈飞和他的同事们在2010年夏天就已经重新签订了合同。摩托罗拉的合同很人性化,陈飞拿到了长期合同。由于做手机业务,他被分在了MMI之中。

实际上这次的裂变对他的影响不大。对员工们真正影响大的是2008年底开始的那次裁员,那时由于经济危机的原因,也由于手机部门接连亏损,陈飞所在的手机部成了裁员的重灾区。新老板看上了Android平台,把摩托罗拉原来自己的平台一一砍掉,于是最惨的是那些做java平台的员工,甚至有的整个部门被砍掉了,员工们或者被并入其他部门,或者离职。

有时候,人的命运是由偶然事件决定的,比如,陈飞恰好在那次裁员的半年前介入了Android,所以肯定裁不到他。而有的人只不过因为进入公司时被分配到了其他部门,连选择权都没有就被裁掉了。

经过了上次裁员的陈飞感到所谓的分裂是小菜一碟,毕竟分家并没有裁员,真正大的是对心理的影响,而不是实际的。

2010年末,新的大楼使用方案已经下达。在原来的楼内,三家公司(原本是一家)的地盘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

主楼大部分归MMI使用,但MSI却又占据了第三层和第六层。

至于其他楼则大部分划给了诺基亚西门子,但又零星点缀着两家摩托罗拉的身影。原来四处通用的门禁系统也有了改变,以至于有的区域陈飞已经进不去了。

摩托罗拉是在中国铺得最开的通信巨头,其研发点遍布全国各地,这次分裂的影响范围自然也是全国性的。

在各地的消息也早已传到了北京总部。陈飞把道听途说汇集起来,就得到了各地摩托罗拉的命运:

南京的研发中心属于MMI,成都属于MSI,杭州有可能归了诺西,但也许有一部分是MMI的,上海以前是研究院,后来取消划归了手机部,因此,也可能会划归MMI。至于天津的情况,由于是工厂和供应链,因此情况可能会和北京一样复杂,要三家公司分割。

就这样,统一的摩托罗拉不存在了。在其巨大的尸体上成长起来的是几家规模略小的公司。也许喜欢变动的美国人对此习以为常,毕竟,摩托罗拉几年前就玩过一次类似的游戏,把芯片部门拆掉成立了飞思卡尔公司。但对于喜欢大一统的中国人而言,却意味着分裂,是个贬义词。

一个得现在,一个赌未来

不过,摩托罗拉的分裂又和北电有所不同,北电以彻底的分崩离析作为结束,而摩托罗拉在分裂中却并没有再进一步伤筋动骨。

以两个公司的业务而言。MSI得到了现在,而MMI押向了未来。

MSI拿到了两块赚钱的业务。一块是对讲机,一块是symbol。对于中国人而言,摩托罗拉就意味着手机和通信,很少注意到这两块。但实际上,在对讲机领域摩托罗拉几乎处于垄断的地位,国内的首都机场、香港和北京的交警都在使用它的设备,不管公共通信网多么发达,但在一些需要安全、及时通话的领域,仍然离不开对讲机。在北京奥运时期,摩托罗拉一直希望媒体能够报道它们的对讲机在奥运中的应用,但中国的媒体对此不感兴趣,反而专门盯着它裁员、亏损等等的负面消息。可见国人对于它的主要业务之一毫无感觉。

Symbol来自于几年前的收购,是零售和物流行业使用的手持扫描设备。

这两块业务属于现金牛业务,即便前几年摩托罗拉整个亏损,这两块业务仍然是赚钱的。

至于MMI,它的机顶盒业务也是赚钱的,但真正有未来的业务却是手机。前两年,手机部的巨亏曾经让摩托罗拉灰头土脸,不过现在,随着押宝Android成功,加上平板电脑的推出,将有可能让MMI回到手机销量的前列,因此MMI的成长性可能会很大,但风险也很大。

除了这些主流业务之外,还有一块业务叫iDen。谈起通信制式,国人只知道CDMA、GSM等,却很少听说iDen,这是摩托罗拉研制的一种专有网络,以链接快速著称。曾经给摩托罗拉带去过不少利润,但iDen只是2G网络,在与高通竞争中败下阵来,在三年内,iDen网络的主要部署商Sprint将关闭iDen网,使得这项技术成为了夕阳技术。

在摩托罗拉把网络部门卖给诺基亚西门子时,诺西的人死活不要iDen这一块,于是摩托罗拉只好自己留着,这次拆分时,iDen网络部分划给MSI,手机部分划给MMI,继续维持着等待它的死期来临。

陈飞作为MMI主要方向的开发人员,协助开发Android手机。他时刻关注着公司产品在市面上的反响。在大洋彼岸一年一度的盛会CES展览上,摩托罗拉推出了一系列重量级产品,如平台电脑,手机插座等,其中就有陈飞等人的贡献。

摩托罗拉是聘用中国开发人员最深的外资企业,与诺基亚、爱立信等仍主要把中国当做销售基地相比,摩托罗拉对中国的贡献要大得多,曾经被比作中国通信技术的黄埔军校,也正因为此,陈飞这样的技术人员对于这个曾经庞然大物的感情更深,人们也更加尊重这个企业,他的问题也才更引人关注。

技术复兴

最后一节将讨论陈飞所在的MMI的技术路线。

2008年底,上任不久的掌管手机业务的CEO Sanjay Jha宣布裁员和进行业务整理,当时国内把重点放在了它的裁员上,很少关心业务整理。以至于一位提前觉察到革新气息的记者向编辑报稿子时,编辑回答:什么新战略?大家不感兴趣,只有你打听出来裁员情况才是重要新闻,否则就是小事一桩。

在当时的国内人士看来,摩托罗拉只不过是一头将死的巨兽,大家应该关注的是它死亡的过程,并且勾引出读者嗜血的快感。但摩托罗拉却并没有认栽,缓了缓劲儿,又冒出个第二春。如今看来,摩托罗拉革新才是当时更重要的新闻。

下一个问题是:Sanjay Jha做了哪些改变?

1,拥抱智能手机,拥抱Android。

在他最初制定的战略里,砍掉了几乎所有自有操作系统,在智能机方面只做Android和Win Mobile。但到了2009年下半年,摩托罗拉又毅然放弃了Win Mobile,更是在Android上频频发力。正是由于这样的专注,才使得它逐渐走出了困境。

但专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多元化。于是就有了:

2,芯片主流化。

Sanjay Jha最初裁减了零乱的供应链,把芯片订单交给了TI和高通,他曾经是高通的头儿,转任摩托罗拉CEO后自然加强了和高通的联系。需要说明的是,飞思卡尔曾经是摩托罗拉的芯片部门,后来分裂出去成立了独立的公司,但两公司之间一直保持着业务的合作关系。Sanjay Jha上任后斩断了这种联系,一切以业务为导向,因为飞思卡尔技术不好,就停止使用它的芯片。

3,追技术最前沿。

但芯片主流化又和多元并存。在手机CPU领域,NviDIA 2008年突然冒了出来,推出了手机CPU,nviDIA在显卡方面优势明显,其CPU对于多媒体支持特别强大。摩托罗拉也没有固守在当初制定的战略,而是迅速出击,采用nviDIA的芯片tegra 2研发了号称史上最强大的手机,甚至推出了一系列的产品。

4G快来了,比较成熟的4G标准是LTE和WiMax。由于WCDMA和CDMA2000均选取了LTE作为演进路线,摩托罗拉押宝LTE自然无可厚非。但与此同时,它并未放弃对WiMax的支持,并且一直在研发WiMax智能手机,所用的操作系统也是Android。

“Sanjay重视芯片是对的,他是一个技术流。”陈飞说。在Sanjay Jha的领导下,摩托罗拉部分恢复了当年的气质:走在产业的最前端,做最酷的产品。虽然它的产品还没有iPhone那样的关注度和流行程度,但通过两年的努力,已经再次创出了口碑。

“当然,摩托罗拉还有着不确定性。”陈飞最后总结说。

这种不确定性来自两方面,一是摩托罗拉的惰性。长久以来,摩托罗拉总是以技术底蕴深厚,设计精良著称,但它的设计速度实在慢得可怕。当年它推出了不少精品手机,却被总是生产方头方脑千篇一律的手机的诺基亚打败了。Sanjay Jha来了之后将速度提了上来,但一旦懈怠,由于组织效率的缓慢,是否又会落后?现在还不确定。

二是竞争对手的压力,与人们认为的相反,陈飞认为,这种竞争压力并非来自于传统的手机巨头如诺基亚、三星、LG,摩托罗拉已经用技术和这些手机厂商做出了区隔,摩托罗拉真正的对手还是苹果,以及来自台湾的HTC,前者代表了未来的消费观念,而HTC代表了没有包袱的新生代企业,反而是那些通信巨头们因为历史包袱太重,想要学会智能机的规则还需要花时间,当它们觉醒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