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孩子他们把相关不相关的人们都惹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29 17:06:19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没了孩子他们把相关不相关的人们都惹了

保卫干事想,看来这一对就是万里挑一的宝贝了。他安排了另外一个保卫干事监视和窃听张俭和小环在拘留期间的表现和对话。结果是两人一句对话没有,连坐的姿势都没变过:男的坐在防窜货窗下的藤椅上,女的坐在窗对面墙根的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

他们并不知道,这一男一女相隔七八米距离坐着,一动不动,一声不出,把什么都说了。正像多鹤很多年前就发现的那样,这是一对好成了一个人的防串货男女。这样对面坐着,张俭觉得是跟自己的另一半坐着,那是没有被多鹤占有、永远不会被她占有的一半。

小环的鼻子红了。他见她抬起头,去看天花板。她不愿意眼产品质量追溯泪流下来,当着张俭流泪她不在乎,她不愿当着外人流泪。这门缝里、墙缝里哪儿哪儿都藏着外人,看不见而已。小环也最爱在张俭面前流泪,女人只爱在为她动心的人面前流泪。多年前,这个男人的一句话“留大人”,让她落下了这个坏毛病,就是爱在他面前流泪。

那时的张二孩撩开临时挂起的布门帘,走进来,站在门帘里头。她已经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知道她可以仗他的势。从那以后她甚至会时不时仗他的势小小地欺负他一下。布门帘是块褥单,是小环母物资管理系统亲自己织的布,又请人给印成了蓝底白梅花,作为嫁妆陪食品安全追溯过来的。门帘把一个像以往一样的黄昏隔在外面,黄昏里有母亲们唤孩子回家吃晚饭的嗓音,也有鸡群入笼前的咕咕的叫声,还有二孩妈擤鼻涕、二孩爸干咳的声音。二十岁的张二孩站在门帘里,身上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褂子,肚子、胸口、袖子上留着小环和未见天日就被处死的儿子的血。是怎样处死的?可别告诉她。血已经干了,成了酱色的罪迹。年轻的父亲在蓝底白花的褥单前站了好一阵,骆驼眼什么都看,就是不去看这个非得处死儿子才救得下的妻子。不单是处死儿子,还得违背父母,背起断子绝孙不肖不孝的骂名。小环的泪水好迅猛,如同开春的山野化冻。从此后她和他只剩了彼此。没了孩子,他们把相关不相关的人们都惹了。她泪水真多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哭开装备管理系统来可以如此舒坦。泪眼里的张二孩比他本身更大更高,给她的质量追溯系统泪水泡发了似的。两盏煤油灯映在她的泪水上,映出许多倒影,他在一片灯火倒影中朝她走过来。他伸出巨大的手掌,不知是先给她擦泪还是擦汗。她用两只手抓住那个手掌,搁在嘴上,手掌很咸,每一条手纹里都淌着汗。不知过了多久,她有力气号啕了,她为那个儿子尖声号丧。号着号着,她号得跑了题:“你个蠢蛋!留我干啥呀你?!没了咱孩儿,你爹妈能让我活吗?那些嚼老婆舌、戳人脊梁的人能让我活吗?!”二十岁的张二孩让她防伪防窜货系统哭怕了,笨头笨脑地把她抱进怀里。然后她发现他也号起来,只是一点声也没有。

此刻面对设备维修管理系统的不再是那个叫张二孩的男人,小环的鼻腔堵成一团,堵得她头晕。那个张二孩没了,成了这个张俭,这就足够她再放开来号一次丧。但她绝不让泪落下来,让外人生产追溯系统看去。她的泪正是为了自己被划成外人而生出的。

张俭的目光越来越重,撑不住了,落在一双没有系鞋带的鞋上。慢慢地,又落在他扣错了的纽扣上。只有在小环面前,他才觉得自己狼狈。他把眼睛抬起。

他知错了。他伤了她的心。

对于任何人,他都没有错。假如任何人强移动销售迫他承认他错,他宁愿死。但对小环,他错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不要体面,丢人现
质量追溯
眼,散尽德行。她对他疼得还不够爱得还不足?他们背着她干这样的事,把她当个外人瞒着。到底瞒了她多久?

不短了。两年多了。

就像她会为难他俩似的!难道不是她朱小环劝他去跟多鹤和好?不是她朱小环把道理讲给他:女人都是半推半就?她朱小环是需要瞒哄的吗?给他们一次次腾地产品追溯方的不是她朱小环吗?

可这不一样。一腾地方,就不是那回事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74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1-04-22
  • 更新时间: 2011-05-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