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帝国内幕:不为人知的政治体系及内幕冲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6-19 18:50:50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马云帝国内幕》系列报道,集中解析了阿里巴巴帝国的战略、战术及业务内幕,引起业内强烈反响。

本期,理财周报为你带来关于马云的,更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我们无意否定马云出类拔萃的一面,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真实的马云。

5月的马云,在舆论的大风潮中有些飘摇。

以国家的名义,马云总算把心头肉支付宝抢了回来,然而阿里巴巴集团的其他六大资产依旧悬在雅虎的虎口之下。

蹊跷的是,雅虎13日最新表态,雅虎在3月31日才知道马云去年就已将支付宝私有化了,而此举竟未通报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也未征得批准。

霸道的马云精于此道,没有安全感的马云依然没有安全感。

Ma and Mao

工号:1**6。阿林做梦都梦见马云。

马云朝他挥舞着双手。他的袖口绣着两个花体英文字母“Jack Ma”,阿林和他的“战友们”常觉得那更像是“Jack Mao”。

自从离开阿里巴巴,他常常回忆自己在那里度过的5年。他的工号在现在集团2万员工中,已属元老级的。

“这几年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很感谢马云和那些高管,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伟大的公司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断续的描述可以归结为:专制、洗脑、层级森严、虚伪和勾心斗角。他偏执地认为,孙正义可能是这一切的开端,“为资本还债。”

然而马云不会同意。孙正义是他一生中的贵人。

惺惺相惜的两个人,有“6分钟敲定投资”的传奇故事。孙正义带给他的不仅仅是2000万美金的雪中送炭,还有做媒“鲸吞”雅虎中国,助力淘宝大战Ebay易趣,缓冲雅虎铁娘子巴茨对马云的威胁、嫁接淘宝和雅虎日本……以及马云的声望和一把漂亮的日本武士刀。

据说,马云把这把武士刀挂在自己的家中,并养了两条猛犬。

多位业内人士和阿里巴巴的内部员工说,马云其实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一位曾经在早期采访过马云的记者如此转述马云自己的表述:“经常坐立不安;如果有人突然推门进来,会吓一跳。”

一个是无安全感的马云,一个是作为神的“马云”。后者不是马云乐意的,但却是他自己一手塑造的。

他首先把自己塑造成“出手无招”的风清扬,并把两万多人的公司变成一个奇特的武侠江湖。他的阿里巴巴公司办公室,全是武侠小说里的武林圣地:“光明顶”、“达摩院”、“桃花岛”、“罗汉堂”、“聚贤庄”、“半山亭”、“侠客岛”等等,甚至洗手间叫“听雨轩”。他那叫做“光明顶”的会议室,挂着金庸书写的:“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淘宝社区叫淘江湖,负责论坛的也用掌门和帮派来定义,每个新进员工都要取一个“花名”。

马云的一个员工想象着未来不禁倒吸一口气,按照“电子商务生态圈”这个终极帝国的规划,将来这里将是一个“十万大军的大江湖”。

然而,更多的人仍然觉得,这里更像是一个“帝国”,而马云更像是这个帝国的统治者。

马云在公司治理上不仅求诸于武侠梦,更求诸于宏大的口号、舆论控制、思想洗礼、人治导向、“政治挂帅”的业务体系、战争式的话语体系和充满斗争思想战略路径。

从“农村包围城市”到“大淘宝战略”

虽然马云讲了很多次,很多人至今还是没搞清楚马云心中到底什么最重要。

2001年马云的经典语录是:“我认为,员工第一,客户第二。没有他们,就没有这个网站。”而现在,马云说,“十年以来,我们活下来的其中一个理由,就是我们坚持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打天下和治天下,自然不同。

2003年,在很多大城市的公交车身,能看到很多夺人眼球的美女广告。这实际上是马云在与eBay之战中,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战略”的结果。

当年,阿里巴巴1亿元打造淘宝,而eBay则宣布将投放1亿美元,仅仅用于eBay易趣的推广,eBay和不少门户网站签订了近一年的排他性合约。

2003年,马云在淘宝全体员工大会上发表讲话:“现在敌人已经采取行动,要将我们扼杀在摇篮里,我们一定要想出其他的办法。世界上不是只有一条路通向罗马。毛主席能想出农村包围城市这样创造性的军事理论,我们也可以拿来用一用。eBay不是控制了大城市吗?我们就到农村去,到敌人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去壮大自己。”

于是,淘宝将广告投放到公交车、电梯、地铁和体育赛事中。

实际上,阿里巴巴的成长,就一直是在长尾理论基础上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成长。在攻下中小企业之后,现在的马云正在剪下长尾,进城见贵客。这即是目前大量品牌商入驻淘宝商城的景象。

事实上,阿里巴巴在正面战场的屡次对抗都是不成功的,包括以雅虎中国进军搜索、以阿里妈妈对抗百度联盟,以及阿里软件对抗用友金蝶等。

尽管每一场战役,马云都和淘宝战役一样,使用了“枪杆子”之外的另一重要武器“笔杆子”,即本报之前报道所述的世界级公关术,但从来没有一次能够复制淘宝那样“农村保卫城市”的成功。

人们难以知晓这些失败对马云谋略的影响。但当下的“大淘宝战略”无疑是“包围圈”思想的集大成者。在2008年以来京东、敦煌等新兴电子商务模式和企业的冲击中,马云没有选择正面火拼,而是迂回包抄,即开放平台,联合银行、物流、IT、媒体、网站、通关等等环节,打造“电子商务生态圈”,实际上是马云高举“新商业文明”旗帜,打造一条庞大的统一战线。

2009年,《马云管理日志》出版。该书中很多地方都或直接或间接地与毛泽东思想挂钩,如“延安整风”、“万里长征”、“打持久战”、“集中优势兵力”、“建立根据地”等等。

和战争谋略比,马云热衷搞“思想运动”在业内更为著名,并随着阿里巴巴的繁荣而愈演愈烈。这实际上是“员工第一”到“客户第一”两个概念偷换的真正底色。

“杀卫哲”,只是一场运动中迫降的风筝。

马氏“治国”:文化、运动

世界上鲜有一个公司有如此多的“文化”:阿里巴巴的“笑脸”文化,支付宝的“手印”文化,淘宝的“倒立”文化,雅虎中国的“光脚”文化。

2万人还拥有一整套显性价值规则,即被马云冠以“六脉神剑”的“客户第一、拥抱变化、团队合作、激情、诚信、敬业”。

凌驾于各种“文化”和价值观之上的,是马云的“运动式”管理思想。

2001年到2003年,在阿里巴巴最为艰难也最为关键的三年内,马云就曾以“延安整风运动”来统一价值观、统一理想。

马云说:“通过运动,把跟我们没有共同价值观,没有共同使命感的人,统统开除出我们公司。”

同时,他还以“抗日军政大学”来培训干部团队的管理能力,以“南泥湾开荒”培养销售人员面对客户应有的观念、方法和技巧。

一位阿里巴巴华南区的客户至今对其销售人员的素质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有一套又一套训练有素的思想,我觉得完全不像是销售,倒像是公关。”这样的销售人员在阿里巴巴以万计数。

事实上,如同从“员工第一”到“客户第一”,马云一直在价值观上不断进行修订。

“以前是九大价值观,后来又精简为六大价值观,这对于我这样的员工来说要求实在是太高了,我有时候觉得阿里巴巴两三万人就马云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因为卫哲都不符合要求啊。”阿里巴巴一位前员工K说:

“‘倒立’刚开始也就是大家娱乐娱乐,结果马云觉得那代表着一种思想的境界,于是当作‘政治任务’内部推行,还有倒立墙,每一个人都要学会。”

马云描述“倒立”文化,“每个人都要学会倒立,因为当你倒立起来,血液涌进大脑,看世界的角度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想问题,也就能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政治挂帅”不仅作用于高管,在基层也被异化”。

阿林说,他所在区域的销售部门“不止一次的发生过人员清洗,都是以各种价值观问题为理由。我相信,卫哲其实也是价值观的牺牲品之一。”

春节期间,马云来到福建龙岩市上杭县,1929年12月召开“古田会议”的毛公山。那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克服红四军中出现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两天的会议通过了由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决议案,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

马云通过媒体解释:“军事是业绩导向,业绩和政治思想是对立的,但是毛泽东把它们合起来。这就是当年红军为什么能够成功的原因,它不是纯粹打仗的组织,而是一个完成政治任务的组织。”

“业绩与价值观对立,这事儿不通。”马云说。

“但是,当年红军的价值观是革命事业的终极目标,马云的诚信难道就是阿里巴巴的终极目标吗?”前述离职员工K说。“如果是这样,为什么阿里需要上万的SALES,每个人每天都要发疯的打几十上百个电话?”

同样让人感到困惑的是,马云和卫哲相交多年,如果卫哲是个追求短期利润的人,以马云的聪明,他不可能在十年后才看清。

“马云也因为这些骂过卫哲,但是在2006年的时候,一些股东要追求业绩,要上市,所以他在那个时候选卫哲是对的。但是我认为马云请卫哲来有另外的一层意思。因为当时在阿里巴巴内部,关明生的声望其实已经高过了马云,所以马云需要来平衡这种局面,掌握主动权。”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说。

“阿里宗教”隐秘种种

2010年9月10日,教师节,马云45岁生日,阿里巴巴10岁生日。

业内人士洪波如此回忆当晚盛况:“那天晚上,坐在杭州黄龙体育场里,被high到极点的2万名阿里人所制造的巨大声浪冲击着,我的感受是,这是一场盛大的party,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公司,更是为了一个人。阿里巴巴完全成为一种宗教,而马云,则必须成为一个神。”

为纪念阿里10岁所举行的102棒跨江接力跑,所用的接力棒是用阿里全球53个办事处提供的泥土,在景德镇烧制而成的,并被命名为“阿里真棒”,强调其过去10年所传承的“真气”。

整个接力活动,要从马云起家的湖畔花园,途经华星科技大厦、西湖时代广场等办公场所,直到钱塘江南岸的滨江园区。

为了避免大规模交通管制,阿里的接力跑需分段进行。马云认为分段破坏了风水,宁可在夜深人静的凌晨三点开始跑,也要保持其风水的连贯性。

“阿里级别森严,精神控制也超过了正常的范畴。”一位离职员工说,很多员工都被马云的传奇所感染,然后进入这个公司,被马云的价值观无孔不入地灌输。

在整个阿里巴巴集团里,员工被分类成M、P和S。理财周报掌握的信息是,M代表的管理层级别就有10层之多,马云是唯一的M10,M9空缺。P代表的个人职务级别分为14级之多。销售及客户服务人员则被称为C。

人力资源部门在绝大多数公司只是辅助和执行功能,然而,马云设置的行政HR类似GE公司,据有“战略性”地位,但实际上更像是“洋瓶装土酒”。在这个框架内,马云在集团设置了“组织部”与类似干部行政学院的“湖畔学院”,在各子公司把人力资源部门改造成地方级的“政委体系。”

所谓的“政委体系”是从组织结构上分三层,最基层的称为“小政委”,分布在具体的城市区域,与区域经理搭档;往上一层是与高级区域经理搭档;再往上就直接是阿里巴巴的人力资源总监。政委主要起督查的作用,马云希望能从一线员工开始进行价值观的传输。

据说,“政委体系”便是马云从军事题材连续剧《历史的天空》和《亮剑》中获得灵感。而在业务体系,马云设置了“总参谋长”一角,由曾鸣担任。

除此之外还有一整套的形式体系:员工的花名、帮派/家族积分榜、倒立墙、革命圣地般的湖畔花园、“遵义会议”、鸡毛信、飞鸽传书、作战室、廉政部、阿里学院、导师、卫哲的“三个凡是”……

复杂的制度体系之上,马云始终保持着教父般的角色。他甚至每年为阿里巴巴集体婚礼证婚,今年已经是第六年。

5月11日,马云对325对新人说:“今天我作为证婚人,我的证婚期限是90年,90年之后,你们爱改嫁改嫁,爱娶谁娶谁,但是在这90年之内,你们的约定不能变,你们愿意接受这个挑战吗?”

马云式政治:“手腕”和“敌人”

迄今,阿里巴巴很多人仍然不能理解这样一件事:

是关明生树立了阿里巴巴定的文化和管理体系,为何关最后却离开了阿里巴巴?这一次针对欺诈事件,马云再次启用了曾被称为“铁血宰相”的老将关明生。继2001年的裁人风波后,关明生又一次充当了“恶人”。

同样让人感到困惑的是,马云和卫哲相交多年,如果卫哲是个及其追求短期利润的人,以马云的聪明,他不可能在十年后才看清。2006年,当马云把卫哲请到阿里巴巴的时候,他就应该很清楚地明白。

“马云也因为这些骂过卫哲,但是在2006年的时候,马云为了回报一些股东要追求业绩,要上市,所以他在那个时候选卫哲是对的。但是我认为马云请卫哲来有另外的一层意思。因为当时在阿里巴巴内部,关明生的声望其实已经高过了马云,所以马云需要来平衡这种局面,掌握主动权。”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说。

马云的铁腕的人事轮换和撤换向来为业内所不能完全认同。

2001年,痛恨MBA的马云把四个同事送回了MBA;2007年年末2008年年初,淘宝网总裁孙彤宇、阿里巴巴集团COO李琪、阿里巴巴集团CTO吴炯、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李旭晖相继辞职“轮休”或“学习”,被外界广泛解读为“杯酒释兵权”,其中尤以孙彤宇被突然解职而嚎啕大哭引起轩然大波。而“欺诈门”之后的阿里巴巴CEO卫哲和COO李旭晖的辞职亦震惊国内外企业界。

一位阿里巴巴离职员工说,马云看似两袖清风,但是在集团内部依旧是极其强势的“家长”,“他仿佛觉得身边的高管们都没有长大一样。”

雅虎13日表态,在3月31日才知道马云去年就已将支付宝私有化了,而此举竟未通报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也未征得批准。多位国内知名企业高管向理财周报表示“此举很奇怪。”马云的手腕可见一斑。

“马云当然是有很强的危机感和使命感,但是如此粗暴的对待他的高管、董事会和股东,我个人是感到震惊的,我们国有企业都不敢这么干。”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集团高管说。

同样,很多人不清楚马云是否预料或者需要这样的结局:内部人士透露阿里巴巴体系鼓励内部人“举贤不避亲”,并且施之以物质奖励,最后导致了内部复杂的派系矛盾,而矛盾激化的结果常常是以价值观为由较量出一种高下。

值得注意的是,在阿里巴巴集团内部,王帅领衔的市场部不仅是马云的嫡系部队,强势部队,而且以中央部门形式在各子公司之间进行垂直管理。同样垂直的还有其“政委体系”,它们均属意识形态部门。而这些部门与子公司之间形成了明显的制衡。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即称,王帅与淘宝主帅陆兆禧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或许,马云真正的敌人只有一个——他内心的不安全感。毕竟,作为神的马云,他只有精神上的控制权。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