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俊伟迟疑了一下,躺在了椅子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10 16:59:16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夏天到来,城市里尤其热得死人。
段俊伟人如其名,上海网站设计公司长得高大英俊。
大学毕业后很快就成为了八零后的传奇人物与领军人物。
他是甲市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hgjjbgjyy手下有分公司若干个,员工上千人,资产将近三十个亿。
尽管这一切都是他在做高官的父亲给他的,也缺少不了他的精明能干。
虽然已至三十岁,看上去他和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太多的分别。多的只是一份成熟和一份霸气。
他接手父亲强制关闭的这个公司之后,在政府的关照下,他的生意越做越好,近几年来,他兼并了好几个和自己经营类似的公司,并且精准的看到了房地产这个暴利行业,并迅速成长为地产业的巨人。
他喜欢运动,有着运动员一般的身体,富人私人区的公园里,别墅间,每天早上你都能看到他跑步的身影。自小到大,他除生过几次小感冒之外,没有生过什么病,医院是什么样子,他除了邀请院长到自己家里吃过饭而见过院长外,医院是个什么样的结构,里面是什么样的布局,他丝毫都不知道。
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接听父亲的电话,听一下父亲给自己商业上的指导;开车到公司逛上一圈,或是陪自己的朋友吃一下,喝一下,玩一下,乐一下,剩下的就是坐在湖边喝茶钓鱼。
他大学读的养生学,所以他自己更是特别注重养生,也善于养生。
所以他钓鱼不是为了吃鱼,而是为了让身心更健康。
钓鱼的位置是个不大不小的人工湖,湖中散种着一些水草,湖边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仙境,又有一种让人回归乡村的感觉。
段俊伟的老家在江西,那里是有名的鱼米之乡,老家里住着段俊伟的爷爷奶奶和大伯的一家,虽然出身农村,不过他对农村已经没有一点儿记忆了,他只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地方,白天是苍蝇的世界,晚上是蚊子的乐园。
段俊伟的鱼钩动了一下,他仔细的观察浮子,落日的余晖映得湖面金灿灿的,突然铃铛猛的响了起来,段俊伟知道这是一条大鱼,自己可是从来没有钓到过这么大的鱼呢?
他张开嘴,慢慢的摇动手柄,做了个深呼吸,就在这个时候,一只蚊子飞入了他的喉咙。
段俊伟感觉到一个东西钻进了自己的嗓子,痒痒的,难受极了。
这只可恶的蚊子,段俊伟是最讨厌这些小东西的,什么苍蝇蚊子,臭虫蟑螂,这些东西在他的世界里,是天底下极其肮脏的东西,他们不但但给人的视觉感观造成了严重不爽,更可怕的是他们还会咬人,并且传播可怕的疾病,这些东西是碰不得的,他们周身上下都是病毒细菌,在乡下住的时候,他会要求大伯把他的房间里打扫干净,一个蚊子都不能有,苍蝇更是要在他的房间里绝迹。
可是今天这只可怕的蚊子飞入了自己的喉咙里。
他立即想起了老师讲过,蚊子是一种具有刺吸式口器的纤小飞虫,通常雌性以血液作为食物,而雄性则吸食植物的汁液,吸血的雌蚊是登革热、疟疾、黄热病、丝虫病、日本脑炎等其他病原体的中间寄主。并且这种讨厌的小东西出生在脏水里,栖息在黑暗的角落里,哪里脏它们就去哪里,所以它们身上不但但有病毒细菌,更多的是粪便等物。
这只可怕的蚊子,竟然飞进了他的喉咙。
他赶快放下鱼具,一路飞跑,冲进了自己的私人医生那里。
他指指喉咙,然后拿起桌上的一支笔,在医生的处方笺上写道,“一只蚊子飞进了我的喉咙。”
医生忙站了起来,这可是他的衣食父母,哪只蚊子这么大胆,敢飞进我们董事长的喉咙,它是活得不耐烦了。
医生把躺椅放好,上面铺上一条干净的高档椅垫,然后邀请他们年轻的董事长躺在上面。
段俊伟看一看他,然后再看一看他,好像多年不曾相见一般的打量他一番,然后提笔在处方笺上写道,“你行吗?”
医生看了他一眼,“老大,你放心,一只小小的蚊子,我还收拾不了它。你躺下,看我的。”这可是他做段俊伟的私人医生以来,这是接到主人的最大病症,也是唯一病症,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要知道他可是某知名大医院的首席医生,是某知名大学的本科生,在国外某某大学进修了博士后,这点小问题,还能难得住他。
段俊伟迟疑了一下,躺在了椅子上,他的口一直张着,总希望那只蚊子能突然变乖飞了出来。可是那只蚊子好像专门和他捉迷藏,飞进去之后就如石沉大海。
医生寻来一个小手电,这个手电虽然没有照过病人,在每天晚上他去厕所的时候却帮了他不少的忙。手电的光芒把段俊伟的喉咙照得红亮,里面的舌头和唾液亮晶晶的盛满了他的口腔,医生虽然年过五十了,眼力却非常的好。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找了十分钟又加三十秒,却连原凶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他拿出一个镊子,那镊子发出闪亮的寒光,段俊伟吃了一惊,他明白这个有权威的私人医生想要将这把闪着寒光的镊子插入自己的嘴巴里,他忙摇摇头,眼睛里流露出不信任的眼光。医生的手也在发抖,虽然他才是刚刚几年没有上过手术台,可是这手术刀他却从来没有拉下过,在他的生活里,手术刀划皮肤很锋利精确,削起脚指甲来也是一样的锋利而精确,但是像蚊子进入喉咙这样的手术他还是第一次做。
“老大,您可以尝喝一大碗水,把它吞下去。”
段俊伟的眼睛里发出怒火来,恶毒地看着他的奴才。
医生不敢再看他,但是他必须尽快的找出一个方案,与是他冲桌子上的电脑说,“开机。”
那台电脑竟然真的应声而开,“请问有什么指示,谢谢。”
医生说,“蚊子。”
电脑迅速的查了起来,“发现十亿九千八百四十万三千二百一十条,已列出关于蚊子的页面,请您继续发出命令。”
段俊伟躺在床上,嘴巴张得老大,嘴角有一条明晃晃有强线垂了下来,他不敢去,更不敢有任何下咽的动作。他担心那只可怕的蚊子会借机钻入他的肚子,那是多么让人恶心而又可怕的事情。想到这里,他躺在床上,干呕起来,可是他又怕哎,害怕自己呕吐的丑态被别人看到,虽然他的别墅中经常有美貌的年轻女大学生来,可是他们只是晚上来陪他玩一玩,第二天早上就走了上海网站设计公司,另外的人就是这个医生和住在一公里外大门口的十六个门卫,他更害怕大家嘲笑他。现在他觉得无论以前自己在这个穷医生眼里多么高贵,现在他的眼神里也已经没有了往日见到他时的毕恭毕敬,甚至他觉得这个医生就在暗暗的笑他,你看他那笑迷迷的样子,好像他就知道今天自己会被一只蚊子卡着,哼,让你笑,等我好了,收拾不死你。他心里这样想,可是仍然盼望这个曾经是某知名医院院长的医生能很快的拿出一个有效的方案,赶快把那只可恨的蚊子给揪出来,杀死。

更多的文章来源:上海网站设计公司上海网站设计公司网站设计公司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9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91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10-09-10
  • 更新时间: 2010-09-1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