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科研值得付出,但不要错献生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5 11:25:23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这无疑是个沉重的话题!重要的是,在生物医学领域,这并不是个危言耸听的话题!
    我是做分子生物学研究的,有一类称为“分子杂交”的实验需要用到放射性同位素,如果用经典的方法,做核酸分子杂交(Southern blotting、Northern blotting)要接触磷32,做蛋白质分子杂交(Western blotting)要接触硫35。在分子杂交前的凝胶电泳染色还要接触致癌剂溴化乙锭(EB)。此外,超净工作台内的紫外光既具有杀菌作用,同时也对人的皮肤有伤害。
    记得以前在做微生物实验时,如果把涂有细菌的平板用培养皿盖住一半,然后用紫外光照射五分钟,再放入培养箱培养过夜,次日早上赫然发现只有培养皿盖住的一半有细菌,而紫外光照射过的部分一个菌落都没有,可见紫外光的短暂照射就足以杀死细菌,而人体细胞没有理由不被杀伤!紫外光使DNA形成嘧啶二聚体后,并不一定导致细胞死亡,而是依赖自身的修复切除突变碱基。如果突变未能修复,就会使DNA在复制过程中出现错配,于是突变细胞无限制增殖形成肿瘤!
    因此,做这类实验必须认真做好个人防护,如不要将皮肤直接暴露在紫外光灯下;应隔着有机玻璃操作放射性同位素试剂;要小心处理放射性污染物;还要讲究公共道德,不要用沾满放射性物质或致癌剂的手套开冰箱门、摸仪器、拿玻璃器皿、擦桌椅等,以防他人不小心接触而受到伤害!
   初次进入实验室的生手,往往对放射防护掉以轻心,有道是:“无知者无畏”!不过,即使科研老手,有时也容易放松警惕。比如,我在某高校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工作时,就曾听到实验室主任对有人害怕放射性物质嗤之以鼻,甚至夸海口说他当初在美国实验室进修时,旁边就放着扔放射性废弃物的垃圾桶,也不见有什么问题。有讽刺意味的是,该主任此前就患过鼻咽癌,曾两次接受放射性治疗(放疗),为此还破坏了唾液腺,整天要用“人工唾液”漱口。
    我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访问时,隔壁实验室就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博士后,人很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深得老板器重。老公在诺基亚工作,也是中国人,小两口生 活很甜蜜,可惜没有孩子。她在该实验室做的工作非常出色,是有关小RNA的基因治疗研究,短短几年里就有多篇论文在高水平杂志上发表,其博士论文的结果整 理后还在Science发表了。据她后来对我说,为了赶博士论文,她曾在实验室连续做过三个月的同位素实验。就在我要回国的前一个月,她被诊断出患有肺癌,而且已到晚期,后来还转移至大脑,连刚上市的穿透血脑屏障的最新抗癌药都用上了,仍然无济于事。我回国后两个月便得知她不幸与世长辞,年仅41岁!
    我在芬兰期间,还到农林学院的中心实验室做过一段实验,期间也听说有两位学生因实验接触氮芥而患上癌症,弄得人心惶惶,使得很多学生都不敢来实验室。做这样高危的实验出现如此重大的人生安全事故,要么是导师没有交待清楚,要么是学生罔顾导师的告诫,这是多么惨痛的教训啊!
    我在国内的实验室从1997年就开始做分子杂交实验,但我对是否采用放射性同位素的态度很坚决,宁愿选择灵敏度低但很安全的生物素标记染色法或化学发光标记曝光法,也不选择灵敏度高但不安全的放射性同位素标记检测法。因此,我们实验室的所有人员(包括教师和学生)没有一个人曾经受到过放射性同位素的伤害。
    当然,有些做细胞生物学实验的人,不得不使用氢3(氚)同位素进行细胞标记,这时就更应该注意安全防护,因为它的半衰期较长(12年),人体吸入后将长时间作用于细胞而产生放射性损伤并致癌。
   请需要做此类分子杂交的学生们注意,最好要求导师不要用同位素来标记探针,如果一定要用,你的操作就必须十分小心,一定要有防护屏,放射性垃圾要集中处理,不要随意扔进垃圾桶,既避免损害自己的健康,也要防止伤及任何无辜的人!

TAG: 科研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