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药物公司被指操纵“超级病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19 16:44:16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一个幽灵,正在困扰着欧美医学界。科研人员日前发出警告,曾经无所不能的抗生素将被一种来自南亚的“超级病菌”所终结。

英国卡迪夫大学、英国健康保护署(HPA)和印度马德拉斯大学的医学研究者日前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联合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这种“超级病菌”几乎可以抵御除替加环素、黏菌素之外的所有抗生素。而且,让人担忧的是,病菌很可能在不久后就产生对这两种抗生素的抗性。

由于其最早在印度被发现,“超级病菌”因此又被称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基因,即NDM-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能确保杀死这些病菌的方法。”英国健康保护署报告指出。同时,该研究报告作者之一、卡迪夫大学的蒂姆·沃尔什 (Tim Walsh)在接受《卫报》采访时也说,因为在肠道中没有能抑制病菌中NDM-1基因的抗生素,所以即使科学家立即开始着手寻找针对该威胁的抗生素,近期 内也很难有结果。

而在被认为是“超级病菌”原产地的印度,医学专家们对此非常不满,称上述研究成果有利益动机,暗示这是全球制药巨头惠氏的策划。

是阴谋还是惊天发现?“超级病菌”将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命运?

全球大流行?

“超级病菌”原产于南亚也确实有迹可寻。据《印度时报》报道,在印度孟买的Hinduja医院,3个月内共发现了22名感染“超级病菌”的病人。在印度第 四大城市钦奈,目前已确认了44名患者,哈里亚纳邦则确认了26名患者。而英国也确认了37名。目前印度、巴基斯坦、美国、加拿大、瑞典、希腊、以色列、 荷兰、英国和巴西均发现了“超级病菌”感染者。

NDM-1大有在世界蔓延之势。实际上,就在2009年7月和2010年6月,英国卫生部和美国疾控中心分别做出警示:带有NDM-1的耐药菌具有大范围感染的可能。

虽然蒂姆称目前还无法确切评估NDM-1在英国到底已经传播了多大范围,但是自从2009年一名瑞典女性在印度感染了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细菌后,英国健 康保护署在去年年初发布了全国耐药警讯,警告说,耐药基因武装的细菌正在各国缓慢地积蓄起来,并列出了这些细菌感染在美国、以色列、希腊和土耳其的传播。

就NDM-1而言,全球化背景下的国际旅游和医疗旅行都是加速其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诱因。蒂姆说,在印度肠细菌感染病人中,几年前还极少观察到这种基因,但现在已经快速地占据了肠杆菌科细菌感染的1%~3%。

尤其是近年印度开始发展医疗旅游以来,一些到印度寻求费用较低的治疗的西方人,在接受了一些整形等外科手术后,携带这种基因的细菌就搭在这些患者身上,并随着这些患者回到英国。“空中旅行和人们的移居使‘超级病菌’可能在不同国家间迅速传播。”研究人员说。

而《卫报》的报道则说,NDM-1不仅能在医院里传播,也会在社区里广为传播——通过被肠菌污染的食物,或由病人传染。

是基因不是细菌

不过,众人谈“菌”色变时,国家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强调,英国《卫报》关于NDM-1报道中的定义有误。NDM-1不是一种新的细菌,而 是一种新的基因。“这种基因能让细菌产生一种蛋白质,我们称之为酶,可以把抗生素分解了,之后抗生素就失效了。”徐建国对记者解释说。

英国《新科学家》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也称,NDM-1基因主要是通过产生一种酶,来保护细菌抵抗beta-内酰胺类抗生素,包括青霉素。这些抗生素具有一个环状结构,这个环状结构对于阻断细菌的复制起作用。而NDM-1产生的这种酶正好能破坏这个环,使药物失效。

而且,虽然其他细菌也能产生类似的酶,但这些细菌不能将耐药基因转移给其他细菌。只有NDM-1经研究发现可以在不同细菌之间转移。“这个基因从研究情况 来看属于可移动遗传因子,就是说它可以在细菌中传递,使更多的细菌变得耐药,而且耐药范围比较广,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非常重要的发现。”徐建国说。

不过徐建国也表示,并不用担忧NDM-1可能像H1N1或者SARS那样在全球造成大范围的流行性疾病。“这两种东西不能比,因为两种东西性质完全不同。 这个基因只是耐药,不能造成病,只能说别人感染的时候不好治。而且只在细菌之间传递。只是给细菌产生更强的抵抗外界的能力,而不会产生新的疾病。”

惠氏被指操纵

NDM-1研究报告公布以来,首先激发的是各国对于“医疗旅游”的诘难。这无疑对近年来正大力发展医疗旅游的印度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并引起了印度医疗机构的强烈反弹。

印度卫生官员公开表示,上述研究结果是“不科学的”和“出于经济利益驱动的”。“抗药性世界各地都有。用这件事情来编造一套说辞,并得出结论称 ‘人们不要去印度’,不禁让人感到某些地方隐藏着更大的利益”,印度Medanta医院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纳雷什·特雷汉(Naresh Trehan)博士表示。

而印度医学生物协会主席查得哈德也认为,欧洲关于“超级病菌”发端于南亚大陆的结论并没有得到确切证实。此次研究报告中的推断,是不恰当的。

印度卫生部甚至指出,不仅“超级病菌”起源于印度的这一推论“没有科学数据的支持”,研究人员也存在利益冲突,因为他们得到欧盟(EU)、维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和惠氏的资助。

实际上,研究报告中指出的,目前发现对“超级病菌”还暂时存在抗性的两种抗生素之一的替加环素,正是由美国惠氏药物公司最早开发的。新药当年上市以 后,2006年前半年,惠氏公司的替加环素销售额就达到了2700万美元。有专家估计惠氏在2010年的全球销售额可以突破15亿美元。外界认为,上述报 告出台或许会进一步助长惠氏替加环素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

对此,惠氏昨天(8月16日)发表公告,称该公司一直为医学方面的独立研究做资助,但从未对其产生任何实质上的影响以妨碍其结果的客观公正性。

不会是最后一个

实际上,NDM-1并不是第一个“超级病菌”。抗生素滥用的今天,“超级病菌”的名单正越来越长。在人们习惯用抗生素解决大多数感染问题时,细菌耐药也在走向极限。

“目前绝大多数抗生素对目标细菌的敏感性已经严重下降,预计10~20年内所有当前在用的抗生素将失去效力。”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肖永红教授预测道。

近日的一次国际会议上,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负责人也指出,目前我国抗菌药物耐药率居高不下,院内感染前5位的致病菌耐药情况不断恶化。这表明,现有药物对付超级耐药病菌越来越难。

“由于缺乏相关知识,人们常认为抗生素就是退烧药、消炎药。能用高档的就不用低档的,能合用几种抗生素就不单用一种,能静脉滴注就不口服。这些做法无不助推了‘超级病菌’的肆虐。”卫生部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监测中心顾问专家张永信教授表示。

此外,在调查中,肖永红还发现我国养殖业抗生素使用消耗情况也极其惊人,占抗生素生产总量的一半。“动物滥用抗生素加重细菌耐药的发生与传播”也已成为业内专家的共识。

在抗生素被滥用的今天,人类细菌耐药防线越发不堪重负。长长的“超级病菌”名单上,NDM-1不是第一个,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TAG: 超级病菌 操纵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