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流沙瓶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05 16:17:55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原创

不怎么吃甜,牙齿的洞洞却像拔了萝卜的坑,黑乎乎,惨兮兮。

心生畏惧,不由地。

于是,彼时的我,曾执着于寻求补牙之法,辗转多处。

初始,牙医塞了类似泡泡糖的黏状物质于牙洞,很痒,又很疼,牙神经拼命抗拒外来者侵入,

那种恐惧,让我从此再不敢轻易踏入牙科门槛。

现时,我早已习惯了填充物被磨掉后裸露洞洞的牙齿。

2010年初,个人的壮举之一,是斗胆迈着结实的小颤腿儿,装着摆出历经磨练的假脸做了行政助理一名。

幸得南京老总赏识,毕业后的第二年,终于感觉到职场上的一点人性温暖。

但还没等我抒发完感情,这位总经理便匆匆请辞回家照顾岳母。

心里有些怅然,也许是自作多情式的。

投缘之人,缘断,最为遗憾。

哈利路亚,每天仍有电脑可用,

只是这电脑,辗转于多人的鬼斧神工之手后,到了我这里,似大病初愈有气无力的老头儿,

任我杀毒升级千锤百炼,网速终归快了些,只是以蜗牛的速度每日爬行,让我有了纠头发的冲动。

同为缘,和电脑的缘便是孽缘。

此为戏谑。

社交范围越来越小。

Q上有很多人爬着,却不说话,成为一种惯例。

只是偶尔听到上线的敲门声,打开QQ栏瞄一眼,成为广泛的默契。

也经常看到H的头像亮着,曾经,他是我体贴的老哥,亲爱的校友,

不知何时,他的六七分背儿头头像“被”换成了红发女人,

有多次试探性地问候,网上的,短信的,那边总是无声。

多方打听方知是女朋友管束,从此,他唯一的私密空间亦被女朋友一举铲平。

想必我的问候是在他女朋友的严密监控之下吧!

从此以后,我也宁做哑巴一名。

我放弃了联系,因为,你已不是曾经亲切的老哥,而是她现在的男友。

有些规则是要知晓的,就像这个社会上隐藏的无数定律,猛不丁咬你一口。

莫怪人们的现实,要怪,只能怪个人的幼稚。

很残忍的感觉,但容不得你黯然伤神。

每日被各种会议包围,起始有种崩溃的感觉,

但渐渐享受起这种在唾沫星子中乱飞而自我沉默的安逸,

奇怪的安逸,感觉我,还是我自己。

就像曾经不爱搭理谁就一直不理的率性,

就像课堂上讲师手臂挥舞自己奋笔疾书的大课堂,

就像宿舍里“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清净,

还是沉默的自己。

是谁说的来着:改变能改变的。

如果我想留住memory,

你不会是那捧流沙。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6-12-0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我的存档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661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11-08-04
  • 更新时间: 2011-08-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