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注射剂-转基因食品-引进知名人士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20 13:58:03 / 个人分类:药物分析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中药注射剂转基因食品,以及引进知名人士,这三件事情有关系吗?

一、中药注射剂

近年来,中药注射剂的质量安全事件频发。数据显示,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和不良反应严重程度,都远远大于传统中药品种。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统计,在收到的药品不良反应病例报告中,中药不良反应事件病例报告仅占同期总体病例报告的11.68%,但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事件病例报告占了整体中药病例报告的72.64%,其中严重不良反应事件报告占了中药严重病例报告的76.57%。

几乎所有的中药注射剂,如板蓝根、穿心莲、柴胡、双黄连粉针、清开灵、茵栀黄、葛根素、复方丹参滴注液、参附注射液、丹红注射液、黄芪注射液、刺五加注射液、参麦注射液、银杏叶注射液、灯盏花素注射液均出现过不良反应,有的甚至相当严重。据不完全资料分析,在中药不良反应的报道中注射剂发生的例次较口服制剂和外用药既多又重。据统计,1996~2005年85种药物中报道的中药注射液不良反应达818例,其中双黄连粉针129次,茵栀黄注射液91次,清开灵注射液126次,复方丹参注射液80次。刺五加注射液、柴胡注射液、葛根素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等均有不良反应报道。

问题可能在三个方面。

其一,由整体到单一成分。传统的中药是整体起作用。鱼腥草早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千百年来在医药界和民间广泛使用。关键是“整体入药”,在大多数情况下还要加上其他配伍的中药,而不是“提取”其中的某一部分。鱼腥草的疗效与其整体和其他中药不可分割。实际上,一旦提取出来,就不是传统中医药意义上的“中药”了。提取,也就是分析,是西药的思路。遗憾的是,现有的中药注射剂产品绝大多数是提取混合物,并没有分离出能够进行完全定性和定量的产品,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西药。这决定了注射剂内在质量不稳定,导致了疗效不稳定并影响安全性。例如,鱼腥草注射液经过人工提取时,受技术限制,难以达到纯制剂的要求,植物蛋白无法取尽,容易造成过敏反应。

其二,由口服到注射。

中药注射剂由于缺少了消化道及防御系统的处理,其引起过敏反应的可有性大大增加。所检索的10例柴胡过敏反应均为其注射剂引起的。其中8例为严重的过敏性休克。茵栀黄引起的过敏反应8例,其中1例为口服茵栀黄冲剂过敏,1例为茵栀黄注射液外用引起过敏,其余均为静滴茵栀黄注射液引起过敏。鱼腥草用于中药汤剂、民间食疗绝对安全,口服药物经过胃肠道吸收后再经过肝脏等器官的代谢,从未发现对全身任何系统有毒副作用。而注射剂却有很大风险。

其三,诊疗思路有异。

据有关部门统计,目前大部分大型综合性医院中95%的中药注射剂由西医生所开,这些对中医药理论知识缺乏的临床医生在应用中药注射液时,在适应症的选择上必然就少了辨证论治,而多了“望文生义”,从而在临床上滥用中药注射液,直接导致其不良反应的增加。说明书上陈述的多为实验研究及药理学研究内容,功能主治或适应症内容也大多是西医病名,缺乏中医证的描述,同样也让那些想要坚持辨证论治思想的中医们一筹莫展。

以上三点,可以认为关系到哲学上的客体、主体和主客体的关系。由此思路就可以进一步理解转基因食品,以及引进知名人士。

二、转基因食品

按维基百科,转基因指通过生物技术把基因片断从生物中分离出来,然后植入另一种生物体内的技术。含有通过转基因技术制造出来的新品种生物的食物就是转基因食物。

转基因食物的支持者宣称转基因食物是安全的,并且具有传统食物所不具备的特性,可以解决包括全球饥荒在内的多个问题。然而反对者称,目前对转基因食物进行的安全性研究都是短期和局部的,无法有效评估人类几十年进食转基因食物的风险。另外的反对者则担心转基因生物不是自然界原有的品种,对于地球生态系统来说是外来生物。转基因生物的种植会导致这种外来品种的基因传播到传统生物中,并导致传统生物的基因污染。许多环境保护组织,包括绿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会和地球之友等都持有该种观点。中药注射剂的事例为此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把基因片断从生物中分离出来”,大致类似于上述鱼腥草和双黄连等的“提取”。与铁矿、石油的开采不同,生命是一个整体。在量子阶梯上的层次越高,与环境关系越是密切。广义的说,铁矿和石油同样嵌入于环境之中,但相对而言,与环境的相互作用要弱的多。基因不是生命的全部,更不要说只是其中的一个片段。起作用的还有RNA、蛋白质、其他生物大分子,乃至钙、镁等离子。然后是单一的细胞、生物体,以及物种。这些“片断”一旦离开了原有的整体,是否还能丝毫不差地发挥本来的功能?

“然后植入另一种生物体内”,大概相当于“注射”。如果组分离不开整体,那么整体又是否能不加防范,随意接受陌生和外来的组分?

无疑,就目前和局部的认识和实践结果而言,转基因已获得成果。然而依然不能说明长远和更大范围。从根本上说,“分离”和“植入”,不仅是简单的技术操作,也不仅涉及仅仅被看作是化合物这样的基因片断,而是涉及两种生命及其不同的生命方式。

三、引进知名人士

    在盖姆和诺沃肖洛夫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之后,俄罗斯一家基金会立邀他们回国建设“俄罗斯的前沿创新中心”。

盖姆的回答是:“引进知名人士是愚蠢的做法,一个国家需要培养他们自己的。”又说:“他们是认为只要给一袋子金子,就能请到任何人吗?”

依然是上述三点。其一,知名人士,一旦被“提取”、“分离”,离开了作为整体的鱼腥草、生命体和社会环境,还能发挥原有的作用吗?其二,这样的知名人士,直接被“注射”或“植入”异国他乡,是否会发生双方之间的排斥,甚至由专家蜕化为“砖家”?其三,对待知名人士,是按西医对待,还是中医的辨证论治?

TAG: 中药注射剂 转基因食品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