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29 21:29:05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天刚蒙蒙亮
希科叔叔就醒了。他躺在床上,考虑着怎样不锈钢管件通过一个个急流险滩。他上次来这儿旅行,正赶上河水上涨,礁石深深没入水下,一路上非常顺利。这回可大不一样,面临的危险使他不能不绞尽脑汁,苦苦思索。 突然,河滩上豚鼠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把猎狗拴好,拿起44式 就朝河边走去。内尔松追上去悄悄地问: “让我太阳能热水器跟你去好吗?……” 叔叔没有回答。
“鸟儿叽叽喳喳吵得我睡不着,已经醒了二十多分钟。” “咱们去打一只豚鼠,把肥肉给伟伟吃,里脊肉给咱们自己留下。” “我可以带上那支22式 吗?” “还要带上一些霰弹。这一种 只要打中它的脑袋,就会开花。” 这时天已经亮了。虽然河面上晨雾弥漫,整个河滩还依稀可辨。为了不数据恢复惊动豚鼠,他们从树林里穿过。没走多远,就看见六只豚鼠,有的在一个小水洼旁边吃草,有的直挺挺地真空包装机躺在沙滩上休息。一只雄豚鼠——显然是他们的首领——懒洋洋地蹲在那里,就象一只狗蹲在主人的身旁。这真是再好不过的活靶子了。内尔松有些紧张,用探水力控制阀询的眼光望了望叔叔,然后小心瞄准,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只见那动物先是一翻译公司惊,然后就倒下不动了。这种特殊的 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响声吓得活着的豚鼠晕头转向,不知危险从何而来。有几只慌忙逃进水里,很快又钻出水面,左顾右盼。当它们认定岸上毫无动静,又准备上岸躺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树丛中有两个猎手,又立即潜到水里。希科封箱机叔叔正要出去捡回猎物,内尔松碰了碰叔叔的胳膊: “你瞧那个鼻子露出水面朝这边游来的是什么家伙?……”
那些专心吃草的豚鼠对综合布线临头大祸毫无知觉,豹子又朝自己垂涎已久的目际靠近了二十米左右。当距离只有五米左右的时候,豹子原来长长的身体几乎缩短了一半,可以说浑身的肌肉象有力的弹簧那样压冷库缩到了顶点。突然,它象箭一样跃向空中,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扑向高它最近的猎物。幸免于难的几只豚鼠飞也似的逃进水里,而那只倒霉的豚鼠只哀叫了两三声,便被怒吼的豹子压在身下,一声不吭了。 希科叔叔把温彻斯特44式步枪换给了内尔松,告诉综合布线他说:一看到手电强烈的光柱照向那只豹子的时候,立即照准它的脑袋开枪,只见一道明亮的光柱刷地射向嘴叼大豚鼠朝树林奔跑的豹子。那只猛兽吃综合布线了一惊,不过并没有放下嘴里的猎物,只是回过头来看了看发光的物体,它收缩机的两只眼睛犹如两块燃烧的火炭。
有两三秒钟,它一动不动,活象一座最雄伟的雕像,这正是开枪射击的大好时机:只听得“嘭!”的一声,硝烟散去,那只残暴的豹子还垂死挣扎了几下。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孩子们谁也下吭声,个个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内尔松,你真行!我也不一定能打得这么准。”叔叔夸奖综合布线内尔松说。 “叔叔,瞧你说的,这并不难。不过……我自己也不相信竟打死一只豹子。” “哼!象这样,事先设好埋伏,谁都能打……就是在地面上我也能打死比这只还大的豹子……”瓦蒂纽忿忿不平地说。 他们边说边从树上下来,走到那只和豚鼠躺在一起的大豹子旁边。豹子锐利的大牙已经几乎把豚鼠的脖子咬断了。 枪声惊动了伟综合布线伟,它挣脱铁链跑了出来,抖抖身子,便龇牙咧嘴,咆哮着扑向豹子,撕咬它的脖子。 “我们把这两个家伙拖回去!趁血还热的时候,把皮剥下来,时间一长就不好剥了。” 费了很大的劲,他们才把豹子的后腿吊在一棵矮树上。希科叔叔留下赛尔索帮助他剥皮,让内尔松综合布线 和瓦蒂纽去砍几根树枝准备晾皮用。 “走,瓦蒂纽,我拿刀,你拿手电筒。” “别着急,内尔松!我去拿 ,说不定还会碰到那只死豹的同伴。”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681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0-07-29
  • 更新时间: 2010-07-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