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争霸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31 21:24:24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安迪·鲁宾(Andy Rubin)在等待突如其来的好运。

那是2009年1月,三年前Google收购了他的公司,还有Android这个新生儿——他创造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可以让用户上网冲浪、收发邮件、听音乐及安装新应用。那时,他曾希望背靠大树Google,让他的Android成为智能手机行业的翘楚。

然而,失望不期而至。第一个运行Android的是HTC(宏达电)的T-Mobile G1,没有预期的好评如潮,销量也乏善可陈。

鲁宾打算试试让更大的运营商接受Android,他和团队试图游说美国第二大运营商Verizon却无功而返。

随后,Android最大的竞争对手出现了——iPhone。后者自2007年面世,迅速成为了商业乃至文化现象。如果鲁宾没法让Android手机迎头赶上,就只有向史蒂夫·乔布斯俯首称臣的份儿了。

横空出世

幸运的是,桑杰·贾(Sanjay Jha)是摩托罗拉的新掌门,这位CEO希望说服鲁宾让摩托罗拉来生产Android新机器。自从2004年最后一个辉煌的产品Razr,摩托罗拉已经多年不济。

贾来到Google总部,展示了新机的设计,确实可圈可点。他承诺,新机会比其他智能手机运行更快,触屏分辨率比iPhone更高,还会有实体键盘(不像iPhone那样只有虚拟键盘),更薄更流畅的设计也将在美学上挑战iPhone。贾也提到Verizon关系良好,他们已经在讨论造个新机器。鲁宾团队听后,觉得大可一试。

2009年春天,摩托罗拉的第一部原型机出现在Google办公室。虽然明白草图和最终原型机会有差距,鲁宾等人还是大吃一惊,这玩意如此丑陋,一点都不像承诺的那样。“它看起来像个武器,锋利、粗线条、棱角分明……”

一群人面面相觑。取消该项目的后果太坏,G1败走麦城后,对用户而言,Android越来越像浮云。苹果和AT&T强强联手后,很多批评家在看摩托罗拉和Verizon的笑话。如果这个产品失败,摩托罗拉就完了。“我在拿我的职业生涯做赌注。”鲁宾回忆说。

整个夏天都弥漫着末日感。Google工程师一边担心手机卖不掉,还不得不在周末或假期来开发软件。贾几乎每天都在和Verizon的首席营销官约翰·斯汤顿通电话,设法微调而不是重新设计电子原件。死限是当年11月。

然而,手机还没有名字。Verizon的长期广告伙伴麦肯公司给出了一堆选择,诸如炸药等等,中意的寥寥。斯汤顿焦急地接触了另一个年轻的广告机构麦加利鲍文,并给他们一周时间。几天后,对方回话,“Droid如何?”

Droid机器人,是《星球大战》里家喻户晓的角色。鲍文公司决定干脆突出其“粗暴”外表来对抗iPhone,“如果电影《黑鹰坠落》里有手机,它很可能就像Droid。”

当Droid于2009年10月如期发布,冲击力之强难以想象,前三个月的销量就超过了iPhone同期。摩托罗拉打了翻身仗,重新开始盈利。Verizon也获得更多新用户,和苹果的谈判也没那么低声下气了。后来Verizon引进iPhone时,从苹果得到的合同比AT&T的还好。

最重要的是,Droid第一次挑战了苹果对智能手机的统治。实际上,某种程度看,Android已经超越了对手,23%的市场份额明显比iPhone的16%要高(塞班38%,黑莓16%,都在大幅下滑。该统计基于2010年北美市场)。

目前,全球的情况是,每天激活的Android新机器有30万台,而苹果iPhone、iPad和iPod touch共计只有27.5万激活(以去年10月为例)。甚至乔布斯也忍不住爆发了,在去年10月下旬与某投资者的电话中,他大爆粗口,痛斥Android的缺点。

这场竞赛日趋白热化。Android不只是用到不同运营商、不同厂家和不同软件,它是整个移动通信产业的新视角。苹果则是对iPhone全面掌控,定义硬件、设计操作系统、独立营销,对App Store管束多多,排斥一切它认为不妥或威胁其商机的应用程序(如Google Voice、iBooks、普利策奖得主马克·菲奥雷的政治漫画app)。

与之相比,Android则以放任自流为荣。这个操作系统向任何需要的人开放,尽管也要厂商拿出样机来测试。当新应用进入市场,Google不会审核,仅当用户投诉时才会让其下架。另外,厂商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修改操作系统的外观。

这一切并不只关乎手机。移动设备越来越主流,去年4季度,智能手机销量已超越PC和笔记本,像iPad和其他新Android平板,也被看做是个人电脑的替代品。新格局是苹果和Google角力,而不再像1980s、1990s那样和微软斗。消费者也分成两大阵营,iPhone用户或是Android用户,就像曾经的Mac用户和PC用户一样。正如PC产业的早期,这一切终将构建出未来的数字时代。

多赢协议

Google总部的44号大楼,安迪·鲁宾从办公室下到大厅的会议室。在这里,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敲击了几下键盘,然后显示屏上出现了世界地图——灰色代表海洋,黑色代表大洲。他打算展示2008年至今Android设备的增长趋势图。每当一个Android手机激活,一个淡蓝色的点就出现在屏幕上。

前25秒,对应T-Mobile G1时期,没几个点亮起来。“欧洲看起来还不错,大概比美国好些。”鲁宾说。又过了好几秒。“现在是Droid了。”他笑了。马上,淡蓝点亮了黑色的美国。15秒后,另一款机器三星Galaxy S来了——韩国、日本和欧洲也亮了。

和大多数工程师一样,鲁宾通常也轻言细语。他说,自己语速越快时音量就越大。在Google这家公司工作,障碍往往是老板定下的规则。

尽管鲁宾及团队努力与Verizon形成伙伴关系,Google的高管们似乎更愿意以自己的方式去对抗运营商。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拉里·佩奇(Larry Page)还有埃里克·斯密特(Eric Schmidt)都曾提及,有必要推翻运营商的商业模式。Verizon和其他电信运营商习惯完全控制每部入网手机,对于各种特色功能或软件限制多多,以免网络带宽出问题。而Google是一家倡导信息交换开放的公司,在Google高管们眼里,运营商都是压制创新的。

反观运营商,也把Google视作洪水猛兽。Google在2007年的开发者大会宣布,要参与Verizon想买的无线频段拍卖。Google的高管根本没有买这个频段的诚意;他们只想把价格抬高到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某些要求。由于Google的竞标,Verizon这个最终买家不得不允许其他手机在它的频段上使用。竞标时期,Verizon的总裁、CEO伊万·赛登伯格(?Ivan Seidenberg)称Google此举是“唤醒冬眠的熊”——那些强势的手机运营商会给你颜色看的。

然而,iPhone的出现改变了一切,Google和Verizon意识到他们并不是死敌。对于Google,尤其是iPhone 3G和App Store,真正威胁到Android。如果鲁宾动作不够快,苹果可能很快签下足够多的用户,让Android平台没法竞争。Verizon的处境也类似。“我们意识到,如果想和iPhone斗,我们不能各自为政。”斯汤顿说。

最终,两家公司同意合作,并敲定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收益分成协议。在每部新机器上,Google让Android成为操作系统,卖应用和广告。而Verizon可以从收益中分成。相比AT&T从苹果那里分不到一杯羹,这笔生意实在划算。

如今,这个协议所有大运营商接纳,从根本上改变了无线通信产业。iPhone虽然是革命性的,但没能改变这个事实:运营商提供并维护昂贵的带宽,手机制造商即使想带来最好的、最有特色的产品,还是要看运营商的脸色。这也是苹果和其运营商伙伴冲突所在,尤其是美国的AT&T。苹果希望用户能尽享iPhone,但运营商要花费数十亿美元的开支来跟进过载的网络。Android则不同。由于运营商可以分到应用销售和广告收入的一部分,无论用户上网或下载,他们都坐享其成。这一次,软件开发商、手机厂商、电信运营商和客户的利益都兼顾了。

最终幻想

手握独特的操作系统,鲁宾难免会被人拿来和比尔·盖茨对比。但鲁宾不喜欢这样的对比。这不奇怪,Google一直认为自己是反微软的。不过,在鲁宾对手机市场的言论中,有一些观念惊人相似。

盖茨曾说过赢家通吃的法则。正如PC,开发人员只用一个共同的软件平台,而不是为不同的机器写成千上万个程序。开发人员编写一次,就可以在所有运行Windows系统的PC上用了。这样,更多的开发者会花时间给微软的操作系统做软件,而不是给苹果。由于选择丰富,用户被其吸引,加剧了开发者忽视其他平台。

鲁宾希望同样的市场法则体现在Android上。厂商可以免费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实现数以万计的增长,哪怕不是同一种手机。单一的手机型号无法匹敌苹果iPhone,但合力是巨大的,Android的用户基础可能更大,对软件开发商的吸引更大。

最近两年,这一策略已经让Android有效遏制了苹果的突飞猛进。2007年至今,苹果iOS系统有1.6亿部设备。Android仅在2010年就达到了苹果上述数字的42%。现在,共有27家厂商为169家运营商生产Android手机,应用也超过了15万。

但是,历史未必重演。上一代的平台之争,的确很难为一个平台编写软件,更别说两个平台。开发者迫于压力,要么选择PC,要么选择Mac。但今天,易用的软件开发工具让事情变简单了。换句话说,软件公司不会被强迫站队。

对开发商来说,无论有多少Android手机存在都是次要的,除非更有利可图。据最新估计,iTunes 的应用已经带来了近30亿美元。而Android的应用才超过1亿美元。苹果的策略是监督并向用户推荐优秀软件,并在其首页做特别推荐。反观Android市场,导航不算便利,很多软件只能在特定手机上运行(有些对处理器主频要求高,有些则因为Android系统的版本不同而无法安装),这是Android的最大不足。

苹果也在采取激进手段阻止Android铺开。今年3月,Verizon开始在美国发售iPhone,苹果有望获得数百万潜在新用户。同时,苹果也有望在平板之争中胜出。摩托罗拉的Xoom,被视为iPad的第一个对手,采用代号“蜂巢”的Android3.0系统。但是,当这批Android平板刚面世,苹果已经iPad 2了。

暂时,消费者无法满足的胃口让iPhone和Android共存。去年4季度智能手机销量甚至接近全年的两倍,达1.01亿部,今年平板销量也预计翻三倍……但是,市场一旦饱和,或许3至5年内,销量将放缓。那么,要增长,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对手那里撬走用户了。有最大最忠诚用户群的公司终将赢得这场战役,这是苹果和Google都在尽力创造的未来。

如果没错的话,在技术领域,最终只有一个平台能称王。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