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离开码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29 21:30:09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小船离开码头
在宽阔的河面上前进。两岸地势特别低,又很平坦,有几上海浦东保洁公司处甚至给水淹没,成了沼泽。大约行驶了七公里。他们来到了埃里赛乌港。那儿停泊着“索萨?克罗斯”号和几艘较小的船只。小船在大船旁急驶而过,孩子们同大船上的水手和乘客互相招手,祝愿旅途平安。一会儿,一座铁桥横跨包装机械大河。一列电气车正在大桥上驰过,朝圣保罗方向开去。小船全速穿过桥孔。天快黑了,叔叔减慢了船速,告诉孩子们他们正在经过巴西咖啡生产中心的雅乌镇。 一轮满月从船后升起,代替了瑰丽的落日。这一带水流十分平稳。为了争取时间,他们决定乘着月色继续行驶。 “叔叔,我们离圣保罗已经很灌装机远了吗?” “对,很远。我们已经走了一半旅程,前面困难还不少,还要经过阿瓦涅达瓦瀑布,马古古滩和十字架滩,最后还要经过依达布拉大瀑布。” “我们要整夜航行吗,叔叔?”“我现在还不困,先开着船中速前进,等困了再停航。”叔叔回答。 孩子们展开了篷布。尽活性炭管有马达“突、突”的响声,他们躺下来很快就睡着了。一开始,伟伟警惕地蹲在船头,过了一会儿,它也蜷缩身子躺了下来。
月亮高挂在天空,照耀着平静的水面,岸上,黑黝黝的树林里时而出现一片片种植玉米、豆子和稻子的土地。希合成革科叔叔把锚抛进水里,可是放了五米,铁锚还没有碰到河底。他侧耳细听,前面并没有瀑布和急流物流公司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往往传得很远很远他把锚收到三米深,便躺下去睡觉,让小般顺水漂流,这样一旦河浅流急,小船就会自动停下来。 没有蚊子来骚拢,空气又是那么清新和凉爽,希科叔叔很快睡着了。他们的小船顺水漂了足足五个小时。 突然,狗的叫声惊醒了希科,他站起身来,到船头一看,原来有一只美洲貘正在穿过前面的急流向对岸游去,当时小船已接近急流,速度越来越快,叔叔眼综合布线明手快,立即开动马达躲过急流,把船停住了。 地平线上的月亮仿佛钻在一公里开外的水里,在河面上撒下一片银色的亮光。在他们睡觉的时候,小船已经驶过了好几个河口。要不是伟伟,小船肯定会被卷进旋涡。 “我也是给伟伟叫醒的,”内尔松综合布线醒来说,“它大概是被哗哗的急流吵醒才看到了貘。可是,你瞧,那两个磕睡虫还睡得挺香,我去把他们弄醒。” 内尔松拿起一个巴拉勃尼塔买来的鸡蛋卷,掰下一折纸机块放到瓦蒂纽半开半闭的嘴里。起初,瓦蒂纽没有发觉。几秒钟之后,他咀嚼了几下,咽进了肚里,还伸出舌头把粘在嘴唇上的蛋卷渣舔进嘴里,脸上浮现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这样一连两次,他还没有醒过来,只是微笑着不停地咂嘴。要不是伟伟过来舔他的下巴,恐怕他还要这样不停地“吃”下去。他综合布线迷迷糊糊坐了起来,咽口唾沫说:“我正做梦吃蛋卷呢,真香呀!” “什么,蛋卷?我也要吃!”赛尔索懒洋洋地小声说了一句,连眼睛都没睁开,又翻过身去睡着了。 “醒醒吧!瞌睡虫!这儿缠绕机危险。等过了这儿我们就上岸吃早饭。” 希科叔叔挂上倒档,松了锚链,拔锚启航。等到小船停靠右岸河滩时,太阳已经升起,照得河面闪闪发光的涟漪分外耀眼。他们的眼前呈现一派迷人景象:二、三十只白鹭栖息在茂密的芦苇间,象是暗色的幕布上点缀着朵朵雪白的鲜花,黑色的潜水鸟伸长脖子停在一块块露出水面的石头上,窥视着河面,等待游来的小鱼,成群的大雁和一对对野鸭正在向附近一潭湖水飞去。多拉杜综合布线鱼和达巴拉纳鱼,正在追逐成群的小鱼,河面上不时激起一朵朵水花。太阳越升越高,急流更是一片银光闪闪,发出沉闷单调的响声。希科叔叔说: “现在我们该下河洗澡了。在这里洗澡,可以顺便抓鱼,‘一举两得’,石头缝里卡斯古杜鱼多得很哪!” 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已经抓到了十几条一尺来长的卡斯古杜鱼。 小船谨慎地在小岛和右岸之间的河道中前综合布线进,河水清澈见底,鱼儿成群结队,在河底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应孩子们的要求,希科叔叔抛锚停船,给他们半小时的时间钓鱼玩儿。 他们再次启航时,竹编的鱼篓已经装得满满的,足足有一百五十多条各种各样的小鱼,其中警示带十几条都有尺把来长,大多数的鱼长着红尾巴,也有不少是黄尾巴的。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681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0-07-29
  • 更新时间: 2010-07-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