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蔷薇,一句不完整的永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14 17:12:37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雨过后的空气湿湿的,玻璃上像被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纱,神秘的美丽着。我一如往常的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等待7:20分的到来。这是我与穆子佑约好的时间,每天准时叫我起床是他必须做的工作,然后再比赛看谁最先到校。每次当我走到校门口都会看到他躲在一旁的身影,而我都若无其事的径直向前,他却紧跟在后大声夸奖我动作又快了。当然这都是在没分手以前所重复做的事情。
  又下雨了,天空好似被戳了一个洞一样像个孩子哭泣不止,整整一个晚上的宣泄仿佛远远满足不了它。阴郁的味道贯穿于整片人海,良久的沉淀使得两手之间的缝隙也开始发酵,到后来滋养的青苔满出,滑落的不只是触摸,还包括情感。他始终都不知道,我为他设置的专属铃声“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或许真的是由于我的预见能力太强,让那一天的一瞬间成为我们之间永远结束的终点。
  手机还是没有响起,于是我拨通了盛蓝的电话,她接起后便带着睡腔吼道:“喂,夏蔷薇,还知道给姐姐请安呀?”我懒惰的附和道:“美的你,我是怕我迟到了没人垫底,所以特意打电话提醒你让你再睡一会儿的……”她并不知道我和子佑之间的事情,所以就这样轻松的侃了几句,我便扔下手机冲去洗漱。
  iolktkm虽然一晚上都未合眼,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脸色红润,眼睛放光。用盛蓝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怀胎十月的刚生下孩子的正在坐月子的吃猪蹄儿的妇女。再联想到她那一幅夸张欠揍的表情和男孩子的性格,我便更加郁闷,我夏蔷薇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虽算不上是一绝顶的美女吧,但也称得上是一淑女,怎么会跟这样一个无厘头的女悍匪混迹到一起呢?而且一混就是三年之久。
  
  ②
  说起与盛蓝的结识还要归功于她的表哥。当年成绩不俗的我风光的进入这所当地知名的高中,(据校外人士揣测,踏入这所高中也就等于半只脚踏进了大学的校门。)那时并不知道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只是闷着头顺着老爸老妈的意埋头苦读,直到后来满足了所有人,自己的内心却空虚了一大半,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兴奋劲儿。其实从小我就很难用感情用事来形容自己,理智的头脑使我断开了许多有关恋爱的念头。
  羽辰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沉寂。当他用腼腆的形象木讷的向我表白时,我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我明白,十五六岁,这个被大人们视为早恋的危险年龄。也清楚,如果我的松懈与背叛,家里的老妈非哭得惊天动地不可。所以我又搬出我的招牌,用理智的言辞降服了他。后来在我的耐心“教育”下,羽辰特无奈的对我表示无语。随即神秘的说会送我一件礼物,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得而知。
  不过,我挺信任他的,在对我一阵狂轰乱炸之后被我一脚踢开却还保持着绅士的风度,我想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这也足以说明一个从贵族家庭出身的人的淡定与从容。我可以完全的相信他对我的感觉绝不是假的,也可以准确的感受到他在我面前其实就是装作无所谓,心里的难受只有在背后才表现出来。因此,我还是心存愧疚的认为他不会用什么花招来伤害我。
  大约在期中考试结束的时候,班里就开始沸沸沸扬扬的盛传说要来一位大官家的后人,还是一绝顶的酷女。说起用“酷”这个字来形容的女生,不免让我在脑子里闪现出一幅颓废的非主流的形象。所以,我打心眼儿里对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不感冒。而羽辰则显得异常兴奋,在我面前手舞足蹈的说:“看我给你大变活人。”我始终都想不到一个那个有气质的向我表过白的男生会做出如此傻痴的动作来。
  
  ③
  我不知道他在盛蓝面前用怎样的词语把我夸的天花乱坠。当羽辰将我拉扯到学校对面的饰品店里时,被一个看起来挺端庄的女生给迷的一楞楞的。我向毛主席发誓,我绝不是同性恋,也绝不会对这样一位女子一见钟情。但是,她所给我的第一感觉确实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强烈。短发,一张分不清是否整过容的完善的脸,看不出有任何瑕疵。虽然单眼皮,却显得特别的吸引人。或许,我真就对这种类型的女子有缘分。
  相比她的直言快语,却不伤和气的交流,我还是要退让三分的。在场面没有尴尬的情况下,还把我赞美的如天仙般,连智囊与美貌并存的词都用上了。后来,在我差点儿没把憋在喉咙里的口水喷出来的时候,羽辰向我介绍,她,盛蓝,就是他的表妹,也正是传说中的要转学过来的大人物,同时也是他口中所说的大变活人,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便是他要送给我的礼物。只见羽辰激动的像一头狮子,我听得晕头转向迷糊不清。
  可是什么也管不了了,只是抽空在脑子里邪恶的闪过一个念头,这当官的就是厉害,想到哪儿腐败就到哪儿。要知道,本姑娘所就读的学校可不是一般人随便能插班的。有点戏剧化,但就是这样,我和她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姐妹。我跟羽辰的关系在朋友的基础上又增进了一步成为互相打趣的蓝颜之己。
我喜欢盛蓝的原因很简单,轻松。我不需要顾及她的感受,可以什么话都放开的说。我是8月末出生的蔷薇。与盛夏的热情相比,我更显得比较颓殇与落败。粉白色的花瓣,是我对爱情的定位,然而那只是一株赶在了凋零前的最后时刻降临的不完美的花而已。因此关于爱情,它在我心中始终都是未开始便就已结束的东西。所以,这使我变得理智。可是盛蓝却说,我是在用一个荒谬的借口来逃避什么,而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我清楚,她很希望我与羽辰在一起,或许吧,从一开始的羽辰想方设法的把盛蓝“送”给我,也是他的心机罢了。只是,感觉如今的这种关系是对三个人再好不过的了,所以也就一直没捅破那张膜。

相关文章来源:上海地毯清洗 http://www.houbojx.com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39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10-10-14
  • 更新时间: 2010-10-1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