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副教授坦承抄袭论文 称机制逼人造假

2010-11-27 16:30 来源: 齐鲁晚报
1452 收藏到BLOG

  对话人物:王冷,女性,46岁。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名人传记财富人生》副主编。

  对话原因:11月15日,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发了一条微博,指责王冷的硕士论文大量抄袭他的论文。而王冷随即在微博上回复:“本人硕士论文抄了,学士论文也抄了。为了避免再抄袭,五年里再没有写过论文,并在同事中郑重宣告放弃参评教授。你可以继续指教。”王冷也由此被冠以“史上最淡定的论文抄袭者”称号。

  对话环境:11月24日,河南郑州鑫苑名家小区王冷的办公室内。

  齐鲁晚报:您在微博上回复“本人硕士论文抄了,学士论文也抄了”,请问这是不是您本人回复的?是赌气还是承认事实?

  王冷:哈哈哈哈,那个所谓的硕士论文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一下子没想起来,当时吴先生步步紧逼,一气之下,我发出那篇微博,当时的确有调侃之意。另外,我得更正你一下,我是副教授,不是教授。

  齐鲁晚报:在这之前你和吴丹红认识吗?

  王冷:没见过面,就是通过网上交流。

  齐鲁晚报:那您能不能解释一下那句“最经典的话”?

  王冷:说那句话调侃,原因在于我本科在郑州学的是中文专业,1988年毕业的,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写论文都是用手抄,这个“抄”是誊写的意思,并不是说我承认自己“抄袭”。

  齐鲁晚报:那您的硕士毕业论文呢?是不是像吴丹红在微博里提到的有70%-80%是抄袭的他的论文?

  王冷:吴丹红自己给出的数据前后矛盾,一会儿80%,一会儿变成70%了,到底是多少?我的2007年硕士论文一共是42000字,而吴丹红与“黄士元”2004年“合著”的论文19000字(王冷这句话特别强调了“黄士元”与“合著”),我们在文章的结构、论述重点上均不相同。3000字雷同我承认,但在文内多处注明了出处。依照相关规定:抄袭指超过论文总字数的30%,也就是说我要原封不动抄12000字,才可以被认定为抄袭。

  齐鲁晚报:您自己觉得硕士论文写得怎么样?

  王冷:说实话,现在学生的毕业论文,包括学士论文和硕士论文怎么写,大家都心知肚明,“天下文章一大抄”。我写的硕士论文也没怎么用心,也没有新的观点。说白了,就是为了应付答辩。答辩完后,我一本都没拿回家,答辩过了还有啥用?

  齐鲁晚报:作为一名老师,如果您对论文是如此理解的,那您对自己学生的毕业论文有何要求?

  王冷:说真的,现在大学生的毕业论文质量绝大多数都不敢恭维。我们的论文都是空对空,没有人耐心地通过调查获得数据。应该说,一篇好的论文,必须经过耐心调查,然后得出结论,才能算是合格的论文,才是对社会有价值的论文。

  齐鲁晚报:是啊,不写又不行,没法毕业。

  王冷:哈哈,体制问题。

  “诺贝尔奖得主考核论文,肯定不及格”

  齐鲁晚报:您在微博里提到“为了避免再抄袭,五年里再没有写过论文,并在同事中郑重宣告放弃参评教授”,请问这是真的吗?

  王冷:是啊,多年前我就说过,我只写发稿费的文章,写点有用的东西,交版面费发文章的事,我绝不再做。其实我很纠结,你看看我以前的微博,里面写过,我不想去制造学术垃圾。很多同事和我有同感。我2000年就被评上中文副教授了,10年过去了,我还是副教授。

  齐鲁晚报:那您如何看待现在一些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是不是普遍存在“天下文章一大抄”?

  王冷:很多(学术杂志———记者注)编辑自称垃圾包装工。有几个学术期刊不收版面费?一篇论文少则1000元的版面费,多则没有上限。开玩笑说除了作者和编辑,没人去看。把简单的东西弄复杂是目前中国学术论文的风格。

  齐鲁晚报:您认为现在大部分学术论文都是在制造垃圾?

  王冷:不能这么绝对,但评价机制逼着很多人制造垃圾。国外的学者几年才写出一篇,我们有的人一个月能写出好几篇。浮躁的社会环境,造就了浮躁的人心。做学问需要耐心,需要科学的态度。当然,确实有一些学者在扎扎实实地做学问,但太少。

  诺贝尔奖得主常常花几年的时间做一个实验,写一篇论文,如果放我们这,考核肯定不合格,完不成工作量,急功近利害死人。一个人一生可能只留下一篇文章,比如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但一篇压全唐。

  我给你讲个笑话,我一个朋友是一国家核心期刊的编辑,正好遇上某学校的一个教授给他投稿,他看了看,看不懂,随手扔垃圾堆里。后来,这个教授托人求情,编辑给他发了。但编辑还是说没看懂写的什么。你说,有意义吗?学者的研究如果不和实际结合,得出很多荒唐的结论,这就是网络上把“教授”称为“叫兽”的原因之一。

  齐鲁晚报:您不发表学术论文,那在学校领导眼里,岂不是“不求上进”?

  王冷:我们只要完成自己的教学、科研任务就好了。我每年都做课题的。学术论文这回事,人人心知肚明。能力最重要。

  齐鲁晚报:发表学术论文对你们来说,除了评职称之外还有什么影响?

  王冷:还和工资挂钩,如果没完成,要扣奖金。不同单位、不同级别的人任务量不同。但是我从来没被扣过,我每个月都写文章,有读者读的那种。

  齐鲁晚报:那您是不是觉得评职称的标准里,应该取消发表论文这一项?

  王冷:在找不到好的评判标准之前,改变很难,就像高考制度一样。

  “这个硕士学位对我也没多大用处”

  齐鲁晚报:这次“抄袭争论”对您有什么影响?听说学校成立了调查组,找您了解情况。

  王冷:我为啥一直很坦荡,就是因为我没啥好怕的,我的中文副教授职称是2000年评上的,律师资格证是2003年拿的,这个硕士文凭对我来说也没多大用处。

  齐鲁晚报:发生这件事后,学校里的同事和同学对您的态度有啥变化?

  王冷:我给你看条短信,我同事发的,(王冷打开手机,一条短信内容是:“走到你的教室门口,被你眉飞色舞、喜形于色的课所吸引,不想走了。冰冰真棒”)我的名是冷嘛,所以很多朋友都叫我冰冰。你再看看我的QQ空间,很多同学都支持理解我。说实话,我是有点生气,但是压根儿没拿它当回事。