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下的锅炉班长单文昌如今已成了热电站的总工程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17 14:53:03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指导下的锅炉班长单文昌如今已成了热电站的总工程师

在梦中,他依然穿着那身黑色短棉工作服,依然挤在蔬菜礼品狭窄的炉膛前,依然手握着阀门,依然双眼紧盯着仪表,依然站在淳朴善良的中国工人们中间。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梦里的一汽,像是罩上了一层纱,变得越来越不清晰。他常在自己心里发问:“你还好吗,一汽?”

只有梦里才得一见的一汽啊!

梦想实现这一天终于来了。基列夫访华的第一站就是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这个他30多年来朝思暮想的地方。

在开往长春的列车车厢里,基列夫辗礼品水果转反侧,夜不能寐。30年后的一汽,今天到底是什么样子,有什么变化?基列夫在心中不住地念叨着。

列车缓缓地停靠在长春火车站。呈现在基列夫面前的,不再是他当年回国时那个破旧的老车站,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宽敞明亮、气派非凡的新车站。

一汽领导早早等候在站台内,迎接这位为一汽建设付出大量心血、作出巨大贡献的苏联老专家。

到了一汽,年近八旬的基列夫不肯稍事休息,就迫不及待地在沈永言、毛履平等昔日老友陪同下开始参观。30多年的巨大变化,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的一个汽车厂,已经发展成两个汽车城。解放牌汽车生产线上的生产能力比原来设计的3万辆礼品蔬菜增加了好几倍,并自行开发出中高吨位的商用车、军用越野车。当他看到一汽生产轿车的第二厂区,看到一辆辆轿车从装配线上开下来时,更是惊喜不已。

在一汽,耿昭杰厂长接见了基列夫,并向他水果礼品介绍了一汽30多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情况。基列夫听后赞不绝口。他说:“一汽的发展说明,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走对了。我们苏联的经济却没有走出一条成功的路子来。50年代,我们苏联帮助你们搞建设,现在我们应该向你们学习。”

每到一处,他都感触很深。“热电站怎么样了?”作为一汽的动力总专家,基列夫自然更关注一汽动力系统的发展变化,毕竟这锦绣大地礼品卡些地方都是自己曾经亲身参与建起

来的。

汽车厂的“心脏”热电站,是基列夫牵挂的地方。那些昔日他曾帮助培训过的组长、班长虽大都已退出现职岗位,但获悉基列夫到来的消息后纷纷赶来见上一面。曾在基列夫指导下的锅礼品卡炉班长单文昌,如今已成了热电站的总工程师。单文昌会说俄语,与基列夫通过信,互寄过贺年卡,一直保持着联系。重逢之际,他们热烈握手、亲切

拥抱。

30多年过去了,热电站旧貌换新颜。当年3台苏联制造的汽轮发电机和4台75吨锅炉,已发展到现在的9台发电机组和10台锅炉,总发电量由原来的2.4万千瓦小时,增长到9.1万千瓦小时。新增的6台发电机和130吨锅炉都是中国自己生产的。

沈永言陪同基列夫来到热机锦绣大地车间参观,向他介绍说,两台大功率透平空气压缩机技术先进,自动化水平很高。基列夫问:“这是中国制造的吗?”沈永言回答:“是中国青岛一家空压机厂生产的。”见基列夫还有点半信半疑,老沈立即叫人拿来青岛生产厂家的产品说明书。基列夫让翻译把上面注明的技术规格参数说给他听后信服了,并感慨地对老沈说:“能生产出这样大功率的空压机,说明中国技术水平很高了。目前苏联尚不能生产这样的空压机,回国后我将建议利哈乔夫汽车厂向中国订货。”

一汽煤气站也是基列夫难忘的地方,他要去看看现在的情况。基列夫刚走进站房,一位老师傅从煤气发生炉边匆匆走过来,握住基列夫的手问:“您还记得我吗?”刘人伟急忙跟上去翻译。

面对突然出现的这位工友,基列夫愣了一下。这位老师五谷杂粮傅随即补上一句:“我还记得,您不是在煤气站生产调试的苏联专家吗?那时候我才18岁,还是一个刚刚进厂的青年徒工。”

基列夫当然不可能记得车间那么多的工人师傅。但他听了老师傅的话,激动地拥抱起来,并在炉前拍照留念。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50
  • 日志数: 10
  • 建立时间: 2010-11-05
  • 更新时间: 2010-12-0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