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气候谈判看中国式思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2-27 15:49:17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似乎中国人从来没有像在气候谈判问题上这么一致。

  在地球生存遭遇危机之际,中方不讲地球的生存权,转头讲起人权。中方认为,在未来若干年的碳排放空间分配上,应该遵循人均历史累积趋同原则,即地球上的所有生活或生活过的人们都应有相同的排放权。中方说排放权是人权的一部分,似乎地球将来生存与否与己无关,只与欧美等有关。

  假设,地球一年后就要消亡,你还会谈人均历史累积趋同吗?

  上述假设显然是不成立的,所以我们谈另外一个角度。

  中国人喜欢讲历史,喜欢将祖宗抬出来,而不喜欢就事论事。中国应该有多大排放权?你来谈人均历史累计趋同,且不说人口统计有难度等复杂因素,从何时算起还是难题。当中国人还在刀耕火种之际,西方已经火车滚滚,这时候,如果欧美人来跟梳着大辫子的清朝子民说:“我们想给你一些排放权,你们要不要?”那些大辫子人们绝对会张口结舌,然后大方说送给你们了,我们不稀罕。当年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时代,不就是以贫苦落后为荣,资本机器为敌的看法吗?难道会有人去找毛泽东谈排放权的问题?

  所以你代表不了前人,你只能代表你这代。

  好,这时候,中方说,碳排放就是趁着我们落后,你们欧美轰轰烈烈就排放了。这就是你们的责任,就要负起历史责任。

  这句话没错。欧美必然要有历史责任。但责任怎么分,就要有争议了。

  排放权以前是没有协议的,你想排多少就排多少,可是中国你为什么不排呢?因为你去文化大革命去了。而且你也排放不少,当年大炼钢炉,砍了多少森林,排了多少二氧化碳。你要不要负责呢?

  好,我们来谈责任。地球升温,是碳排放的主要责任,是欧美大量碳排放的责任,按照中方逻辑他们应该买了所有历史的单。好,就算这样的话,那么欧美的贡献可有奖赏或报酬么?欧美人发明了蒸汽机、电话机、互联网,我们现代人所享用的绝大部分现代文明(还没有算上现代法治文明和民主理念——不管我们是否享用),是否可以用money来算一下呢?这样的话,我们中国人应该付出多少呢?

  不要来谈中国四大发明,那样就扯不清了。就像碳排放一样,我们从中方提到的鸦片战争开始算责任与奖赏。

  好了,我想这就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你跟他讲责任的时候,他跟你讲人权;你跟他就事论事的时候,他跟你讲历史;你跟他讲历史的时候,他跟你讲情理;他说欠债的时候,他忘记了所享用的正是别人给予的。

  中国式思维绝不限于气候谈判,其实,中国式思维只有一个原则,尽力维护己方的利益,以及为己方推卸责任,甚至在自己已经无理的时候,那也得取闹,以搅场子来掩盖失态。

  回到气候谈判,我的看法是,考虑中国目前还不够发达,考虑地球面临的气候压力,我们需要作为大家庭来看问题,而不是敌对的态度来争所谓人均历史累积排放权。所以在上述前提下,尽力来争取排放空间,同时加快中国产业转型,降低单位GDP能耗,少他妈的拆了建建了拆,实现低碳经济,关心一下农民农村农业,这才是中国需要行动的地方。其他问题,你争来争去,浮云也。

  (该文纯属个人看法)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