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榔头打矿石再把矿石倒进一节节空车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29 17:19:40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用榔头打矿石再把矿石倒进一节节空车皮

他们无心挑拣,坐进了一家最近的。张俭要了两盘菜:炒肉丝、炒土豆丝,又要了一瓶五两装的白酒。多鹤也要了个杯子,喝了两杯酒。酒喝下去,两人的眼睛就离不开对方的脸,手也离不开对方的手。两人不管其他顾客的错愕:工人区从来没有公开缠绵的礼品海鲜 男女。他们说的“恶心”“肉麻”,他俩的耳朵也忽略了。原来下小馆喝几两酒也有了新意思,也给他们新刺激。

从那以后张俭隔一阵就带多鹤去看看电影,吃吃馆子。他们的主要幽会地点阳澄湖大闸蟹北京专卖 就是俱乐部后台。即便台上挂着大银幕在放电影也不打搅他们的好事。他们把布景搭得很富丽堂皇,宽大的城堡,常春藤密布,西方人的长椅。他们不断在后台历险探宝,发掘利用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们的幽会也就越来越古典、戏剧性。有一次他们正躺在长椅上,听见打雷般的口号声。前台不知什么时候开起大会来。他们 进口橄榄油团购从后台出来,才发现那是表彰大会:上级领导表彰了张俭所在的钢厂出了优质钢材,造出了坦克。

他们幽会所耗的巨阳澄湖大闸蟹礼券资渐渐成了张俭怎样也堵不住的窟窿。多加班、多上夜班、少喝酒、戒烟都无济于事。他在厂里背的债越来越重。原先他每次上夜班带两个馒头,现在他馒头也免了。他把好吃的好喝的全留到多鹤能跟他共享时才拿出来挥霍。

这天他和多鹤坐在一家上海人开的点进口橄榄油心铺里。多鹤说她听见小石和小彭议论,说张俭欠了厂里不少钱。

张俭放开了她的手。

她问他欠多少?

他不说话。

她说以后不下馆子了。

他说也就欠两三海鲜礼品百块钱,铆铆劲就还了。

她说以后也不看电影了。

他一抬头,脑门上一大摞皱纹。他叫她锦绣大地别啰唆,他还想带她去南京住旅店呢。

这是他们幽会两年来他第一次凶她。

等到居委员又来动员家属参加劳动,小环又是嬉皮笑脸地说她孩子太小,她肝、脾、淋巴都大,没法出工时,多鹤从小屋走出来。她愿意去打矿石,挣那一小时五分 锦绣大地礼品卡钱的工钱。

这是个鄙视悠闲的年代。十岁的丫头忙出忙进,每天跑很远去捡废铁,鞋子一个月穿烂两双。多鹤跟一大群家属每天坐卡车到矿石场,用榔头打矿石,再把矿石倒进一节节空车皮。多鹤和所有家属穿扮得一模一样,都是一顶草帽,草帽下一块毛巾。不同的是,她不像她们那样套两只套袖,而把一根松紧带结成圆形,交叉勒在胸口,两端的圈把袖子固定到大臂上,露出雪白海鲜大礼包的小臂。代浪村的女人们再冷,都是这样露着两条赤裸的臂膀耙田、耧草、磨面、喂牲口。女人们分成两组,一组人打,一组人运。两组人隔一天轮一次班。从一条独木桥走上去,把挑的矿石从货车厢外倒进去最是艰难,人也容易摔下来。多鹤很快成了显眼人物:她礼品蔬菜用一个木桶背矿石,木桶的底是活的,有一个扳手,她走到独木桥顶端,掉转身,脊梁朝车内,把扳手一抽,桶底就打开了,矿石正好落进货车里。

家属们问多鹤这个发明是从哪里学来的,多鹤笑一笑。这是她们代浪村的发明。家属们觉得张家的小姨子肯吃苦,不讲东家长西家短,一流 网格桥架人品,可惜就是呆子一个。

多鹤把挣到的钱交给张俭,张俭看看她,那双半闭的眼睛让她在他脸上印满亲吻。他们已经很久不幽会了,偶然幽会,就是小别胜新婚。他们幽会的胜地还是工人俱乐礼品水果部的后台。后台添了些新布景,工人业余剧团刚演出了一出新戏。戏里有床,有大立柜。上午九点,剧场里正演电影,他们买了电影票,却从休息室钻到后台来了。他们悄无声息地搭着他们的窝。常常阳澄湖大闸蟹来这里,就摸出许多门道,后台另外还有两道门,都通野外。

深秋的潮冷里,两具温暖的肉体抱在一起简直是求生必需。他在这场小别胜新婚的劲头上居然说出他平时会臭骂“什么鸟玩意儿”的话来 “我爱你”!他不止一次地说,说得多鹤都信了。多鹤从来没听阳澄湖大闸蟹礼品卡过这句话,也不知道它是陈词滥调,她感动得快死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9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74
  • 日志数: 15
  • 建立时间: 2011-04-22
  • 更新时间: 2011-05-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