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拨鼠”的青春记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6-29 15:57:31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土拨鼠”的青春记事 

  热门标签: 上海上海保洁公司上海浦东保洁
  凯西是我的同屋兼死党。历史书上解释:朋党,意气相投耳。我也没有料到,在我波澜不惊的教书生涯中会有一个来自美利坚的曼妙女子和我称兄道弟形影不离。凯西是学校请来的美籍教师,一个典型的金发美女,白皮肤,蓝眼睛,秀挺的鼻子,丰满的胸脯,一见人就笑,无论老人小孩,良民色狼——当我在这里历数她的优点时,真恨不能钻进我妈的肚子里重新投胎一次。我长得不美,借用一个网络词汇叫“恐龙”,皮肤黑,鼻子扁平,眼睛下面还有两块“雀斑农场”,因为太瘦,无论多昂贵经典的衣服穿到我身上都显得滑稽可笑。有好几次,我对凯西说:“凯西,这太不公平了!”她瞪着一双漂亮深邃的眼睛说:“什么意思?”我委屈地说:“每次出门总有无数人看着我们指指点点,我让你更美,你却让我更丑!”我本是开个玩笑,凯西却用不太流利的中文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不,苏珊,我和别人走在一起时人家老是看我,但和你走在一起,大家都是看你。”我几乎晕倒:“因为我太吸电!”“什么吸电放电,因为你走路的样子神采奕奕,看上去像一只自信而漂亮的孔雀。”我靠!长到24岁,凯西是世界上第一个说我漂亮的人。
  我和凯西每天出双入对,像一对反义词,相随相伴,成为外语系一道风景。她是美女,我是土拨鼠,灰土豆。久而久之,“抗挫”能力日益加强。毕业前夕,我们四处求职,四处抛媚眼,同寝室的女孩子每天早出晚归,回来碰头的第一句话通常是:卖了吗?离校前夕,寝室里的姐妹或“高攀”或“下嫁”,反正都有“主儿”了,只有我一个人左冲右突,毫无战果。最后一次应聘,那个人事部经理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你的外语水平不错,性格也开朗,可是如果是你这副样子代表公司去谈业务,或者作为总经理的翻译出席各种谈判,怕让人觉得有些突兀。”这就是血淋淋的伤害,好像合情合理,实则凌厉如刀。走出那扇玻璃门时,我差点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出租车挂上,本来想追上去和他寻个你死我活,转头一想,不行啊,我全身不少一个指甲盖儿,不缺一根神经,我妈怀足了月生下我好端端一个外语系的才女,我就这么耍赖算什么孝顺女儿啊!
  大学里,有一个模样不错学习不错的男孩子想追我,他借一瓶二锅头的热量跑到女生宿舍楼下喊我的名字,我说,你脸红什么?怕我不出来?他说不是,我其实是怕别人听见我喊你的名字。我大跌眼镜。果然,他陪我吃了若干次饭、看了若干次电影以后就自作主张结束了我的初恋。后来有人告诉我他在他的兄弟们面前说:苏珊绝对是一个开心的妹妹放心的老婆,可是现在我还不想找老婆,只想先找一个女朋友。我听了,心里大笑,看来长得丑的人,想上当受骗或练习练习爱情都不行,看来日后若有人追我撵我,八成是想把我要回家去,都用不着我睁大慧眼去辨别他是真是假爱我几分,多省事。
  凯西说:“我很奇怪,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没有人追,如果在美国,你的男朋友都有一打了。”我前俯后仰:“凯西,我哪儿可爱?”凯西眨着一双妙目说:“你连你自己的优点都不知道,真是遗憾。你聪明、幽默、善良、乐观、自信、善解人意——哦,太多了,我数不过来了。”“可是,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乏味无比,也不愿走在街上影响市容。”我心里想。
  好在,我还有工作和一大群“咿呀学语”的学生,我一个星期要上30多节课,是外语系课时最多也最疯狂的老师。我不愿走下讲台,讲台就像我的舞台,虽然我不美,但站在讲台上时,我是一个传播知识和智慧的人,我是一个精神富有的人。我连续上4节课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让同事们大喊佩服。他们哪里知道,只有在讲台上才没有人能窥见我心底的自卑。有一次,我的学生用仰慕的眼神看着我:“老师,为什么你总可以这样滔滔不绝,难道你就没有犯堵的时候吗?”我不假思索:“有啊,那就是一想到我的模样我就犯堵,恐怕这辈子没人愿意娶我了。”我绝没有想到,全班的男同学哗啦啦地站起来,异口同声说:“我们愿意娶你!”我拔脚就跑。
  凯西很不满我一副嫁不出去的自贱模样,“忘记你的外表,修炼你的内心,你会是世界上最快乐富有的人。”不知道她是从哪本杂志上看来的句子,好像是专门对付我这种因外貌而自卑情怯的人。“每次我总觉得别人要挑剔我的相貌。”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评价,你是要活出你自己的个性和精彩,不是要活得没有缺点。”
  凯西放弃在国内优越的工作独自一人跑到异国他乡,来体验一分属于她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生活,凭的就是忘记一切的勇气吧?
  学校校庆期间迎来了一位著名的美籍华人陈女士,我和院领导一同去接机。那天我精心收拾了一番,白衬衫,及膝的黑裙子,小巧的红色坤包,出门前还喷了凯西的法国香水。可是在候机厅贵宾室,我从周围看过来的目光知道,今天我的打扮又有某个地方出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但是已经来不及收拾难堪的情绪了。陈女士被搀扶着从舷梯上下来了,省市领导谦恭地迎上去,媒体记者蜂拥上来,我也不示弱,灵活的身子穿过一群衣袂生香的绅士淑女,站在了陈女士的面前说:“I am English interpreter,l am Susan.”同时大大方方伸出了右手。陈女士微笑着握住了我的手说:“Interpreter,oh good,very good.”坐在去宾馆的车里,我得意极了,今天和陈女士握手的人肯定不会超过十人,而我是其中之一。一个没有职务没有头衔脸上有两块“雀斑农场”的女孩。她握着我的手说:“Very good!”
    市里也派了一个专业翻译来,但是那天,尊贵的陈女士却当着省市领导和我的领导的面说:“让苏珊留下来吧,我看她不错!”我差点儿缺氧,因为幸福的感觉来得太突然,就在刚才,在宾馆门口,旅游局那个精明能干而漂亮的女局长对我的领导说:“你这个翻译,口语倒是不错,但是衣服穿得太奇怪了,要训练训练。”她是不忍说我形象太差啊。
  接下来的几天,我几乎天天跟着那些名人,每到一处就给他们作现场翻译,陪他们吃饭、聊天,讲当地的风俗和趣闻轶事,我感觉到,我已经大大抢了那些大官的风头了。
  陪完客人,深夜很晚回到家来,凯西还没睡,客厅的吊灯放着耀眼的光。我没提防凯西一看见我就从沙发上跳起来,拥抱我,说:“苏珊,今天你太漂亮太精彩了!”我想起那个女局长看我的眼光,沮丧地说:“有人说我衣服穿得好奇怪。”“不,”她说,“你今天自信而美丽,不信,你自己看。”我扭头一看,电视里正在播放今天的新闻,我站在陈女士和她的一群朋友旁边滔滔不绝地解说着呢,那个大胆自信,完全忘记了自己的“雀斑农场”的人,是我吗?我几乎不敢相信。
  开始有鲜花进驻我们的房间了,不再是送给美女凯西的,包裹着鲜艳玫瑰的玻璃纸里夹着漂亮的卡片:送给漂亮能干的苏珊。嗬嗬,我不动声色,也不慌张,无论人家想不想把我娶回家去,我且观察,我且惜售! 
相关文章:上海浦东保洁公司上海浦东保洁公司上海浦东保洁6xmlmp29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11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3
  • 日志数: 9
  • 建立时间: 2010-06-29
  • 更新时间: 2010-12-1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