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和学生:对彼此的信心很重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25 11:38:26 / 个人分类:导师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人是喜欢训的动物,训别人,训别的动物。人类训动物的目的本是为了取乐、游戏、赌博等,但后来少数专门训人的人发现,通过训动物还可更好地训人。
    大学教师就是专门训人的人。大学教师中最懂得训人的人一般都从训动物的实践中总结出规律,然后应用于训人,如所谓的心理学家就是这么干的。我一直很纳闷, 人是高级动物,为什么要用低级动物做试验,然后将结果应用于高级动物,直接用人做试验不行吗?在我的认识范围内,我只能这么回答自己:用人做试验是靠不住 的,有太多的虚伪和掩饰,就像民意测验与真实民选的结果很难一致是一个道理;而低级动物任何时候表现出来的都是它的本性,本性的东西才是规律性的东西。
    哈佛大学的两位教师罗森塔尔和福德做了一个训鼠的试验,结果对我等大学教师训人很有启发和指导意义。他们把一群完全相同的老鼠随机分成两组,代号分别叫做 “聪明鼠”和“笨拙鼠”,然后让一群学生教老鼠走迷宫。教学完毕,“聪明鼠”的成绩显著好过“笨拙鼠”。一样的老鼠(只是代号不同),一样的训鼠师,不一 样的成绩,原因何在?是曰分到“聪明鼠”的学生对自己的老鼠有信心,愿意花更大的力气去培训自己的老鼠。心理学家从这种训鼠试验总结出了一个训人规律,叫 做皮格马利翁效应或罗森塔尔效应: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皮格玛利翁效应留给我们一个启示:赞美、信任和期待具有一种能量,它能改变人的行为,当一个人获得另一个人的信任、赞美时,他便感觉获得了社会支持,从而 增强了自我价值,变得自信、自尊,获得一种积极向上的动力,并尽力达到对方的期待,以避免对方失望,从而维持这种社会支持的连续性。将皮格马利翁效应具体运用到导师研究生身上:师生之间对彼此的信心至关重要!导师说研究生行,研究生就行,不行也会行,反之,行也不行;研究生认为导师行,导师的指导就是行,不行也行,反之,行也不行。
   温家宝总理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导师和研究生之间对彼此的信心来源于哪?如何建立彼此的信心?这里只谈一点直观的肤浅体会。
   对 彼此的信心既可来自于相知,也可来自于无知。相知是主动了解对方,无知是有意麻痹自己。相知好还是无知好,不能一概而论,但不管怎样,最终都要以有利于树 立对彼此的信心为目标。这就像男女之间的婚姻,到底是先相互了解再结婚好,还是先结婚再相互了解好,是说不准的。有些素未谋面的包办婚姻,通过几年的婚后 磨合,幸福的日子是万年长;而有些相知相爱的自由恋爱,结婚之后,过把瘾就死了。
    研究生对导师的信心往往来自于有知,因为无论是在报考前还是入学后,学生都有种种办法将导师的半斤八两摸得一清二楚。对研究生来说,找一位自己喜欢、钦佩甚至崇拜的导师对于自己的成才其实是很重要的,这就有点像中小学生学课程,往往自己喜欢的老师所教的课程学起来带劲,成绩也棒。曾 经有位牛B导师跟我讨论普通老师跟院士们指导博士生的差距问题:总体来说,同样带学生,普通导师带的学生没有院士们带的学生那么优秀,尽管学生们的基础和 天赋都差不多,而普通导师在学生们身上付出的劳动也许比院士们要多得多。我们分析了很多因素和原因,但感觉都不怎么靠谱。自己也是训人的导师,搞清楚这个 问题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苦苦思索后,顿然醒悟,训人不就是训鼠嘛!症结在信心,
同样是导师,但不同的导师给学生的信心是不同的。
    研究生入学后,往往是怀着满腔热情,幢幢着崇高目标,但入学一段时间后,尤其是进入到具体的科学研究工作阶段后,必然会碰到很多困难,进入一段迷茫期:迷 茫、怀疑、畏惧甚至退缩。在这段迷茫期,一些研究生的热情被冷却,一些研究生的意志被动摇,一些研究生改弦易辙,一些研究生自暴自弃,更多的研究生从崇高 目标跌落到混一张文凭了事。这时,如果研究生身边有一位强大的导师,那么导师本身就是一面镜子一份力量一种信心一个希望:他相信导师的选题应该是个好选 题,他相信凭导师的经验和学识,总体技术方案应该行得通,他相信导师画的饼不是天上的月亮,他唯一怀疑的可能就是自己努力还不够或者方法不对头,再努力一 点或再改进一点兴许就成了。强大的导师于研究生其实就像望梅止渴的曹操于千军万马,千军万马也许梅子没有吃到一颗,但难关渡过了,仗打赢了。
    导师对学生的信心也可以来自有知,如面试和考察,但如果面试和考察后了解到学生不咋的而又不得不收了他,这就还不如对学生无知。“人至察则无徒。”先结婚再恋爱,至少还有一段婚姻的幻想,如果先恋爱,可能连一点婚姻的兴趣都没有了。
   又是一年研究生面试时去年此时,我以此为题写了篇“精选”博客,介绍了自己主持的一场研究生面试的情况和体会。明天又要面试了,今年我就不打算参加了,不是因为没有时间,也不是因为不负责任,而是多年培养研究生的经验体会加上被训鼠规律武装的头脑,我不想过早地知道我新招的个别研究生可能不咋的,从而动摇了我对研究生培养的信心和决心,我要假定我分到的全是“聪明鼠”。我像我的父辈一样,是一个信奉先结婚再磨合的人,生活就要稀里糊涂过,快乐就在迷迷瞪瞪中。
    客观地说,研究生扩招后,像我校这种层面的高校,研究生生源一年不如一年。照说,就导师而言,多年的摸爬滚打,教学水平和学术水平不一定见长,但培养研究 生的经验体会还是有点长进的,然而,我感觉对研究生的培养越来越吃力,越来越没信心,有时甚至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但无论学生基础怎样,水平如何,培养学 生是老师的天职,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冲。当然,硬冲的结果十有八九都会头破血流,该想点法子谋点出路。法子就是迷糊点,假定我的学生都很棒,都很行,我要天天对他们唱“好汉歌”或“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

 

温总理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信心就像太阳一样,充满光明和希望。”

“我们首先要增强信心,信心就是力量。领导者要有信心,工人要有信心,全国人民都要有信心。”


TAG: 学生 导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