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听音乐的心情。 地铁的速度, 风的痕迹, 天空无云,心中有浪。 每天与化学仪器相伴。

巴菲特:我为什么捐掉99%的财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31 09:53:56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来自:中国企业家  巴菲特的捐赠自述

 

 

[蔣科學按:巴菲特老爺子事情幹得漂亮,他算是對財富這件事徹底搞明白了。不但善於積累財富,對於如何處理財富也門清,這就了不得了。許多人抱怨自己與財富無緣,其實要是能學習一下巴菲特的財富觀,他們就更容易獲得財富了。]

又:剛剛發現今天正好是他老人家八十大壽,真是個好日子!

  

2006年,我曾做出承诺,逐渐将我持有的所有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股票捐赠给慈善基金。这个决定让我再开心不过。

  现在,盖茨夫妇和我正在要求几百位美国富豪至少为慈善事业捐出50%的个人财富,所以我还是重新解释我的意图及其背后考量为宜。

    首先,我承诺:在我有生之年或大去之际,我将把至少99%的个人财富捐献给慈善事业。以美元衡量的话,这笔钱诚然可观,但从相对价值角度出发,每天都有许多人向他人赠予更多。

   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常常为教会、学校和其他机构做贡献,从而放弃了原本可以用来惠及自己家庭的物质财富。他们对贫乞者的接济和给联合之路劝募协会 (United Way)的捐款,意味着放弃看电影、去餐厅就餐或其他个人享乐。相形之下,我的家人和我兑现捐赠99%财富的承诺则不需以牺牲需要或想要的东西为代价。

   更何况,这一捐赠也不会让我放弃最珍贵的资产,即“时间”。有许多人,容我骄傲地说,其中也包括我的三个子女,都为帮助他人奉献了大量时间与才华。这种 赠予往往远比金钱更有价值。对一个在困境中挣扎的孩子来说,从一个充满爱心的良师益友处获得培育,远比得到一张支票更珍贵。我的姐姐桃乐丝每天都对一些人 施以援手,我在这方面则做得很少。

  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拿出一大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凭证,这些“提款存单”变现之后可以换成各种资源,从而让那些没能抽中人生上上签的人获得些许补偿。

   目前为止,我已经捐赠了20%的个人股票(包括来自我过世的妻子苏珊·巴菲特的股票)。剩下的股票,我会每年捐出4%。在资产清算后最迟10年,我希望 我所拥有的伯克希尔股票能够悉数投入慈善事业。这些钱将不会用做长期性捐赠基金,我希望它们能用来解决人们的眼前需求。

  这项捐赠行动不会对我的生活方式产生任何影响,也不会波及我的子女。他们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个人财富以供支配,未来还会获得更多。他们过着舒适的生活,也对社会颇有回馈。我将继续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它已满足我对生活的任何所需。

  拥有某些东西,确实能让我的生活更有滋味,但拥有过多反让我吃不消。我想有一架昂贵的私人飞机,但若拥有好几处房产,就会成为一种负担。很多时候,拥有越多财富,越会沦为财富的奴隶。我最珍视的财富,除却健康,还有那些幽默有趣、个性多彩、长久相伴的朋友们。

   我的财富还要拜以下三点所赐:生在美国,一点幸运基因,以及广泛的兴趣。我和我的孩子都有幸赢得了我所说的“卵巢彩票”(以我为例,上世纪30年代能够 出生在美国的几率是30:1,加之作为一名白人男性,我得以规避当时社会许多人不可逾越的障碍)。而生活在这样一个间或产生扭曲结果的市场体系(尽管整体 上看这个体系为我们的国家谋得福利),不得不说我的幸运更凸显出来。

  在这个国度,那些在战场上挽救他人生命者会被授予勋章,好老师会被回报以学生家长的感谢信,而那些能够发现公司股票错误定价的投资者,则会被飨以数亿资财。一言以蔽之,命运的安排反复无常,无人能确定谁会抽到上上签。

   我的家人和我不会为我们的非凡好运感到罪恶,相反,我们充满感恩。假使我们把多于1%的财富花在自己身上,我们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并不会因此加强。然而, 剩下的99%财富却能对他人的健康与福祉产生莫大影响。这一现实为我和我的家人指明了道路:留下的财富够花即可,其余则赠予社会,去满足更多需求。这份捐 赠誓言,就是我们踏上慈善之路的开始。


TAG: 巴菲特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