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政商故事:争夺iPad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1 17:46:58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当穿着休闲的乔布斯手持iPad2出现在美国旧金山芳草地艺术中心的发布会现场时,现场响起了长达50秒的掌声。而全世界的iPad拥趸们恐怕并不知道它来自中国内陆一个叫做成都的城市。

据成都方面的数据,2011年10月,成都的笔记本电脑产能将达到1亿台,占全球笔记本总产能的20%,其中iPad系列将达到7200万台,这意味着,全球每两台笔记本中有一台的芯片即出自成都,而每5台笔记本中就有1台“成都造”。到2013年,仅在成都制造的iPad系列将达到1亿台。

高层路线

近年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一直保持着GDP三倍的增长速度,而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3C代工企业,富士康一直是各地政府争抢的“香饽饽”。成都从2005年最初接触富士康,到2010年富士康在成都建厂投产,四川和成都方面进行了6年的长跑。

开始与富士康的接触非常不易。原成都高新区副主任、现四川省招商局副局长郑莉回忆说,“当时我们只见到富士康一位部门总经理,没能接触到总裁郭台铭等核心人物,然后我们以市领导的名义又给郭总写了一封信,但最后信都到不了他手上。”

实际上,从2008年富士康开始较为公开的谈论内迁计划后,河南、重庆、四川、广西等多个省市都向富士康抛出了橄榄枝,对于富士康来说,省级领导登门拜访已成常态。在这样的情况下,高层路线才是“王道”。

成都与富士康的实际推进是在2007年12月,原先在广西主政的刘奇葆调任四川省委书记之后。刘奇葆在广西工作期间,曾受郭台铭邀请亲赴深圳富士康考察,此后富士康在广西投资30亿美元。刘奇葆上任仅一个月,2008年1月29日,四川、成都领导率队前往深圳富士康考察。

“四川在哪里,从四川连接欧亚大陆桥到欧洲路线该怎么走?”这是郭台铭接待四川省、成都市代表团的第一个问题。此时的郭台铭,对于四川和成都几乎没什么了解。

副省长黄小祥在一张中国地图前详细为郭台铭讲解四川省建设 “西部综合交通枢纽”的战略构想,描绘未来几年“蜀道难”变为“蜀道通”的蓝图。

当郭台铭发现地处西南的四川离南亚、欧洲比沿海地区还近时,他第一次意识到,“应该到四川、到成都去看一看。”

2008年5月,应刘奇葆的邀请,郭台铭访问成都。随后,富士康来蓉洽谈投资。约见当天下午成都发生了5·12汶川大地震,暂时打断了富士康落户的步伐。2009年6月开始,从震后重建中逐渐恢复的成都全面提速与富士康的谈判,同年10月16日,“富士康成都产业基地项目”在第十届西博会期间正式签约。

iPad,没有硝烟的争夺战

2010年“跳楼”事件后,富士康接连两次涨薪,幅度共计达到66%。涨薪的同时也带来了数十亿元运营成本。这一年,也是苹果iPad大卖的一年,仅仅在4月到12月之间,iPad全球销量达到1500万部,乔布斯甚至称2010年是iPad年。运营成本的增加和iPad全球产能的不足,富士康集团决定将更多的项目转向内陆地区。

消息一出,天津、重庆、河南、山西各地招商队伍纷纷出动。而已与富士康签约50亿美元项目的四川成都,则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态势抢得先机。

2010年5月,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一行赴台湾举办“天府四川宝岛行”,而实际的重头戏则是与富士康的洽谈。郭台铭陪同刘奇葆、李春城一行参观了鸿海集团以及台南的奇美公司。他们在台湾的高铁上来回坐了三趟,谈得非常热烈,从智能手机谈到了苹果的产品,再谈到跟笔记本电脑配套的中尺度屏,刘奇葆、李春城直奔主题,请郭台铭把更多的项目拿到成都来做。

“更多”意味着什么?显然不止是投资总额的增加,成都将直奔富士康光电显示的高端产品!

对于成都的邀请,郭台铭没有表态,但成都的行动却更加明快。2010年5月底,成都市政府富士康工作组成立,任务十分明确:拿下富士康最王牌的项目。同年6月18日,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要求:利用好富士康产业转移的机会,不只是简单承接转移,抓住富士康光电显示的高端产品,尽快落地。6月21日,成都高新区组织工作组进驻富士康。6月25日左右,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正式向郭台铭提出,成都要iPad项目。

“我就是成都最大的招商局长”

几个回合下来,在iPad项目的“争夺战”中,郭台铭终于表示可以考虑成都,但却提出了严苛的条件:必须在3个月内建成几十万平方米的厂房,半年内厂房达到170万平方米,厂房要建在综合保税区内,富士康项目用地要4平方公里,另需10余平方公里做生活配套。这意味着面对iPad这个漂亮大姑娘,成都已经成为入围女婿,但能不能娶进门,还要看夫家的实力和效率。

负责洽谈的成都市长葛红林当即在责任书上签字,表示3个月建好厂房没问题。成都方面迅速表态,郭台铭反而心存疑虑。在得知葛红林曾是上海钢铁研究所高级专家,并在上海五钢集团、上海宝钢集团任副总,是钢构厂房方面的权威后,郭台铭欣然拍板,敲定了成都项目厂房用地、地点、规模及预定投产日期。

2010年7月13日,成都市成立“1号工程指挥部”,对富士康项目实施边招商、边谈判、边施工、边招工、边投产的超常规策略。iPad项目入川势如旋风,面对富士康的突发要求,成都方面也基本采用问题当天解决的非常速度。

一个在富士康中广为流传的 “截机”事件也许能说明“成都速度”。上午10时许,郭台铭在台湾媒体上看到成都汉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苹果收购的消息。为了解合作伙伴的动向,郭台铭立即找到成都工作组,要求提供汉森的详细情况。半天内,四川省招商局官员通过多方打听,找到了汉森的董事长。巧的是,对方正好在深圳机场,即将登机飞往上海。“截机”是招行局官员的直接反应,立即请其留步。当晚,他们将从机场“截”下来的汉森董事长带到了郭台铭面前。惊讶之余,郭台铭被“成都速度”彻底征服。

赢得富士康iPad项目仅仅靠诚意和效率还不够,更深层次则是解决富士康供应链的重构。

郭台铭曾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搬迁最大问题是供应链的问题,富士康将工厂由沿海移往成都、郑州等中西部,意在实施一项供应链管理和重构的“实验”,而“实验”效果决定了其投资取舍。

iPad项目是富士康众多台湾高管心目中的No.1,落脚城市的物流条件也必须No.1。而成都则是在物流速度上最有优势的地方。

航空方面,2010年底,成都双流机场开通直飞欧洲的全货机航线,采用载重量达110吨的波音B747全货机执行,一周3班,且可以根据引进项目的需求,增加航班次数。全国去欧洲的货运航线,成都最近。

陆路方面,成兰铁路修成后,从成都到兰州,就跟欧亚大路桥连接起来,经新疆西北边境的阿拉山口出中国国境,去中亚、去欧洲,直抵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港,只需要17天。而现在从上海走海运到阿姆斯特丹,需要23天。

赢得富士康的还有成都丰富的人力资源和宜居环境。富士康将iPhone手机落户河南、iPad落户成都,这两地都是全国人力资源大省。根据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数据,2011年成都市重大项目将提供4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富士康成都工厂就计划用工25万人。

iPad放在成都生产,还必须取得苹果的许可。而苹果在成都的考察只有短短两天时间。

2010年8月18日,苹果管生产的副总裁丽塔拉妮一行前来成都。四川省招商局官员陪着对方看了员工公寓和工地,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让丽塔拉妮没有料到的是,陪同的招商局官员手中拿着的就是iPad,使用熟练;而成都一家银行门口显示屏上流动着的“赠送iPad”字标,更让其惊喜不已,“原来成都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是这样紧跟潮流。”

20日,郑莉回到深圳,有人悄悄告诉她,苹果方面已确认在成都生产iPad。郑莉忙问郭台铭,他并不正面回答,只是说,你不能去招商了,我就是成都最大的招商局长,你要给我做好服务,我们现在上了同一趟火车,这趟火车要高速运转了!

蝴蝶效应

如今,富士康已在成都注册成立五家独立法人公司,产品几乎涵盖了电子产品终端制造、技术研发设计等各个领域,总投资达100亿美元,富士康iPad项目将成为技术水平最高、产业规模最大的光电显示产业基地。

“富士康iPad项目落户,不仅仅是四川省的或中西部迄今为止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这样简单,”成都高新区发展策划局局长汤继强博士说,“富士康项目是成都电子信息产业真正崛起的标杆!”富士康集团投资长庄宏仁分析,富士康将与成都一起,完成一次前所未有的产业链升级,把全球领先的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放到成都,加快引进上游配套厂商,在西部形成完整产业链,加速产业链各环节在四川、成都的立体构建,并带动相关第三产业,提升西部地区整体竞争力。

对于成都来说,富士康将带来的不仅仅是近40万的新增就业机会,每年2000多亿的总产值,还将使成都这个内陆城市加快搭上国际化列车的步伐。就近期闪电获批的成都高新综合报税区为例,成都海关关税处副处长陶毅如亦承认,可预期的 “富士康效应”,使国务院十部委海关特殊监管区联席会议“很快就下了决心”。

今年3月,中西部最大的航空货站——四川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货站正式投入营运。随着英特尔、富士康、仁宝、纬创等超大型电子企业相继实现量产,预计进入4月份空运量将出现暴发性飙升,每天通过航空运输出港的电子产品估计将超100吨,而当中就有即将面世的iPad2。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