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训练重要的是培养学术独立性——不一定要从事导师最擅长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25 16:04:58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能跟导师学习他最擅长的领域固然是好的,但是现实情况有可能并没有那么多选择。对于我们生物物理这样跨学科的领域而言,导师可能会尝试新的领域来拓展他/她在学术界的影响力,门下的学生自然不可避免地需要去尝试导师可能自己从来没有从事过的领域的研究。那不是没有的可学了么?我不认为是这样。(注:我自己是个学生,以下认识来自自己正在读博的总结,不一定对,大家批判地看吧。)

  在我看来,博士培养的目的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反驳“无可学”这样的观点的论据。我个人是认同博士培养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可以独立从事研究的学者的。Nature杂志上刚好有篇评论文章提到博士教育的问题:Fix the PhD,里面有强调独立性培养的重要性。成为独立的学者以后,本来是要作出具有自己特色的研究来的,能够沿着某个优秀科学的导师指示下的方向一直做某个领域的可能性本来微乎其微(而且这样还要考虑将来和导师竞争的问题), 能够早点接触导师都不熟悉的领域不一定是很糟糕的事情,而有可能是很好的事情。尤其是如果导师是公认的学术大师的情况下,他开始转方向做一些新东西,预示着在新领域做下去有可能大有可为。为什么这么说?我相信优秀的学者,学术眼光也往往优秀。当然这都是不保准的事情——什么都保准,或者说确定,就没有研究的必要了,又怎么可能作出激动人心的优秀工作?

  那跟导师学什么?事实上我觉得无论跟导师做什么领域,他擅长的也好,不擅长的也好(刚要涉及,还没有相当的publication record做证明,说是不擅长应该可以吧?),最重要的是学习怎么做研究。说白了,我这句话就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重新表述。当然这和我前面提出的学术独立性的培养一致的。这样说是否太空泛,那么具体一点是学习什么呢?

  思考的模式——他/她为什么想研究一个问题,他/她有那些argument支持这个研究是有意义的?导师研究这个问题的初步思路是什么,用什么方法?学生得到一些数据之后,导师是从什么角度来思考而来解释这些数据的?他/她不一定知道怎么解释,但是这种提供思路的讨论很可能具有很好的启发性,促使学生自己思考,查文献,再思考来解读数据。如果有解释的多种可能性,导师是如何提出实验的建议来排除某些可能性的?这些都是实验科学研究当中非常重要的训练。当然,所有的具体的工作,都需要学生自己完成,有的时候甚至(或者很多时候)导师的建议也未必比自己的想法对于解决某个问题更有帮助,这是由于学生是从事研究的第一线,可以用来帮助判断的具体信息很大程度上是比导师能了解到的更多的。如果导师愿意了解更多的实验细节的话,汇报结果的时候,学生可以带入更多的细节一并讨论。导师过往的经验,有的时候比学生第一手的信息可能更有指导意义。但是,这都是概率性的,都保不准。当然,学生如果有自己的判断,也是可以和导师讨论的。学生和导师互相给出支持自己想法的依据,这样的讨论往往对于揭示数据背后的正确解释,或者对于提出判断解释合理性的实验方法非常有帮助。

  项目末段如何整理数据,整理出一个report,当然也是可以有很多东西可以学的。科学网上的马臻老师过去谈论这个问题写了很多不错的文章,所以我就不写了。

  顺带,我还想提提学生可以在导师的实验室学习到的别的东西。事实上,我们不必把学习的对象局限于导师,身边的学生,博士后和其他senior researchers,或者technicians,甚至系里其他可能和自己所做的项目有overlap的人也都是学生可以学习的对象。学习什么呢?比如怎么管理自己时间,如何在上课和做研究当中取得一个好的平衡点,选择哪些课程为自己正在从事的或者将来想从事的研究提供最大的利用价值,怎么管理文献,怎么管理实验样本,实验的具体操作,怎么做实验记录等等。上述提到的这些人都是导师给学生提供的可以学习的重要资源,如果充分的利用好这些资源,这个博士训练肯定会有所收获。绝不是单纯的孤立的,自己教自己这样定义下的“自学”。而必是学生有意识地去主动地向他人学习,是为我以为应当的“自学”。

  就我自己而言,我的导师最擅长的是利用单分子荧光光谱的手段研究荧光染料分子的暗状态/不发光状态(dark states, 比如triplet state, radical state, redox state等),说白了是物理化学的范畴。我自己的课题是利用超分辨率的荧光显微镜和超敏感的荧光光谱的方法研究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早期诊断的工作。虽说和导师所擅长的东西不是完全不相关,但是我可以直接借鉴的他过去的研究的东西真是少得可怜。组里真正沿着导师过去擅长的方向走的只有一个博士生,但是我们组里一共有6个博士,听上去很糟糕,但是事实上我们实验室发展的相当好,导师在生命科学领域里的影响力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生物学专家来和我们实验室合作就是一个佐证 (这当中的项目合作者,不又是我可以学习的对象么?事实上我就常常和合作者交流的)。所以,我可不悲观地认为,我学不到什么。相反,我可以学的东西是太多,而不是太少,以至于我还得学会知道选择那些东西去学习。知道怎么利用资源,在某个具体问题的下寻找更合适的人学习,也是博士训练当中不可少的一环吧,难道不是么?


TAG: 导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