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永岩:转基因“双重标准”是对和谐社会的反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19 16:11:54 / 个人分类:转基因食品

文章来源
  • 文章来源:转载

  论转基食“双重标准”广泛推行的极端危险性

  吕永岩

  “转基粮”、“转基食”与转基因有关联性,但并非等同。转基因是一种技术。“转基粮”和“转基食”是转基因技术的派生物。所谓中国的“反转派”,其实是“转基粮”利益集团为了“欺上唬下”,故意制造的一个模糊概念。如果一定要在“转基粮”争论方面划分派别,那只能划分为“盲转派”和“慎转派”。“盲转派”在转基因主粮种植上主张产业化在先,安全防范在后,也就是“先实施,后完善”。“慎转派”则主张安全防范在先,产业化在后。在食用上,“盲转派”主张的是大部分人食用,特殊人不食用的“双重标准”,“慎转派”则反对这种“双重标准”,认为这种“双重标准”是对和谐社会的反动。一旦推行,后果极其严重,也极端危险。

  “双重标准”表现露骨

  “双重标准”的定义是:赞成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反对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并把符合自己的利益或行动强加于人。

  “转基粮”“双重标准”的引人关注,起始于农业部给两种转基因水稻发放安全证书,同时张启发及农业部官员宣称要在三五年内,将转基因稻米摆上中国人的餐桌。因为转基因水稻转入的是一种谐音“鼻涕”的能杀死虫子的基因,农业部的“批准”又表现为“偷偷摸摸”,很不透明,因此引起了人们的疑惑。继而,人们注意到,为使参加世博会的世界各国运动员不至于误食转基因食品,国家科技部专门耗资搞了相关设备及检测手段,进行滴水不漏的严防死守。这以后的亚运会、大运会等国际赛事,都毫无例外不惜重金地采取了极其严格的检测措施,确保参加赛事的各国运动员不至于误食“转基食”。并且人们还发现,农业部机关幼儿园也专门在网上公示,不采购和食用转基因油;财政部机关服务中心也与农业部机关幼儿园一样,不食用“转基食”。进入2011年,相关报道披露,鉴于中国出口产品屡次被国外检测出转基因成分,一些海关不得不陆续采取措施,加强了对出口食品的转基因成分检测,以防止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某些食品再次流出国境,被国外抓住把柄。

  就在接踵迎来的国际赛事及农业部、财政部等国家机关不食用“转基粮”和“转基食”,海关加强对转基因成分流出检测、控制的同时,国内“转基粮”利益集团竟然联合美国谷物饲料协会、美国大豆协会、基金会、美国孟山都等,在主流媒体上加紧了推动“转基粮”产业化的宣传,对质疑“盲转”行为,主张“慎转”的科学、学者、公众进行讨伐,甚至给其戴上“爱国贼”的帽子。最甚的是将揭露“金龙鱼”系转基因油的中国公众戴上手铐、脚镣,继农业部制造转基因“幼儿们”丑闻之后,又变本加厉,制造了更加丑恶的转基因“镣铐门”。这样一来,就形成了“转基粮”、“转基食”来中国的外国人不吃,农业部、财政部等国家机关人员不吃,但却千方百计要让中国老百姓接受这样一个严酷的客观事实。

  按照“双重标准”的定义,自己不食用并保障外国人不食用“转基食”,这符合了“赞成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也就是“双重标准”的第一条;把反对 “盲转”,反对转基因食用方面“双重标准”的“慎转”的科学家、学者及公众统统打成“爱国贼”,进行主流媒体的舆论封锁和舆论围剿,这符合了“反对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也就是“双重标准”的第二条;把能给美国和中国“转基利”集团带来巨大商业利益的“转基粮”产业化强加给中国,造成事实上大多数中国人无可选择地被迫食用“转基食”,这符合了“把符合自己的利益或行动强加于人”,也就是“双重标准”的第三条。由此可见,中国“转基利”集团在美国挟持下,推动“转基粮”和“转基食”的“双重标准”,既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又明目张胆,十分露骨。

  “双重标准”现最黑暗饮食伦理

  需要说明的是,主张“慎转”的人们并不反对农业部、财政部及国际赛事不食用“转基食”,人们的要求只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因为“民以食为天”。中国即使在封建王朝,也不曾有过在食用问题上的“己所不欲,强施于人”。

  中国早在战国时期,孟子就说过“食色,性也。”即“食为性命之基”,绝不可以忽视。先秦更有“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就是说,老百姓想吃啥,想穿啥,哪怕就是天王老子,也要服从。偏偏今天农业部可以不服从民意,不但不服从,还要倒过来,运用种种手段,强迫老百姓服从“转基食”。

  封建社会等级森严,具体到“食”上,封建社会毫不掩饰地宣称“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但就是这“十等”,也只有“限食”,而没有如同推行“转基食”这样的“强食”。

  封建社会的“限食”表现为对活人的饭食、宴请和死人的祭祀品,供什么、吃什么、怎样吃,都有详细的规定。如:“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诸侯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士食鱼炙,庶人食菜”。《礼记. 王制》说:“庶人无故不食珍”。现代学者考证,上古时曾有“庶人除老耄之外不肉食”。“不肉食”只发生在“上古时”的一段时间内,而且老人除外。并且这仅仅表现为“礼”规。老百姓在非公开的私下场合偷偷食肉,也是没法限制的。但即使这样,有一点却很清楚,那就是翻遍封建社会的饮食历史,都只有“限食”,谁都找不出“强食”的案例。

  中国由古至今,延续下来一些饮食习俗,譬如中秋吃月饼,端午节吃棕子,但这些都事出有因,属于老百姓自愿,没有人强迫。并且封建社会对某些食物的“限食”也不都是针对百姓的,也有针对帝王将相的。最常见的就是把王朝的灭亡看成是饮食过度的恶果。《战国策》中有夏禹禁酒,发出“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的预言。《尚书· 酒诰》认为,商朝的灭亡无非是由于汹酒所致。史书上历数夏桀的酒池肉林,商纣的长夜之饮,都是亡国之由。古人甚至把戒贪吃的训诫绘成有首无身的恶兽,铸在象征权力的铜鼎上。《吕氏春秋· 先识》说:“周鼎著有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青铜时代最具盛名的艺术代表作饕餮纹,也是向世人宣示,贪吃要遭受报应。但这种告诫,很大程度上也是针对帝王将相而并非针对寻常百姓的。

  当然,封建社会还有孔子在《论语》中谈到的“食不言”、“割不正不食”等有关“食”的说教。这些大都属于起码的礼节,有的还是为了健康卫生。封建社会“限食”的极致似乎在唐朝,唐朝的皇帝姓李,由于避讳“李”字与“鲤”同音,所以朝廷曾下令禁止捕食鲤鱼。但即便这样,在唐人的著述中仍不乏有食鲤鱼的记载。《酉阳杂俎》说:“句容赤沙,湖食朱砂鲤,味甚美。”白居易在《渭上偶钓》中说:“渭水如镜色,中有鲤与鲂。偶持一竿竹,县钓至其傍。”这些都说明,在朝廷禁令的前后,民间并未停止烹食鲤鱼的行为。连皇帝的“讳”都照吃不误,老百姓还有啥不能选择的。

  封建社会找不出“强食”的案例,那中国历史上就不曾有过“强食”吗?不,中国历史上有过“强食”,这个“强食”发生在日本侵华时建立的伪满洲国。

  伪满洲国推行饮食“双重标准”的突出表现,就是大米、白面等细粮只能由日本人和满洲国官员食用,老百姓只能被迫食用橡子面。这是因为伪满洲国成立后,粮食不够吃,日本人便强迫中国人吃“橡子面”。

  橡子是栎树的果实,形似蚕茧,故又称栗茧。其外表硬壳,棕红色,内仁如花生仁,淀粉含量达百分之六十左右。既可食,又可作纺织工业浆纱用的原料。

  伪满洲国“双重标准”的“强食”有几个特点:一是它不是发生在整个中国,而只是发生在中国的一个局部,也就是当时中国东北的伪满洲国;二是伪满洲国表面上的皇上是溥仪,但真正的统治者却是日本关东军。“强食”是中国对东北控制权名存实亡和民族惨遭奴役的标志;三是橡子面尽管苦涩难咽,不易消化,易导致大便干燥,偶尔能涨死人,但它高钙、高纤维素、高蛋白、低脂肪、鞣质,对人体有收敛和保护功能,长期食用可以减肥,可以防止糖尿病、血脂稠,可以预防直肠癌,不像转基因那样,可能导致人的“不育不孕、流产、死胎、生育缺陷、肝损害、肾损害、免疫系统损害、癌症,不可逆”等等。并且加工橡子面的橡子源自一种生态林,不属于匆匆忙忙的人造物种,自然不会造成环境污染

  由此可见,“转基粮”和“转基食”食用的“双重标准”所裸露出的“强食”的丑恶现实,远比封建王朝还过分,甚至与当年国土沦陷下的日寇残酷统治都有雌雄一比,其体现的毫无疑问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饮食伦理。

  “双重标准”是对和谐社会的反动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了以科学发展观,建立和谐社会的总目标和总要求,得到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一致拥护。“转基粮”和“转基食”食用上的“双重标准”,十分明显地与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完全背道而驰,明显地是对建立和谐社会提出的公然挑战和无情嘲讽,是对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的反动。

  1、“双重标准”是对人的自身和谐的反动。

  构建和谐社会首先要做到人的自身和谐,即个人身心协调发展,包括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精神健康和各方面能力、潜力得到更好地发挥。

  “转基粮”和“转基食”首先危害人的“生理健康”。俄罗斯科学家的一项老鼠分组实验表明,喂食含有转基因成分的老鼠,尽管第一代肉眼很难看出异样,但二代以后却会变小、变呆,并会在三代以后绝种。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推出一份极具轰动的报告,强烈建议医生不要让他们的病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并教育所在社区民众尽量避免食用转基因。“一些动物实验表明,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世界著名生物学家普什帕米巴尔加在审查了600多个科学期刊后得出结论:转基因生物是令美国人健康急剧恶化的一大因素。

  进入2011年夏秋之交,中国很有影响的《南方周末》先后发表了匿名“柯贝”和署名李铁的力挺“转基粮”的文章,文中无理攻击在生态农业科研上颇有成就的蒋高明先生和以最新科学发现揭露转基因理论错误的曹明华女士,信誓旦旦扬言说美国是大量种植并且大量食用“转基食”的国家。但还是这个《南方周末》,很快又相继发表了两篇来自美国的美籍华人科学家的文章,自扇嘴巴地承认“在美国销售的食品中,其实直接含转基因有效成分(转基因蛋白质)的少而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同样是在2011年,美国谷物饲料协会与中国“转基利”集团在京集会,继而发起了一波以主流媒体打头阵、网络媒体相配合的颇有气势的鼓动转基粮大宣传。但就在这次攻势猛烈的鼓噪中,力挺“转基粮”的主将、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也不得不说出了转基粮“如同”抗生素的真相。尽管他解释说:“抗生素可以杀死细菌,但对人的细胞毫无作用”,但人们凭简单的常识便知道,很多抗生素可以因过敏导致人丧命。即使不致丧命,长期服用抗生素也会使人产生抗药性,并且目前因滥用抗生素,已经出现了无药可医的“超级细菌”。“转基利”集团只顾如热锅蚂蚁一般地推销“转基粮”,他们竟然忘记了,健康的人可以天天吃饭,但却不可以天天服药。“是药三分毒”。翻遍中国历史,都找不出强迫举国健康人天天服药的案例。也就是说,即便国际上众多对“转基食”危害的报道不算数,仅从力挺“转基粮”的人的口中,人们也不难看出“转基粮”对人生理健康的危害。

  “转基粮”不但危害人们的生理健康,而且有损人们的“心理健康”和“精神健康”。在转基因主粮食用上的“双重标准”,不但彻底扭曲了中国传统的道德观,挫伤了人们的自尊心,而且严重损害了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面对自觉不自觉地被强迫食用了转基因稻米、大豆油、菜籽油的残酷现状,公众能够联想到的就是伪满洲国日本强盗强迫中国人食用橡子面和上海殖民时代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如今是“华人与狗吃转基因”。这样阴冷的现实是无法让任何人具备“健康心理”和实现 “精神健康”的。

  至于“各方面能力、潜力得到更好地发挥”。谁都清楚,一个连食用健康食品都得不到尊重和满足的人,他哪里还会有心思去发挥能力和潜力?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转基粮”、“转基食”食用的“双重标准”,完全是对人的自身和谐的反动。

  2、“双重标准”是对人际关系和谐的反动。

  和谐社会的第二个重要方面是人际关系的和谐,即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包括个体之间、个体与群体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关系的和谐。这种和谐的前提是人们在利益关系平衡基础上的互相尊重、平等互利、诚信友爱、互帮互助、融洽相处。

  先说“互相尊重”。农业部并“转基利”集团在转基因主粮推广上尊重过人民吗?中国十三亿人估计除了已经暴露的农业部、财政部官员没有食用转基因,绝大多数公众都在不知情的情形下误食了对健康有严重损害的“转基食”,对此,有人预先提示过吗?有人告诉人们,中国的大豆油、菜籽油已经转换成了由美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菜籽浸出的属于转基因油吗?有人告诉公众,中国的一些米面制品也已偷偷地混入了转基因成分吗?主流媒体有过这方面的宣传吗?没有。

  当然,以“金龙鱼”为代表的转基因食用油,搞了有关转基因的说明,但那个说明用的是被“1:1:1”大字掩盖下的极小的字号,根本无法引起人们的关注。并且中国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也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如果不是有人发现并予以揭露,公众对此至今都不会知情。

  不仅如此,转基因在国际、国内都引起过轩然大波。国外通行的做法是采取公众参与决策,转基因信息要向公众公开并向公众征求意见,甚至多数国家都“设有公众评议期”。除了政府部门和研究人员公布信息外,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等国从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采取“共识会议”等方式,引入公众参与转基因技术的决策。近年来,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也开始这样做。中国农业部在转基因问题上采取的却是避开公众,偷偷摸摸,暗箱操作,独断专行,甚至连人大、政协会议都不允许讨论,这与中国宣称的“与国际接轨”完全背道而驰,更谈不上对公众知情权的“尊重”,相反倒是实实在在的“强奸民意”。

  再说“平等互利”。农业部自己不食用“转基食”,财政部也不食用“转基食”,那中国进口的数千万吨美国转基因大豆及转基因大豆油、菜籽油都让谁吃了?并且农业部要强行推广的转基因稻米、小麦还准备让谁吃?已经偷偷摸摸生产的转基因稻米、玉米都上了谁的餐桌?这种自己不食用,却强迫和变相强迫公众食用转基因的做法是“平等”的?还是“互利”的?这里究竟谁“利”了?谁又被坑害了?这难道不是不言自明吗?

  还有“诚信友爱”。美国已经公开认账了转基因危害。美国的“认账”,中国的《人民日报》、《新华社》、《参考消息》等媒体已经作了公开报道。美国的“认账” 包括转基因对人体产生不育不孕、肝损害、肾损害、免疫系统损害、提前衰老、癌症等等;还有产生“超级害虫”和“超级杂草”,转基因推广不但没有给美国农场主省钱,相反还使得农场主的付出成本更高了。而且转基因造成的基因污染还不知道会给人类带来多大麻烦;还有关于转基因的危害,美国政府一直与孟山都等联手采取了隐瞒措施,目前他们已经纸里包不住火,也不得不认账了;还有一条是美国种植转基因有安全底线,就是他们主要的良田是不让转基因染指的。这就确保了美国将来一旦抛弃转基因,也有足够无污染的土地能够满足美国公众的非转基因主粮供应。

  人们有理由质问农业部,美国公开认账的这些,你们知道不知道?如此的沸沸扬扬,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知道了为啥还要为美国进行掩盖?为啥还说“转基粮”无害?为啥还要发情野兽一般迫不及待继续加快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步伐?你们在“转基粮”问题上还有一点点的“诚信”吗?“友爱”当然就更谈不上了。推行“双重标准”只有罪恶,只有残酷,何谈友爱?

  还有“互帮互助”。帮自己不食用“转基粮”,帮公众食用“转基粮”,这种“双重标准”能叫“互帮”吗?用尽卑鄙手段,强行推广自己都“怕得很”(方舟子语)的转基因主粮,这能得到公众的帮助吗?不可能!凡是有常识的公众,都已经恨死这些美国洛克菲勒、孟山都、杜邦等的“帮办”了,他们既然选择了与美国孟山都等的“互帮互助”,那就别想让中国人与他们有任何“互帮互助”。中国公众希望的只是有一天能公开查处和审判这些国家的叛徒,人民的恶魔,民族的败类!

  最后是“融洽相处”。显然,有“双重标准”就不会有融洽相处。伪满洲国没有,现在就更不会有。“双重标准”只会导致处于不同生存标准条件下的人们的分裂,最终会导致被“强食”的公众的抵制和反抗。会使推行“双重标准”的人最终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不能自拔。这样的历史罪人,永远没有好人愿意与他融洽相处。或者他可以干脆与美国孟山都一道滚出中国。但那样一来,他对孟山都就没啥用了,孟山都那时也只能把他当作“臭袜子”甩掉,才不会与他融洽相处呢!不过,他倒是可以去阎王那里找秦桧,跟秦桧尝试一下“融洽相处”。

  3、“双重标准”是对人与社会和谐的反动。

  和谐社会更重要的一点是人与社会的和谐,即人与社会组织、社会制度之间的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相互促进。表现为国家、集体、个人等方面权益关系协调,社会运行有章可循,社会依法依规维护个人权益,公平正义。整个社会安定有序,平稳运行,充满活力。人们心气平和、安居乐业。

  发情野兽一般迫不及待搞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能实现上述这些吗?我们不妨先看看美国的现状吧。因为农业部在转基因问题上不是很听美国孟山都等的话吗?美国孟山都等不是转基粮“妖儿”的亲爹亲娘吗?2010年,来自美国的消息称,美国全国有机联盟(简称NOC)宣布,超过20万人向美国农业部(USDA)提交了针对转基因工程苜蓿提出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草案(DEIS)”的影响和实质的评论意见。现在,包括社会团体、NOC、食品安全中心(CFS)、有机食品消费者协会、食品和水源监督机构以及食品民主等机构均动员他们的成员发表评论,来促成这一前所未有的为数众多的行动。2011年,还是来自美国的消息称,美国科学家及公众要在十月上旬发起连续半个月的转基因知情权大游行。

  请注意“超过20万人”和“为数众多的行动”,还有最新的连续半个月的全美大游行。这些事实都表明,美国已经因为转基因问题燃起了民众反对的通天大火。并且这还仅仅是开始。美国“有机食品消费者联盟”政策顾问委员会成员朗妮·卡明斯曾在该联盟网站发文,发誓:“和孟山都公司不共戴天”!美国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忍耐了14年,现在他们不想再忍了,他们要向美国政府发难了,转基因危害在美国已经掩盖不住,成了大问题,闹上了台面。

  我们不妨就“转基粮”问题与美国比较一下。人们知道,中国民众食用“转基粮”、“转基食”的覆盖面远远超出了美国,当今中国已经遍布了转基因大豆、菜籽及转基因大豆油、菜籽油,还有转基因玉米,转基因稻米,还有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大豆粨等喂养的家禽、家畜,并且中国的小麦、花生也在搞转基因,中国“转基食” 的泛滥要比美国严重得多;第二,中国公众食用“转基食”大多是在不知情的情形下进行的,其性质属于被有关方面蒙骗,是一种被动的被迫“强食”。而美国对 “有机”的标识是非常明显的,美国有百分之五十以上人口其食用标准相当中国“特供”的“有机”。就是这样,美国还是燃起了反对“转基食”的通天大火,这种通天大火如果蔓延到中国,那将会是怎样一番情形?如此的通天大火,还谈得上人与社会的和谐吗?“华人与狗吃转基因”有啥“公平正义”?人们对“转基粮”、 “转基食”与农业部官员一样“怕得狠”(方舟子语),被“转基粮”搞得人心惶惶,这怎能“心气平和,安居乐业”?一旦转基因主粮推广逼得人们走投无路,人们不得不群起而攻之,那会出现怎样的社会动荡?这大概就是美国洛克菲勒、孟山都等所希望看到的情形吧?这大概就是美国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吧?

  4、“双重标准”是对人与自然和谐的反动。

  和谐社会理念还包括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即人与所处的环境和谐共生。自然界为人的生存和发展提供外部环境和物质资料,并不断地得到改造,成为人化的自然;人尊重自然规律,在实现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保护环境、合理开发利用资源、控制人口数量和提高人口素质之间的协调,在优美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实现人与环境友好、代际公平。

  中国农业部及“转基利”集团,以转基因“科霸天”的态度,变“土肥水种,密保管工”和“绿色、生态、有机、环保”的农业路线为转基因“一转独大”,这显然不是对自然规律的尊重,不是对环境的保护。这一点,已经被大量揭露出来的事实所证明。这里我们不妨再来看看美国。2010年,美国媒体和中国的《人民日报》、《新华社》、《参考消息》等都先后报道了“超级杂草”、“超级害虫”的出现以及转基因对美国河流的污染。对于“超级杂草”,报道称:目前“已有不下十种‘超级杂草’正在美国22个州至少上百万公顷农田中肆虐。这些农田的共同特点是,都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并且使用了孟山都的‘农达’专利除草剂”。“在投入几十万美元代价治草依然无效后,不少农民选择放弃。“超级杂草”“在转基因种植区蔓延,一些耕地被迫荒芜”。

  美国转基因农田里还出现了“超级害虫”。由于转基因作物并不针对次生害虫,这使得一些次生害虫渐渐成为作物的主要害虫。而除虫剂让这些害虫有了抗药性,变成“超级虫”,农民虽然投入更多的药物治理虫害,却仍无济于事。

  英国《独立报》网站2010年9月28日报道:一种广泛用于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转基因玉米种植的杀虫剂对周边河流造成了污染。印第安纳大学公共与环境学院助理教授托德·罗耶(Todd V. Royer)和他的同事进行的毒理测试表明,转基因玉米的附产物可“增加一种被称作石蛾的水生昆虫的死亡率,降低其增长率”。“石蛾是转基因玉米的毒素所针对的害虫的天敌”。

  美国杰弗里·史密斯(Jeffrey M. Smith)在2009年7月的文章《医生警告避开转基因食品》中,披露了大量转基因食物危害家畜的事实,如“印度在哈里亚纳邦的调查表明,大多数吃了转基因棉籽的水牛有并发症,如早产,流产,不育,并子宫脱垂。许多小牛死亡。在美国,大约24个农民报告说数千只猪吃了转基因玉米品种后成了不能生殖的,一些服用后出现假怀孕,有的生下袋水。奶牛和公牛进食了相同的玉米也成为不育。”“当雄性老鼠喂食转基因大豆后,其睾丸实际上改变了颜色:从粉红色的正常色转至深蓝色。老鼠喂食转基因大豆就已经改变了年轻的精子。甚至是用转基因食物喂养的母鼠体内的胚胎的基因(DNA)亦有重大的改变。”

  “在印度,当有牧羊人让其羊群吃转基因棉花植株(内有Bt),数以千计的羊死亡。在德干发展协会的一个小的后续跟进的喂养试验行动中,所有喂过Bt转基棉植物的羊30天内全部死亡,而那些吃天然棉花植物的羊保持健康。”

  “在安得拉邦一个小村庄,2008年1月3日,水牛首次吃了含有Bt棉花的植物后,所有13只水牛第二天便生病了,跟着3天内全部死亡。”

  类似的公开报道多得不胜枚举。中国农业部网站至今仍高挂山西省农业厅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关于山西、吉林两地因食用美国杜邦先玉335玉米而导致一系列生态变异报道的“说明”,其中“山西管吉林”,猫与水泥地面不仅能使老鼠“变少”,而且能使老鼠“变小”,“羊是单胎动物”等露骨的谎言,不但掩盖不了转基因的恶果,反而欲盖弥彰,给世人留下笑柄。数不清的证据都表明,转基因作物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不仅是巨大的,而且是无法弥补的。

  “双重标准”一意孤行必定引发滔天海啸

  “妖儿”转基因主粮的亲生“爹娘”美国洛克菲洛、孟山都、杜邦,他们有个“终结者”计划,还有一个控制世界粮食和世界人口的计划。孟山都累累恶行,不胜枚举。美国政府还曾在危地马拉,在受害者不知情或者未经受害者允许的情况下,故意让数百名当地人感染上淋病和梅毒。美国的种种恶行已经完全丧失了人们对他们的信任,尤其是丧失了中国民众对他们的信任。美国在中国尽管没有人像日本关东军那样,用枪逼着公众食用“转基粮”,但美国倾销中国转基因大豆、菜籽的“全国覆盖”,已经使得公众无可选择。一旦转基因稻米和转基因小麦等进入商业化种植,人们对转基因稻米和面粉也将无可回避,只能被迫食用。由于公开报道的“转基粮”具有使人“不育不孕、流产、死胎、生育缺陷、肝损害、肾损害、免疫系统损害、癌症,不可逆”等危险,因此,农业部对转基因主粮的“强食”推动,同样可能是一种杀戮,并且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杀戮,甚至还可能是一种灭绝种族的杀戮。这种杀戮与伪满洲国一样,幕后有一个美国洛克菲勒、孟山都、杜邦等的魔影。

  事实胜于雄辩。“转基粮“、”转基食“食用的“双重标准”,体现的是中国历史和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饮食伦理,是对人的自身和谐的反动,是对人际关系和谐的反动,是对人与社会和谐的反动,是对人与自然和谐的反动。“双重标准”不得党心,不得军心,不得民心,是上不了台面,见不得人,并且是人人喊打的。

  和谐社会是人们的理想,是人们的愿望。但“双重标准”彻底摧毁了人们的这一美好理想,彻底根绝了人们的这一美好愿望。

  现在已经到了做出最后抉择的时候了!中国究竟要选择“转基粮”、“转基食”食用的“双重标准”,还是选择继续构建和谐社会?是坚持“绿色、有机、生态、环保”的正确的发展农业的路线,还是选择充满种种风险的转基因“一转独大”的农业发展路线?是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强大中国,还是要一个不可持续的转基因中国?是要一个健康蓬勃的中华民族,还是要一个被转了基因的“转基因人”构成的中华民族?如果中国人像俄罗斯实验的小老鼠那样,在六七十年后的第三代出现 “绝种”;如果有一天,美国像当年希特勒灭绝犹太人那样,以“转基因人”——“人的异类”——“非人”为由,来灭绝中华民族,中国咋办?有谁能担保不会出现这种情形?又有谁能为这种可怕的情形负责?

  转基因主粮产业化的鼓动宣传越广泛,知情继而奋起反对的人就越多。转基因“科霸天”越蛮横,越是引起众多科学家和学者的反感,以往保持沉默的专业人员也忍无可忍开始揭露转基因种种危害的真相,甚至转基因水稻大本营的张启发团队,也有人良心发现,开始出现分化。“转基粮”“双重标准”以少数人“特供”和多数人 “强食”为特征,必将激起尖锐的阶级矛盾;以不出口、外国人不食用和“华人与狗食用转基因”为现实,必将引发尖锐的民族矛盾。这种表现在最基本生存状态上的“己所不欲,强施于人”,如果与日益拉大的贫富差距,与人们痛恨的裸官贪腐、汉奸卖国、股市“杀贫济富”、“富外穷内”等连成一气,如此这般,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发表现为阶级和民族反抗的滔天海啸。这是极其危险,极具破坏力的。

  毫无疑问,当今中国,必须按照胡锦涛总书记的倡导,以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方向不容更改,和谐社会的目标必须实现。和谐社会没有任何人有权推行“双重生存标准”。没有!永远不会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创的中国红色江山,中国的绿色有机农业,绝不能毁在推行“双重生存标准”的人手里!和谐社会绝不能毁在推行“双重生存标准”的人手里!如果哪个疯子一定要利令智昏地强制推行“双重生存标准”,那他就是要毁了和谐社会,就是要与十三亿中国人民为敌,那他就绝不可能“成功”,而只能像日本关东军那样自取灭亡。


TAG: 转基因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