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肚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13 22:25:54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红肚兜
  大林结婚半年后,准备封告别年迈有病的老娘和有孕在身的妻子小玉,到煤矿去挖煤挣钱,养家糊口。临走前的一天晚上,大林娘把大林叫到房里,拿出一个红肚兜,递到他手电线电缆里,说:“到煤矿打工,危险,经常出事、死人……我特地给你做了这个,你把它穿在身上,以后就能够保你平安无事。”
  红肚兜是当地人用来细木工板驱灾避祸的护身符,孩子从小就穿着它,村里老人都说这东西灵验得很。   第二天,大林告别了娘和妻子,背着被褥到煤矿打工去了。
  一个月后,忽防静电地板然从大林打工的煤矿传来噩耗:矿井发生瓦斯爆炸,好几名矿工在井下遇难,只是到底哪些矿工遇难还没有查清。大林娘听到这个消息后,本来已经很虚弱的气力输送身子就像是霜打的禾苗一样,日渐枯萎、衰老,但是,她却安慰媳妇小玉说:“别怕,大林没事的。”   小玉眼里噙着泪水,问:“娘,你怎么乙肝小三阳传染途径知道大林会没事的?”
  大林娘笑着说:“大林走前,我特地为他做了个红小三阳转阴肚兜,只要他穿上红肚兜,就会躲过这一劫,一定会没有事的!”
     小玉听后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在心skf轴承里默默地祈求大林能够逢凶化吉。没过几天,矿上来了人,找到大林家里,告诉大林娘和小玉:大林在这次事故中已经遇难身亡,他们这次就是来安抚死者家属的,并送来了抚恤金。
  小玉一听,当即失声痛哭钢管起来,而大林娘则两眼一闭,“嗵”地一头栽倒地上,不省人事,村里人连忙把她送到镇医院。   大林娘本来就有病,现在再遇到这样的事,更是雪苏州物流上加霜,昏迷中她一直念叨着:“大林身上有红肚兜,不会有事的,矿上的人一定弄错了,大林没有死,他不会死的……”可是村里人都知道大林遇难是真的,尸体都找到了。
  大林娘绍兴印染的情况越来越不好,没有几天,头发白了,眼也瞎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小玉和亲友只得把大林娘接回了家,等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可是,就是这么,尽管包装设计气若游丝却就是咽不下去,她神志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就会断断续续地呜咽着:“大林不会有事的,他有红肚兜保佑,不会出事的……”
  村里人见大林娘咽压力变送器不下这口气,挺难受的,于是,有人想出个法子,找了一个跟大林高矮胖瘦都差不多的人,穿上别人的红肚兜,然后装扮成大林,走到大林娘的病稳压电源床前,说:“娘,我回来了,我真的没事,多亏你做的红肚兜保佑了我!”
  大林娘听后,高兴地伸出办公椅手来,哆哆嗦嗦地摸着红肚兜,她摸索了一阵,又摇摇头,说:“不是,你不是大林……”   人们觉得很纳闷:老人已经好多天不吃不喝,神志越来越糊涂,可她怎么能认出那人不是大林呢?
  大林娘的病更重了,可她就是咽洛氏硬度计不下这最后一口气,她苦苦地撑着,看到这些,村里人都难过得直掉泪:老人是为了等儿子回来、再见上一面呀!
  这时,小玉再也月经延迟怎么办看不下去了,她脱下自己外面的衣服,露出了贴身的红肚兜,然后跪在大林娘床头,哭着说:“娘啊娘,我是大林,我回来了,你摸,我还穿着你做的红肚兜哪!”
  大林娘早孕现象伸出枯瘦的手,哆哆嗦嗦地摸起红肚兜,上上下下摸完后,她哆嗦着干瘪的嘴,一字一顿地说:“对、对,这才是我的大林,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我在红肚兜里缝着一个铜钱呢……”说完,老办公桌人安详地笑着,显出很是满足的样子,头一歪,咽了气。   小玉伏在大林娘身上大哭起来:“都怪我啊,我不该穿大林的红肚兜……大林走时,非要把红肚兜留给我穿,还说这是娘特地为我做的,用来保佑我和肚里的孩子,想不到他是高压清洗机在骗我,早知道这是娘给他做的,我说什么也要让他穿上,他也就不会出事了啊……”
  小玲是刚读初中的女生,一进校门她就和自力式调节阀小雨同住一个寝室。小雨的家在一个很远的小村里,她成绩很好,人也长得挺清秀的,可她那一双大眼扫地车睛总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泉水,似乎蕴藏着深不可测的隐秘;那弯弯的眉毛,又好像是一副沉沉的担子,小玲时常戏谑道:“可别把天下的心事都装在你的担子里,把林黛块规玉的香肩压弯了!”
  小雨有心事,这是肯定的,她经常用一个老掉牙的随身听,听同一盘磁带,而且听得如痴如醉的,有时甚至会听得流泪,听完,又会视若珍宝一般皮尔萨把随身听放进抽屉里,锁上。
   一天,小玲下了自习课从教室回来,打开宿舍门,又看见小雨坐在书桌前听那盘磁带了,大概是听得太入神了,她竟然没有发现小玲回来,依旧听得如慢性前列腺炎痴如醉。小玲不禁调皮起来,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小雨背后,用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喂,着火啦!”随即不由分说地夺过小雨的随身听,从里面掏出磁带,一看,磁带上原先的标签被撕了,啥led显示屏字也没有,于是小玲把磁带一扬,嬉笑着说:“这是什么带子呢?是歌带么?可不可以借给我听听啊?”谁知小雨劈手夺回磁带,说:“对不起,阿玲,你要听的话隔膜泵我给你另外一盘,这一盘我自己要听,可以么?”   小玲一听恼了:“不就是国际机票一盘磁带嘛,干吗这么小家子气啊?”她越发觉得好奇了,一心想弄明白这是盘什么磁带,于是就伸手去夺,但小雨说什么也不肯给她,就这样拉扯来拉扯去,突然,“叭”的一声,磁带掉到了地上,碎成了妇科检查两半,顿时,小雨的身子猛地一颤,脸涨得通红,双目怒睁地看着小玲。小玲被小雨的表情吓了一跳,不由得愣住了,再一看,发现小雨的眼窝湿漉漉的,啊,她气体检测哭了!小玲顿时慌了手脚,意识到自己今天的玩笑开得有点过头了,于是赶紧道歉:“对不起,小雨,我……我不知道这磁带对你有那么重要,要不,我把电镀添加剂它修一下吧,里面的带子还没断,换个外壳就可以了……”没等小玲说完,小雨进口轴承已抢先把磁带捡起,独自转身取出小刀,小心翼翼地修了起来,修好后,她把磁带放进抽屉,锁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雨还是时常独自一人在宿舍里静静地听那盘磁带,一会儿发出幽幽的叹息,一会儿泪流满面,小玲觉得莫名其妙:“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盘磁带啊?”她想问宁波雅思问小雨,但一想到上次的情形,只好作罢。
  一天晚上,小玲上完自习课,已经很晚了,其他的室友买通了管寝室的胖阿姨后溜出校门吃大排档去了,寝室里只有小玲和小雨两个人,小雨还是在听她那盘永远听不厌的神阀门秘磁带。说也巧,一会儿隔壁有人喊小雨,小雨便把随身听往抽屉里一放就走了,竟然忘了锁上,小玲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磁带,那盘神秘的磁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小玲轻轻地打开了小雨的抽屉,动作敏捷地取出了大屏幕随身听,一按放音键……奇怪,过了好久里面竟然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又过了几分钟,里面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又过了一会儿,响起了咳嗽声……天啊,这是一盘什么磁带啊!
  小玲正在调节阀发呆,突然身后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小雨已经回来了,小玲窘得无地自容,红着脸说:“对……对不起,小雨,我不是存心要这样的,我只是安利觉得好奇……”小雨看到小玲这副窘相,只是淡淡地一笑:“其实也没什么……”   小玲奇怪地韩式隆鼻问:“那里面录的是什么声音呀?”
  小雨的眼圈红了,她说:“我……我爸妈都是聋哑人,他们在家里终日辛苦地操劳,我在学校时很想他们,但我又不能常常回家去看他们,我就用那盘磁带录下了他们日疤痕治疗常生活的一些声音,我以前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笑话我……”   小雨缓缓地说着,不知什么时候,两行泪水发光字已经无声地滴落了下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3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84
  • 日志数: 14
  • 建立时间: 2010-10-13
  • 更新时间: 2010-10-1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