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样的原野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13 12:27:39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在那样的原野上


    如果,你告诉我这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人是我们的父母,我相信。如果,同时,你告诉我,你的父母是多么的自私,我也同样相信。因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在看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很无奈。但愿琳琅的父亲能够明白孩子的辛苦,理解孩子的不容易。 上海保洁公司 上海保洁公司  ——如果,你告诉我这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人是我们的父母,我相信。如果,同时,你告诉我,你的父母是多么的自私,我也同样相信。
  父亲又向琳琅要钱了。这是今年的第几次了,琳琅已经不记得了。
  “第六次了!”言子心里默默地想着。言子帮琳琅记着每一次。
  以前,言子一直以为琳琅很幸福、很幸福。
  琳琅补习了一年,可是成绩还是不好,就没有再上,去了西北一个很小的县城,在一个公司作一个小小的职员,工资不高但也够花。平时她并不住在公司的寓所里,而是和哥哥嫂子一起住,可爱的小侄子总是带给三个大人一阵又一阵的欢笑。可是在这欢笑之下,琳琅依然感觉到了一些不自在,她的心空落落的一如那阴天里的沙漠,无垠的荒凉和寂寞。
  两年过去了,琳琅决定回家。在这两年间,琳琅想回家想到发疯。那个小镇有她的父母、有她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有着一个一点儿都不爱她但她却始终无法忘记的男人。
  终于到了离开的日子。琳琅提前几天就不再去上班,她拉着同事一起出去给小侄子买了很多玩具很多零食、给嫂子买了一条纱巾、给哥哥买了一件衬衣。她很感激哥哥嫂子对她的照顾,特别是嫂子。那个齐鲁之地长大的女子,有着圆圆的脸庞和结实而又匀称的个子。在她总是不苟言笑的脸上,琳琅其实总能发现淡淡的一抹温情与善良。其实,琳琅本是一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人。
  琳琅没有给父母买东西,她觉得回去以后买更好一些,她可以带他们出去买他们喜欢的合适的。
  上车的前一天晚上,琳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看着头顶发黄的天花板,似乎看到了他的没有表情的脸,一瞬间琳琅的心里堵着满满的慌张,她一下子掀开毛巾被、坐起来、拧开灯、来到窗前,透过小小的窗户,琳琅想最后看一次这个小镇,这个给了她两年温暖的小小地方。
  远处的月亮、泛着昏黄的光、静静地躲在云层后面,琳琅闻到一阵杏子的味道。站了一会,有点凉。琳琅回到床边,从床头柜里取出那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她这两年的积蓄,她已经在这之前数了很多次了,一共是一万二千二百块钱。她打算用这些钱回去以后先给父母买些东西,然后买台电脑和一些旅游方面的书,她一直都想当一个导游。能走遍天下而且不至于让自己饿肚子的职业,这就是琳琅想要的。
  琳琅又数了好几遍后,从里面抽出两张,她想把这二百块钱随身带着,然后剩下的一万二千缝在衣服里子里,装在箱子里。当然,她不会把箱子放在离自己太远的地方,而且她的那个小小的皮箱已经有些地方磨破了,她相信,没有谁能看得上她那个破败而又丑陋的小箱子,它太不起眼了,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厌恶的感觉。
  已经凌晨1点了,琳琅有些困意了,她关了灯,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睡眠,很快,她就困得几乎没有了意识。恍惚中,她似乎坐着火车行驶在黄河的水面上,她隔着窗玻璃看到外面浑浊而又汹涌的河水时,顿时大叫起来。满车厢的人都在她的喊叫声中睁开了眼睛,看到外面白茫茫的天空和黄稀泥一般的无边无际的河水,所有人都开始惊慌、开始喊叫、开始乱跑,火车顿时左右摇晃,前后摆动。恐惧中,琳琅瞥见河面上刚刚还有的轨道也消失了,火车如一只铁匣子般被一根来自空中的细线拉扯着。琳琅愈加的恐慌害怕,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开始哭,她哭的越厉害,河水越像发了疯似的撕扯着这只铁匣子,来自天上的那根线被撕扯着愈来愈细。终于,轻轻的一晃,琳琅感觉到瞬间的摇晃与坠落,她抬头看见,那个曾经拉扯着铁匣子的绳子轻盈的飞向了天空,瞬间在白茫茫的空中消失不见,同时,她听见“咕咚,咕咚……”的声音在耳边越来越响彻,她绝望的捂着耳朵大叫起来……
  琳琅捂着耳朵哭叫着,哭叫着……她感觉到了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耳际划过。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黑暗dfklsa658中,她摸索着爬起来,扭开了灯。她发现自己原来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光着脚站在地上,毛巾被与床单被她扯得胡乱耷拉在床边,地上洒满了暗红色的酸梅汤,如小小的河流漫延在晶莹的玻璃杯碎片的角角落落。
  丝毫没有了睡意。琳琅拿起枕头下梅里美的《卡门》随意的翻起来。随手翻到了后面,刚好是那句琳琅最喜欢的:“跟着你走向死亡,我愿意,但不愿意跟你一起生活。”卡门如一个魔鬼一般,俘获了别人,却又像天使一样播撒着爱心的种子。这就是她,一个可以陪你去死,但是却丝毫不能违背自己内心情感而和你相处的女人。她,不符合东方人的价值观,可是琳琅爱她,从骨子里渗出来的爱,彻底而又明澈。
  到家了,琳琅看着熟悉的小县城,心里一阵阵的激动。春节的气氛很浓,街上人很多,各种各样的货物摆满了街道的两边,琳琅到家的第二天就陪着父母去街上买东西了。一直以来琳琅认为,一个男人如果一辈子都不能给他的妻子买一条漂亮的项链,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而父亲,也真的没有给母亲买过一条链子,这让她很看不起父亲。她们去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珠宝店给母亲买链子。母亲第一眼就看到一条白色的链子,细细的链子下坠着一个小小的淡绿色的珠子,轻盈而又精致,很适合母亲细长的脖子。而父亲看上一条很俗气的金链子,价格也不便宜。他要求就买这条链子,可是母亲说她不喜欢。最终,母亲听了父亲的话,买了那条金链子。琳琅有些不高兴,她倒不是嫌贵,因为她看到了母亲喜欢的是那条白色的链子,甚至临出门的时候,母亲还在念叨着那条白链子。可是,父亲的固执,母亲一向是向后退一步。
  在家待了几天,琳琅开始焦躁起来,回来的时候待了一万二千块钱,可是现在,她的手里只剩下了不到二千块钱。除了给母亲买了一条金链子之外,她还给母亲买了一身衣服,给父亲也买了一件羽绒服外加一双鞋一条裤子,然后就是大年三十晚上给母亲和父亲各500,但是也不可能将进一万块啊。琳琅越着急,脑子越乱。这时,手机响了。是父亲让琳琅去街上买些东西,说是家里今天要来客人。琳琅才想起,原来钱时这么花出去的。从开始置办年货,哪一次父亲不是在街上买好东西等着琳琅去付钱的,而且,今年的父亲是出奇的大方,每来一次客人都要大买特买。想到这些,琳琅就开始眼睛涩涩的。但是琳琅还是忍着,骑车去街上付了钱把东西拿回了家。
  很快的,年过完了。琳琅也该找工作,有个熟人帮她找了一份儿在一所大学管理多媒体教室的工作,琳琅就收拾收拾。离开的前一天晚上,琳琅紧紧地攥着手里的1000块钱,眼泪唰唰地掉个不停。琳琅清楚地记得,刚到家的时候,她兴高采烈地对父母亲说,她要用这些钱买电脑、买书考导游证。可是,现在,剩下的这些钱,还能做什么。
  雨泼似地下着!
  面对着琳琅的喃喃,言子不知道说什么。很多人都挤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间,其实,雨依然落在了衣衫上。
  车来了。言子上车走了,走了很久。
  快到转角的时候,终于还是回头了,看见远处的琳琅挺着微微有些驼着的背走向校园的那片原野。
  言子默念着“我想回家。” 

友情链接: 上海保洁公司 上海保洁公司 上海保洁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94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10-08-13
  • 更新时间: 2010-08-1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