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发展与棒杀!!!(综合交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23 17:12:31 / 个人分类:中药:发展与棒杀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公司的研发浮肿(医院、药厂、营销都干过)——一个中药科班出生、高级职称、手握两个中药发明专利证书的前辈。为了养生,竟然天天准时准点的服用花样繁多的维生素类药物。很好奇地问起为何不服用他发明的那个销售量极大著名的什么**丸,答曰:根本不相信中药那个东西。

  科学宣言:前些年,DNA双螺旋得到证实后,举世欢庆,一位大家撰文阐述行将就木的十大行业。其中豁然有一条,依据传统理论存在的行业。

  医药的起源与现状:任何一个有点历史的民族或地区,在其繁衍生息的历史长河中,都要面对疾病的困扰,自然而然地要尝试使用大自然赐予的动植物、矿物质抵御疾病,从而或多或少的孕育了本民族的医药理论(古埃及的医药学见诸文字早于中医药上千年,而且门类要多得多),并随着人们对自然的认识而不断地更新和发展,随着理论和实践的不断深入,渐渐的融入精密、繁复、门类齐全的现代医药学。看看现代医药,建立在解剖学、分子、原子微观世界之上的现代医药,已经实现生命克隆的现代医药。

  中医药:中药,即依据中医理论使用的药物。 而中医阐述的理论,诸如阴阳五行、奇经八脉等几乎涵盖了宇宙万物的本质,远远不是我辈能够理解和发展的。纵观数千年历史,中医理论早已定型,后人所能做得的似乎只是对古籍的诠释,而未有点滴提高。看看我们的中药新药可行性报告中理论依据部分,几乎都有一段据某古籍记载某某组分具有某某功效的文字。再看看我们关于中药发展的争论,有效成分的确定、中药图谱、gap、新剂型的引进,有多少能符合中医理论的要求?中药是什么,就是中医亲自把脉、望闻问切后,根据患者的体质,疾病的表征和机理,天时之寒热等等,拟定的专有的处方(相同疾病的病人都不一样的处方)。脱离了中医理论,中药还有存在的意义?

  看看世界,即使早于我们的古埃及医药业也早早找到了他的合适的位置,那就是纯粹的养生和娱乐。反观中医药,近一千年有什么新东西?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而我们的中药在政府的弘扬国粹精神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多少中医药研究所?几乎每个县都有中医院!全国有多少家中药厂?,每年有多少中药新药获得批文和保护!有多少有点疗效的中药非法地加入了化药成分?这些,造成了多么大的资源分流?造成了多么大的混乱?有多少中医大夫和中药师真正信服中药?

  中医理论高屋建瓴,几千年前就达到了后世无法企及的高度!这种理论是中医赖以生存的基础!!从我们的方法和态度看,很可能再过几百年也无法丰富或推翻!那么忘谈中药的发展岂不是一句空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一棍子打死!(wzhzhb,)

  大家都在为中医药的振兴出谋划策。错也!中医药根本就是时代的产物,是古代为了对付疾病应运而生的迷信和经验的大杂烩,所有中国人以及世界上的有识之士都承认他在当时的条件下起到了怎么说都不过分的作用!问题是,他早已完成了它的使命,必将退出舞台。硬要用各种理论或方法使其苟延残喘既浪费资源又极不人道,还不如主动地将其置于丰碑的地位供世人缅怀来的实在?引用一句moliliao 药友的话:“植物药有效≠中药有效,中药有效≠中医理论高明,中医理论博大精深包含天地≠理论正确。”

  想到一个问题,我党执政后对中医药的发展倾注了极大的热情才使得中医药能有今天的局面,现如今又有很多发展纲要出台,但中医药发展既得不到从事现代医药人员的认可,也使投身于中医药的学子们彷徨无奈!究其根源,在于相关人员构建中医药理论的理论基础的匮乏,这些人打小所受到的教育根本都是反动的(相对于中医药理论),完全出自世家且未受现代科学理论毒害的凤毛麟角,妄想这些思想混乱的人带动中医药突破迷局岂非痴人说梦。因此建议有关部门为更好的弘扬中医药,参照外语学习,比照我们的体育事业的做法,从小抓起,全封闭,全方位的培养中医药人才!(wzhzhb,)

  中医和中药本身就是两回事。

  中医所谓天人合一,所谓名医都是针对阴阳、寒暑、表里······等等,针对具体的病人开出具体的处方,同样的病在不同病人身上表现不同,开出来的药方也各异,讲究因人而异、因外界环境而异。可见,中医的治病理论和工业化大生产是抵触的。

  如果按照中医理论来,则一个确定的处方,其主治病症是非常有限的,而不是通治的,古时的中医,都是亲自来把了脉,望闻问一番后,再根据患者的体质,疾病的表征和机理,天时之寒热等等,才拟定自己的处方,决不是对相同疾病的病人都一样的处方、处方量和剂量。可以说,现代中药工业化生产,与中医的治病方法是相违背的。负责任的中医,一定是要亲自看了病人,详细了解病情病因后才下药,而不是直接给一个成药了事。

  现在能够大量生产的,只不过是中医长期实践中积累的比较普遍有效的验方,但是以为这就是中医的成就和精髓,则是不正确的。

  中医的精髓,与古代中国的哲学观是一致的,无论道家还是儒家,就讲求人和自然的整体性,用药的理论也在于借助药性调节人的自然平衡。所以自古有良医和庸医之分,未尝有良药和庸药之分。

  现在真正的所谓习中医者,已经越来越少,学中医之始,先是学习哲学,可以说,没有深厚中国哲学底蕴的人,是不可能学好中医的。而中国哲学的一大特点就是隐喻性的而非明喻性的,是直觉性的而非严密论证性的,可以说,现代科学和现代哲学逻辑论证方法的产生和发展,必然使中国哲学的很大一部分内容被淘汰,而植根其中的中医理论,也必须要换血。

  说到底,所谓的中药现代化,大家现在都不过是拿着老祖宗的遗产来吃家底而已,还有多少人在积极地发展中医理论的?尤其在急功近利的制药业,有谁关心中医?很多人,不单单是在吃祖宗饭,而简直是在当败家子,比如生产时随便克扣贵重药材的投放,种植时使用农药,炮制时偷工减料,现在尤其是新药厂,有几个经验老到的药工师傅?采购的有几个生药专家?——这样搞,就算是按验方也难以生产出良药,因为药材农药超标,吃了反而中毒;因为偷工减料,药性根本不够;因为基础知识匮乏,炮制不合要求;因为采购人员没有鉴别力,药材质量难以保证······。大家只想着卖钱,省钱,哪管药品的质量。

  再说中药改剂型,不是不可以,但是随便改剂型而不做临床就不对了,没有临床验证,凭什么说这个剂型改得好?

  中药不必一棍子打死,只是要求统统临床验证就行了,而且要由国家指定机构(而不是随便自己联系的)去做临床验证,验证过程由国家总控,药厂不能获知是谁在哪儿具体做临床试验。当然这会让很多中药死翘翘,不过这些都是本来就该死的。——以严格的临床试验来检验中药,这是最公平的,也省得研究员和理论家们喋喋不休,只要能治好病的药,就是好药,治不好病,任你吹得天花乱坠又有何用?

  而新药为避免申报后临床失败而损失惨重,可以先申请医院制剂(省局批即可),在小范围内做基本的临床研究,然后在自我感觉把握了以后,再去国家局申请注册和生产。为防止有人钻空子,变相的流通医院制剂,需要严格管制,监管医院制剂的产量和使用范围。(moliliao,

  固步自封是中国人的特点啊。我这两天正好在读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冯说中国哲学,无论是道家还是儒家,都是一种无意于变化,也无从想象变化的哲学观念,中国古时候有许多优秀的发明,然而得到的不是鼓励,而是千方百计的限制和阻挠。

  其实中国的哲学思想已经深深渗入了民族性中,这也是有中国的地理国情决定的,冯友兰先生的大意是说:中国是个大陆性国家,与希腊等海洋国家不同,其社会财富的主要来源是农业而不是商业,而农民的财产复杂不易搬动,所以不会离开土地,农民天性朴实天真,和平时期农民就是封建主的生产工具,而战时农民为了保卫土地上的财产也会自愿作为封建主的战争工具;但是商人则不然,商人的财产易于搬动,商人天性狡猾现实,和平时期唯利是图,战时就卷了细软投奔别国。

  因此封建主们认为农民才是国之根本,商人为末节。也因而鼓励和教育农民世世代代留在固定的土地上,那么世世代代居住到一起,其社会结构和伦理则必然选择了家族集权制度,也必然的发展为祖先崇拜。再加上小农经济对于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没有迫切需求,反而是因循守旧更符合统治的需要(无论是国还是家),从而影响了中国人的哲学观,认为旧的、祖先的东西,都是好的,新的、创造性的东西,则会被认为是幼稚的,怪异的,离经叛道的。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相信中医中药,相信古方验方,才会有“祖传秘方治疗艾滋病”的江湖郎中。这两天上下班路上看《中国哲学简史》,所以难免总往这方面想,不过这本书不错,建议大家看看。(moliliao,)

  按照楼主的说法,汉字也该取消了。中药的深邃知处是我们这些急功近利的所谓“研发者”和那些所谓“研发中药就是把中国人的胃当成垃圾桶(口服),把 中国人的血管当成下水道(注射)!

  冷静下来想一想,哪种药是经过了数千年的临床实验?哪种药是完全通过人体试验,而不是仅仅依赖所谓“现代科技”的筛选、体外活性试验而积累出来的? 哪项科学研究总结了数以万计的临床配伍指南?

  假如现代医学可以堂堂正正地说 “我们已经把人体研究透了,发病机理都掌握了”,那对中药发发牢骚也无话可说。但是至少40%以上的疾病,所谓“现代医学”都没有研究透,有什么资格对中 药指指点点?

  引进所谓的中药注射剂、指纹图谱,也许10年,20年后我们发现,这相当于用小学生的思维去解释歌德巴赫猜想,从一开始,路就走错了,而某些所谓的 专家,为了维护学术的权威,为了一顶“现代科技”的冠冕堂皇的帽子,拼命试图所有的人都按错误的路线去走。

  中药和西药不同,西药是通过已知的特定成分来治疗疾病,因此所有的研究只要围绕这一特定成分及其降解、代谢产物来开展就够了。中药的治病机理则是依 靠对药味的分类组合,对抗疾病、调理机体功能来治病,显然不可能通过对某一种活某几种成分的研究而开展。就象中餐传到了西方,外国人买来冷冻的鸡鸭鱼肉, 加几毫升油,几克盐,多高的温度烹饪多长时间,却总做不出餐桌上的美味。

  20年前,外国人对针灸畏如蛇蝎,如今却也接受了。希望20年后,全世界不会遗憾地发现,曾经有一类神奇的药物——中药,因为“现代科技”的介入, 慢慢地衰落了……

  再次BS一下楼主说的“浮肿”,每天合理的膳食,何故要补充维生素?再次BS所谓“研发中药就是把中国人的胃当成垃圾桶(口服),把中国人的血管当 成下水道(注射)!”的专家、尸位素餐,不懂装懂,在会议上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倘不脸红,也算皮厚了。(天赏人间,)

  我现在对于目前的中医药持怀疑态度。我实在想不明白如果我闹肚子怎么在寸关尺那个小地方表现出来,是否会引起心脏射血功能的改变。中医开方子大概会 有鸡内金吧,源于鸡的消化功能的强大?可是不能把鸡内金煮熟了吃,必须烘培后研末服用,效果和活性炭类似了,吸附作用?(zcgkiller,)

  否定中医中药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用“现代医学”的理论无法解释其治病机理。很好,既然“现代医学”认为只有用自己的理论能解释的,才是科学的,那为什么现在还要那么多不治之症?

  有底气把所有的病都治了,把所有的中药市场都占据了,就没人再去吃中药了。很多人自己不相信中医中药,可也没必要打着“科学”的幌子去否定啊。自然界的不解之谜多了,无法解释有可能是自己的水平还不够,就应该潜心研究,而不是盲目否定。(天赏人间,)

  中医的理论精髓是阴阳虚实气血津液,五行学说奇经八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中药就是在这个模糊概念的指导下使用了数千年,历史证明中药治疗疾病是有效的,无可厚非的‘随着现代科技手段不断的进步,分子细胞学,解剖组织学等实验技术的发展;现代医药理论也不断的形成与完善,这是建立在现代科技上的理论医学,一个很清晰的概念----现代医学,所谓的西医。为什么世界上有好多人相信西医而否定中医?因为他们出生在一个充满现代科技的时代环境里,接受的是现代的科学教育,自然能够理解西医;而要他们用现代的科技理论去理解中医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中医本来就是个模糊的东西,理解透了就不是所谓的中医了,于是,他们就会否定中医。现在什么中药现代化,GAP等,全是与中医药离经叛道的,这绝不是在继承中医药,中药是不能用现代医药理论或现代科学理论去理解的,中药也是不可以与中医分开的,只有用中医的理论去理解中药,那才是传承老祖宗的思想精髓。要想理解中药,首先必须把中医的模糊的概念给解析清楚。(qclzjj,)

  关于中医中药的个人浅见:丁香园里都是专业人士,但凡支持中药的,估计都是正在研发中药或者研究中医的,那么其实大家可以就个人的知识和经验方面谈一下(不泄密的情况下),哪种中药成方制剂,其疗效是好于同品种的化药呢? ——需要有切实可靠的论证。我想可能很难举出这样的例子,我们可以说周围的某某人的病西医治不好,而是中医治好了,但是显然这是没有统计学意义的(中医没治好而西医治好的人只怕更多),而故老相传的医案,其可信度又有多少呢?

  中世纪的欧洲,其医学观念和中医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治病时会用各种草药、用“放血”疗法、用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入药(比如暴死者头上的苔藓),也发展起来了相应的理论,比如“体液理论”(和中国的“气”与经络理论有相似之处),也相信缺什么补什么(比如给脾气暴躁的人输入温顺小牛的血以期改变其性格),认为洗澡有害身体健康(其理论类似于中国的“伤元气”),也认为疾病是由于恶魔附体(类似于中医的“外邪”入侵),同样将疾病与天象术炼金术联系起来(中国的天人合一并非独家所有)……

  可以说,中世纪的欧洲医学,走过和我们相似的道路,但是为什么现在他们能够建立起现代的医学呢?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反观中医理论,千百年来除了得到一些验方之外,其理论与几千年前有什么差异呢?难道中医中药历经数千年只是得到了历经数千年的人体试验数据库(而且还是一个需要重新验证的数据库)么?——现在的中药新药研发者自问,是否是将其仅仅作为一个前药或候选药初级数据库来用?除此之外是否还去花时间甄别、理解和发展它的原理和理论?

  中医的理论其实是一种“不可知”的哲学理论,中国哲学,无论道家还是儒家,其所谓的“天”、“自然”都是一种浑沌的神秘存在,人的最大成就,也不是去认知“自然”,而是与之“合一”,达到了神秘的统一即所谓“圣人”,而这样的境界,是无法与外人道的,就是说除非你也到了那个境界,则“自然”对你来说是不可知的,别人也无法通过描述使你意会。——也就是说,中医的理论体系是不可重复、不可验证、不可观察、不可逻辑论证的,与现代科学是相悖的。

  人体的奥秘我们实在知之甚少,但是最基本的,我们的哲学观、世界观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的?世界是“可知”的,还是“不可知”的?由上可知,现代科学不同于中医的理论,其基本要点是可重复、可验证、可以验证或可以证伪、可以观察、可以逻辑论证的。所以我们说现代医学是“可知”的,而中医理论是“不可知”的,于是我们要相信中医,就必须先假设给你看病的中医医生是能够理解“天人合一”的,是能够与自然达到一种神秘的统一的人——我们可以问一下,全中国有几个人敢站出来说,他是“懂”中医的,是能够理解“天人合一”并且能够做到“天人合一”的?

  基于中国哲学发展起来的中国艺术、语言、文字等等文化,都是以含义丰富、富有象征性和内在表达而著称的。比如国画,仅仅黑墨白纸,通过浓淡干湿,可以表达世间五色;而诗歌的最高境界,也不是表达文字中的信息而是诗外的内涵。品味中国艺术,其中的深邃醇美远甚于西方艺术,正是因为其特有的隐喻性、丰富外延性和无所不在的哲学涵义,作为艺术来说,中国艺术比西方艺术更值得玩味和体会。

  然而这样的隐喻性、丰富外延性在医学理论中却是致命的。阴阳五行不但外行难以理解,就是专家也无定论,各有各的理,但是各自都提不出明晰的界定。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中西方哲学的一些差异:中西方哲学都探讨“有限”和“无限”,“有”和“无”,然而中国哲学的“无限”是大于“有限”,“无”是大于“有” 的,而西方哲学恰恰相反。我们总是认为“大道自然”,“自然而然”后最终达到的境界是“无”和“无限”,其实是一种典型的形而上(形而上其实就是玄学),而玄学类的医学理论怎么可以推广和进步呢?浅显一点的说,玄之又玄的中医怎么实现中药的现代化工业生产呢?

  那么我们当前要做的,就个人的见解,其实也还是老生常谈:

  第一步,应该是将已有的验方收集整理出来,通过科学的临床验证加以筛选,但是国家必须严格临床试验,必要的话应该国家统一管制,保证临床试验的全程在严格的监控之下并且使申请企业无法在其中做手脚(隔离临床基地和厂家的直接联系),而且学美国一样随时能够公布临床试验的进展。——当然值得担心的是在中国什么经都可能念歪了,一不小心这又成了某些部门的敛财之道;

  第二步,对已确认的验方,积极鼓励将其现代化改良。但是无论调节处方、改剂型还是改工艺都要做临床试验(至少是临床100对);

  第三步,对中医理论下手,可能要摒弃大半,保留一小部分并按照可验证、可重复、可论证的原则去发展。当然这是很难做到的,但也是最根本的。我们现在有意无意的还被很深的影响着,做一个不是非常恰当的类比:中医和黄历,中医是先有丰富的观察和实践积累后,形成了一套“不可知”的医学理论体系;黄历是先有丰富的观察和实践积累后,形成了一套“不可知”的历法理论体系,而现在还是有很多人相信中医,包括国家领导人和很多名人专家;也还是有很多人相信黄历,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大家留意一下国家和各省市的重要会议,包括人大和党代会,会发现开幕日期很“巧合”的基本上都是黄道吉日,更不要说我们小老百姓的婚丧嫁娶了——摒除旧思想,任重而道远呢。

  不管怎样,我认为所谓的“中医”不可能永远的存在下去,最终将会被同化到现代医学体系中,从而消亡。现在现实一点的说,我们制药行业的人还是将传统中药当成候选药数据库比较现实,而且客观的说,现在正在卖的中药,几乎完全是作为辅助治疗用的,其销售额远比不上化药,化药的市场份额不断加大,而这一趋势,只怕不会改变。——顺便说一下,我认为,中药1类和一部分5类,还有中药注射液,其研发思想已经和化药没什么差别了,其实已经不算中药了。

  中国近百年来备受欺凌,可以说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侵略,但根本上是现代科学和思想侵入中国传统思想,这是不可阻挡的,就现进科学和思想的侵略和斗争而言,民族情结无用,顺之则昌,逆之者亡。这方面真是得跟人日本学学。(moliliao,)

  个人怎么认识都无所谓,如果硬要给中医药给一棍子打死,呵呵我无话可说。我觉得,事实胜过所有的预言。我是这么认为的:

  要一分为二的看中药的问题。确实,生活中或者现实的社会中,古代出现了很多的巫术(有些人把他化分到中医里)确实该批判;近代,批判中医药,给中医 药扣着大帽子,呵呵,没办法,道路是曲折的啊;当今,闷着良心生产中成药,挂着中医药的牌子坑蒙拐骗,过大的宣传,甚至增加了神秘色彩,动辄就是标本兼 治,根治***。所有这些是该批判,可是我想如果就因这些把中医药打死我想过于偏激。随便举个例子吧,六味地黄,全国800多家企业生产啊,难道中国人就 这么好欺骗!我觉得中国的老百姓很实际,别管你说的天花乱坠,被欺骗后争议的反抗精神还是有的。或许你用过的所有的中药均没见到过效果,但这不能说明中医 药是无效的。看看西方化了*亿美元研制的新药不也是在逐渐淘汰么?不也使有效率就那么找么?

  大家分析一下理论根源及发展的方向吧。现代医学从组织到细胞,知道现在的分子生物学,甚至基因,可结果又怎么着,就说现在最热的基因的研究吧,还不 是很多打牌的科学家出来批判,甚至搞得某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得出的结论,人类不可能攻克任何的疾病,美国的搞药物研究的全是骗子,为了利润。中医药,理论 基础没发生过改变吧,整体观念,辩证论治,没错吧。九九归一,头疼医脚确实医好了很多的病人啊。

  如果想否定什么,或者预言其必死的结果,我想大家还是该找点依据吧?或者说先问问自己对中医药了解到什么程度呢?如果说自己对中医基础理论还是一知 半解,无谓的批判我想很难说服人的。真希望有人能从现代医学的理论基础与中医药理论基础上能公正的理论理论,预言一下其发展的方向。

  俺是门外汉,不过对中医药的发展还是非常的看好,个人相信中医药能够走好。因为俺还是相信,再大的圆还是围绕着圆心的,转上万圈还是要归 到圆点。(新药研发,)

  "中世纪的欧洲,其医学观念和中医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如果这么认为的话,只能说你对中医中药的理解太狭隘了。

  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凤凰卫视的刘海若就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典型例子。至少中医在内分泌、中药在抗病毒领域的治愈率让西医西药不可琢磨,然而其功效也绝对不是碰巧的。

  尽管中医尽管千年的积累,有了大量的临床治疗经验,但如果总用随机、双盲、对照的临床试验来考察,公平吗?中医最基本的理论就是“对症”,即使是一般的感冒发烧体虚,也要根据不同病人的症状、病因对症下药,怎么可能给按照西医的确诊方法对不同的病人用同一种药进行临床考察?

  说到学习日本人,无话可说,每个民族都有其有点。不过学过历史的都知道,没有大化改新,日本根本就没有明治维新的机会。科学是不断地改进创新,不是毫无根据地否认。(天赏人间,)

  对于天赏人间战友的讨论,我觉得有若干问题,是值得我们商榷的:“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只能说你对中医中药的理解太狭隘了”。

  上面我列举了中医与中世纪欧洲医学有部分相似的地方,但是肯定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中医的理论体系远比后者要完整和系统,而且,也取得了远比欧洲医学、阿拉伯医学都要辉煌得多的成就。以下我试论一下双方的基本情况:

  先说中世纪的欧洲医学,因为医疗由教会兼管(现在很多网络小说、网络游戏中以中世纪欧洲为背景的设定正是由牧师、僧侣作为医务人员),而天主教的势力覆盖了1/3的欧洲,所以,中世纪欧洲的医学更大程度的和宗教联系在一起[1],医学和宗教礼拜、仪式等相互关联,当时比较有影响而成体系的诊断治疗方法即“尿诊术” 和“放血疗法”,而众所周知,当时的外科医生往往是由理发师兼任的,其医学理论荒谬的部分远多于可取部分。而且由于教会反对解剖尸体,因此欧洲医学在解剖学方面毫无建树,直到后来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维萨里等人致力于人体解剖,才算是有了提高(达·芬奇是画家,其解剖研究重点更多的在运动系统)。

  而由于欧洲当时个人健康和公共卫生观念的极度错误(禁止洗澡、平民区环境卫生恶劣),人口流动性又大(当初广泛认为四处做生意犹太商人是传播疾病的罪魁祸首),导致14世纪欧洲的黑死病的大爆发(相当于中国元、明朝),导致了大批人口包括教会牧师、修女的死亡,而教会神职人员的患病死亡使得教会的教义和上帝的存在与否受到了怀疑,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质疑教义,发展科学,为以后的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打下了基础。

  而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得结果之一,就是带动发展起了现代医学,可以说,文艺复兴是西方古典医学的转折时期,从此近现代医学走上了康庄大道[2],而 17世纪哲学方法论的重大突破和欧洲科学技术的空前繁荣,又将医学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至19世纪已基本形成了现代医学的雏形。

  中国医学则是在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基础上产生和发展的,一方面,自春秋以后,中国的哲学思想从“百家争鸣”,发展为儒、道两家为尊(佛教为外来的在此不算),作为医学理论土壤的哲学理论体系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在这一点上,以宗教神学为指导的中世纪欧洲医学是难以望其项背的。

  而当时(隋唐以降)中国乃世界上最为发达和进步的国家,其生产力在当时来说高度发达,在医药领域取得的成就也是远远高于当时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比如世界最早的医学院——隋代的太医署、世界最早的药典——《新修本草》、世界最早的法医学专著——宋慈的《洗冤录》(前一阵中央台演的《大宋提刑官》说的就是他了)……实在难以尽数。

  可以说,唐宋时期的中国,包括医学在内的各个科学领域,几乎都是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我绝不是认为当时的欧洲医学可以和中国的医学相提并论,平起平坐,但是,确然必须要承认,中医还是不可避免的有其缺陷,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其理论的隐喻性,难以实证性。部分的带有迷信和主观、臆造色彩,由于文化的影响,也往往可能有一些巫术的糟粕。而其唯心臆造的一些理念,和中世纪欧洲医学的谬论非常相似。传统中医博大精深,但是并不是不需要进步,更不是一定就合情合理。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中国算命和风水的理论也是博大精深的,其系统性、内涵和外延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但是未必正确。

  “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至少中医在内分泌、中药在抗病毒领域的治愈率让西医西药不可琢磨,然而其功效也绝对不是碰巧的”。

  存在是否合理就不讨论了(假药劣药一直都存在),但确实的,我本人也亲身见到过中药(更准确的说是苗药)的神奇,我哥一次口腔溃疡,一条舌头肿得三条大,在医院打针吃药输液一周都不见好,后来找到一个苗族老太婆,到山上抓了几把草(当时还未学药,不知道是何草),泡米汤后漱口,第二天就消肿了,真乃神效也!——这样的事情相信不少人也都遇到过,但是,这和中医的高明未必有什么必然关系。为什么呢?就这个苗族老太婆而言,字都不会写几个,世世代代都是山区农民,更不要说懂得什么系统的医学理论,其偏方卓然有效,只能说是长期生活实践中得到的宝贵知识,所以,验方有效→医生高明→中医理论高明,并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

  事实上,换个角度,我们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并不一定是高明的理论产生了有效的处方;情况也许相反,很多时候也许是:先是长期实践得到了验方,然后再想方设法给这个验方一个合理解释,并且形成一个理论?我以前在山上采药,带路的农民不断给我介绍什么草根女人产后炖了吃,第二天就可以下地干活,鸡血藤泡酒每天一杯不犯骨病(他的知识也只能说到“骨病”这个层次,这“骨病”到底是风湿、类风湿、痛风还是其他就不是他可以解释的了),什么草猪吃了可以预防猪瘟……非常明显的,他的经验是实践得到的,而不是理论推导的。

  医学的发展与其他自然科学一样,是“实践→理论→实践”的循环,大量的实践经验加以系统化和理论化,就成了医学理论,而这个理论是否接近真实,还要实践检验,这一点我们下面讨论吧。

  关于内分泌,我是门外汉,不过我熟识的内分泌大夫却是将国外的《威廉姆斯内分泌学》、国内张建的《代谢综合症》、白耀的《甲状腺病学——基础与临床》等书奉为圭杲,而没有和我说过中医治内分泌,这方面知识我有欠缺,希望了解的战友介绍介绍,增长见识。

  关于抗病毒,中药做体外实验有抗病毒活性的文献报道数不胜数,但是,姑且不谈体外体内的差别,这中药本身,不过是种植物,可以作为天然药物(natural medicine)而已,但要说这就是中医的功劳,似乎也不适当。比如传统中药牛蒡子,其活性成分牛蒡苷及其苷元,目前就有很多报道在体外和动物实验中有抗癌、抗多种病毒甚至HIV病毒的活性,遗憾的是大部分研究都是外国佬做的,中医首先就没有“病毒”这个概念,而药典中牛蒡子的功能主治是“疏散风热,宣肺透疹。解毒利咽。用于风热感冒,咳嗽痰多,麻疹,风疹,咽喉肿痛,痄腮丹毒,痈肿疮毒”,看不出和抗癌抗病毒有什么必然关系,能证明其抗病毒的实验,还是人家外国人做的,似乎算不到中医的头上。

  而目前的抗病毒药市场常用的20多个品种中,用药金额居前5位的品种包括:拉米夫定、更昔洛韦、利巴韦林、伐昔洛韦和阿昔洛韦[3],没有中药。而事实上,我认为,精制成有效成分或有效部位后的,按现代药理学方法筛选和验证得到 “中药”,应该已经不算中药了,就像不会认为士的宁、喜树碱、银杏总黄酮、癸酰乙醛等是中药一样。

  所以,我绝不否定有些中药是有效,甚至非常有效的,但是因此而简单的肯定中医理论,未必正确。而且别的不说,中药的抗病毒作用,我认为,现代医学是一定能够验证的。

  尽管中医尽管千年的积累,有了大量的临床治疗经验,但如果总用随机、双盲、对照的临床试验来考察,公平吗?中医最基本的理论就是“对症”,即使是一般的感冒发烧体虚,也要根据不同病人的症状、病因对症下药,怎么可能给按照西医的确诊方法对不同的病人用同一种药进行临床考察?

  这个问题真提得好。中医讲究因人因时而异的,同一病因不同人给的方是不同的。但是,问题也恰恰在于此,如此因人而异、变化多端的处方,能够规模化的工业生产么?

  按照中医的说法,内(病人的体质、病因、病程、严重程度等等)外{寒暑、阴阳、昼夜等等}的因素都要考虑到才能开方下药,那么上是难以批量生产一种药剂通治某一类病证的。也就是说是不可能工业化的,只能医生一个一个的看病人,一个一个的琢磨怎么下药。

  但实际上,我们有验方,一类疾病用这个方子可以通治,我们致力于开发的就是这些验方,那种因人而异的方子不是我们制药工作者要研究的。那么,既然已经承认它是通治一类病证的,当然可以而且应该用随机、双盲、对照的临床试验来考察。或者,比如某个成方只对风热感冒起作用,用于风寒感冒则适得其反,那么收集病例的时候自然是只收集风热感冒的病例,在功能主治上也注明专治“风热感冒”而且在禁忌中注明不能用于“风寒感冒”。

  关于日本人,怎么说呢,至少我们的药审中心就是在日本专家的帮助下建立的,而GLP认证则是人家手把手教的,该学的时候还是要学啊。(moliliao,)

  参考文献:

  [1]史仲文,胡晓林。世界全史--世界中世纪科技史。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6年

  [2]薛公绰。世界医学史概要。学院出版社。1995年

  [3]我国抗病毒药市场格局面面观。中国医药数图。2005-03-04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