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试管婴儿技术——科学与伦理的较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14 10:56:22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当地时间10月4日11时30分,2010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揭晓,由此拉开了今年诺贝尔奖的颁奖序幕。85岁的英国生理学家、“试管婴儿之父”罗伯特•爱德华兹(Robert Edwards)因在体外受精技术领域(In Vitro Fertilisation,IVF)做出的杰出贡献,被授予201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据悉,爱德华兹的研究将有望解决不育症家庭所面临的困扰。“不育症折磨着全球超过10%的夫妇,”评审委员会说,“爱德华兹所获成就使治疗这一病症成为可能。”遗憾的是,这一研究的主要合作者、妇科医生帕特里克·斯特普托(Patrick Steptoe)早在1988年便与世长辞,根据诺贝尔奖只颁奖给活人的原则,罗伯特•爱德华兹将独享这1000万瑞典克朗(约146万美元)的奖金。

  充满争议的“人造人”

  罗伯特·爱德华兹1925年9月27日出生于英国曼彻斯特。二战结束后他进入威尔士大学和爱丁堡大学攻读生物学。在爱丁堡大学,他凭借老鼠胚胎发育的研究课题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这期间他研究了激素对老鼠子宫功能的调控作用,而与此同时,一个让人类卵子在体外成熟的大胆设想正逐渐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他很快意识到,体外受精技术可能正是治疗不孕不育的良方。

  爱德华兹并非是从事体外受精研究的第一人,世界上首例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可追溯到19世纪90年代,当时英国剑桥大学教授沃尔特•西普成功将一只雌兔的晶胚(生命尚未成形时在子宫内的存在形式)转移到另一只雌兔的子宫内。1959年,《自然》杂志报道了美籍华裔科学家张明觉与合作者的研究成果,他们将体外受精的兔子受精卵移植到母兔体内,首次成功获得了试管动物。

  爱德华兹决定调查是否能将类似的方法用于人体生育进程的研究,然而他发现,人体卵细胞的发育过程和兔子的卵细胞发育完全不同,经过分别和不同的同事合作所进行的一系列实验探索后,他得出了大量的基础性的结论:他澄清了人类卵细胞如何成熟、激素如何调控人卵细胞的成熟过程、在哪个时间点人卵细胞更容易受精,他还确定了在什么条件下精子更具活性。

  下一步就是将这项技术应用于临床医学了。爱德华兹联系了妇科医生特里克·斯特普托,在一片非议声中他们一起创立了全球第一个试管受精研究中心。斯特普托当时是腹腔镜检查技术的先驱者,可以通过光学仪器对卵巢进行检视,却也因为这项技术过于超前而受到争议。斯特普托用腹腔镜从卵巢内取出卵子,爱德华兹将卵子放在细胞培养皿中,并加入精子。受精卵随后经过几次分裂形成8细胞的胚胎。

  如果说动物实验尚能被宗教和社会伦理所接受的话,人类体外受精即试管婴儿技术则严重挑战了梵蒂冈的忍耐极限。教会将试管婴儿视为罪恶的根源,因为它以非传统形式产生了人类生命,这简直就是“对上帝造物的粗暴侵犯”,还有人甚至危言耸听地说试管婴儿是“自原子弹以来最大的威胁”。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从刚刚开始着手这一课题便成为了众矢之的,甚至引发了社会范围的伦理辩论。虽然20世纪的科学家不会再遭受中世纪那般的火刑迫害,但他们仍要面对来自科学壁垒之外的重重困难。医学研究理事会表示不对该项目提供资助,爱德华兹他们只能依靠私人捐助和到处筹款来维持课题。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位饱受争议的科学家终于在1969年取得了初步成功——首次在试管中得到了受精的卵细胞。

  首名试管婴儿的诞生

  1978年是体外受精技术的一个历史性时刻——世界首名试管婴儿诞生了。

  故事要从两年前说起。1976年,一对来自英国布里斯托尔市的年轻夫妇找到爱德华兹和帕特里克·斯特普托,夫妇两人结婚9年一直没有生育。先前诊断发现,妻子莱斯莉输卵管堵塞。他们遍访名医,但当时的医疗技术都对此束手无策,最后他们想到了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体外受精这个在当时还并不成熟的技术上。

  斯特普托用一根内窥镜从莱斯莉的卵巢内取出一颗卵子放入试管,爱德华兹再将丈夫约翰的精子加进去。卵子受精后成为受精卵,在特殊的培养液中继续分裂成多细胞的胚胎。经过两天半的培养,他们再将这个8细胞胚胎移植回莱斯莉的子宫内。这次,莱斯莉顺利受孕,胎儿在她腹中安全地度过了随后的8个月。1978年7月25日11时47分,世界第一位“试管婴儿”诞生了,名为路易丝·布朗。

  路易斯的出生再次引起了社会对“试管婴儿”的关注,很多人对“试管婴儿”的健康提出质疑,“他们的发育正常么?”“智力会不会有问题?”“这项技术是否值得推广?”而更多的压力来自伦理和社会方面,因为这种手术的价格十分昂贵,为了提高成功率,会培育多个胚胎,那么其他未被采用的胚胎又该如何对待?这种工厂化的生产方式是否会加速人口过剩?更有人担忧,这一技术最容易让人联想到改造人类的后代,人类可以设计出更高、更聪明、更健康的宝宝,到那时,会不会连人类基因组也能被设计?

  在种种质疑声中,路易斯长大了,作为一项争议技术的实验品,她的一生不可避免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作为一个有灵魂的生命,路易斯渴望能过普通人那样的生活。她发育良好,身体没有出现重大的疾病,在学校成绩也很优秀,她的父母在6年后又通过这一技术为她生了个妹妹纳塔莉,路易斯并不孤独。

  随着体外受精技术的完善和成熟,手术成功率已大为提高,最新的技术还增加了胚胎发育过程的遗传诊断,确保了婴儿的健康。越来越多的饱受不孕不育困扰的家庭选择了这种方式,目前,全世界共有400多万名试管婴儿,他们中的很多人已建立了自己的家庭,甚至有些已为人父母。

  2004年,路易斯与34岁的韦斯利·姆林德喜结连理。爱德华兹受邀参加他们的婚礼。2006年年初,路易丝以自然受孕方式怀孕,当年12月20日自然分娩产下男婴卡梅伦。不过,路易丝不是世界首名“试管婴儿妈妈”。她的妹妹纳塔莉1999年自然分娩产下一个孩子,如今育有两个孩子。

  诺贝尔奖经得起时间验证

  “他们现在许多人已长大成人甚至一些已经成为父母,”评审委员会在一份新闻稿中说。“爱德华兹的杰出贡献是现代医学发展的里程碑。”

  诺贝尔奖得主的研究不但要在技术上充满创造性、对社会产生巨大的积极的影响,还要能经得起时间的验证。这也是为何诺贝尔奖往往颁发给垂暮老者,很少有青年科学家获奖的原因。对“试管婴儿”技术这一争议性研究的评价更需如此。其安全性关系到试管婴儿本身的健康和幸福,也关系到全人类未来的存在状态和繁衍方式。当今年爱德华兹获得诺奖之时,老人由于身体状况不佳而未能亲自领奖,路易斯已近33岁,并育有一子,她同为试管婴儿的妹妹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全世界超过400万名试管婴儿的存在无声却有力地支援着体外受精技术,为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的决定提供了巨大的信心。诺贝尔奖无疑是对这一技术的科学价值和社会价值给予的最大肯定。

  作为一项正在完善和逐渐成熟的技术,体外受精还需要经受更多的考验。有些危害是在短期内无法观察到的,离这一技术达到完美的状态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争议也仍然存在,但有理由相信,体外受精技术将在未来创造更大的价值,为更多的家庭谋求幸福。正如爱德华兹本人所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有一个孩子。”这是来自人类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TAG: 伦理 医学奖 科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11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25
  • 日志数: 14
  • 建立时间: 2010-10-09
  • 更新时间: 2012-08-1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