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科研的小见识:知识、经验与感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0-13 16:02:50 / 个人分类:科研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无论做什么事情,要做好都需要知识、经验与感悟。知识来自于学习,经验来自于实践,感悟来自于哲学思想。要把事情做好,必须把这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而且要很好的结合,否则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第一,仅仅参加实践活动, 的确可以积累很多经验,而且的确也很可能是非常宝贵的。做科研时如果仅仅凭经验办事,容易犯经验主义的错误。比如有一次投稿被拒,退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俺 们的“证据”不足。说实在的,俺基本上没有给“证据”,对于论文涉及的内容来讲,早就无需证据证明,就像在通常情况下“氢气在空气或氧气中燃烧或爆炸生成 水H2O”难道还要什么证据吗?当时感觉审稿者可能是个“老外”。再比如说做饭,有人做了一辈子饭,但仍然是个庸厨,原因不言而喻。

第二,仅仅学习书本知识, 无论掌握到何种程度,对于实践性很强的科研来讲,往往容易犯本本主义和教条主义的错误。这种情形在中国知识分子中特别普遍,学会点书本知识就像得了狗头金 一样,觉得自己了不得喽!到处找资本家投资,说自己的成果如何如何了得,如何如何高科技。结果人家已投资,这些自命不凡的科学们就瘪了茄子了。他们真的 不一定清楚与清醒:一个化学方程式可能获得诺贝尔奖,一个配方可能换来无穷的财富,但一个化学方程式并不是一座化工厂,一座化工厂也不一定能够挣钱儿!知 识或科学技术要换来金钱或地位,必须有伴料——正确的实践和智慧的感悟!即使看起来不需要“做实验”的社会科学来说也是如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早期革命, 不就是有许多理论家、大知识分子、高水平海归吗,不几次差点把中国革命给搞挂了吗?因为社会活动更复杂,更需要多方面经验与感悟。

第三,仅仅学习哲学知识, 无论对世间万物多么有感悟、有灵气,由于缺乏实践与专业知识,容易犯主观主义、空想主义的错误。在科研上只会瞎说,我们国家现行的某些政策(不仅仅限于科 技政策)基本上出于这类人之脑。比如对诺奖的崇拜与疯狂。许多有识之士提出过多少中肯的建议,中国的科学研究与中国的足球有许多相似之处,只能靠把科学的 土壤“厚积”,不能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许多决策者就是不服这个“羊啃谷茬”的硬道理(倔县方言,就是谷子熟了割后剩下的根部,很坚硬,也没什么营养 了,但有些傻羊一定要啃啃试试)。在野外地质队工作期间,俺去过辽西和辽南的许多山区,它们有着基本相同的化学成分——主要也是硅、铝、氧等,但是辽西的 山非常贫瘠,几乎光秃秃的;而辽南的植被非常发育,原因何在?当然是土壤中的微量元素在作怪!另外俺估计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可能就这么产生的,所以只能是 空想,不能实现。而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由于有专业理论和部分实践,就成为科学的,结果被列宁、毛泽东们给实现喽!

第四,仅仅具有专业知识与实践活动,如果缺乏哲学思想,就不会产生高层次的感悟。这类人可能会成为老板(包括导师与真正的老板)喜欢的员工,但不能成为出色的科学工作者。对于教师来讲,可能会成为一位很称职的授课者,但不可能成为很有教育思想的教育家。

第五,仅仅具有实践活动而缺少专业知识,而达到哲学层次感悟的极少,甚至几乎不会出现。

第六,专业知识哲学感悟组合。具有这种知识结构的人比较特殊,当然也比较少。对于实践性很强的科学研究而言,也许不会出现这种人。而对于“纯脑袋”工作的科学研究而言,也可能出现大家——比如释迦牟尼,比如净空法师等。【但估计他们早期的社会活动也离不开实践经验的积累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