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年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13 22:20:39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幸运年关
  年三十这天,民工田环氧树脂喜留守在建筑工地,工地外一阵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越发让他觉得一个人在外地过年,实在太凄惶。    这个年关,田喜原本和媳妇说好要回家的,可包工头钢格板偏要工地留人,他算一个,再说工头只给了200块工钱,其余的要过了年才给,田喜想想不能带钱回去,也没钱给家里买点年货,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就留下来了,他把200块钱都寄回了家,想让拓展训练媳妇把年过得像样一点。   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田喜走出了宿舍,他早想好了,要到“月嫂饺子店”去吃这顿年夜饭,自己给自己喜庆一下。
  这家叫“月深圳福田搬家公司嫂饺子店”的小饭馆,是田喜和工友们平时打牙祭的地方,离工地不远,就在火车站旁边,那里的水饺馅大皮薄,不仅量足,价格也便宜。有一回田立体养殖喜和媳妇说起这家水饺店,媳妇还开玩笑说:“再好能有我包的水饺好?干脆我去你们工地边上开饺子店吧,你天天都能来吃!”田喜边走边想,禁不住自顾乙肝两对半是什么自地笑了起来,等他回过神了,发现自己想媳妇想得都走了神,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再抬头一看,不远处“月嫂饺子店”门口的灯箱亮着,不知咋的,田喜竟然有了点暖暖的感觉。
  一进大三阳是乙肝吗店门,一股暖意迎面袭来,一向热情的胖老板似乎对田喜有些印象,微笑着说:“这位大兄弟,咱今晚来点新花样,吃顿大锅水饺,这才像在家过年的热乎样子,您要多少?半斤够吗?”像在家一样稳压器吃大锅水饺?田喜听了这话乐了,忙回答:“就要半斤水饺吧。”“好嘞—”胖老板冲厨房喊道,“月嫂,再添半斤水饺,等火足了,大锅一块儿下!让大伙一27simn无缝管起吃热乎的吧!”
  月嫂?田喜有点苏州保洁服务吃惊,说实话,田喜这一年多到“月嫂饺子店”也来过好几回了,可一次也没见着招牌上所说的“月嫂”,他闹不清这“月嫂”是真有其人还是胖塑胶跑道老板故意取那么个好听的名儿招揽客人,现在“月嫂”在年关时候出防爆风机现了,八成是胖老板媳妇喽,看来店里那些帮工们回家了,现在要劳驾老板娘亲自出马了。   田喜好奇地向厨房瞅去,那称重传感器里被一扇玻璃隔着,蒸汽哈在玻璃上,看不清里面。田喜再环顾一下餐馆,大概有六七个客人,看上去天南地北的。田喜心想:让没法回家过年的客人一起吃顿大锅水饺,这胖老板和老板娘考虑得倒万用表挺细致!
  很快,胖老板就亲自从厨房端上了几盘热气腾腾的水饺,一边上齐各种蘸料,一边电脑椅还嚷着:“大过年的,大伙肯赏脸到小店来吃这顿饭,修来的缘分!今日不同往日,你们细细尝慢慢咽,别着急,权当守岁饭,一定要敞着肚皮吃,图个来年圆圆满满—”   一席话说得大硬度计家都笑了,田喜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香喷喷的水饺,蘸着调味汤汁,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不知咋的,他觉得今天这水饺好像特别有滋味,吃到第三个的时候,忽然,田喜的牙齿咬到了一样硬东西,他连忙放下筷子,埋下头,将嘴月经最晚推迟几天里的东西吐在手里,还没来得及看那硬东西是什么,胖老板已经笑嘻嘻地冲着他走了过来,高声说:“大兄弟,别丢下!你看它是什么!”田喜这才定睛看了早孕有什么反应看掌心的东西,嘿,竟然在饺馅当中有一毛钱的硬币……田喜心里忽地一热:原来城里也有老家那样的风俗!
      其他的吃客都伸过头来看,胖老办公家具板说:“吃出钱来是喜事,吃钱吃钱,年年有钱!”胖老板又向田喜竖起大拇指:“大兄弟,你是第一个幸运者!”
  有个客人开玩笑说:“老板,吃出‘钢蹦’不干洗机顶用,我们想吃出‘金蛋蛋’,好寄回家去让老婆孩子过个好年,怎么样,能吃出来吗?”其他人被这番话逗得笑了起来。   “谁说‘钢蹦’不办公室装修顶用,你们看那里……”胖老板指着柜台上的几样东西,“这几件东西,吃出‘钢蹦’的幸运者可随便挑一样,不值钱,图个乐子—大兄弟,看中哪一件?”
  田喜抬头往柜台上一看,果然有香烟、刮胡刀、暖立柱手壶之类的东西,他连忙摆摆手:“老板,这怎么成?能在这里吃顿热乎乎的大锅水饺,已经要谢你了,哪能再要东西?”
  胖老板打断田伟星管业喜的话:“这‘月嫂饺子店’的生意不全赖大家吗?再说,那些东西并不值钱,你就别客气了,过来挑吧!”   田喜不好意思地走近柜台,他原本想随手取一样东西,可不经意间,柜台男科医院角落里的一瓶东西让他眼睛一亮,大伙都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一齐朝田喜有些灰白茬茬的短发望了望,“嗡—”地笑开了怀,原来那是一瓶“乌发露”,专门染头发用的。   有个吃客打大口径焊管趣道:“老哥,还臭美呀!当心用了那染发剂,工地上的苍蝇全爬到你的头上去开庆祝会……”   “不,不是,我想给……”田喜搔搔头,有些不排污泵好意思一时又不知该怎样解释。   胖老板看着田喜的窘态,忙接过话茬:“咱民工就不能讲究点生活质量啦?大过年的,给头发‘施施肥’挺好的,为啥不能美一回!只是,这拐角里的东西,不是咱的墨尔本机票奖品,好像是月嫂给谁买的,让我问问,月嫂—”
  原来是老板娘的,田喜有点失望,正这样想,那半掩的厨房门“吱呀”被打开了,田喜冲着响声看去,只见一个系着碎花围裙的女人走了出来,田喜不看则已,一看吓了一大跳,竟北京妇科医院然是自己的媳妇秀月!田喜拍拍脑门,确信自己不是在梦中。   秀月看无线网桥来早就知道自己来了,很大方地走过来,冲田喜眨眨眼,说:“刚才你进门的时候,我就在厨房看到你了,想等你安安心心吃过饺子后,出来给你个惊喜,没想集成吊顶到,现在就被老板喊出来了!”
  胖老板有点糊涂了,他看fag轴承看秀月,又看看田喜:“你们,你们是……”   秀月笑着说:“他是我男人,我到城里就是来找他的。”   田喜诧异地问:“你怎么呆在这呢?”
  “本来想到工地去找你的,可从火车站出来,已经是赛达培训年三十中午了,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这家针型阀你常提起的店,门前还写着因厨房帮工回家过年,要招个短工,会做水饺就行,我脑子一转,就进来应聘了。你不是电话里跟我说,别担心你的年夜饭,你会到‘月嫂饺子店’去吃吗?我想要是在这里见面,也吸脂手术挺浪漫的。怎么,刚才没吃出这水饺的口味挺熟的?”
  胖老板这下明白了,连连点头:“月嫂不但手艺好,还会想花样,大锅水饺,水饺包钱,给大伙惊喜,都是她的主意,她说在乡下,四邻都叫他‘秀月嫂’,有的干合金管脆就叫她‘月嫂’,你们说巧不巧,这家店我当初盘下来的时候就叫这个名字,现在‘月嫂饺子店’真来了个叫月嫂的人,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大伙说,我能不留下她吗?要我看,这位大哥这么喜欢来我们这里,多少也是冲着这个苏州物流公司名字来的吧!”   大伙连声叫好,胖老板又举起那个“乌发露”,冲着秀月说:“你说这是要医学美容送给别人的见面礼,应该就是送这位大哥的吧,看大哥刚才那意思,好像正想要一瓶呢。”
  秀月有点不好意思了,田喜却连连摇头:“我是想给秀月买一瓶,这人没到四十,头发却早过四十了……”   听到这,胖老板和丰胸所有客人都安静下来,外面“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显得格外响亮。
  还是秀月笑着打破了沉默:“大伙要觉得我做的饺子好吃啊,就帮着抽脂减肥我跟老板说一声,多留我在这里做几天工,就算送给我的过年大礼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84
  • 日志数: 14
  • 建立时间: 2010-10-13
  • 更新时间: 2010-10-1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