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扎克伯格和佩奇学管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19 16:43:05 / 个人分类:IT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有的事情是需要用巨大的财富成功才能得以证明的,比如管理观念的革新。

最近,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评选出过去20年间美国最成功的公司CEO,扎克伯格排名第八。如果你只是看到Facebook巨额的估值,并把这种奇迹简单归功于运气,那么你必须承认,你距离成功真的还远着呢。

从今年4月开始,佩奇接任了Google的CEO。今年全世界科技行业中还有比这一事件更具备划时代意义的事情吗?不可能有了。

无知的人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关心的是:乔布斯还能推什么新产品,乔布斯还可能再推什么特别的新产品吗?或是诺基亚为什么衰落,诺基亚的衰落不是早就注定了吗?仰或是更无厘头的诺基亚与微软的合作前景,两个垂死的人能有什么合作前景?

事实上,佩奇和扎克伯格正在用他们惊人的成功,揭示一种全新的管理观念正在变成现实。这就是自治和自我管理的思想。

这种思想并非两位年轻CEO的发明。半个多世纪前,德鲁克应邀到鼎盛时期的通用汽车去做研究,他挑战了斯隆经典的事业部理论。因为这一发源于科学管理思想的理论依旧是建立在错误的前提之上,也就是认为:“能够保护和关心劳动人民的权利和利益的,不是那些工人鼓动家,而是上帝用他无穷的智慧赋予他们这个国家的财产权的基督徒们。”

然而,德鲁克的发现并未得到广泛地认可,毕竟他只是一个研究者,缺乏商业成就及财富的佐证,斯隆本人就以极大的自信甚至傲慢对德鲁克进行了抨击。直到今天,自治依然是一个奢侈品,绝大多数公司依然只是少数管理者的舞台。

渴望自由的人们先不用着急,因为全世界最成功的两个人跟你是一伙的。而且这两个人现在都大权在握。

从佩奇上任到现在,我们发现了Google在发生越来越多奇妙的变化。搜索界面变了,Gmail的社交功能增强了,Google+的推出引发了广泛的关注。显然这只是一个开始。

发生这一切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佩奇拆解了施密特构建的老套的职能结构,将联邦制的思想全面引入,围绕关键产品来重新组织公司。

联邦就是以自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正如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所说,美国就是基督教与新英格兰自治传统结合的产物,是对神的敬畏与个人自由平衡的产物。

扎克伯格似乎走得更远。他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说:“在一个成员间说着不同逻辑的语言、不能自由沟通思想的企业里,拿出20%的时间给员工去理解他人想法是十分必要的。在Facebook,有一点我非常关注,那就是友好的企业文化。我让员工抽出20%的工作时间泡在一起,而不是去忙各自的业务。我让他们呆在一块儿,不强迫他们非得成为朋友,但可以让他们在与同事相处时感觉更舒适,交流更顺畅。”

与这类主张对应的,就是一种蜘蛛网一般的内部组织结构图。如果没有自由的个人,没有自治的机制,这蜘蛛网无论如何是画不出来的。

对于土霸王思想依旧盛行的中国科技企业界来说,必须从现在开始审视企业的管理观念了。穷人家已经用上了象牙筷,新鲜的工具和技术已经完全与世界同步,但穷人毕竟是穷人。观念不改,现在这些表面风光的企业,也就是昙花一现而已,大家最近喜欢谈论的诺基亚不就是例子吗?

停止讨论乔布斯的产品和营销创新吧,让我们先吃饱肚子再说。佩奇和扎克伯格才是我们最需要的好老师。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