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06 17:00:20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常常面对着天空的城市,我会想到底我生命中是不是真的有一个这样的男孩走过。他喊我七月,我喊他安生。安生闪蒸干燥机是哥哥,七月是妹妹,或许这是一场梦,很长很长的梦。  
  仿佛圣命难违一般。四岁时,我与安生,六岁的安生,狭路相逢。我不能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称呼为安生的男孩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我们家?四岁尚是电动三轮车记忆模糊陆离的年龄,那是一个阳光挂满半个山坡的美丽午后,家里压滤机来了位漂亮的阿姨,身后跟着一个如同电视里才能看到好看的小男孩站在我面前,爸说:“七月,阿姨就是妈妈,这位是安生,以后他是哥哥,你要和职称论文他好好相处。”我调皮朝你扮了个鬼脸,伸伸舌头眨眨眼……  
  尽管一开始你并不喜欢我,却只能注定,你是哥哥,而我,是妹妹。
  在我四岁时,给我一块红烧肉吃。那时的你,踩着踩轧制铜水套着蹬子踮着脚,晃着胖胖的小胳膊,往我碗里夹肉。从此我喊你哥。从此,我是你的七月,你是我的安生。  
  七岁时,你在村里那一氧化碳检测片枣树下刻下“七月的枣树”条条如是,那时露水浸湿,你单薄的衣裳黎润你柔软的发,你疲倦的睡着了,脸上却有一种满足的笑。  
  十三岁,安阿姨离开了氨气检测仪我们,九年来我却末曾喊过她一声妈,从没看过你那种决望的眼神,不哭不闹不说话,如同一个木偶静的可怕,从那时开始我告诉自己氢气检测仪不会让你再难过我要保自动门维修护你,走上前“哥哥,你还有七月不是么,我们要坚强……”你抱紧了我,眼角留下一滴透明的液体,不是泪,那是幸福的约定。  
  我们考上了重点高中。十七岁生日时,你给我一如家份礼物,这时的你,为了这份礼物躺在床上满身是伤,只有漂十字锁头亮的睫毛还是那样浓密。你说,七月,别哭,生日应切削液该快乐不是么?我便泪水决提。  
  那天晚上,将安生送回家。在“别来无羔”我遇见一个安子城的人。  
  安子城长得再像安生,他也不是安生­。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628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0-07-06
  • 更新时间: 2010-07-0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