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下黄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26 11:04:59 / 个人分类:生活情感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一)
  
  苏陌,面无表情走进了地下铁。上海中铁快运照例在Café买了一杯热咖啡,想温暖一下自己冰冷到麻木的胃,让自己看起来并不是这么憔悴不堪。
  
  长椅上坐满了等待的人。等地铁的,等情人的,等天亮的。又或是什么都不等。
  
  因为没有阳光。人们都像长在潮湿的黑暗中的苔藓。鲜绿。冷漠。
  
  很吵。混杂了各种让人感到烦躁的声音。远处几个坐在地上的农民工,互相骂着听不懂的方言。破烂的行李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旁边的人都投去厌恶的眼光,露出嫌弃的神色。
  
  苏陌始终是冷漠的,即使面对如此嘈杂混乱的场景,他都毫不在意。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停地吸着咖啡,addjkrt4直至发出吸管碰触罐底的嘶嘶的声音,他才睁开眼睛,长吁一口气。
  
  想要扔掉空的咖啡罐,才注意到,斜对面的垃圾桶旁蹲着一个女孩子。十七八岁的年纪。蜷成一团,应该不是很高,但是有很长的麻花辫子,已经触到地面。普通的白色棉T和牛仔裤。一双很脏的布鞋。旁边放着普通的行李袋。像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孩子。
  
  她低着头,在抽烟。一口一口。偶尔抬起头吐一个烟圈。看着烟圈幻化成缥缈的形状然后融合到空气中。
  
  苏陌走到与垃圾桶有两米距离的时候,手腕轻轻一抬,空的咖啡罐就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咣当一声进了桶里,干净利落。他不想靠近她。他很清楚,这种女孩子都是带着剧毒的花,浑身散发着暧昧不明的气息。如果不想惹麻烦就不要轻易靠近。
  
  可是就在苏陌转身的瞬间,他看到她在对他微笑。似曾相识的年轻的脸,漆黑澄明的双眼。
  
  (二)
  
  你跟着我做什么。苏陌不带感情的声音在寂静的黑暗中很突兀地响起。
  
  她没有回答。苏陌顿了顿,忍住对她发火的冲动。你叫什么名字。
  
  林碧落。
  
  连苏陌都懊恼自己,明知道她是带有剧毒的罂粟,散发着致命的气息,还是招惹了。她的笑容让他不寒而栗,而且束手无策。
  
  她熟睡的样子,嘴角是弯的。两条麻花辫子都散开了。
  
  苏陌倚着墙,坐在地板上抽烟。外面的月亮很圆。斑驳的树影投在墙上,因为有风,所以晃来晃去。
  
  刚才就在苏陌迈进漆黑的楼道的时候,他终于停下来,强忍着怒火回过头看她。
  
  她抬起头对他笑。一直笑。她只是告诉他,我是碧落。林碧落啊。那语气好似他们是认识的,只不过是苏陌忘记了她。
  
  苏陌哦了一声。然后她就跟着他上了楼。
  
  有吃的吗,我很饿。她轻声说。他打开冰箱,除了几罐啤酒,只有半盒牛奶。她走过去,拿过牛奶仰头喝光。说了声谢谢。然后一声不吭倒在沙发上睡去。
  
  天际发白的时候,苏陌洗了澡,换了干净的白衬衫。留下一百块钱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苏陌就是这种可以一整夜不睡而第二天仍旧可以精神焕发地出现在公司里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通常都摆着一副冷漠且不可一世的脸和脆弱的灵魂,很少是与生俱来,大多是因为受过沉重的打击而变成如此。就像在两个月之前,苏陌并不是这般的冰冷。现在他只是用深不见底的冷漠来掩饰自己的脆弱和无助。
  
  公司里那些穿着昂贵的套装画精致的妆容的女人们对他眉来眼去,他也是眼神空洞,从不在她们身上流连。尤其是对宋嫣然,更是冷到了极点。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宋嫣然对于苏陌,百般的讨好,在他面前卸下了所有美丽女人都有的骄傲,更有人见过宋嫣然望着苏陌的背影默默流泪。也有同事对苏陌说过,可是他依旧没有动容。他们私下都说,苏陌是多情又无情的人。只为一个人多情,对其他人都无情。他们也都知道,苏陌还是忘不了那个女子。
  
  (三)
  
  一整天的忙碌让苏陌没有多余的时间想起昨天晚上那个陌生的女孩子。他喝了很多咖啡,加上下班后地铁站的那一杯,他一共喝了十三杯的咖啡。虽然累但是很清醒。当他看到蹲在他家门口的她时,还是略微怔了一下。地上洒满了烟头。旁边有几个塑料购物袋,装满了食物。
  
  林碧落。
  
  她抬起脸。借着楼道里昏暗的灯光,苏陌看到了她的脸颊上两道深深的泪痕。你留了钱,但没有留钥匙。她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所以我进不去了。不过还好,你终于回来了。
  
  苏陌开了门,把东西拎进去。她站起来揉着蹲得麻木的腿。
  
  你饿吗。我买了面,煮给你吃。
  
  苏陌说,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喜欢吃面。
  
  她把食物全都装进冰箱。全脂牛奶,面包,大罐的橙汁,还有苹果。红的和青的都有,很鲜艳的颜色。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苏陌没有说话。坐下来开始抽烟。
  
  她拿出两只苹果。扔给苏陌红色的,那你喜欢苹果吗。
  
  嗯。苏陌掐掉了烟,在白衬衫上抹了了几下就开始咬苹果。清香的苹果让他感到一丝快乐,眉头松开些,表情也缓和了许多。我也喜欢。她咯咯地笑了,笑声很动听。一口一口咬着青色的苹果。
  
  她说,你都不想问我什么吗。苏陌看着她,还是没有说话。于是她开始低声细语。我父母死了。我和姐姐相依为命。为了我们的生活,她来到城里的酒吧打工。我知道她赚钱很辛苦。我姐姐很漂亮的。我很爱她,即使她是个妓女。可是她很久都没有消息了,所以我从乡下来到这里找她。
  
  但是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她从大楼的天台上跳了下来,摔得面目全非。不过我想她飞下来的时候,肯定像蝴蝶一样美丽。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丢下我而去,毫无留恋。
  
  她依旧躺在沙发上睡去。在梦里轻微地哭泣。
  
  苏陌突然地也很想哭。他想起来他唯一爱过的那个女子,死的时候,光着脚。他很担心她在去天堂的路上会不会走得很艰难。
  
  (四)
  
  第二天,苏陌留了钱,还有房子的钥匙。
  
  但这并不代表他相信她的故事。她可能是个有表演天赋的骗子,也可能是个熟络的小偷。
  
  林碧落醒来时,看到桌上的钱和钥匙,突然地就开心起来。她在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一张落满灰尘的CD唱片,封面是王菲那张固执冷漠的脸,把它塞进机器,选择了那首扑火,开始单曲循环。然后她开始打扫地板上苏陌留下来的烟头和空掉的啤酒罐,清洗厨房油腻肮脏的碗筷,把屋子里所有的布料材质的东西扔进了洗衣机。然后跪下来擦客厅的地板和厨房的马赛克,直到洁白闪光。她把音量调到最大声,跟着王菲一起哼唱,脸上洋溢着和所有幸福中的女人一样的表情。
  
  苏陌不关心家里变成什么样子,自从深爱的人死了之后,他的心也跟着死了。家里就一直杂乱着,宋嫣然偶尔会来帮他打扫,打扫完了之后就会坐在沙发上默默看着他,苏陌不理她,独自喝酒,看电视,抽烟,吃买来的泡面。苏陌不喜欢泡面,每次都是强忍着下咽。宁愿如此,也不吃宋嫣然做好的饭菜,一直到饭菜凉透了。天黑了,她渴望苏陌叫她留下来。可是每次都在他的无动于衷下抹着眼泪离开。
  
  有一天晚上,苏陌喝醉了,宋嫣然就留了下来。半夜醒了之后,她满怀期待望着苏陌,希望他可以对她笑。可是他仍旧面无表情地叫她马上离开,还带着些许的怒意和嫌弃。
  
  她对他大叫,苏陌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这都是你自取其辱,我并没有让你这么做。
  
  然后苏陌开始抽烟,不再说话,也没有再看她一眼。宋嫣然哭得眼睛红肿,赤裸着身子在黑暗中坐到天亮,然后胡乱穿了衣服,摔门而去。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来过。
  
  苏陌从来都不缺少女人。只要勾勾手指,一个眼神,那些花蝴蝶一样的女人都会满面微笑,提着裙角投怀送抱。只不过在那个女人出现在他生命中之后,他就无心别的女人了。她死了,也一样。
  
  林碧落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蔬菜和鱼,又在街边一个老奶奶那里买了一把鹅黄色的小雏菊。她把它们插在一个蓝绿色透明的长颈玻璃瓶,瓶身有美丽的花纹。她在打扫房间的时候,在角落里发现了它,瓶底长满了绿色的苔。她花了半天的时间才把瓶子清洗干净。
  
  她把花瓶摆在苏陌床边的桌子上。风拂过窗帘吹进来,瓶子里的雏菊,摇头晃脑。花瓶的旁边是苏陌和一个有着美丽头发的女人的合影。一张不苟言笑明艳的脸,尼罗河畔的雪花芦苇一般窈窕婀娜的身材。一双杏核般美丽的眼睛。
  
  苏陌在她的耳边低语,女人一脸的幸福,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快乐和满足。
  
  林碧落似笑非笑,把头发一圈一圈缠绕在手指上,又一圈一圈松开来。
  
  苏陌,这个女人真漂亮,比我要好看的多。她咯咯地笑起来,自言自语。
  
  苏陌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布满了食物。林碧落开心地望着他。叫他去洗手换衣服,然后吃饭。他进了房间,可是半天没有出来。她斜倚在门口,看着他盯着那瓶雏菊。
  
  怎么,不喜欢吗。我买菜的时候顺便买的。
  
  以后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
  
  好。
  
  你最好出去找点事情做,尽早离开这里。
  
  好。
  
  还有,你自己吃吧。
  
  林碧落哦了一声。
  
  苏陌微微有了愤怒。他开始觉得讨厌她,像极了死去的林萌。林萌就是他爱的女人。但是他叫她梦儿。梦儿,对苏陌千依百顺,总是笑着对他说好,从来不对他说一个不字,不反抗他。每次苏陌对她发怒,她都只是蹲在角落里不吱声,用手紧紧拽住洗得很旧的棉布裙子。她是安静而平和的女子。安静地接受一切,以至于有逆来顺受的可怜。就像两年前,她安静地跟着他回家,不说话,眼神温婉,像漫步的猫儿一样乖巧。苏陌疯狂地迷恋着她的安静,看着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看书晒太阳,安静地洗菜做饭,披散着刚洗完的长长的发丝安静地走来走去,安静地看着苏陌的眼睛。
  
  可是他也憎恨她的安静。在他愤怒的时候他希望她可以反抗他,对他大叫,像野兽一样扑向他,那样他反而才会觉得她是正常的女子。可是她只会默默地哭泣,所以苏陌只能摔乱家里的东西,大声地咒骂。她用来插雏菊的玻璃瓶子碎了无数个。等到摔累了,看着她安静地掉眼泪,他就会心软,抱起她,给她擦掉眼泪。然后她就抬起泛着雾气的眼睛,微笑地看他。他便心痛地吻她的眼睛。第二天下班回家,都会带回同样花纹的玻璃瓶子。
  
  她死了之后,他就开始憎恨所有和她有相像地方的人。尤其是宋嫣然,有着和她近乎同样的丹凤眼。看着他的时候,总是闪着光芒和楚楚的动人。只不过,宋嫣然的眼里有浓浓的妩媚,流光溢彩,并不像梦儿那样清澈。至少宋嫣然不是安静的女子,所以苏陌不会爱她。
  
  她坐在饭桌前,一口一口拨拉着碗里的米饭。她把剩下的饭菜全都倒进了垃圾桶里。收拾干净之后,坐在地板上抽了一支烟。然后她敲开了苏陌的房门。
  
  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钱,我马上离开这里。
  
  苏陌想都没想,起身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几张一百元的钞票给了她。
  
  谢谢你啊,苏陌。她对他笑,你女朋友真漂亮。
  
  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记住我叫林碧落,苏陌。
  
  半夜的时候,苏陌突然醒来。外面没有月亮,他也没有开灯,漆黑的一片。他摸索着去厨房喝水。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装满了食物,意识到是她买的。苏陌看了半天之后,突然觉得像回到了从前,梦儿总是在冰箱里装满食物、冰水和啤酒。他喝啤酒的时候她就喝冰水,两个人笑着干杯然后仰头喝光。他拿出一只红苹果,小声地咬着。怕吵醒了她。
  
  吃完了苹果,已经睡意全无,坐在地板上开始抽烟。借着打火机的光,才注意到沙发上并没有任何人。突然地,苏陌就觉得寒冷。原来林碧落只是他做的一个梦,其实她并没有出现过。他自嘲地呵呵笑起来。
  
  (五)
  
  秋天来的时候,苏陌打了个冷战,得了感冒。翻遍了家里所有的抽屉都没有找到药片,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忍住头痛他开始翻衣柜,想找件厚一点的衣服。然后他从一堆衣服中找到一条灰白格子的毛线围巾,被虫子蛀了一个洞。他想了半天记起来,这是梦儿给他织的。那天苏陌在公司里和同事争吵地面红耳赤,回到家看到她在摆弄针线。他说你在干什么。她兴高采烈跑过来,我想给你织条围巾,冬天的时候可以戴。苏陌突然很生气,扯断了毛线,又把竹针折成了两截。你不要没事发神经好不好,这是夏天,织什么围巾啊。然后回到了房间开始睡觉。那期间的苏陌,非常容易发怒,工作的劳累繁忙让他有了压力。白天强忍着怒气,下班回来对她也很冷漠,经常是倒头就睡。经常在半夜醒来时发现她的脸上有泪痕,他便用力地抱住她,疯狂地亲吻她。
  
  苏陌用力闻着围巾上的味道,是压在箱底的那种潮湿发霉的气味,并不是她的气息。他想到当时梦儿受伤的眼神,想象着后来她流着眼泪一针一线织完围巾却不敢给他看,心又倏地揪了起来。
  
  苏陌套上围巾就出门了。公司的季度庆祝会等着他参加。
  
  苏陌走进Cold的时候,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同事嚷嚷着罚酒。苏陌都一一应了下来,笑的很大声。同事都说其实他还是很温柔的男人。他们问他怎么迟到了这么久,他笑着说其实他是在酒吧的门口站了半个多小时的。同事也都跟着大笑起来,说你站在那儿等谁呢。苏陌喝的有点多,他说我等梦儿啊。一句话让所有人立刻变了脸色。大家都知道梦儿是谁,两年前的一次聚会上,林萌穿着一身俏皮的水手服带着黄色的假发出现在他们面前,很像日本动漫里的少女。然后林萌跟着苏陌回了家。
  
  宋嫣然带着满身酒气,踩着系带高跟鞋摇摇晃晃来到苏陌身边。苏陌你喝醉了,林萌早就死了,你的梦儿早就死了呢。我来当你的梦儿好不好,好不好啊。
  
  苏陌用力推开她说,你这个疯女人。
  
  宋嫣然没有站稳,踉跄着摔在了地上,不顾当着这么多人哭骂起来。苏陌你才是个疯子,那个女人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忘不了她,她就是个婊子,这种地方出来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用的什么方法把你迷成这样,你把我当什么了。
  
  苏陌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叫她闭嘴。却有人抢先他一步,拿起桌上的杯子泼了宋嫣然一脸。你说谁是婊子,你才是个贱女人。
  
  宋嫣然啊了一声。所有人都跟着目瞪口呆,看着手里拿着空杯子的女人,说不出话来。终于有人颤抖着脱口而出,林萌。
  
  一头金黄色的假发,浓黑的眼睫毛和紫色的闪亮眼影,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带着笑意,和林萌如出一辙。只不过,笑容里隐约泛着嘲讽和冷漠,并不像林萌的乖巧和温柔。
  
  咯咯咯咯,她歪着头笑起来。我不叫林萌,我叫林碧落。林萌她,是我姐。
  
  所有人都感到了背后传来的寒意,气氛瞬时降温到了零下,一时间空气凝固住。
  
  苏陌已经不省人事,不断叫着梦儿梦儿。她过来扶起苏陌,回头对他们说了声,我送他回家。
  
  他们离开半天之后,其他人才清醒过来。宋嫣然说,那个女人是谁,是林萌吗,她又活了吗。所有人都摇头,她说她是林萌的妹妹。不过她真的很像林萌。宋嫣然发了疯似的跑出去,说要去找苏陌问清楚。剩下的人都叹气,嫣然注定要受伤,她仍然得不得他,而苏陌那家伙,也注定逃离不了林萌。
  
  宋嫣然跌跌撞撞到了苏陌家楼下的时候,天已经泛白了。在楼道门口碰上了林碧落。她手里握着一把干瘪了的雏菊,有红色的鲜血顺着花枝滴下来。她说,你来的正好,苏陌要死了。然后笑着走掉。
  
  宋嫣然冲进来的时候,苏陌仍是清醒的,脸上和身上都是粘稠的血水。他想起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凌晨醒来时发现身边有一个陌生的女子,脸颊上挂带着两道泪痕,身体蜷缩成一团,不停地发抖。然后他看到白色的床单上有鲜红的颜色,像开出了糜烂的花朵。天亮的时候,苏陌给了她一些钱,看着她瘦弱的身子消失在门口。眼里突然闪过疼惜的温柔。
  
  宋嫣然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她颤抖地问,苏陌你怎么样了。
  
  她回来了。
  
  谁。
  
  梦儿。
  
  林碧落用那个装雏菊的玻璃瓶子砸了他的脑袋,瓶子裂开的时候,空气里就飘荡着支离破碎的味道。浑浊的水和苏陌的血融合在一起,更像是红色的颜料洒在了白色的床单上。瓶子碎成了一片一片,橘黄的灯光映在上面,反射出刺眼的光。她说,苏陌是你害死了我姐姐,她并不是跳楼死的,而是被一辆车撞死的。我亲眼看见她被撞得飞了起来,浑身都是血。她冷冷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恨意。嘴唇被咬出了血。然后她抓起玻璃碎片刺向他的胸膛。苏陌你知不知道,是你害死了她。
  
  她走的时候带走了那把早已枯萎的雏菊。手上沾满了苏陌和她自己的鲜血。
  
  (六)
  
  一个星期之后,苏陌在Cold里找到了她,头上还缠着纱布,眼神有受伤的温柔。他说,林碧落,跟我回家。
  
  当时林碧落正在和一个老外喝酒,她看到他并没有很意外。她说苏陌,我知道你没死。要不然我早在警察局里了,而上次被我泼了酒的女人也不会放过我吧。她抓住他的领带,眼里盛满了笑意,你还真命大,那样都没有弄死你,我是不是没有扎得很深啊。呵呵,我还真没用,连替姐姐报仇都不能。
  
  那个老外喊了一声Susanna,招呼她过去。她冲老外摆摆手,抛了个大大的媚眼。然后回头对他说,你确定要带我回家吗。
  
  是,这是我欠梦儿的,我来替她照顾你。
  
  苏陌你别在这儿虚情假意了,你这个杀人凶手。她大叫起来。
  
  跟我回去。他神色坚决,抓住她的手不放。两个人便挣扎起来,她的手臂被苏陌拽出了一道一道的深红印子,保安冲了过来。她终于停下,笑着说,好吧,我跟你回去。
  
  他带她去逛街,给她买漂亮的裙子和鞋子,带她去游乐园坐旋转木马,去哈根达斯给她点一份昂贵的瑞士杏仁香草口味的冰激凌。这些他从来没有为梦儿做过。他温柔地看她,喊她小落。他说,小落,你是我和梦儿的孩子。他终于相信梦儿说过的话。
  
  梦儿曾经提起过她在乡下有个妹妹,她来这个城市打工供妹妹上学。但苏陌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那都是她编造出来的背景,替她出入酒吧那种混杂场所而圆谎。所以他从来不过问她的身世,从什么地方来。那天在她离开之后,苏陌总是在脑海里闪过她蜷缩着身子哭泣的脸,于是他在第三天的晚上,就去Cold把她接回了家。他说你可以住在这里,我每个月给你钱,你不要再去酒吧工作。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她抬起头告诉他说我叫林萌。那,我叫你梦儿好不好。梦儿。然后拥抱她,亲吻她的头发。
  
  后来林萌给碧落寄钱的时候,在附带的信里说,那个男人拥抱我,温柔地喊我梦儿,那一刻我便爱上了他。妹妹,这个男人叫苏陌。我爱他。
  
  苏陌总是在她的耳边小声呢喃,我爱你梦儿,你不要离开我。然后她就钻进他的怀里,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吃过晚饭,两人就会手牵手顺着马路散步,在夕阳里接吻,享受着平静的幸福。
  
  苏陌,我想回乡下一趟,很久没有见到我的妹妹。
  
  不行,你不可以离开这里。
  
  可是,我真的很想她。
  
  够了,你不必再说这些来骗我。我不会让你离开。
  
  我怎么会骗你,苏陌,两年来我从没有离开过你,你还不相信吗。这次我一定要回去!
  
  苏陌第一次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坚决,于是他开始害怕,害怕梦儿离开他。他爱她,不能放她走,固执地认为她走了就不会回来。她根本没有妹妹,是她在骗他,想要离开他的借口。于是他开始打她,折磨她,强迫她留在他身边。终于她也开始愤怒,踢他,咬他,用力甩开他,哭着跑掉,快得连他都追不上。然后他看到她在跑过马路的时候飞了起来。他抱着满脸血水的她,笑着说,梦儿梦儿,这样你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永远不能了。她的白裙子被染成了紫红色,一只鞋子不知去向。
  
  林碧落看着苏陌为她做的一切,更加憎恨他。她认为他是因为害死了姐姐而感到愧疚,现在尽可能地补偿她,来减少心中的罪恶。她忘不了姐姐被撞飞的那一瞬间,她张开双臂,像折了翅膀的大鸟迅速地下坠。然后她看到那个男人跑过来,抱着浑身鲜血的人儿呢喃着。她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是远远看见他好像在笑。夕阳把血染成了金黄色。
  
  他们在家的时候就盘腿坐在地板上看电视,一起吃从超市买来的零食。
  
  她跟着他回来之后,苏陌对她很温柔,不再冷漠,还和她一起做很多事情,都是以前从没有和梦儿做过的。在公司里也笑得多了,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下班后准时回来,推掉所有的聚会。他们说苏陌开始爱上另一个林萌了,一旁的宋嫣然眼神凛冽,开始愤怒,拿杯子的手开始颤抖。
  
  林碧落说,苏陌,不要以为你对我好,我就可以原谅你害死我姐姐。
  
  苏陌笑了,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然后走进厨房穿上围裙照着烹饪书开始做饭。小落,我真的很爱你的姐姐。梦儿的死全是是天意的安排。而且她必须死,要不然她就要离开我。她死了就永远不能离开了。况且,你来到我身边,代替她来接受我的爱。
  
  你说你爱她。可是那天在楼道口,我亲眼看到你在打她,疯狂地打她,抓住她的头发。苏陌,你不知道吧,我姐死的那天我正好来到这里找她。结果,却看到了她的尸体。
  
  苏陌你这个魔鬼。早晚有一天,我还是会杀了你的。
  
  好。你杀吧。死在你手里,我非常愿意。反正你杀过我一次不是吗。我出去买点东西,马上回来。关上门之前回头望她,小落,你和你姐姐一样……
  
  呵呵,好啊,我真的会杀了你的。她仰着头开始笑,把苹果咬得很大声。
  
  (七)
  
  苏陌不会知道,那是他听到她最后的笑声,看她的最后一眼。而他最后对她说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他说,小落,你和你姐姐一样让我心疼。苏陌站在门口,手里的雏菊散落了一地。宋嫣然披散着头发,满脸污渍,蜷缩着身子又哭又笑。她杀了她。
  
  苏陌刚走,宋嫣然突然闯进来。林萌,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女鬼,你为什么没死。
  
  她真的疯了,抓住林碧落的头发开始撕扯,用高跟鞋砸她。苏陌是我的,他是我的。
  
  林碧落被她摁在地上,没有反抗能力。疼痛难忍,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苏陌他不是你的,永远不会是你的。她爱的人是我姐。
  
  是我的,是我的。我杀了你这个***,你这个魔鬼。抓起旁边的刀就朝着林碧落扎了下去。
  
  是你杀了小落。
  
  对,是我杀了她。她是一个魔鬼,抢走了我的男人。她开始笑,令苏陌毛骨悚然。这下可好了,她死了,再也不能抢我的男人了。
  
  宋嫣然,你这个疯女人。
  
  苏陌抚摸着她的脸,温柔地叫她,小落,小落。他擦干她身上的血,给她换上了干净的裙子。他抱着她一直坐到到月亮升起来,白色的光从窗口爬进来,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表情是在笑。
  
  然后苏陌抱着她从窗口飞了出去。
  
  屋子里,宋嫣然躺在血泊中, 上海中铁快运早已没有了气息。眼睛睁得很大。
  
  他捅了她三刀,中铁快运每一刀都是狠狠地扎下去,充满怨恨。
  
  太阳出来的时候,上海中铁快运东方是鲜红的颜色。很快,中铁快运一切又都恢复平静

·促进跨越式发展 实行交流会展示区
·亚运交通改习惯 促进城区大发展
·交通建设带动生活发展  加速干道建设
·转型发展经济升级 产业链发展大贡献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6-12-0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2
  • 日志数: 5
  • 建立时间: 2010-08-31
  • 更新时间: 2010-10-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