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13 21:38:18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桃花朵朵开
  阿原是一只狼,是狼妈妈的第十不锈钢管个儿子。这天,妈妈命令他去捕一只羊,于是阿原就全副武装地来到了一个红房子的外面。这红房子里住的就是羊的一家,此防腐涂料刻,红房子的门死死地关着,羊妈妈正寸步不离韩式整形地守护着她的孩子们,阿原在外面转来转去,想找个机会下手,可他还年幼呀,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这时,妈妈的话在阿原耳边响起:“要靠脑子取胜。”他眼睛皮带秤一眨,有了一个主意,随即从工具包里翻出一张羊皮披上,他液压油缸心中暗喜:我会是一个帅哥哥的,还怕没有羊妹妹喜欢我?他这么想着,于是就去敲门。
  羊妈妈正在打盹,开门的是雪球样的羊乙肝吃什么好妹妹,阿原进门后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她,他和她耳鬓厮磨着,显得十分亲热。   第二天清晨,羊妈妈带着大小三阳如何治疗家出门,阿原也一直跟那只羊妹妹在一起,他还瞅了个空子,突然吻了她一下,羊妹妹垂下了毛,脸立,他感觉到她紫外灯的心跳了,她没有一点挣扎,这说明羊妹妹已经爱上了他,阿原抹抹嘴唇,馨香四溢。
     他们一同走过15crmog合金管森林草地,一同看蓝天白云,看彩蝶飞翔。长这么大了,阿原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甜蜜的感觉。这天,阿原无意中看到了胳膊上套的一个毛圈,那是用狼的皮锅炉管毛做的,是太奶奶留下的,他猛偏光显微镜然醒悟了:该回家了!   在小溪旁,阿原小声跟羊妹妹说:“我们去货架厂上游,那儿的水最甜。”就这样走啊走,直到把羊妹妹引到一个洞穴处,阿原说:“我们进去玩玩吧。”热恋中的羊妹妹顺从地跟在他的身后。
  阿原带着羊妹妹走进了洞穴,狼妈妈冷库看到阿原回来了,喜不自禁,突然上前拥抱着他,舔着他,眼泪涟涟地说:“你总算回来了,我的儿子,我以为你给猎人逮去了。”
  这时,羊妹妹已经意尘埃粒子计数器识到了不妙,可一切已晚,狼妈妈一掌将她推倒,立刻关好了洞门,龇着大牙准备吃掉她,阿原心中一阵颤栗,望着眼前这个为他献出丝杆升降机初吻的羊妹妹,他心痛了,决定找个机会放她回家,他想了想,对狼妈妈说:“妈妈,请你再留她一个晚上,让我在她临终前为她做点什么吧。”
  这天夜里,阿原偷偷澳大利亚签证解开了羊妹妹身上的绳子,毅然打开了门,就在这时,突然,狼妈妈出现了,她给了阿原一耳光,大声训斥道:“你这个没正常的白带出息的东西,我就知道你对她动了心。你忘记了祖上太奶奶的教训了,她当初恋上一条猎狗的时候,不听劝阻,最后把命断送在猎人的手里,你看看你怎么知道怀孕了胳膊上的毛圈吧,这就是用太奶奶的毛皮做的,这是警示!记好了,狼就是狼,必须杀死对手,否则没有生存的余地!”
  狼妈妈一口咬掉了羊妹妹中医治疗内分泌失调的一只脚,阿原又气又急,他扑上前去,死劲推开妈妈,不料用力太猛,狼妈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四肢乱颤,口吐白沫,呻吟着:“哎哟,痛死我了,我要死了……”弟兄们一个个束手无策,阿原也吓得不知金相显微镜如何是好,这时,羊妹妹开口说话了:“我们家族熟悉各种各样的草,我知道有一种草药能治伤的。”
  大哥瞟了羊妹妹一眼,说:“别听她液下泵的花言巧语,弟弟们,要提防她!”阿原看看她,再看看剧痛难忍的妈妈,说:“我们一起去采草药,看住了她,怎么跑得了?”
  就这样,一群狼押着羊妹妹去采草药,草药采除尘器回了家,狼妈妈吃下后伤痛很快好了,阿原感激地望着羊妹妹,乘机对妈妈说:“羊妹妹有功,把她放了吧。”
  狼妈妈无奈地看着儿子,终于点水平仪头答应了,但是,狼族的规矩严厉,不能堂而皇之地明着放,狼妈妈要阿原给红房子里的羊送信,要他们明天上午到二十四草坡去把羊妹妹接回,阿原不敢耽搁,急忙把信送到了红房子。
  第二天上午,阿原心情沉重地和羊妹妹防静电地板踏上了去二十四草坡的路,风呼呼地唱着忧伤的歌,阿原看着羊妹妹一走一跛的脚,想着以后不知道有没有见面的日子,眼眶里竟然落下了露珠一样的液体,他并不知道那叫泪。
  二十四草坡不大,四周有绿树环绕着。阿原把羊压滤机妹妹带到一块草地上坐下来,他要最后一次看她吃草的样子。
  不久,羊妹妹的家人来了,羊妹妹偎在羊妈妈的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着。就在这时,突然,一群狼箭一般地冲了出来,狼妈妈带着九个儿子全来了,他们把太阳能热水器羊妹妹的家人逮个正着,阿原疯狂地朝着狼妈妈叫道:“我恨你,你不守信用,你利用我……”
  狼妈妈“哈哈”大笑着说:“狼永远是狼,是狼就不能有朋友,更不能有爱情,我们最皇台股份终的目标就是打败敌人!太奶奶,我也算给你报仇了,哈哈哈……”
  狼妈妈笑声未停,突然,“砰砰砰”几床垫机械声响,猎人们从天而降,狼妈妈和她的儿子们全倒在血泊中,身负重伤的阿原爬到羊妹妹面前,问:“我是真心喜欢你,为了你我可以永远披着一张羊皮跟你在一起,而现在……这一切是为什么?”   羊妹妹苦笑着说:“我也喜上海租车欢你,但我们几千年留下来的家规,就是羊不能与狼为友……”
  阿原很伤心,“腾”地跳起来,扑向羊妹妹—他要永远和她在一起,可就在这时,“砰—”一,阿原被,的猎人鄙视地说:“狼就是狼,什么时候也变不了要吃羊的本性!”
  可是,只有羊妹妹心里知道阿原那最后一扑是要最压缩机后吻她一次,就像第一次一样。她眼泪直流,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不要恨我,要恨就恨这致命的一吻,它不该发生,因为你毕竟是狼,而我终究是羊……”  有个县令姓乔,他为官清正,生活简朴,言退火炉谈举止诙谐风趣。这天,乔县令把师爷叫到书房,拿出一张库房登记单,说:“库房昨夜被盗,你去看看少了些什么。”
  师爷出去查看了一会儿,便回来向竹地板乔县令禀报:“其他东西都在,只是少了两个银元宝、三根金条。”   乔县令望了望师爷,问:“真是如此吗?”师爷回答:“是。”   这时,乔县令吩咐衙役:“把客人带进来。”
  一会儿,进来了一个小伙子,乔县令铸件指着小伙子对师爷说:“从现在起,你被辞了,由他接任。”   师爷一听大惊,打量了小伙子一眼,见他衣衫褴褛,还打着一双赤脚,便不解地问道:“他是谁?”   乔县令说:“他就是****库房东西的贼。”
  “什么?”师爷一听如同堕入了云雾之中,“老爷,你……你为什么要辞退我、而让一个贼当师爷呢?”   乔县令捻着一撮长须,慢慢电表箱地说道:“奇怪吗?你听我讲个故事。”
  于是,乔县令讲了这么一件事:昨天黄昏,乔县令在回府的路上,遇上了一个小伙子,他便上前搭讪起来,问小伙子到哪里去,小伙子憋红了脸,说他是个穷秀才,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想到有钱人的家防静电地板里偷一点东西填肚子。乔县令感到很奇怪:世上做贼的人,谁会这么老实地告诉别人呢?于是他就试探着说:“我也是个无家可归的穷汉,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你偷了东西我们平分好吗?”小伙子答应了。
     这时,天色渐渐黑了,乔县令把小消癌平片伙子带到了县衙后院,支开了看守的人,叫他偷库房里的东西。小伙子翻墙入院,过了很久,他才出来,他偷了两个银元宝,并把一个给了乔县令,乔县令问:“这库房里难道就这么一点东西?”小伙子说,里边的大箱子、大柜子香港生小孩里都装着东西,但他只开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两个银元宝,还有三根金条,但他做贼只是因为饿,不得已而为之,不是为了发横财,所以只拿了两个银元宝,并按照先前整形说好的,把其中一个给了乔县令。乔县令和小伙子分手后,立刻进库房查验,见他说得一点不差。
  师爷听到这里,顿时满头大汗,吓傻了眼,原来师爷瘦脸为人狡猾而贪财,乔县令说库房被盗,要他前去查看,他心中大喜,便想乘机浑水摸鱼,把账记在盗贼的名下。谁知进去一看,大失所望,大箱子、大柜子都贴着封条,没有开启,贼只打开了一只小盒子,里面的两个银元宝没了,但三根金条还在,于是他就来个顺手牵羊,把金条揣进了怀里,可万万没有想到乔县令竟在这里设下了一个考场!
  这当儿,乔县令看快速减肥了看一旁局促不安的小伙子,又望了望师爷,冷冷地笑着说:“师爷,你听了这个故事,你说我该任用谁当师爷呢?是任用他这个为人本分的贼呢,还是你这个浑水摸鱼、私吞公款的贪婪之徒呢?”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9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84
  • 日志数: 14
  • 建立时间: 2010-10-13
  • 更新时间: 2010-10-1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