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让乔布斯羡慕嫉妒恨的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6-28 09:12:31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今年中国掀起一股“苹果热”,智能手机iPhone、平板电脑iPad遭疯抢,一度卖断货。然而,令许多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苹果”的老家——美国市场,智能手机中卖得最火的并不是iPhone,而是Android。而且,Android手机增长速度之迅猛令人咂舌——全世界每天都在新增加40万用户。

如今,Android及它的绿色小机器人标志已经和苹果的iPhone一样风靡世界。美国《新闻周刊》曾评论称,Android引发了移动领域的革命,正在重塑着全球各大科技公司的未来财富格局。而创造这一奇迹的人,正是“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上世纪90年代他曾供职苹果和微软,如今是谷歌公司的工程副总裁、Android开发的领头人、许多项发明专利加身的发明家。在他48年的极客人生中,他一直致力于将最酷、最超越时代的电子产品呈现给世人。

安迪·鲁宾,让谷歌从全球搜索引擎的老大成功转型为智能手机市场的带头大哥,让微软总裁鲍尔默和“苹果之父”乔布斯暗中嫉恨抓狂。他就像当年的比尔·盖茨一样,踩在一条宽广的IT未来之路上,只不过当年那条路通向个人电脑,而今天这条路通向或将全面取代电脑的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火起来,不过是最近两三年的事。然而,早在2002年的春天,谷歌的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就在腰带上别上了一款炫目的智能手机。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可以用之上网,使用自己的搜索引擎。

它就是Sidekick。当时,大都市的时髦人士和硅谷的电子迷们都喜欢带上这款肥皂形状的智能手机,四处招摇。

Sidekick比主要用来收发邮件的黑莓手机更加灵活,是当时可以对互联网、即时通讯、电子邮件和其他个人电脑设备进行无缝整合的首批智能手机之一。

这个新潮的玩意儿就是安迪·鲁宾的发明。从网络电视,到数码相机,到智能手机,到各式机器人,从苹果到微软再到现在的谷歌,鲁宾总是在最酷的公司做着最酷的研究。

这个浑身浸透着玩乐细胞的终极极客,一直实现着一个童年以来的电子梦: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足够酷的玩具,那么我就自己来制造。

苹果员工 一件好事改变了他的一生

1963年,安迪·鲁宾出生于美国纽约州。他的父亲是学心理学的,后来成立了一家电子器械直销公司。在将销售样品拍照放进销售目录之后,这些完成商业使命的电子器械便成了小鲁宾的玩具。他的房间里总是堆满了最新的电子产品,他每天都待在屋里拆拆卸卸,乐此不疲。极客(Geek)基因从此种下。

1986年,鲁宾在取得纽约州尤蒂卡学院计算机学学士学位后,加入以生产光学仪器知名的卡尔·蔡司公司担任机器人工程师。后来他被公司派遣到瑞士,负责另一个机器人项目。鲁宾说,要不是在开曼群岛的一次奇遇,他可能一辈子都会开心地在蔡司工作下去。

1989年,鲁宾到开曼群岛旅游。一天凌晨,他独自在沙滩漫步,发现有个人很可怜地睡在一把椅子上。鲁宾和此人交谈后得知,他和女朋友吵架,被赶出了海边别墅。好心的鲁宾为他找了住处。作为回报,这位老兄答应引荐鲁宾到自己所在的公司工作,这个公司就是正处在第一个全盛时期的苹果公司。

就这样,26岁的鲁宾来到了苹果公司。当时,苹果基本上是由技术人员把控,管理风格比较随意,各种奇怪的点子满天飞。

鲁宾在苹果公司主要搞研发,苹果首款塔式电脑Quadra和历史上第一个软modem,都离不开他的努力。初到苹果,好玩的鲁宾就搞出一场恶作剧:他对公司的内部电话系统进行了重新编程。结果,跟他同一组的同事就分别接到貌似是公司当时CEO约翰·斯卡利打来的电话,声称要给他们特殊的股票奖励。

造出机器人在微软公司四处游荡

1990年,苹果将手持电脑和通讯设备部门剥离出来,成立了一个新公司。两年后,鲁宾加入这个新公司。在这里,他完全融入到“工作就是生活”的工程师文化中。他和其他几位同事在办公室的小隔间上方搭起床,几乎24小时吃住在办公室,夜以继日地开发Magic Cap。这是一款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和界面。

General Magic获得过短暂的成功,1995年公司上市第一天股票就实现了翻番。但是好景不长,Magic Cap的概念太超前了,只有少数几个生产商和通讯公司能勉强接受,很快就被市场判了死刑。

鲁宾所在的研发部被迫解体。有三名苹果公司的元老成立了Artemis研发公司,邀请鲁宾加入。鲁宾又将床搬进办公室,继续夜以继日地追逐自己的梦想。这次,他参与开发的产品是交互式互联网电视WebTV,获得了多项通信专利,产品拥有了几十万用户,成功实现盈利,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

1997年,Artemis公司被微软收购。鲁宾留在微软,默默地探索自己的机器人项目。不改极客本色的他再一次闯下祸端,也因此在极客中赢得了大哥级的江湖地位。

他造出一个会走路的机器人,装有摄像头和麦克风,在微软四处游荡,记录所见所闻。某个周末,微软安全人员发现控制这个机器人的计算机被黑客入侵。虽然黑客尚没有发现这台计算机是移动的,且有摄像功能,但鲁宾的危险做法足以激怒微软的安全小组,他们要求鲁宾即刻把这个机器人打入冷宫。

老板 Android名字来自科幻小说

1999年,鲁宾离开微软,在硅谷中心城市帕罗奥图租了一个零售商店做实验室,实验室里充斥着他从日本带回来的各种机器人。在这里,鲁宾与他的工程师朋友们经常聚会到深夜,构思开发各种新产品的可能性。

他们最终决定制造一款像巧克力条那么大的设备,售价不到10美元。用户可以用来扫描物品,然后把图片传上网,在网上平台发掘关于这些物品的信息。鲁宾说,发明这一扫描设备的初衷是为了打造一块“数字化海绵”,将人们“吸”回到互联网络。这是一个很酷的想法,但问题是,没有人肯出钱资助。

因智能手机与谷歌创始人结缘

鲁宾和朋友们没有气馁。他们成立了一家名为“危险(Danger)”的公司,进一步完善原来的发明,将无线接收器和转换器加入这一设备,并给它起名Sidekick,把它打造成可上网的智能手机。Danger和此后的Android都充分体现了鲁宾对机器人的热爱。Danger这个名字来自上世纪60年代风靡美国的太空幻想电视剧《迷失太空》。剧中有个机器人经常在剧中发出“Danger!(危险!)”的警告。

2002年初,鲁宾在斯坦福大学给硅谷工程师讲课,其间谈到了Sidekick的研发过程。他的听众中有两个不平凡的人物——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这是两人第一次与鲁宾结缘。下课后,佩奇走到鲁宾身边查看Sidekick,发现Google已经被列为默认的搜索引擎。“真酷。”佩奇由衷地说。

鲁宾在斯坦福授课之际,具备手机功能的手提设备已经初具雏形,只是后来数字无线网络的发展给了这一设备以新生而已。

受到Sidekick的启发,佩奇很快就有了开发一款谷歌手机和一个移动操作系统平台的想法。正是这样的想法促成他与鲁宾再次结缘。此为后话。

担任CEO,运营不理想,被迫辞职

创办Danger并担任CEO的过程让鲁宾完成了从工程师到管理者的转变。他开始积极地思考如何研发一个产品并从零开始建立一个公司。“我们都努力去考虑营销策略,那是我第一次启动自己大脑的这一部分。”鲁宾说。

在他的努力下,Danger公司找到了将移动运营商和手机制造商利益结合起来的模式。但是,公司的运营并不理想。

2007年,Danger董事会决定不再让鲁宾担任CEO。鲁宾表示尊重董事会的意见,而且还参与寻找接班人。新CEO上任没多久,鲁宾就提出辞呈。他自称完成了在Danger的使命,希望能够继续前行。但是,熟悉内情的人称,鲁宾是对新管理层感到失望才离开的。

鲁宾跑到自己的老度假福地开曼群岛待了几个月,并在那里开始编写软件,试图研制一款数码相机。但是,老问题又来了,没人肯投资这款相机。

兜兜转转,鲁宾又回到了研制下一代智能手机的最初想法上。这次,他决定成立一家叫Android的公司。Android.com是他拥有多年的一个域名。

Android一词最早出现于法国作家利尔亚当在1886年发表的科幻小说《未来夏娃》中,他将外表像人的机器起名为Android。鲁宾召集了一帮工程师和产品规划师,目标是开发一个向所有软件设计者开放的移动手机平台。

“父亲” Android出世

鲁宾把所有的积蓄都倾注在Android项目上。但还是遇到了缺钱的问题。他打电话给老朋友珀尔曼,告诉他自己成了穷光蛋。珀尔曼就是当初创立Artemis的苹果三元老之一。

“你什么时候需要钱?”珀尔曼问。

“就是现在!”鲁宾回答。

珀尔曼二话不说,赶紧跑到银行,从取款机里取了100张100美元,直接来到鲁宾的办公室,将厚厚的一摞钱放到他的办公桌上。珀尔曼陆续借给鲁宾10万美元,资助Android公司完成商业计划。

很快,有风险资本家对Android的开发项目感兴趣,提出收购Android。鲁宾一边跟这位收购者洽谈,一边发了个电子邮件给谷歌创始人之一佩奇,暗示Android也存在跟谷歌合作的可能性。几周后,谷歌就迅速收购了Android。鲁宾成为谷歌公司的工程部副总裁,继续负责Android项目。

“这世界有了Android,就不需另一平台”

谷歌公司于2007年11月5日正式公布这个操作系统。2010年末的数据显示,仅正式推出三年的Android已经超越称霸十年的诺基亚Symbian系统,跃居全球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平台。

目前,Android发展之势迅猛,已经超越苹果成为美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也是增长最快的用户平台。根据一项最新统计,美国共有7250万智能手机用户,其中Android手机用户占了34.7%,剩下的黑莓用户和iPhone用户分别占27.1%和25.5%。

有机构预测,按目前的速度,截至2014年,Android将拥有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25%份额,而与之相比,苹果所占的份额则只有11%。而基于Android的平板电脑也将构成对iPad的有力竞争。

去年,鲁宾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评价即将推出的微软Windows Phone 7操作系统:“这世界有了Android,就不需要另一平台。 因为,这是一个开放的甚至是免费的平台。”

跟苹果公司的封闭系统相比,Android是一种以Linux为基础的开放源码操作系统,全世界的优秀工程师理论上都可以为Android编写新的软件,将它的发展可能性放大到无限。

目前,Android的对手有苹果的iOS及微软的Windows Phone及RIM使用的黑莓OS系统。其他作业系统如微软的Windows Mobile,手机商要向微软缴付相当于手机成本10%的牌照费,Android则以免费开源打破某些限制,此外,手机制造商和网络运营商为保障收入,通常会限制用户使用某些功能和服务,Android则不设限制,可以像用电脑上网一样,享用很多服务。

Android“就是我的最大乐趣所在”

鲁宾曾说过,Android,“就是我的最大乐趣所在”。如果不了解Android,就无以理解鲁宾的伟大所在。美国《新闻周刊》曾评论称,Android引发了移动领域的革命,正在重塑着全球各大科技公司的未来财富格局。

有媒体将鲁宾比作下一个比尔·盖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苹果与微软争夺个人电脑的天下。2011年,是苹果与谷歌争夺智能手机的天下,而这种争夺就是iPhone 和Android之间的争夺,也是乔布斯与鲁宾之间的争夺。这一战役或许比个人电脑的争夺更为重要,因为智能手机就是未来的便携电脑。

当初盖茨凭借Windows平台为微软开拓了一条改变全球IT业的“未来之路”,如今,鲁宾就是推动新信息时代智能手机淘金热的开拓者。

鲁宾从来都致力于将最酷的东西展现给人们。他说:“促使我不断前进的动力是我能通过Android接触许许多多人,如果有31亿人在用手机,那么这就是接触人们的伟大途径。”

极客 家有最贵门铃

鲁宾家的厨房橱柜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这是一部由激光控制的赛格威撞上后留下的痕迹。在鲁宾家里,计算机技术无处不在。他改造了家庭影院系统,一旦一部影片结束,客厅的灯就会慢慢亮起来。在鲁宾家的一楼,还停着几部直升机模型,都是由电脑控制,可以自动起飞。

鲁宾回家从来不需要带钥匙。在他位于硅谷的半山别墅里,有视网膜扫描仪为他把门。如果扫描仪认出了来人,就会自动开门。鲁宾开玩笑说,他的前女友们要进门的话轻而易举。

如果来者不得不使用门铃的话,就会见证另一个技术奇迹:在玻璃门厅后,会有一只机械手抓起一条木棍,敲向一面很大的锣。尽管鲁宾不肯透露其造价,但它很可能是全世界最贵的门铃了。

“跟造价无关。”鲁宾以前在苹果公司的同事扎科·德拉加尼克说,“它代表了鲁宾的一贯风格:做这些只是为了享受过程,因为这很酷。所有这一切,蕴含着一股儿童般的天真。”

鲁宾对消费电子产品的热爱也扩展到了大玩具——私家车上,不过,这一爱好却与谷歌所鼓吹的反对过度消费主义的企业文化格格不入。

2004年,谷歌上市前,当时负责工程部的副总裁韦恩·罗辛在公司大会上挥舞着一个棒球拍威胁说,谁要是被他发现开的车比宝马3系列还要炫,他就会毫不留情地用棒球棒打烂它。

听说这个典故之后,鲁宾在进谷歌之前不得不临时换了辆不那么炫的新车。鲁宾承认自己很纠结。“我是所有精良机械的粉丝,而谷歌不鼓励明显的消费倾向,所以我不得不在如何让两者并存之间徘徊。”

既喜欢电焊枪,也着迷编写程序

鲁宾是硅谷极客文化的代表。“他是那种既喜欢电焊枪,也着迷编写程序,并擅长业务战略的奇才。”鲁宾的好友珀尔曼这样评价他。

鲁宾拥有许多项专利,单2000年和2008年,每年都有三项。世界上第一部无线PDA——Motorola Envoy、第一个软modem都记在他的功劳簿上,更别说WebTV、Sidekick、Android的伟大了。在为公司研发、管理团队之余,鲁宾喜欢打造移动机器人。在加州的科技博物馆里,可以看到他制造的多个机器人在游荡。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