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风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27 12:29:06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远去的风景

我,我忘不了,即使它已远去。
1994年12月17日晚上八点,香港的矿用电缆红堪体育馆里,内地“魔岩”唱片公司棋下的摇滚歌手和乐手第一次在这里演出——窦唯用他独有的低沉嗓音揭示出“高级动物”丑陋的一面;张楚毫不修饰,祁愿“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buckecup民”,何勇和他父亲同台,用吉他与三弦诉说着“钟鼓楼”旁的琐事;唐朝乐队则带着人民的幻想“梦回唐朝”,去感受开元盛世的壮美。
场子沸腾了,观众疯狂了,他们跳着唱着。直到演出结束,还有一部分观众站在座位上哭着呼喊着歌手的名字,久久不肯离去。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香港报纸为此连续报道了三天。而我也被打动了,为之兴奋,尽管我只是在十年后的电脑屏幕前欣赏这一切。
摇滚,就是有这样的力量,无需花哨的舞台,无需多余的废话,只是音乐。就能够感染到全场的每一个人。它的魅力不仅来自与震撼的旋律,更是来自那真实的、批判的、给人力量的歌词,那也是我们每个人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声音。于是,我们和摇滚有了共鸣。
可是——当我再一次梦回唐朝时,“丝路繁忙”、“大千锦亮”被“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花”替代了。而梦醒后,我发现中国摇滚也渐渐走向黯淡。
一切的辉煌成为了远去的风景。今年在沈阳举办的“回顾中国摇滚二十年”的演唱会,观众连半成都不到,让人寒心。一些执著的摇滚乐迷把摇滚衰落的原因归咎与BEYOND乐队主唱黄家驹和唐朝乐队贝斯手张炬的以外身亡,他们曾是中国最优秀乐队的精神领袖。但这毕竟只是片面的,就象唐朝的灭亡不能全怪罪唐明皇一样。
当新的音乐形式不断冲击乐坛,当花哨(垃圾、恶俗)成了这个时代重要的流行指标,当摇滚音乐人都得不到肯定,丧失信心,摇滚在中国的发展停滞了。最可怜的是摇滚被现在的一些人(垃圾人、老古板、思想落后到该枪毙的人)臆断为消极的音乐,因为他们浅知一些摇滚歌曲把社会描写得过与真实与残酷(社会难道不真实与残酷吗?我们是玩摇滚!又不是疯子)。但他们却没有听过这一句歌词(选自崔健歌曲“红旗下的蛋”):“现实象个石头,精神是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因为看透了死亡,所以才能懂得生命的真谛。摇滚,至少应该受到尊重。
社会是向前发展的,总会有新的风景替代旧的风景。想到这里,作为一个怀旧的现实主义者,我一定会哭泣。但我又笑了——去年,在某唱歌比赛上,我唱完纪念张炬的那首《礼物》后,主持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音乐,我坚定地回答道:“摇滚,中国摇滚。”随即,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相关文章链接:http://www.kuang-yong-dianlan.com.cn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7
  • 日志数: 4
  • 建立时间: 2010-09-27
  • 更新时间: 2010-10-0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