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铁快运有限公司是一家经营国内铁路货运为主,航空/公路联营的综合性中型物流企业,提供上海到全国行李包裹,家具物品,快递信件,轿车及大型货物托运服务。公司国内经营网络遍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在全国500多个城市设有1700多个经营网点,门到门服务网络覆盖全国 900 多个城市(含部分县、区)。

你欠我幸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02 15:01:17 / 个人分类:网站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你欠我幸福


   感情的世界里,网站制作从来没有对或错,只是爱或者不爱。感情的天平,亦无法用付出和得到来衡量。如果一定要说亏欠,那么,你欠我一个幸福。。
  
  
  第一章
  
  “我和GARY周末去厦门,领证。”海蓝做完了第一百个仰卧起坐后,微微喘了口气,转过头跟旁边的陈清扬说。
  
  陈清扬一个仰卧起坐正做了一半,憋着气费劲地问:“什么?”
  
  “我说,我周末要去领证了。”海蓝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
  
  “票都买好了?真想清楚了?决定步入已婚妇女的行列了?”陈清扬一连三个问句,貌似惊异,实则早已了然于心。
  
  “嗯,想清楚了。”海蓝一脸幸福的笑。虽历经八年的爱情长跑,可是一朝修得正果,还是有着初恋般的甜蜜。
  
  “为什么去厦门领证?你和GARY家ALKO1528都不在那儿。是不是想体会私奔的感觉。”
  
  “我户口在那儿嘛。本来也可以去成都,他的户口在那儿,可是,想着反正过年要回去,所以还是决定去厦门。”
  
  “嗯,无亲无故,就你们俩人,真有点亡命天涯的感觉。
  
  “你就乌鸦嘴吧你。”海蓝早已习惯了陈清扬的信口开河。
  
  上完瑜珈课,海蓝去前台办理停卡手续,停卡一个月,蜜月。陈清扬在一旁打趣:“风萧萧兮易水寒啊。等你再回来,已是他人妇,想想真可怕。”
  
  海蓝不理会陈清扬的酸文假醋,自顾低头填写表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陈清扬说:“哎,晚上一块儿吃饭吧,叫上小乔。”
  
  “干嘛,想来个单身PARTY?”陈清扬这两天正在看FRIENDS,想起了美国人的习惯。
  
  “唉呀,找个借口饱食一顿嘛,好久没腐败了。”
  
  “行,去哪儿吃?我给她电话。”说到吃,人人俱欢颜。
  
  接到陈清扬电话的时候,赵小乔正在地铁里进行每日例行修练,一时为矛——杀出重围,起势如洪;再一时为盾——任你如何来势汹涌,我自岿然不动。相信这会儿一定不会有人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若何?你丫儿找抽呢吧!
  
  “什么?去哪儿?哎,我听不清,地铁上呢。清扬,你发短信给我吧,人太多了。”说罢便挂了电话。“哎,挤什么挤,没见我都快贴着门了吗。”陈小乔回头对身后一小伙子喝道。这厮估计是要下车了,可是他左探一头,右探一脚,把赵小乔左推一把,右拨一下,愣是没从人群中钻过去,白长了一副贼头鼠脑。陈小乔在办公室憋了一下午的气这会儿终于找到了出口。这小伙子历尽千辛挤
  了一身汗还没挤到门口,此刻又遭人臧否,自觉比窦娥还冤,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然,是打了折扣的——“喂,侬讲讲道理好不啦,挡在门口,叫人家哪恁出得去呢?”
  
  “什么叫我挡在门口?你瞅瞅我有地方给你让吗?”小乔素来痛恨这种小男人腔调,吵个架还要翘个兰花指,一口一个“好不啦。”偶尔壮回胆拍次桌子还要悄悄把拍痛的手在大腿上揉,没劲!
  
  “哎,侬帮帮忙,都是乘车的,借借过,对不啦?你看你凶得来~~~”小男人一边兀自唠叨个不停,一边继续奋战到底。
  
  “嫌我态度不好?去,去买一BMW啊,后窗再贴一个“别骂我”,看谁态度不好就撞谁!”
  
  “喂,你怎么好这么讲话的。你这个女人简直是,唉~~~。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不跟你吵,我不跟你吵好吧。来来来,这位先生,麻烦你让让,劳驾啊。”小男人在有限的空间里摇着头叹着气,身体几经扭曲,终于在门要关上的一刹那夺门而出。
  
  赵小乔恨恨地看着小男人背影,恨不能揪着他的领子回来再吵一架方才痛快。
  
  等赵小乔赶到的时候,陈清扬和海蓝正对着一锅翻腾地鲜鱼丸虎视良久并觉得已快要饿得羽化为仙。
  
  “小姐,我们俩等你等得一条活鱼都变鱼丸了。”陈清扬夸张地开玩笑道。
  
  小乔却一反平日嘻嘻哈哈的样子,不理会陈清扬,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坐下。
  
  海蓝见状忙问:“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大好的样子。”
  
  “别提了,今天在公司跟老板吵了一架,到了地铁上又跟一龌龊男吵了一架。真邪门了,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晦气。”
  
  “为什么跟老板吵啊?”陈清扬赶紧收起笑容,一脸认真地关心好友。
  
  “谁跟她吵了。这女人变态。看我不顺眼。存心找茬,猴年马月的事了,这会儿翻出来嚼蛆。”赵小乔越说越气。
  
  “到底为什么事啊?”海蓝依然听得一头雾水。
  
  “唉,算了,不说,说了心烦。”
  
  “就是,吃东西是正经。赶紧吃吧,我都快饿死了。”陈清扬给小乔夹一个鱼丸放碗里。她知道,不等这顿饭吃完,天大的事在小乔都已成了过眼云烟。
  
  “对了,怎么想起今天聚了,又不是周末?”几个鱼丸下肚。小乔才想起今晚的聚会主题不明。
  
  “今晚是海蓝的告别晚宴。”陈清扬说。
  
  “什么告别晚宴?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赵小乔不明所以。
  
  “没什么事。就是我和GARY这个周末要去厦门领证,所以想今天和你们一起吃个饭,正好也好久没聚了。”
  
  “噢,是吗,怎么这周就去了,不是说下个月吗?”
  
  “这个月有特价机票。”海蓝解释道。
  
  “喂,谈谈感受吧。是不是特兴奋。”一阵埋头苦吃之后,陈清扬乘中场休息的当儿问海蓝。
  
  “没什么特别的感受。真的。可能在一起时间太久了吧。知道两个人结了婚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不会和现在有太多不同。所以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
  
  “嗯,看来同居还是有好处的,起码可以消除恋爱生活和婚姻生活之间的落差。虽没有惊喜,但也不至于有失落。而且,一般来说,婚姻带给人的,总是失落多过惊喜。”陈清扬煞有介事地点头说道。
  
  “嗯,是的。”海蓝点头表示同意,“不过,我想可能领证的时候,会有点兴奋吧。”接着,又无限憧憬地说。毕竟,结婚嫁人是一个女人一生附予了最多想象的一件事——从她还是个小女孩子起,她就开始浮想联翩,历经至此,早已推翻又写就了无数个版本,场景也早已烂熟于心。
  
  “嘿,一领完证就给我们发短信啊,我们也好和你同乐一下啊。”小乔比当事人显得还兴奋,刚才的不快早已抛之脑后。
  
  “好,一定一定。”
  
  “哎,我说,以后我们三个无论谁结婚,我们都像今天一样来个告别晚餐吧,好不好?”小乔为自己的主意欢欣鼓舞。
  
  “好呀,那下一个肯定是你了。”陈清扬半开玩笑地说。小乔和王正的恋爱正如火如荼,不出意外,明年应该可以喜结连离。想到此,陈清扬有些黯然,眼看周围的朋友嫁人的嫁人,谈恋爱的谈恋爱,可自己还是孤魂野鬼一个,不禁悲由心生。
  
  “最好你们俩个明年一起办了。”海蓝体贴地对清扬说。陈清扬听了,勉强笑笑,心里愈发难过。是谁说的,冬日的寒夜,把人冻得麻木也就罢了,一点点的微温,反而更让人冷彻心扉。此刻,海蓝的体贴无异于此。
  
  “来来,咱们以茶代酒,祝海蓝`````”
  
  “行了,别祝我了,我已经没有后续篇章了,你们可还精彩无限呢。”海蓝打断了小乔的祝词。
  
  “那是,你已经是影片结束那个“完”字了,我和小乔可是精彩的下集介绍。”陈清扬嘴上逞着强,心里却想,什么时候,我的完字才能出现啊?
  
  “好,那咱就祝下集更精彩。”
  
  “嗯,千万别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哈哈哈”。三个人笑成一片。
  
  网站制作酒足饭饱,三人道别,各回各家,海蓝说等从厦门回来,再正式请大家吃饭,可携家属。  

更多文章来源:网站制作上海网站制作上海网站制作公司网站设计公司

上海长途搬家上海中铁快运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6-12-0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61
  • 日志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9-02
  • 更新时间: 2010-09-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